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17章 云族来人,杠上四长老

第217章 云族来人,杠上四长老

吃醋?

凌若夕面部的线条不自觉抖动了几下,眼刀蹭蹭的刮在云井辰的背部,恨不得将其一刀宰之。

“娘子,为夫发誓,绝对没有背着你红杏出墙。”云井辰委屈的转过身来,目光幽幽,极力的表示着自己的清白。

“你够了。”凌若夕冷哧道,对他卖蠢的举动很是无力,这男人就不能正经一点吗?“就算你和他相爱相杀,也同我无关,不需要向我解释。”

“青天可鉴,为夫的心里只有你一个啊。”云井辰撅着嘴,琉璃般璀璨的双眼暗藏笑意,摆明了是在捉弄凌若夕。

她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对他无声控诉的目光直接采取无视,“小白,吃好了吗?”

凌小白看戏看得正起劲,怎会想到凌若夕突然点名,险些被米饭卡住喉咙,他难受的咳了几声,这才缓过气来:“嗯嗯。”

小脑袋一垂一点。

“走,我们回房,别在这里打扰了男人和男人之间的谈话。”口气依旧淡漠,却又让人莫名的浮想联翩,好似云井辰与四长老要单独做什么不可说的事情似的。

凌小白乖巧的拽住她的手指,一副我懂我明了的模样。

四长老被他们三人间一唱一和的话给气得浑身发抖,老脸顿时涨红,“你们!你们!”

一个云井辰已够他吃瘪的,如今还加上口才与他不相上下的凌若夕,四长老哪儿是他们的对手?气得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口,只能用力喘息。

“四长老,你可千万要悠着点,万一你在本尊这儿出了事,本尊跳进黄河也难洗清了。”云井辰貌似纯良的提醒道,但双眼却闪烁着戏谑的暗光。

四长老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如今再一听这话,气得火烧眉毛,只能怒视他,“哼,老夫的身体好得很,少主无需太过担心。”

“那就好。”云井辰耸耸肩,也不在乎他那副似要吃人的表情,“云旭,快步快扶长老进屋,上茶。”

云旭强忍着笑意,立即躬身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

四长老猛地挥下衣袖,抬脚走入厅中,与正打算离开的凌若夕撞了个正面,他挑剔的目光从头到脚将凌若夕扫了一遍,最后,眼底浮现了一丝鄙夷,一丝轻蔑。

凌若夕狠狠拧起了眉心,这种表情还真是让她很难做到冷静啊,原本想要离开退出云族内斗的心思,顿时消失,给讨厌她的人添堵,是她一贯的做法,眉梢微微朝上挑起,些许玩味的弧线:“这位四长老是吧?”

“哼。”四长老趾高气昂的轻哼一声,态度极其高傲。

凌小白紧了紧握住凌若夕的小手,有种想要教训这老头一番的冲动。

云井辰更是沉了脸色,眼底极快的闪过一道寒光。

“你的眼睛若是不想要了,我倒是不介意免费替你取出来。”她轻轻捏了捏手指,明明面含微笑,可嘴里吐出的话语,却平白让人毛骨悚然。

围绕在她身侧的骇然杀意,凛冽至极。

即便是四长老此刻也不自觉偷偷咽了咽口水,这女人怎么和传说中的不一样?不是说她自幼痴傻,是无能之人吗?虽然云族掌管天下情报,且有传言声称凌若夕已经改变,但常年未曾踏足过尘世的四长老却对这些消息嗤之以鼻,仍旧当她是昔日臭名远扬的凌府大小姐。

再加上未婚产子,他对凌若夕的感官怎么可能好到哪里去?

“凌若夕,你不要仗着少主对你的青睐,就这般放肆!”四长老为自己方才一瞬间的胆怯感到恼怒,他怒红了面颊,恶狠狠地瞪着凌若夕,眸光极其怨毒,这个女人凭什么敢威胁自己?不过是仗着少主对她的另眼相看,四长老将凌若夕表现出的强势与嚣张通通归咎于云井辰的身上,于是,眼眸中的鄙夷愈发加重,几乎到偶尔毫不掩饰的地步。

凌小白蹭地护在凌若夕面前,龇牙咧嘴地怒瞪着他:“你干嘛这么看着小爷的娘亲?再看,小爷一口咬死你。”

他咧开嘴,露出了那两排森白的牙齿,宛如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兽,虽然他时常没事就会吐槽娘亲的暴行,但若是谁敢对娘亲不敬,他第一个不答应。

四长老没想到一个小孩子居然有勇气教训自己,心头顿时升起一把火,故意的,他们绝对是故意的!云井辰的羞辱,凌若夕的威胁,再加上凌小白的怒视,这一家三口分明是在故意挑衅他的尊严。

双手用力握紧,甚至隐隐能听到骨头摩擦时发出的细碎声响。

“你如果再不收敛杀意,我可不敢保证这把刀会不会割破你的喉咙。”耳边传来一道近在咫尺的冰冷声音,四长老瞳孔一缩,眼底晕染的暴虐与怒火此刻通通化作了惊骇,他不可置信地转了转眼珠,看着不知何时近到他身边,此刻正用一把泛着寒气的柳叶刀抵住他喉咙的女人。

她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一丝让他浑身寒毛倒竖的凉气从心尖蔓延开来,害怕、惊恐,种种情绪不停的在他的脸上浮现,四长老沉默了几秒,才故作镇定的低喝道:“你想做什么?”

云井辰冷眼扫过想要出手的云九,那宛如死神般冰凉狠厉的目光让云九刚踏出的步伐下意识顿住。

少主他……

“不要出手,否则,我会杀了你。”云旭传音入密,警告着云九不要轻举妄动。

云九挣扎了半响后,终是打消了想要上前阻止凌若夕的念头,但心底的戒备却没有减少,而是紧紧地盯着她,随时准备出手。

“我很不喜欢你刚才的眼神,这是第一次,若再让我看到第二次,我会提前送你去见阎王爷,懂吗?”她眉目森冷,一字一字沉声说道。

四长老仓皇间撞入她那双毫无人气的眼中,竟吓得浑身一抖,这个女人是认真的!她是真的想要杀了他,脑袋无意识朝下点了点,形势比人强,他忍了……

“希望你真的是一个聪明人。”凌若夕满意的收回刀刃,动作利落,那股叫人头皮发麻的杀意也在这一刻消散。

生命的威胁被解除,四长老这才心有余悸的长长舒出一口气来,他拍拍胸口,衣衫的后背已被冷汗浸湿。

看来他要重新估计这个女人的价值了,她绝非只有那张脸够看而已,若是任由她与少主继续发展,势必会成为少主的一大助力,那么对二少爷,也将士一个劲敌!

转眼间,四长老脑中的想法就转了好几次,面色晦暗不明。

“四长老大老远特地赶来,还请就坐,本尊这里什么也没有,但一杯茶还是供得起的。”危机解除,云井辰这才笑道,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

四长老自然不可能再追究什么,他今日前来只带了云九一人,若是硬碰硬,绝对讨不了好,将心底的怒火与羞辱忍下,他心有不甘的瞪了凌若夕一眼,这才在一旁的椅子上落座。

“娘子,你也坐啊。”云井辰笑盈盈的看向凌若夕,伸出手准备去握她的手腕,却被凌若夕及时的避开。

“你的手不想要了?”她冷冷的挑高眉梢,出声警告道,带着杀意的视线扫过他停滞在半空的手指,似乎在琢磨着,要将那只不听话的手给砍下来。

云井辰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让四长老看笑话了,本尊这娘子墨守成规,在外人面前时常难为情,你可别放在心上。”

明明是贬人的话,需要用一副宠溺的口气说出来吗?云旭听得浑身的鸡皮疙瘩纷纷冒出头来。

四长老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这是少主的家事,老夫没有过问的资格。”

这老头还真上道。

云井辰扬唇轻笑,在上首的软塌上悠然落座,凌若夕则抱着儿子,在他身旁的位置就坐,一时间,整个厅中颇有种三堂会审的架势。

云九默默的从厅外走了进来,静静站在四长老的身后,一副骑士的模样。

“少主,你与南诏国之间发生的冲突,族里已经知道,老夫奉命将你带回云族,请少主即刻动身,不要耽误了时日。”四长老旧话重提,再度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这是爹的意思?”云井辰细细的眯起双眼,食指轻轻扣打着肘边的矮几,饶有兴味的笑了,“本尊还有事没有解决,要回去,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少主!难道你还想同南诏国闹得更僵吗?”四长老怎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恼火的瞪了凌若夕一眼,仿佛将她看做了掀起这连番变故的红颜祸水。

莫名其妙被人当作了眼中钉肉中刺,凌若夕身边的气压骤然直降,一股冷气从她的身上朝空气里蔓延开来,整间屋子好似刮入了一阵凉风。

没有人出声,只有屋外瓦檐上不停滴落的雨滴声,清脆的传入里头。

“四长老,此事本尊自会在恰当的时候向爹解释清楚,无需你来操心。”云井辰略带警告的说道,嘴角的笑愈发扩大,但那笑却不达眼底,“对了,不知道最近二弟的日子过得怎么样?可有想念本尊这个亲哥哥?”

他突然将话题转移到云井寒身上,且还表现出了一副兄弟情深的模样,四长老顿时愣了,琢磨不透他此举的含义,只能敷衍的笑笑,“二少爷近日一门心思都放在了修炼上,闭门不出,劳少主惦记了。”

“是吗?倒也好,与其把心思放在别处,还不如专注修炼,毕竟,只有自身的实力提高了,才能成为人上人,四长老,你说是吗?”云井辰意有所指的问道,这话怎么听似乎都带着另一层含义。

四长老讪讪的扯了扯嘴角,赔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