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19章 论版权费

第219章 论版权费

话音刚落,正在夹着一个小包子准备往嘴里塞的凌若夕立即放了筷子,眸光微转,落在云旭身上,如雷达般审视的将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昨夜梦到了什么?”她冷不丁的问题,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云旭心底不知为何竟浮现了一丝不安,茫然困惑地看着她,但这眼神落在某个大醋缸的眼里,却是**裸的‘爱慕’,拳头在唇边紧握,他警告性的咳嗽一下,冰冷的眼刀刷地刺在了云旭的身上,让他浑身一抖,急忙收回了视线。

少主啊,属下真的对夫人没有别的不该有的想法,您老能别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瞅着属下么?

“回姑娘的话,属下昨夜一夜无梦到天明。”他眼观鼻鼻观心,说得极其严谨,深怕被人误会,不过,配上他那副黑眼圈沉重的容颜,怎么看都让人难以相信。

“是吗?我还以为你昨夜与哪家的女子在梦中神交,以至于今儿居然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凌若夕淡淡然说道,平缓的语调,却说出了足以让人石化的话语。

云井辰愣了,他愕然转头,见鬼似的盯着她,“这些东西是谁教你的?”

神交?她脑子里究竟都装着多少不着调的东西?

“我无师自通。”凌若夕白了他一眼。

“哦?这么说,你也曾在梦里与人神交过?”他咬牙切齿地念着神交这两个字,眉宇间浮现了丝丝冷怒,大有她若是敢点头说是,立马就把人好好教训一番的冲动。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我做什么梦,难道还需要经过你的许可么?”凌若夕双手环抱在胸前,背脊轻靠木椅的椅背,姿态极其嚣张,根本没把他的怒火放在心上。

云井辰刷地黑了脸,面部的线条不自觉的抖动着,“该死!你还真的做过?”

“……”他莫名其妙的怒火让凌若夕有些哭笑不得,喂喂喂,他们不是在讨论云旭的事吗?怎么话题反而绕到她身上来了?“就像每一个男人都在梦里有过一个魂牵梦萦的女子一样,我当然也不例外。”

“本尊就没有。”云井辰斩钉截铁的说道,极力想要表示自己的清白。

魂牵梦萦?这世上除了他,再无任何女人能够让他心动。

即使是在梦中,他会梦到的人,也只有她一个。

“好听的话谁都会说,至于事实的真相如何,你知天知。”凌若夕懒得和他一起抽风,表示不愿再继续进行对神交这个话题的讨论。

“你不信本尊?”云井辰却觉得她不相信自己,仍旧不依不饶的纠缠着她。

“少主大人,你确定还要和我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吗?我对你梦里梦到的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凌若夕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云井辰幽怨、委屈的瘪了瘪嘴,那模样与凌小白讨好凌若夕时,简直如出一辙,像极了。

“你丫的别学小爷的招数。”凌小白暗暗磨牙,一双怒目恶狠狠瞪着他,这可是他的独门绝技,用来讨好娘亲的,怎么可以被别人征用?

“没你的事。”云井辰连一个正眼也没投向他。

“这是小爷的独家秘技,你想要用,也可以,给版权费。”凌小白阴恻恻的龇了龇牙,手掌蓦地伸出,摊开在他的面前,食指并拇指轻轻揉搓了两下,一副讨钱的样子。

云井辰额角的青筋欢快的跳动了几下,版权费?这是什么东西?为何他从没听过?

许是他那副困惑的表情太过扎眼,凌小白这才一脸骄傲的说道:“知道你孤陋寡闻,小爷今儿就给你好好科普一下,什么叫做版权费。”

见话题总算被转开,凌若夕立即缩小了自己的存在感,再度起筷,一边吃着早膳,一边欣赏儿子糊弄他老子。

“所谓的版权费呢,就是小爷自己的技能被你拿去征用,作为创造出它的小爷,自然有所有权,你想要用它,就得经过小爷的同意。”

凌小白说得通俗易懂,可凌若夕却听得眉角最抽,她什么时候给儿子灌输过这种观念?不过,看着儿子那副兴奋到双颊桃红的模样,她也没阻止,饶有兴味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继续发挥。

“小爷这人平时没别的爱好,就独独钟爱银子,所以呢,才有了版权费一说,看在小爷和你还算认识的份儿上,就给个一万两吧。”凌小白一副我很大方很大度的模样,连口气也是一副施舍的语调。

一万两……

云井辰不怒反笑,他伸出手掌轻轻拍了拍凌小白的脑袋:“小白啊,你有做土匪的潜能。”

他这根本是狮子大开口,打算抢钱呢。

凌小白立即挺起胸膛,“小爷的终身愿望就是做一个有前途有未来的土匪,打家劫舍。”

“咳。”凌若夕警告性的咳嗽一声,示意他别越说越过火。

凌小白害怕的缩了缩脑袋,冲她讨好的扯了扯嘴角,“那啥,宝宝刚才说错了,宝宝的愿望和梦想怎么可能这么没有水平呢。”

水平?他还知道水平这种东西?凌若夕无力的盖住脸,不愿让人看见自己此时此刻的无奈。

“做土匪不好,还是做山贼好,宝宝要劫富济贫,做一个享誉世界的山贼。”话铿锵有力,却带着莫名的喜感。

凌若夕连连叹气,她的教育是不是太失败了?否则,儿子怎么会以做贼为终身目标?能稍微高端大气上档次一点吗?敢吗?

“噗哧。”云井辰再也忍不住捂着嘴笑开了怀,“小白,你够强。”

他高高竖起了拇指,眉眼含笑,那宛如琉璃般璀璨的凤目里,更是流光溢彩。

凌小白得了夸奖,面颊有些绯烫,他别扭的转过头去,嘟嚷道:“就算你这么说,小爷也不会降低价格的。”

“不,本尊可没有要占用你版权的念头。”云井辰急忙解释道,他绝不会做一个冤大头!

“啊?”凌小白傻眼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要不八千两?”

“不。”

“五千?”

“不!”

……

价格一次次被降低,可云井辰的立场始终坚定,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凌若夕看得津津有味,这一大一小相似的容颜此刻就在她面前晃动,一个满脸讨好,一个则一脸坚定,怎么看怎么好笑。

就连站在一旁的云旭,也看着了迷。

用过早膳,云井辰强拽着凌若夕以做她的对手为由,拉她去后院散步。

凌小白没能大赚一笔,整个人宛如恹恹的茄子,无力的将额头抵住桌面,浑身的气压低得吓人。

“这年头,生意越来越难做了,日子还要不要过下去啊。”他幽怨地喃喃着,继续缅怀那还未到手就已经失去的银子。

云旭有些不忍,他急忙走上前,出声道:“小少爷,要不,这十两银子,属下就……”

他宽慰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完,手里的银子立即被凌小白给拽走,紧紧的抱在怀中,一副谁来也不肯交出的模样,哪里还有方才的低迷与落寞?

云旭茫然的看了看只剩下一团空气的手掌,再看看他紧抱在怀中的银子,嘴角狠狠抖动了两下,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一个钱奴产生同情心,现在遭报应了吧。

“不愧是小爷的人,不错!小爷很欣赏你。”凌小白兴高采烈的站在木椅上,踮着脚,哥俩好似的拍着他的肩膀,浑然不顾云旭此刻全身的僵硬,夸赞的话一句接一句从嘴里吐出,即使是云旭,此刻也难免听得脸红。

“为小少爷分忧,是属下的分内事。”他一板一眼地说道,毫不掩饰自己的忠心。

“恩,继续干,将来小爷的幸福,就要看你的了。”凌小白打定主意,要把云旭这个有潜能的苗子培养成自己的金山,于是,他笑得愈发得意。

还没走多远的二人听着从正厅里传出的动静,默默的抽了抽眼角。

“云旭还真是单纯啊。”凌若夕幽幽说道,她真心不明白,一个大老爷们,是怎么被她儿子给糊弄住的,而且,她心里这自豪的感受又是为毛?

云井辰呵呵强笑了两声,“是啊,的确够单纯,缺练!”

“我开始为他默哀了。”他这副咬牙切齿的表情代表着云旭接下来的日子,绝不会好过,凌若夕没有始作俑者的负罪感,而是耸耸肩,继续往院子里走。

“小白他打小就这样?”这是藏在云井辰心里许久的疑惑,一个不足六岁的孩子,究竟是怎么长成这副德性的?

这小时候便如此爱敛财,将来长大之后那还得了么?

“你对我培养出的儿子很有意见?”凌若夕漠然睨了他一眼,语调平平,但却莫名的让人有种危险感。

云井辰急忙摇头,他是傻了这时候才会点头。

“哼,这世上谁都有可能背叛他,伤害他,唯有银子不会。”凌若夕加快了脚下的速度,双手背负在身后,背影略显冰寒。

“这算是经验之谈么?”云井辰驻足停在原地,目光幽幽凝视着她远去的背影,喃喃低语道。

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说出这种话?要经受过多少次的背叛,多少次的伤害,才能够看明白,说得这般不在乎?

心底泛起一丝淡淡的抽痛,铺天盖地的怜惜如同潮水,溢满了他的心窝,云井辰带着宠溺且无奈的笑,摇摇头。

不管是谁伤害了她,如今他在,哪怕她不相信,他也会做到让她相信,这世上,还有比银子,更加忠诚,更加可靠的存在!

想通了这一点后,云井辰的心情瞬间大好,嘴角的微笑多了一分释然,一分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