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20章 暧昧涌动

第220章 暧昧涌动

云族的店铺全数停业,并且在朝廷大力度的排挤与打压下,没有做任何的反抗,退出南诏,这本该是南宫玉极其想要见到的场面,但事情的发展,却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出乎人的意料。

云族的产业在南诏国根深蒂固,突然间被朝廷连根拔起,以其为生物链的商人纷纷叫苦,怨声载道。

煤矿、饮食、青楼……种种产业没有了供货商,没有了最大的提供者,连带着引起各地店铺难有货源的连锁反应。

商人们囤积的货物被百姓一抢而空,之后便再也没有了供货的人,以至于只能被迫停业。

南诏国内,民怨开始沸腾,起初只是民间的一些老百姓,而今,还加上了快要失去生计的商人,甚至就连各地方的员外,也加入其中,他们写着万民书,送往京城,请求南宫玉停止这自掘坟墓的做法。

一日日送到朝廷的万民书来自全国各地,南宫玉不仅没有撤回旨意,更是愈发坚定要将云族从南诏驱逐的念头。

一个仅仅是退出南诏的世家,却能引起这般可怕的轩然大波,甚至引来民怨,这让他怎能不恐?怎能不惧?他甚至担心着,若是有朝一日,云族振臂高呼,这些百姓是不是就会背叛朝廷,背叛皇室,以他们马首是瞻?

帝王的多疑让他很难不去这么想,一旦有了这个念头,便会如同毒草般,疯狂的滋长。

嫉妒与不甘淹没了他的理智,他完全无视了朝堂众人的力鉴,无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民声,一意孤行。

“呵,他这是打算要和本尊死拼到底吗?”云井辰随手将刚刚传回的密信扔开,冷笑道,峻拔的身躯慵懒地斜靠在书房的木椅中,姿态孤傲,眉宇间更是闪烁着不屑的冷光。

在他看来,南宫玉这是在一步一步把他自个儿给逼入绝境,一个刚坐稳龙位的男人,居然有胆子和云族叫板?这不是脑子被门夹了,又是什么?

“不用理会他,比起将他一次解决,本尊更喜欢追捕老鼠,让老鼠疲于奔命的滋味。”他低垂下眼睑,身后大开的窗户外,有明媚的阳光投射进来,将他的身躯笼罩在一层璀璨的光晕中,犹如神祗,不可直视。

云旭敛去眸中澎湃的激昂,垂下头,手掌紧握腰间的佩刀刀柄,不论少主做出什么决定,他都将追随他。

“放出风去,南宫玉被私情冲昏了头脑,对天下万民的生死置之不理。”手指微微弯曲着,他抬眸吩咐道,“既然要玩,那就慢慢玩,本尊很期待,当他倚仗的江山被他亲手捣毁,那种滋味,会让他何其痛苦。”

阴鸷的话语却偏生又带着说不出的优雅,云旭心尖一颤,立即领命。

在云族的情报网有心的策动下,南诏国内立即掀起了一股针对南宫玉的怨言,百姓们被高粮价,高物价逼得难以生存,他们心里的怒火需要一个渠道进行发泄,而云井辰则把这炮口,对准了南宫玉,一时间,不少百姓开始埋怨起了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天子,起先,他们还顾忌着不敢大声说出口,但当民怨一次次膨胀,到最后,各地已有不少的起义事件发生。

朝廷派出兵马进行强行镇压,不仅没能让民怨消失,反而火上浇油的更加令其沸腾。

“你做的?”凌若夕一身男子打扮从街上回来,她每日都会去外面转转,听听外界的动静,而今日,外面议论最多的,便是南宫玉为私情不顾江山的事,她连想也不用想,便猜到在背地里煽风点火的人,必是他无疑!

墨色的劲装紧贴在身上,一条乌黑缎带束在腰间,她悠然推开门,站在书房的中央,挑眉睨着对面书桌后的红衣男子,眸光略显晦涩。

“本尊可什么也没做。”云井辰姿态不羁的靠住椅背,嘴角含笑,整个人像极了一只要颠覆这江山的妖精,属于男人的妖媚,让凌若夕心头一动,下意识转开了目光。

“你认为这种话我会信吗?”凌若夕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这件事摆明了是他的手笔,否则,谁有能力,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流言传遍天下?只有手握最大情报网的他,才能轻而易举的做到。

凌若夕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一旦掌控了舆论后,将会是怎样的可怕,这个落后朝代的百姓远比现代人更加单纯,也更加愚昧无知,他们不会去深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而是人云亦云,这样的他们,只要稍作挑拨,便会成为一把有利的刀刃,为其所用。

“本尊的的确确没有做什么事,没有出面与他为敌,没有对他的圣旨进行反抗,本尊这不是在一退再退吗?”云井辰莞尔一笑,这话听上去,似乎把自己摆在了弱势的一方,但他那副邪肆不羁的模样,却怎么也让人无法相信。

“是啊,你什么也没做,只是在背后推波助澜而已。”凌若夕嘟嚷道,无奈的摇摇头,说到底,是南宫玉自个儿在自掘坟墓,而他,顶多只是将计就计罢了。

“你别告诉本尊,在这个时候,你居然正在心疼他。”云井辰不悦地沉了眸光,凌厉的眼刀落在她的身上,眉头微微皱紧。

他平稳的气息浮现了一丝波动,眉宇间更是掠过暴虐的戾气。

凌若夕不怒反笑,笑容中带着几分挑衅,几分嘲弄:“你以为我像是以德报怨的人吗?在他背信弃义的那天起,我和他就没有了任何的关系,他动了我的清风明月楼,我与他之间,只会是敌人,在不可能有别的,至于心疼,呵一个南宫玉,还做不到这一点。”

她的话语冷漠到近乎残忍的地步,但云井辰却听得极其满意。

他勾唇一笑:“你能这么想,本尊很欣慰。”

“……”他欣慰个毛啊!凌若夕瞬间有炸毛的倾向,双手用力握紧,磨牙道:“云井辰,是不是今儿没教训你,你皮痒了?”

“那要不娘子你给挠挠?”云井辰故意卷起袖口,露出那古铜色的健硕手臂,一副坐等挨打的模样,愣是把凌若夕给气笑了,这男人当真是欠虐!但他明摆着在等着她收拾,凌若夕反而有些无从下手,幽深的目光自他小麦色的手臂上轻轻滑过,眼底有暗火跳窜。

他的肤色并不白皙,却带着一种莫名的性感,尤其是手臂上成块的肌肉纹路,更是将他男性的魅力衬托到了极致,仅仅只是一只手臂,就让凌若夕的心跳快要爆表!

嘴唇有些干燥,她不自觉舔了舔嘴唇,湿滑的舌尖滑过下唇,不经意的动作,却让云井辰的心漏了半拍,深邃的凤目紧紧地凝视着她,身侧,温度似乎正在攀升,那股旖旎暧昧的氛围徘徊在空气里。

砰砰……

砰砰……

心跳快如擂鼓,好似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似的,凌若夕艰难的将目光从他身上挪开,双颊已是一片潮红,宛如徐徐盛开的傲梅,艳丽无双。

“看够了吗?”喑哑的声线似乎压抑着什么。

“男女授受不清,还请自重!”她咬着牙,警告道,这个朝代的男人怎么可以敞胸露背?你妹的,这是勾引么?还是勾引呢?

“本尊以为你会很喜欢呢。”云井辰饶有兴味的笑了,他随手将袖子放下,重新遮盖住了自己的手臂,空气里那股暧昧的氛围始终存在着,让人面红心跳。

即使是凌若夕,此刻也难做到冷静,她忘记了进屋的初衷,尴尬的咳嗽一声,准备离去。

目送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渐渐消失,云井辰缓缓笑了,那夹杂着满足与戏谑的笑容,一如三月里的桃花,格外美艳:“若夕,总有一天,本尊会让你真正敞开心扉的。”

不过在此之前,那些觊觎着她的混蛋,他会一个个收拾掉,绝不会让任何人有可趁之机!

微微眯起的双眼闪烁着惊心动魄的寒芒,他缓缓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目光透过身后大开的窗户,冷眼眺望南诏国京师的方向,身侧泛着一股暴虐的戾气。

此时,云族,终年环绕在群山的白雾将这个地方衬托得宛如仙境般美丽,主事堂内,明亮的烛光将房间里各个角落照耀得通明。

云沧海着一席深蓝色长袍,银冠竖起青丝,稳坐在上首的椅子上,两侧除已身故的大长老外,七名长老并排而坐,刚归来的四长老正面露怒容站在中央,云九恭敬的站在他身后。

“族长,不能再任由少主继续胡闹下去了……你是没看见,老夫前去时,少主有多嚣张!”四长老噼里啪啦将云井辰如何如何张狂的举动放大数倍说了出来,同时还不忘带上凌若夕母子,“老夫看,这少主摆明是被那女人给蒙蔽了心智,已经忘记了身为云族继承人的风范与教导!不懂尊老爱幼,不懂得尊卑,哼,这样的继承人,将来可不是要断送云族百年的威名吗?”

“老死。”三长老不悦的唤道,他是最拥护云井辰的人之一,“少主他毕竟是少主,不论他做错了什么,你也不该用如此犀利的言词抨击他。”

“哼,那就任由老夫被少主刁难?还被他身边的女人一通辱骂吗?”四长老没好气的质问道,“三哥,你自己说说,自从少主认识这凌若夕以后,做的哪件事不出格?云族早有规矩,没有要事不得私自出世,可少主却反其道而行之,被外边的花花世界蒙蔽了双眼,玩疯了,闹出这么大的丑事后,还不肯回来!就连老夫亲自走一遭,也没能让少主回心转意,这不是失职又是什么?”

脏水一桶接着一桶往云井辰的身上泼去,四长老只恨不得立刻进言,让云沧海罢免云井辰继承人的身份。

“你!”三长老论口才,断不是他的对手,只能怒红了一张脸,怒视着他。

大堂内,气氛有些剑拔弩张,云沧海稳坐高位,冷眼看着这帮人的争斗,他何尝不知道,他们双方如此争斗是为了什么?想到如今的大儿子,再想想始终不曾放弃过争夺的小儿子,他的脸上不自觉出现了一丝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