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22章 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第222章 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娘亲,”凌小白大清早用过早膳,就腻歪在凌若夕身边,双手紧紧拽着她的衣袖。

“干嘛?”凌若夕淡漠的睨了他一眼,对于凌小白这类似讨好的表情,心里升起了一丝警觉,通常没有要紧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对自己大献殷勤的。

正当凌小白准备开口时,手指却被一人用力掰开,他立即气上眉头,转过脸,瞪着一旁的云井辰:“你丫的做什么?”

“男女授受不清。”云井辰理直气壮地说道。

“……”这是完全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的凌若夕。

“……”这是被气到只能喘气的凌小白。

云旭默默的站在厅外,捂着嘴,忍俊不禁的笑了。

“呼!”突然,头顶上一阵凉风刮过,一抹熟悉的气息出现在上方,云旭脸色骤变,云玲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去看看。”云井辰传音入密,并没有亲自前去接人的想法,脸上邪肆的笑容淡化了几分,多了一分冷意。

他从没有忘记过云玲在暗地里曾做过的一切,若非惦记着她多年来在自己身边任劳任怨,当她自作主张的做出那些事时,他也不会留她一口气在,如今,他不愿再见到此人,于是才打发云旭前去。

云旭能猜到他心里的想法,眸光微微一暗,躬身走出了别庄。

凌若夕淡漠的看了他一眼,“不去吗?人家可是为了你来的。”

那股气息连云旭也能发现更何况是她?

“你这是在吃醋?”云井辰故意曲解了她的话,挑眉笑道,眉宇间闪烁着淡淡的得意。

“……幻想是种病,得治。”凌若夕没好气地嘟嚷道,懒得同他一般见识。

凌小白瞅瞅她,再瞅瞅笑得一脸风情的云井辰,脑袋里占满了无数的问号,他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娘亲和这坏人之间的气氛,有些说不出的古怪。

云旭一路尾随狮鹰,到了小镇外的官道上,成排而立的白杨树在漫天的黄沙中如同守卫的骑士,威风凛凛,荒芜的枝桠光秃秃的,偶尔有一两辆马车经过,车轮与地面摩擦发出咕噜噜的碎响。

“大哥。”云玲翻身从狮鹰背部跃下,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然后失望的抿住唇瓣,少主他没有来。

“你怎么会突然来这里?少主不是让你在云族领罚吗?”云旭沉声问道,语调再不负昔日的疼爱与宠溺,一个是他至亲的亲人,一个是他发誓要效忠的主子,忠孝难两全,在云玲做出那些事后,他心里的天平已经倾斜,如今面对她,他也只能用冷漠来应对。

“大哥,你在怪我?”云玲察觉到他故意的生疏与冷漠,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做错了什么?少主怪她,连她的亲大哥也怪她!她没有错!她只是不愿意让少主与那女人继续纠缠,她到底有什么错?

心里的不甘像是疯狂滋长的毒草,盘踞在她的心窝里,俏丽的容颜被怒火染上,略显狰狞。

“云玲,人做错事就得认,少主能留你一命已是开恩,你若再不悔改,就算是我,也不会再纵容你。”云旭警告道,眉宇间闪过一丝失望,他原以为这些日子的禁闭与处罚,会让她收敛,让她幡然醒悟,可他似乎猜错了,她根本就没有悔改的念头,甚至比起以前,更加的疯狂,更加的不着调。

“大哥,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弃少主的。”云玲不愿多谈,但她的决心已是显而易见,要她放弃云井辰,她做不到!

她从小就爱慕着少主,她陪伴了他这么多年,两人之间的情分,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凌若夕?她不信!少主的心里定是有她的,不过是被那只狐狸精给蒙蔽住,一时看不清自己的本心。

云玲选择性的遗忘掉云井辰对她所做的一切,只记着他的好,将他曾经的纵容与信任,归咎于爱情,愈发笃定,在他的心里,是有她的。

“是族长派你来的?”云旭也不愿刚见面就与她闹得太僵持,于是将话题转开。

“不错,族长让我将少主带回云族。”云玲微微颔首,语调中难掩得意,“族长说了,他不会允许凌若夕继续纠缠主子,这次回族后,有族长在,少主定能够忘掉这个女人。”

“少主不会跟你走的。”云旭斩钉截铁地说道,云井辰要和南宫玉死磕到底,又怎会轻易离开?连四长老也没能带走他,更何况是云玲?

“不管怎么样,我是奉族长之命行事,带回少主是我的职责。”云玲眼眸一冷,义正严词的说道。

“随便你,只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千万不要再自作主张的做出什么事,否则,这次纵然是我,也保不了你。”为了她再做傻事,云旭出言提醒道,他不希望眼睁睁看着她一次次泥足深陷,更不希望她自掘坟墓。

少主的心有多硬,追随了他多年的他们难道还不清楚吗?能够让他妥协,让他软化的,这世间唯有凌若夕母子,不,应该说,只有她一人。

就算是亲生骨肉,在他的心里,地位与分量也比不上她。

“哼,大哥,你是不是跟在那女人身边太久,也被她迷惑住了?”云玲心有不甘,凭什么她的亲哥哥如今也帮着那人说话?“你别忘了,我才是你最亲的妹妹!”

“我只听命于少主。”云旭冷漠的说着,对她那副被嫉恨扭曲的表情视若无睹。

爱情或许真的能够让人改变,让人失去理智,他已经快要记不起小时候乖巧懂事的妹妹了,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眼再难从少主的身上挪开?到底从什么时候起,她的心已被一只名为嫉妒的野兽,疯狂的占据?

云旭不明白,他从未碰触过爱情,也不愿去触碰,他只希望保持自己的本心,做一个为他的主子摇旗呐喊、冲锋陷阵的护法。

说完,他收回目光,抬脚准备回去。

“大哥!你真的不肯帮我吗?若是你我里应外合,一定能把少主带回去的。”云玲不死心的追问道。

“不,我只属于少主,除非少主甘愿回去,否则,任何人也别想强行带走他,即使是你,也不行。”云旭没有回头,但他的决心却前所未有的坚定。

云玲傻眼似的站在原地,有些无法接受自己的哥哥又一次拒绝了她的行为。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变了?”他是她的哥哥,难道不是该不问理由的帮助她吗?双手用力握紧,手背上一条条青色的血管瞬间暴突。

她颤动的眸子里浮现了犹如厉鬼般的狠绝与毒辣,“就算没有你帮忙又怎么样?我要做的事,哪怕不择手段也要做到。”

低不可闻的话语随风吹散,黑色的身影静静地站在白杨树林中,模糊不清。

云旭带着沉重的心情返回了别庄,刚进小院,就看见凌小白在院子里挥舞着拳头锻炼的身影,正厅内,凌若夕与云井辰又不知因为什么,缠斗在了一起,玄力的气浪一波接着一波席卷整间屋子,桌椅在震动中摇晃,连地面仿佛也受到了波及般,微微颤抖起来。

他不自觉叹了口气,少主和凌姑娘就不能有一天的安分吗?

“唔,你回来了。”凌小白乖巧的朝他挥挥爪子,打着招呼。

“他们这是……”云旭抬眼看看里面激烈的战斗,欲言又止地问道。

“不就是坏人叔叔企图调戏娘亲,结果把娘亲给惹毛了,于是就大打出手了呗。”凌小白悻悻的瘪了瘪嘴,他早就发现,就算娘亲和坏人叔叔打起来,也不会下狠手。

云旭顿时觉得有些头疼,他为什么会从小少爷的脸上看到惋惜的神色啊?

他究竟有多想少主和凌姑娘斗得不可开交?

直到凌小白一日的训练结束,二人的打斗仍旧在继续,凌若夕出手狠辣,每一次攻击的都是人体的要害,攻势凌厉,杀意十足,而云井辰则只守不攻,被逼急了,便用与她对等的实力回击一两次,若是他有心想要制服凌若夕,怕是早就把她打败了,紫阶巅峰的实力与蓝阶巅峰,绝不是一个档次的。

云旭看了半天,忍不住嘀咕道:“今儿怎么还不停手?”

“打得正兴起呗。”凌小白耸耸肩,似乎已经对这副场面习以为常,要是哪天他们不打不斗,或许他才会更惊讶。

云旭嘴角一抖,这娘亲和爹爹打在一起,做儿子的却作壁上观,甚至幸灾乐祸,这种生活模式真心可以吗?

旁人或许察觉不出,但云井辰却是感觉到了凌若夕的攻势从方才开始就一直处于混乱状态,她身上释放出的玄力波动,愈发絮乱,好似有突破的迹象,心思一转,他不再躲闪,而是迎面同她正面相斗。

“哇!打起来了。”凌小白双眼蹭地一亮,趴在门外,看得津津有味。

凌若夕越打越勇,攻势一次比一次凶猛,仿佛要将云井辰杀在此处一般,她的身体里好像有一团火球正在汹汹的燃烧,那股玄力已经不受她的控制,在筋脉中加速旋转,加速沸腾。

“轰!”手掌在空中撞上,一股骇然的气浪从屋内刮出,云旭急忙紧紧抱住凌小白,这才避免了他被这气流刮走的下场。

衣诀被劲风吹得扑扑直响,屋内的桌椅也在这可怕的威压下被震成粉末,洋洋洒洒落了一地,漫天的尘埃刮得人双眼朦胧,根本看不清里面的动静。

当灰土散去后,屋内已是一片狼藉,云井辰发丝凌乱站在中央,扑闪的衣摆缓缓垂落在地上,眉眼含笑。

“娘亲呢?”凌小白咻地蹭到屋内,左看看右看看,却是没见到凌若夕的踪影。

“她回房了。”云井辰如实说道,尔后眼疾手快的将某个正打算冲出去的儿子给拽住,揪着他的后衣襟,将人提在了半空中。

“你干嘛?快放开小爷!”凌小白凌空挣扎着,嗷嗷直叫,他肩头的黑狼早就躲到了角落里,不愿参合进父子二人的战斗中。

“闭嘴,别去打扰她。”云井辰沉声警告道,威严的气势让凌小白嚣张的气焰顿时减弱。

他不甘心的撅着嘴,却再也没敢反驳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