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23章 突破紫阶

第223章 突破紫阶

云旭双眼一亮,显然是猜到了一个可能:“难道凌姑娘要突破了?”

云井辰微微颔首,嘴角的笑带着与有荣焉的自豪与骄傲,“不错。”

“嘶!”云旭不自觉抽了一口凉气,这世上多少人终其一生也难步入紫阶,而她不过妙龄年华,甚至在六年前还是名扬天下的废物!如今却一只脚踏入了紫阶的境界,这怎能不让他惊讶?这等修炼的速度,说是妖孽也不为过啊。

毕竟,凌若夕不是自幼在灵药的堆积中成长的,而是靠着潜能与努力,他难以想象,一个只靠着短短六年就能突破紫阶的女子,其中付出了多少汗水多少心酸多少辛苦。

心底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敬佩。

后院,凌若夕浑身燥热的闯入卧房,盘膝坐在床榻上,将注意力集中,她已经可以做到内视,甚至能够看清体内一条条并不算粗扩的筋脉,那如同海浪般疯狂涌动的气流正在她的奇经八脉中疯狂流转,一次次以海浪撞礁石的可怕力道,撞击着她的筋脉。

疼……

似是被一把刀子插入五脏六腑的尖锐疼痛让她用力咬住了唇瓣,但口中却没有发出一声闷哼,冷汗渗出额头,顺着她苍白的面颊滑落,浸湿了衣衫。

粘稠的发丝之上,一道乳白色的淡光缓缓浮现,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其中,像是一个罡气罩,正在保护着她。

丰盈的玄力在屋子里弥漫着,涌动着。

凌若夕拼命的想要将这失控的玄力控制住,奈何,却束手无策,只能独自承受。

“娘亲看上去好痛苦。”凌小白偷偷打开了窗户,透过那细小的缝隙,张望着里面,看着凌若夕被疼痛扭曲的面颊,他的眼眶迅速红了,眼里溢满了泪花。

云井辰孤身站在他身旁,没有做声,只是那双眼却始终不曾从她的身上移开过,广袖下,双手早已握紧,指甲划破了掌心,一滴滴殷虹的血珠,顺着指骨间的缝隙滴落在他的脚边。

有时候,他真的希望她可以脆弱一点,不用什么事都一个人承担,不用独自背负所有的痛苦与磨难。

可是,看着这么要强的她,在他的面前忍受沉痛,他却只能看着,受着,这滋味让云井辰很不舒坦,心里像是憋了一团火,随时会爆发。

他的身侧溢起了一道暴虐的寒栗气息,离他最近的云旭被吓了一跳,急忙看去,刚好将他脸上的怜惜与自责看在眼里。

少主他,怕是真的爱惨了凌姑娘吧?

云旭垂目苦笑,若是云玲在此,见到这一幕,也该学会放弃了,这个男人此生只会是他们的主子,他的心早已住进了一个人,任凭这世间的女人有几多美好,也比不上他心里的她。

“轰!”一道震天动地的巨大声响从屋内传出,脚下的大地似乎也跟着震动了几下,云井辰眸光一冷,心头暗叫一声不好,忙飞身闯入了房间。

“啊!”凌小白惊呼一声,小脸被吓得一片惨白,但下一秒,他就被云旭捂着嘴拖走。

突破时,最忌讳的就是受到外界的打扰,既然少主已经进去,凌姑娘势必会平安无事,他们留下来也没什么用。

凌小白被他强行拖着,眼睁睁看着房间离自己愈发遥远,他不甘心的张开嘴,猛地咬住云旭的手腕,甚至嘴中品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云旭没有松手,直到将他拖回前院,这才跪地请罪:“属下一时情急,请小少爷责罚。”

“哇擦!你丫的是不是以为小爷不敢把你怎么样?居然敢把小爷掳走?”凌小白气得都快哭了,灵动的双眼盛满了泪花,仿佛随时会掉落下来似的。

云旭急忙解释:“小少爷,属下也是别无选择,若是你我二人再在那儿待着,极容易影响到凌姑娘和少主,属下知道小少爷担心凌姑娘,但是,有少主在,凌姑娘定会平安无事,请小少爷安心。”

凌小白勉强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觉得他说得也未尝没有道理,可是,就这么放过他,又似乎显得自己太大度了,眼眸古灵精怪的转了转:“好吧,想让小爷原谅你也不是不行。”

为什么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种大难临头的不安,又是因为什么?云旭面色黑沉如墨,他挺直背脊跪在地上,静等凌小白的吩咐。

“恩,小爷最近手里缺钱,你懂的,想让小爷开心,不出出血那怎么行?娘亲说过,做错事的人想要求人原谅就得投其所好。”凌小白搬出了凌若夕的金玉良言,打算狠狠的敲云旭一笔。

云旭眉角一跳,不自觉摸了摸自己早已经瘪下去的钱囊,他很想说,自从遇到了这对土匪母子,他的钱袋就没饱和过,哪儿还有闲钱能够孝敬他啊。

“小少爷……”他出声打算让凌小白网开一面,换个法子惩罚自己。

“怎么,这么小的要求你也不愿意?哼,小爷看啊,你就是觉得小爷年纪小,好欺负。”凌小白双手叉腰,怒指云旭,一副他在欺负自己的可怜模样。

黑狼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蜷缩着身体静静趴在凌小白的肩头,对云旭的处境丝毫没有任何的同情。

“这!”云旭挣扎了数秒,最终还是败给了凌小白,只能点头:“请小少爷给属下一段时间。”

“恩,就给你三天吧。”凌小白一副恩施的口气,“三天后,延长一天算一分利息。”

吸血鬼!

云旭眼前一黑,险些被气到吐血,却还要打落了牙齿把血往肚子里咽,“多谢小少爷体桖。”

他抱着拳头,一字一字狠声说道,每说出一个字,他的心都在滴血。

屋内,凌若夕苍白的面容浮现了一阵青白,诡异的光晕在她的脸颊上不断闪烁,时而青紫,时而猩红。

这是玄力反噬?

云井辰心头咯噔一下,当即翻身跃起,落到她身后,盘膝坐下,手掌重重抵住她的后背,“静心,放松。”

凌若夕觉得自己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身体的重量已经感受不到,有些恍惚,有些茫然,正在此时,她突然间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膜,下意识的按照他的说法,将心底的杂念通通抛开,卸去了一身的防备。

她相信他不会害她。

这样的信任究竟来源于什么,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若这个世上,还有谁值得她给予一分信任,便只有他了。

云井辰缓缓将自己的玄力送入她的经脉,霸道的气浪刚入体,凌若夕潜意识就像抗拒。

“是我,我不会伤害你,相信我。”抛弃了尊贵的自称,他闭着眼,郑重地说道。

游走在筋脉中的玄力立马消散,凌若夕没有出声,但那丝抗拒的想法,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云井辰的玄力太过霸道,作为引导,他一点一点牵引着她体内失控的气流回归丹田,这样的做法极其危险,若是双方有一人心生怀疑与戒备,那么二人都将被玄力反噬,轻则重伤,重则修为尽失。

换言之,云井辰是在耗费自己的修为,替她稳固根基。

玄力顺着凌若夕的筋脉缓缓涌入他的体内,形成一个循环的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筋脉在一次次的扩充下终于通畅,凌若夕只觉得丹田里升起一股近乎炽热的火流,尔后,理智在瞬间灰飞烟灭。

“热……”一声似小兽低吟的喘息,从她颤抖的唇瓣中滑出。

云井辰已是一身冷汗,刚收功起身,就被某人如树袋熊般狠狠抱住,动弹不得。

她不安分的在他的身上扭动着,隔着衣衫摩擦他的身体,她身上的燥热仿佛也将他传染,心开始砰砰直跳,云井辰艰难的才勉强将那想要把她推倒的yu望控制住,手腕用力握住她正在自己胸膛上画圈圈的手指,哑声道:“若夕,你清醒一点。”

该死的!难道她不知道这样的她,足以让他失控吗?

“唔!”回应他的,是一记火辣辣的湿吻,嘴唇被强行堵住,她的吻带着野兽般的掠夺与霸道。

好不容易才被压下的yu望,此刻似火山彻底爆发,手指微微一动,床榻两侧悬挂的罗帐,无声的滑下,遮挡住了**的春光。

女人的喘息此起彼伏,房间里一室旖旎。

凌小白蹲在前院的地上,从白日等到了日落,仍旧没有等到他们两人现身,心头的焦急不言而喻,他扯了扯自己的头发,“不管了,小爷要去看看情况。”

“小少爷……”云旭仓皇的想要把他给拦下,奈何他好歹也是从小接受过凌若夕非人的训练,身体以一种诡异的速度敏捷的躲闪开了他伸来的爪子。

“小爷才不要管那么多呢。”他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一溜烟朝着后院狂奔而去。

云旭只能苦笑着站在原地,无奈摇头,抬脚跟了上去,如果有什么突**况,他还能保护小少爷的安全。

两人一前一后抵达后院,刚穿过长廊,云旭就敏锐的听到了从房间里传出的,少儿不宜的声响,面色一呆,整个人彻底石化在了原地。

“嗷嗷嗷嗷,小爷就知道那丫的没安好心。”没接受过任何某些方面训练的凌小白卷着袖口,就想冲进去教训欺负他娘亲的混蛋。

他大声的叫嚷将云旭从惊滞中惊醒,连忙把人给拦下,笑话!少爷明摆着偷吃得逞,要是让小少爷进去打扰了少主的好事,那后果……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整个人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你放开小爷!”凌小白岂容他再次得逞,双腿不停的蹬踏着,想要挣脱出他的束缚。

云旭把心一横,一个手刀重重劈在了他的颈窝间,凌小白的视野逐渐恍惚,最终头一歪,堕入了黑暗。

云旭忙将他抱住,飞身离开了小院。

他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