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24章 乱了后

第224章 乱了后

“……”知道睡醒后,突然见到身边多出一个人时的感觉吗?凌若夕表示,那就像是被一道惊雷从头顶上劈下,劈得五脏六腑齐齐一震。

她机械的掀起身上的锦被,默默的扫了眼**的身体上那些青紫的暧昧痕迹,随后,小心翼翼的从**走了下来,面对着满地凌乱的衣物,嘴角狠狠**了两下。

她转过身,睨了眼似乎仍在睡梦中的男人,这才弯腰将衣物捡起,套弄在自己身上,动作极其迅速,但仔细一看,便能发现她正在系着腰带的手指,有细微的颤抖。

妈蛋!乱性什么的,就算是她,也做不到冷静啊。

将衣物穿戴整齐,她迈开步伐准备离开,临走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默默的从衣袖里捣鼓了半天,最终掏出了一块碎银子,放在床头。

她貌似睡了他,给点银子应该能两清了。

这么想着,她心里的别扭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的渠道,逐渐平静下来。

“这是什么?”就在她刚转身准备离去时,身后突然传来了某人喑哑的声音,听上去该死的性感!

背脊猛地一僵,她面无表情的放下了腿,缓缓转过身。

云井辰斜靠在床头,三千青丝垂落在胸前,原本披在他身上的锦被,随着他的动作自然朝下滑落,小麦色的性感胸膛若隐若现,带着一股朦胧的美感。

凌若夕只觉得喉咙有些干涩,她机械的将视线从他的身上挪开,妈蛋!一个男人要不要长得这么妖艳?不知道他这副表情,很容易造成旁人的误会吗?

“银子?”手指轻轻将碎银子握住,在掌心来回把玩,“这是你给本尊的赏钱?”

他特意咬重了最后两个字,语调戏谑,眸光森寒。

“……”擦,这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是为哪般?凌若夕狠狠压下心底的不自在,故作淡然的点头:“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是不会负责的,你应该也没有吃亏,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拿上银子,今后不要再提起此事。”

她这是想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在不该发生的事发生后?云井辰在心头冷笑一声,脸上却流露出了一丝委屈,他提了提锦被,如同少女被玷污般,紧紧的遮盖住自己的身体:“你对本尊做了这种事,居然还肯认账!”

“……”她好想死一死,肿么办?凌若夕嘴角一抽,对他这副被人玷污的模样很是无法接受,他不是男人吗?不过是被自己上了一次,有必要要死要活的么?

似乎是察觉到她心里的想法,云井辰幽幽地说道:“六年前,本尊的第一次已经献给了你。”

“……”眉心顿时一跳,她狐疑的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然后默默的吐出了三个字:“第一次?”

这个没有节操的男人,居然在六年前还是一个处?

开玩笑吧,喂!谁来告诉她,这绝对是一个玩笑。

“六年来,本尊守身如玉,可是,你又残忍的把本尊的第二次也给夺走了。”云井辰幽怨的垂下头去,细长的睫毛在他的眼睑周围洒落了一圈淡淡的暗色,神色略显落寞,“本尊的清白被你毁了,你却还要用银子来羞辱本尊的尊严。”

一字一字的控诉,让凌若夕顿时有种自己似乎真的罪大恶极的错觉,她无力的揉了揉眉心,这种事,难道不是该她这个女人哭吗?他一个大老爷们,沾了自己的便宜,居然还说的出这种话?

奈何,她对整件事的记忆实在是太过模糊,只隐隐记得,那时的她似乎被欲火控制,全然不顾他的反抗,扑倒在了他的身上,至于过程,抱歉,虽然她看过现场的a片,更看过各种无下限的画面,可是,轮到她自己时,她还是无法平静的去回想。

她一点也不想记得,qj一个男人的过程,她又不是变态!

“你想怎么样?”凌若夕双手环抱在胸前,神色冷漠地问道,既然他醒了,这件事想要当作没发生,似乎也不太可能,脚后跟勾了勾木凳,她利落的坐下,正对床榻。

云井辰眸光一转,心头有些窃喜,看样子,她似乎准备对自己负责了……虽然两人的身份颠倒,但他并不介意。

这种事发生得突发,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或许还会拉近他们俩之间的关系。

“呵,本尊能怎么样呢?你若不愿负责,难道本尊还能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成?”他自嘲的扯了扯嘴角,笑容有些苦涩,有些凄凉,“纵然本尊爱慕你,迷恋你,喜欢你,但利用这种事来达成目的的手段,本尊还不屑。”

他表现得极其大度,可那幽怨的语气,却让凌若夕心里愈发的不是滋味。

“咳,你也不用这么说。”shit!明明她也是受害者,为毛她还要去安慰他?凌若夕在心头不甘的嘀咕道,但态度却表现出了鲜少的耐心。

云井辰蓦地抬头,双眼隐露祈盼的看着她,仿佛一只大型的犬科生物,而她便是打算抛弃它,又有些心软的主人。

“……”满肚子的话在对上他这副模样时,再也难以说出口,凌若夕只觉得头疼,蛋疼,肝疼,浑身没一个地方不疼的。

“要不,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反正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凌若夕提议道,但眼神却有些心虚的避开了他的目光。

云井辰苦涩的笑了,他紧捏着锦被的手指隐隐泛起了一阵青白,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却又不肯说出来,隐忍却又坚强。

“我说,别一副好像我非礼你了你的表情好么?”她真的受不了好吗?凌若夕幽幽吐出一口气,她错了,她真的错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去青楼找小官嫖一次。”

低不可闻的呢喃若是普通人或许难以听见,但云井辰的修为哪怕是百米外的声响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自然没有错过她这番话,深邃的黑眸里隐过一道冷光,“小官?在你的眼中,本尊竟与青楼里的小官没有区别?”

靠!

凌若夕恨得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

“恩?”语调骤然加重,他危险的挑起了眉梢,“为何不说话?”

因为她无话可说行不行?凌若夕默默的垂下了头,第一次在面对他时,失去了底气。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明明一个人在屋内修炼,为何醒来后,**会多出来一个你?”她强自压下心底的别扭,想要弄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在完全对这些记忆不了解的情况下,她根本无法掌控主权,只能被他一句话,一个表情牵着鼻子走。

“本尊当时见你有突破的迹象,担心你会玄力失控,一直在屋外观察。”云井辰声音愤愤,好似还在惦记着她方才脱口而出的那句话,“没想到,你当时真的遭到了反噬,本尊怕你挺不过去,只能出手相救,谁想到,在为你平息了体内混乱的玄力后,你居然……”

“够了……”剩下的事,他不说,她也记得起来,那宛如中了**般的躁动,她至今还记得一清二楚。

在玄力失控时,她隐隐约约听到的熟悉声音,果然是他的,而她,不仅以怨报德,把救了自己的人吃得连骨头也不剩,甚至还在醒来后,准备打发他银子,把这件事遮盖住。

这么想,凌若夕居然有种自己怎么可以渣到这种地步的错觉,前所未有的负罪感在她的心头不断升起,她老脸一红,第一次有了无颜面对他的心虚。

“你无需在意这么多,当时的情况,莫说是你,便是本尊也没来得及反应,你也无需为这件事苦恼,本尊……不在乎。”

喂!中间那诡异的沉默是什么?还有,你这副欲哭无泪的表情,像是不在乎的模样吗?凌若夕嘴角一抖,浑浊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清明的精芒:“再演,就过了啊。”

云井辰心头一凝,瞳孔不自觉放大。

“你真以为我是没脑子的傻瓜吗?不过是成年人之间的一夜风流而已,以你的个性,根本不可能要死要活,更何况,当时你若真的想要推开我,又怎会做不到?”凌若夕冷静的分析道。

“在你眼里,本尊竟是会趁人之危的人吗?”云井辰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眼圈迅速红了,泪眼婆娑的看着她。

我靠!

凌若夕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堂堂云族的少主,说哭就哭这是要闹哪样?亲,咱能别学女人吗?

“好,就算是我不顾你的反抗,强行上了你。”

“这是事实,你可以不负责,但你不能侮辱本尊的尊严。”云井辰说得信誓旦旦,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心虚与慌张,正是这副坦坦荡荡的模样,让凌若夕心底的一丝怀疑,烟消云散。

“好吧,我的确强上了你,但你要知道,当时的我根本没有理智可言,那不是出于真心的。”凌若夕妥协了,她试图把话同他说清楚,负责什么的,完全不用想,她绝对不会答应。

要么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要么,一拍两散。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先爱上的人,注定付出最多,也最苦,云井辰怎会愿意因为这件事同她一拍两散?他们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才在最近回温,他怎能轻易放手?

“你的意思不过是想要息事宁人,本尊答应你便是。”他紧抿着唇瓣,素来含笑的容颜,此刻彻底失去了温度,冷若冰霜,宛如一只竖起浑身利刺的刺猬,想要保护自己最脆弱的皮肉,避免被敌人伤害。

他这个样子,比方才落泪时,还要让凌若夕不是滋味,她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能说出什么话来,如同逃离般,离开了房间。

再待下去,她怕自己会忍不住说出负责这两个字。

她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也低估了这个男人与神俱来的,能让女人着迷、疯狂的魅力。

刚打开门,两道人影啪啪的从屋外滚了进来,随后,某个小奶包捂住吃疼的屁股,嗷嗷直叫:“好疼,好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