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25章 偷听的下场

第225章 偷听的下场

凌若夕双眼一冷,浑身的气息森冷如刀,正在哇哇直叫的凌小白立即警觉,下意识往云旭的身后躲去,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冲她嘿嘿的笑了笑:“娘亲……”

“听了多少?”她神色淡漠的站在原地,一身凛然的气场,让云旭和凌小白吓得双腿发软。

偷听墙角被抓住现行什么的,真的好可怕。

喉咙不自觉吞咽了一下,凌小白舔着脸,“刚到,刚到。”

这种话一听就知道是假的,凌若夕难得搭理他,眸光一转落在了云旭的身上:“听见了?”

为了自己的小命,云旭果断摇头。

这种时候一旦他点头,绝对会被凌姑娘给五马分尸的。

“你们进来。”身后忽然传来了某人邪肆的声音,凌若夕身体一僵,下意识将房门砰地关上,丫的,要是让儿子和云旭进屋,这件事她还能说清楚吗?“云井辰,你别太过火了。”

她的怒火是因为什么,云井辰怎么可能猜不到,他绝对不会告诉她,昨天在他们正进行着深入交流时,已经有人来过,也就是说,这件事早已经曝光了。

他幽幽的垂下了眼睑,素手将身上的锦被掀开,男人阳刚的躯体**裸的展现在了凌若夕的眼前,身体曲线极其完美,仿佛上帝最得意的杰作,她微微一怔,视线缓缓顺着他那健硕的胸膛朝下移动,“嘶!”

好壮观,好给力……

许是她的眼神太过猥琐,云井辰只觉身体一凉,手掌凌空摊开,一股吸力将地上散落的红色锦衣吸入手中,裹住了他那**的躯体。

双手紧紧拽住衣襟,同时也遮盖住了里面乍泄的春光。

凌若夕猛地回神,但下一秒便忍俊不禁的抿住了唇瓣,眼眸含笑,这男人平日里不是喜欢调戏她么?怎么现在反而害羞起来了?

她怎会知道,虽说云井辰平时爱捉弄她,但到底是这个朝代土生土长的男子,在清醒的时候与她赤身相见,他怎么可能不别扭?面色如常,但青丝后的双耳却露出了一截粉红。

“砰砰砰。”砸门声顿时响起,凌小白一边用力砸着门,一边在外头叫嚷道:“娘亲,娘亲快开门啊。”

“娘亲别怕,要是他敢再欺负你,宝宝替你报仇。”

“娘亲,你开门见见宝宝……”

在他宛如唐僧念经的催促中,凌若夕终是无奈的妥协,她将房门再度打开,但身体却敏捷的朝旁侧一闪,凌小白没来得及站稳,使出的力气促使他整个人朝屋内摔去,刚好摔入她的怀中。

“娘亲!”凌小白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双手用力圈住她的腰肢,脑袋从她的怀中蹭地抬起,透过肩头,怒瞪着后方一脸妖冶的男人。

“别大呼小叫,你的礼数呢?被狗吃了?”凌若夕啪地一声,给了他一个爆栗。

凌小白疼得哇哇直叫,既委屈又幽怨,他明明是担心娘亲被这人欺负,怎么还被娘亲教训了呢?

“走吧,我带你去用早膳。”凌若夕不愿向他解释,更不愿提及在这间屋子里所发生过的一切,故作云淡风轻的牵住他的小手,准备离开。

云旭挡在门口,一时间不知该让还是不该让,只能求助的看向云井辰,希望能得到他的指令。

“你要在这里当门神,我没有意见,不过我现在要去用膳,劳烦让让。”凌若夕漠然启口,态度一如往常,甚至比起平日来,更多了丝丝冰凉。

“让她去,她一整天没有吃东西,腹中自然空荡,别饿坏了她的身子骨。”云井辰宠溺的说道,但眸光却暗藏着丝丝委屈与隐忍。

凌若夕余光瞥见他那副善解人意的模样,心里好不容易压下的负罪感此刻又冒出了头来,她不自觉抽了抽嘴角,妈蛋!她是中了什么毒?为什么总是见不得他这副样子?

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爱情这种玩意儿从不曾在她的生命中真真切切的存在过,对于一个拼了命想要生存的人而言,连自己的命都有可能随时丢掉,哪儿还会有闲情逸致去考虑那么罗曼蒂克的东西?

以至于,她此刻根本不知道,心里的种种情绪,不过是因为她在乎他,不是朋友间的在乎,不是亲人间的在意,而是因为淡淡的喜欢,淡淡的悸动,而产生的情绪。

云旭这才缓缓侧过身体,目送凌若夕头也不回的离去,心里有些无奈,有些不解,他不明白,明明少主和凌姑娘的关系已经有了突破性的发展,怎么少主不趁热打铁把关系给敲定下来,反而放任她离开了呢?难道少主就不怕凌姑娘过些日子翻脸不认人?

别说,以他对凌若夕的了解,她还真的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昨日你和小白来过?”云井辰慢悠悠在木椅上坐下,松垮的锦缎裹身,微微敞开的衣襟内,隐隐可以看到那残留的暧昧痕迹。

云旭心头一凝,迟疑了几秒后,才缓缓点头,“是,属下没能拦住小少爷,请少主恕罪。”

“不,这件事你做得很不错。”云井辰不仅没有责怪他,反而夸了他一句,神色略带深意,嘴角弯起的弧线,莫名的多了丝丝狡诈,宛如一只正在算计着什么的狐狸。

这……

云旭一脸的茫然,压根不明白他这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从今往后,不要再叫她凌姑娘,她将是本尊的妻子,云族未来的族母。”云井辰说得极其笃定,深邃的凤目里,有一抹近乎决然的光芒闪过。

云旭低垂下头,聪明的没有去提醒他,他的名分还没得到某人亲口证实的事,“是,属下记下了。”

“出去吧,本尊要更衣,陪她一起用膳。”他挥挥手,下了逐客令。

离去前,云旭多嘴的问了一句:“少主要沐浴吗?”

“不,本尊还想让这些痕迹多留几日。”云井辰笑得极其暧昧,柔软的指腹从脖颈上那块青紫的吻痕上轻轻滑过,神色带着一分满足,一分甜蜜。

这是她昨夜在他身上留下的烙印,他怎会将它们抹去?只要看到这些,他便能回想到,她昨夜近乎粗暴的动作。

即使在**,他的女人也是这般特别。

云旭浑身一抖,有些不敢相信此刻这个正笑得猥琐的男人,会是他心目中英明神武的主子,浑身的鸡皮疙瘩纷纷冒出头来,他弓着身,退出了房间。

少主似乎变得愈发的奇怪了。

虽然自从遇见这凌姑娘以后,少主就没正常过一天,但今日他似乎格外的不一样。

如同骑士般守卫在屋外,云旭一边警戒,一边在心里腹诽着。

重新更换了衣物后,云井辰这才披星戴月般朝前厅走去,凌若夕正坐在木椅上微微晃神,而凌小白则不见了踪影。

“小白呢?”他一只脚踏入厅中,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问道。

松垮的红衣难掩颈部的青紫痕迹,那些暧昧的吻痕,为他增添了几分邪魅,几分不羁。

“厨房做饭。”凌若夕淡漠的睨了他一眼。

厨房?

云井辰顿时愣了,小白他才不到六岁吧?“你们以前也是这么过的?”

这角色是不是颠倒了?怎么儿子下厨做饭,娘亲却坐在一边休息?

“你有意见?”凌若夕面色微沉,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悦,她的话里总带着一丝火气,云井辰知道,只怕她还惦记着房中发生的事,对他难以有平日的冷静,也没和她计较。

她若真的无动于衷,那他才该担心呢。

悠悠然在一旁坐下,手掌轻轻托住腮帮,他莞尔一笑:“不,本尊只是觉得你把小白教导得很好。”

云旭听着两人的谈话,嘴角不自觉一抖,开始同情起了凌小白,碰上一个不知道怜惜是何物的娘亲,再碰上一个唯妻子之命是从的爹爹,他真的能够平安的长大吗?

“娘亲,开饭了。”凌小白慷慨激昂的声音从厅外传来,他捧着一个实木托盘,蹦蹦跳跳的进了屋,当看见坐在凌若夕身旁的男人时,他立即扔了一个眼刀过去,毫不掩饰对他的不满。

“菜色不错啊。”云井辰夸赞道。

“这可不是做给你吃的。”凌小白撅着嘴,一副护食的模样。

他的手艺才不要给这个坏人品尝呢,就算他给银子也不行!在他的心目中,纵然银子很重要,但也重要不过他的娘亲。

想到自己偷听到的声响,那夹杂着痛苦与欢愉的奇怪叫声,他看向云井辰的目光愈发不善。

“哦?”云井辰略显意外的挑了挑眉,手指迅速从盘子里夹住一根青菜,塞到自己的嘴中,模样很是得意的咀嚼了几下,“味道一般嘛。”

凌小白顿时龇牙咧嘴的瞪着他,恨不得马上扑上来咬他几口。

“混蛋!”

“本尊向来实话实说。”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请看云井辰,他愣是把凌小白给气到炸毛,嘴角扬起一抹戏谑的笑,目光灼灼地看着儿子那副想发火,却又忌惮的样子,心里升起了一股奇怪的满足感。

“滚粗!小爷讨厌你。”凌小白说不过他,论口才,他哪儿是云井辰的对手?被他三言两语就说得一肚子火,只能干瞪眼。

云井辰咻地转过脑袋,看向凌若夕:“娘子,他欺负本尊。”

“……”擦!他这是在向自己告状么?而且,到底是谁在欺负谁啊?

“你羞不羞?居然好意思向娘亲告状?不准你叫娘亲娘子!听见没有?”凌小白气得哐当一声将托盘砸到了桌上,双手插在腰间,怒发冲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