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26章 父子之间的争斗

第226章 父子之间的争斗

“你们吵够了吗?停战,用膳。”凌若夕懒得理会这对智商同时降低的父子,利落的从木椅上站起身,抬脚走向桌子。

凌小白不甘心的瞪了云井辰好几眼,这才悻悻的收回视线:“不是小爷怕你,小爷只是不愿意让娘亲不高兴。”

说着,他傲娇的冷哼一声,追着凌若夕跑了过去。

云井辰哑然失笑,看着围追在凌若夕身旁,不停的嘟嚷着自己坏话的小孩,心里升起一股奇异的满足,仿佛最柔软的角落,被什么东西塞满,暖暖的,软软的。

邪肆的容颜荡漾开一抹笑,好似三月的桃花,分外醉人。

“娘亲,宝宝讨厌他,你别和他说话了好不好?”

“你看他总是欺负宝宝,宝宝真的好可怜。”

“娘亲……”

凌小白一个劲的往云井辰身上泼着脏水,恨不得将他在凌若夕心里的感官刷到负值。

“你的嘴是用来吃饭的,还是说话的,恩?”凌若夕悠然落座,眉梢微微一抬,冷声问道。

“娘亲!!”凌小白撒娇似的跺跺脚。

“对待不喜欢的人,该怎么做,我没教过你吗?”她可没有因为儿子的讨好与委屈,而又一丝动容。

“旁人欺我辱我,我便忍他让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凌小白把她从小的教导记得滚瓜烂熟,随时都能背出来。

凌若夕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记得还不够,还要会学以致用。”

云旭偷偷抬起头来,用余光打量着稳坐在木椅上的主子,听到这种话,少主他不知会做何感想。

“这是对外人,本尊可不在这范畴以内。”云井辰身影一闪,顷刻间便诡异的出现在了餐桌旁,挨着凌若夕坐下,扬唇轻笑。

“你不是外人是什么?”凌小白宛如一只竖起浑身利刺的刺猬,就没给他一个好脸色。

“这个问题,不妨问问你的娘亲,如何?”云井辰笑得暧昧,他故意将衣襟拉扯开,里面竟是真空的!健硕的古铜色胸脯上,清晰可见那一道道被指甲划出的血痕,以及一路往下的青紫吻痕。

凌若夕面颊一热,啪地一声拍桌站起,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这个敢露出自己犯罪证据的男人,“你走光了。”

“天热,本尊只想透透风。”云井辰满不在乎的说道,他就是故意的,谁让她不肯负责来着。

凌若夕面色顿时变得铁青,撑着桌面的双手紧握成拳,“你再敢胡说八道,别怪我下手无情。”

一丝杀意从她的体内迸射出来,云井辰见好就收,讪讪的笑笑:“本尊只是说笑而已,既然你不愿负责,本尊也不会强人所难。”

话虽如此,但他面上浮现的落寞与凄苦,却让凌若夕有些难受。

她所认识的云井辰,该是张狂的,邪魅的,断不该是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心底的怒火似被一盆凉水迎头浇下般,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愧疚与懊恼,她究竟是怎么把自己给弄到这个局面的?她上谁不好,怎么就偏偏上了一个不该上的人?

“娘亲?”凌小白听不明白他们之间的对话,只是觉得,娘亲的气势好像莫名奇妙的弱下去了,为毛?

小手不安的扯动着她的衣袖,那双灵动的大眼里,带着一丝紧张,一丝忐忑。

“吃饭!”凌若夕没好气的命令道,不愿再去细想这件事。

因为她散发的低沉气压,整顿饭,不论是凌小白还是云井辰都难得的没有再继续斗嘴,只是一个劲的往她的碗里夹着菜肴,没多会儿,碗中的食物便堆积得像是一座小山。

凌若夕眉角一抽,手中的筷子啪地一声被她大力折断,“你们闹够了没?我自己有手有脚,不需要你们伺候。”

擦!这一个两个比拼着给她夹菜是在闹哪样?凌厉的眼刀刮向云井辰,“小白是孩子,你也是吗?和他一起胡闹干什么?”

云井辰目光幽幽,他神色黯然的垂下了头去,仿佛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看上去楚楚可怜:“本尊不过是想照顾你。”

“我不需要。”她一字一字沉声说道,这男人不给她添乱已经够好了,居然还想照顾她?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凌小白在一旁默默的添了一句话,神色戒备,他才不相信这个坏蛋会这么好心,绝对是别有所图。

“哟,小白的学问大有长进啊。”云井辰一改方才的委屈,笑得邪肆且挑衅。

“哼,小爷才不要和讨厌鬼说话。”凌小白索性将脑袋偏向一旁,不愿同他多说半句。

“哦?本尊原本还想把这鸡腿送给你吃的,现在看来,你应该是不喜欢了。”云井辰将夹起的鸡腿缓慢的往自己的碗里塞,他早就细心的观察过,凌小白对肉类有一种独特的偏爱,尤其是这糖醋鸡腿,更是情有独钟。

果不其然,他的眼睛不自觉移动到了桌上唯一的一块鸡腿上,喉咙悄悄吞咽了一下,却又碍于面子,不愿出声,但那副垂涎三尺的模样,却是显而易见的。

“真的不要?”云井辰故意逗弄着他,将脸凑近鸡腿旁,深深的嗅了嗅,“味道真香。”

“那是小爷的食物。”凌小白再也按捺不住,蹭地站起身,支着身体想要把鸡腿给抢过来,早知道会这样,他就该在做好饭时,把鸡腿给吃掉的。

云井辰高举左手,任由他如何蹦达硬是够不着。

“你丫的太可恶了……”凌小白不甘心的跺着脚,恨得咬牙切齿。

凌若夕对两人幼稚的举动极其无奈,她无力的揉揉自己的眉心,刚准备呵斥他们,谁料,一股熟悉的气息忽然间从院子外传来,眼眸顿时一沉,“有客到了。”

云井辰随手将鸡腿扔到凌小白的碗里,脸上轻松的神色化作了冷漠,“云旭,你去看看。”

“是。”同样察觉到别庄外那股熟悉的气息,云旭立即应下,握着刀柄,穿梭过院落,打开了大门。

云玲穿着一席墨色的长裙,正在府外来回踱步。

“没有少主的传唤,你不该私自出现。”云旭蹙眉说道,对她不请自来的举动有些不满,少主明摆着不愿见她,她处心积虑想要靠近少主,只会让少主更加厌恶,这个道理为何她就不明白呢?

他未曾爱过,自然不知道,被爱情蒙混了大脑的女人,有多么强大的脑补能力与迁怒能力。

“我是来求见少主的,请大哥代为通传。”云玲装作没有听见他的提醒,淡漠的说道。

这对曾经相依为命的兄妹之间,终是产生了一条无法跨越的裂痕,昔日的亲昵,如今只剩下让人寒心的生疏与陌生。

云旭面色一沉,刚想回绝,却在看见她那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决样子时,心软了:“你在此处稍等。”

他的退让让云玲心头大喜,只要少主愿意见她,就说明她在少主的心中还有着一席之地!那她就仍有机会,能够回到少主身边,假以时日,少主定会发现她的好,从而爱上她。

云旭若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定不会为她通传。

脚步缓慢地朝正厅挪动过去,里面方才还吵吵闹闹的声响此刻已化作了沉静,他刚进门,就被三双眼睛盯住,瞬间压力山大。

“额……”他讪笑一声,略显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少主,云玲想要求见少主。”云旭硬着头皮说道,话音刚落,他明显感觉到屋内的温度刷地下降,一股逼人的压迫感将他的全身笼罩着,无法动弹,无法挣扎。

他低垂下头去,姿势略显谦卑。

“本尊似乎说过,让她没事少在本尊面前晃悠,怎么,本尊说的话,竟没被她放在心上吗?”云井辰挑眉问道,嗓音平平,但话里却蕴藏着一股嫌恶。

对云玲,他已连最后的一丝情分,也消失殆尽了。

“你该知道,若非看在你的面上,此刻她已是一个死人。”

云旭浑身一僵,脑袋愈发用力的往下垂去,心头升起一丝凄苦,他早该知道的,少主不会乐意见到云玲,可他却没法怪他,毕竟,这一切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谁也怨不了。

“请她进来。”凌若夕冷不丁冒出一句话,将满屋子沉闷的气氛打破。

云井辰错愕的看着她。

“先听听她的来意。”一个对她抱有敌意的女人,特意前来拜见,不是很有趣吗?凌若夕敛去眸中的寒芒,她绝不承认,她是因为想到云玲对他的痴情,而心生别扭,所以才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来的。

“既然是娘子的吩咐,为夫也只能照做了。”云井辰抿唇一笑,眸子里闪烁着浓浓的宠溺。

云旭这才躬身退下,离开前,他还感激的看了凌若夕一眼。

云玲压根不知道让她进门的人是谁,她欣喜着少主还愿意见她,一边朝正厅走,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衫,想要以最美丽的姿态,去见她心仪的男子。

可当她跟着云旭进了屋,在看到坐在云井辰身边的女人时,脸上的微笑顿时僵住。

“云玲!”云旭见她突然间停止了动作,立即戳了戳她的手臂,示意她别走神。

云玲当即回过神来,低眉顺目的走到饭桌旁,低垂下的眼睑里,阴鸷的暗光迅速闪过。

“何事?”云井辰邪肆的笑着,只是那笑不达眼底。

云玲跟随在他身边多年,怎会不了解他?他话里的厌恶与不悦,是那般清晰,宛如一把刀子,狠狠的戳中她的心窝。

双手黯然握紧,她干涩的开口:“少主,属下奉族长之命请您回族。”

他就猜到是这件事。

云井辰并不意外云玲的来意,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细碎的声响,却带来一股让人胸闷的压迫感。

“怎么,四长老没将本尊的话传回去?”他眉目森冷,一字一字轻声问道。

“四长老已将少主的话原原本本告知了族长,但族长仍旧希望少主能够回去亲自向他解释。”云玲脸色一白,故作镇定的回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