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27章 主仆决裂

第227章 主仆决裂

“所以爹就把你给派来了?”云井辰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口中发出喑哑的浅笑,但那笑声中,却暗藏着一丝讽刺,一丝嘲弄。

云玲的心如同刀割般生疼,为什么?为什么她在少主这里得到的,永远是冷嘲热讽?明明她才是陪伴少主长大的人不是吗?可是为何他们之间竟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甘,前所未有的不甘,若说在见到云井辰前,她尚且可以自欺欺人,那么此刻,他讥笑的声音,便将她幻想出的美好彻底撕碎。

都是这个jian人的错!她蓦地抬起头,阴鸷的双眼狠狠瞪着凌若夕,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此刻怕是早已被万箭穿心了。

凌若夕轻轻挑起眉梢,貌似她从开始到现在,就一句话也没说过吧?

“别再让本尊看到你方才的眼神。”云井辰霍地站起身,衣袖凌空麾下,一股雄浑的威压朝云玲直直扑去。

她胸口顿时大痛,好似被一记闷垂狠狠的击中,脸上的血色刹那间退得一干二净。

“少主。”双膝砰地砸在冰凉的地板上,她挺直了腰杆,满脸凄苦:“少主,族长他已对您心有不满,请您不要在这个时候让族长失望,求求您,回去吧。”

泪水溢满了她的眼眶,她卑微的祈求着,试图用这样的方式让云井辰妥协。

只可惜,云玲高估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低估了这个男人的心狠。

他凉薄的笑了,“你凭什么认为你求本尊,本尊就会答应你,恩?”

话锐利如刀,在她血淋淋的心脏上,重重滑下,生生的将她的心割掉了一块。

疼痛从骨髓蔓延到全身,云玲痛苦的捂住胸口,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仍旧优雅、高傲的男人。

“少主……”她痴痴的唤着,但回应她的,却是那双染满嫌恶的黑眸。

云旭不忍的将视线转开,惆怅的叹息了一声,她这又是何苦呢?明明知道少主绝不会在这种时候抛弃凌姑娘,私自离开,又何必还要亲自来要一个答案?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你已不是本尊的暗卫,不需要再在本尊面前表现你的忠心。”话语冷漠到近乎残忍,“本尊上次不杀你,是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如果你还想保住小命,立即从本尊的眼前消失。”

云玲浑身一震,眼眸中的泪水终是夺眶而出,“少主,您当真如此狠心?云玲究竟做错了什么?让少主你厌恶至此!”

她不明白,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因为爱他啊,为什么却换来他的蔑视,他的讨厌?

凌若夕默默的垂下了眼眸,面对眼前这一幕,不予置评。

对云玲,她是连半分的同情也没有,一个把自己卑微到尘土里的女人,一个看不清局势,活在自己为自己勾画的美好梦境里的女人,根本不值得她怜悯。

“你所做的一切,还需要本尊一件一件说出来吗?”云井辰连多看她一眼,也觉得碍事,他烦躁的挥挥手,“滚吧。”

云玲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云旭强行捂住嘴,架起她瘫软的身体,朝门外走去。

她瞪着一双眼睛,幽怨的看着他,却没有唤回他半分的动容。

“啧,狠心的男人。”凌若夕似笑非笑的说道,“好歹她也跟随了你这么久,舍得吗?”

“人总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本尊不需要一个除了忠诚外还有别的居心的人追随在身边。”云井辰口气淡漠,这样的他,冷酷到有些不近人情。

但凌若夕不仅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欣赏着他快刀斩乱麻的举动。

“你真的不打算回去?这里的事,我自己能够解决。”凌若夕没有再提及云玲的事,口风一转,沉声说道,即使没有他,她也有把握能够从南宫玉的眼皮子底下全身而退。

云族既然接连三番派人前来催促他回去,若再拒绝,只怕会有麻烦。

“比起回去见老头子,本尊更想留在这里陪你。”云井辰悄然握住她放在桌下的手掌,食指暧昧的在她的掌心滑动几下,丝丝痒痒的触感从掌心传来,凌若夕微微一愣,只觉得心潮被拨乱了。

心跳有些不受控制的加快,她红着耳朵咳嗽一声,用力将手腕抽出,“我在和你说正事,能正经点吗?”

“比起这些事,本尊倒是认为促进你我之间的感情,更重要。”云井辰笑眯眯地说道,眸光温柔得醉人。

被他这么盯着,即使凌若夕再镇定,也难免有些不自在,面颊上的热度有上升的趋势,她忙不迭站起身,抛下一句:“我回房休息。”便急匆匆从厅中落荒而逃。

看着她仓皇的背影,云井辰笑得极为**。

“你笑得好丑。”凌小白用力瞪了他一眼,吐槽道。

“只要你娘亲喜欢就好。”云井辰淡淡然睨着他,气焰略显嚣张,他这副目中无人的模样,让凌小白气得磨牙。

该死的,他简直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小爷不会让你欺负娘亲的!”

“啧啧啧,那可不是欺负。”云井辰摇了摇手指头,想要改变他某些不正确的思维,“而是爱。”

“你以为小爷是白痴吗?娘亲她才不会爱你,才不会!”他这个爱字犹如扎了马蜂窝,让凌小白瞬间炸毛。

他的娘亲怎么可能会爱上他?开什么玩笑!他才不要给自己找一个讨厌的爹!

“你说了可不算,小子,你还太小了点,等你长大就会知道,什么叫做打是亲骂是爱了。”

是这样吗?凌小白见他说得笃定,一时间不由得疑惑了,他回想着他们二人间的相处模式,似乎都是以打斗结束,难道真的如他说的这样,越是相爱,就越是喜欢争斗?

这一天,凌小白辗转反侧,怎么样也静不下来,满脑子都在思考云井辰的这番话。

蹲在后院的花圃旁,他一边扯着泥土中的花朵,一边问着身边正以大字型趴在地上晒太阳的黑狼:“你说,那讨人厌的家伙说的是真的吗?娘亲真的爱他?”

黑狼很想摇头,告诉他,他被少主给忽悠了,但想想少主的手段,它表示还是让真相永远石沉大海为好。

“你倒是说话啊。”凌小白久久也没等到黑狼的回答,不禁怒了,他蹭地转过头,用力戳着它柔软的身躯。

黑狼翻了个身,“吱吱吱。”

“你也觉得很奇怪对不对?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小爷究竟该不该阻止呢?要是娘亲喜欢,小爷却强行反对,娘亲她会不会难过?”凌小白托着腮帮,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被这个问题困扰得头都大了。

“吱吱吱。”直接去问女魔头不就得了?干嘛在这里庸人自扰?

“哎,小爷真希望自己永远长不大,就不用烦心这些复杂的事了。”凌小白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

黑狼特无语的朝天翻了个白眼,这种话,从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嘴里说出来,真心很诡异好么?

入夜,浓郁的黑幕降临整片大陆,云玲在小镇上一间客栈包下了天字号房,门窗紧闭,她正独孤的趴在桌上,低声啜泣,安静的房间里,那悲戚的哭声,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呼。”突然,紧闭的窗户被一股劲风吹开,一道黑影从屋外闪入。

云玲立即警觉,刚准备出手,却在看见来人时,停止了动作,面上带着丝丝戒备:“你是二少爷的暗卫?”

她看着眼前浑身被黑色夜行衣包裹住,戴着一具铁面具的黑衣人沉声问道。

在族里,只有云井寒的暗卫,才会是这副装扮。

“这是少爷交给你的。”黑影人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包袱,扔到桌上,不等云玲询问,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便从房间内离开了。

直到这股陌生的气息彻底消失,云玲绷紧的神经,才算是放松下来,她眸光灰暗地看着桌上的包袱,犹豫数秒后,终是将包袱打开,里面只放着一封密信,以及一个红嘴药瓶。

这是……

瞳孔骤然紧缩,她握住药瓶的手有细微的颤抖,二少爷怎么会突然派人交给她这种东西?迅速将信笺从信封中抽出,白色的纸张上,是他刚劲的字迹,云玲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后,气得当即将密信撕成碎片。

“不!我绝不会按照你说的做的!”云玲咬牙切齿的说道,也不知是在说服自己,还是在说给空气听。

她想要将手中的药瓶摔碎,可是,心头总有一个声音在阻止她,不允许她这么做。

急促的呼吸不断的在这个安静的房间中徘徊着,宛如野兽的喘息。

许久后,她才逐渐平静下来,复杂的眸光变幻莫测,似阴鸷,似怨毒,她怔怔地盯着手中的药瓶,唇瓣紧抿成一条直线。

“少主……”唇齿间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呢喃,眉宇间的挣扎与犹豫,最后化作了决绝,她用力握紧手中的药瓶,冰凉的瓶身将她的掌心烙得微疼。

当夜,云玲修书一封传信回云族,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写在信笺上。

以四长老为首的二少一派,立即进言,希望云沧海采取强行手段,将云井辰带回来,阻止事态继续恶化,避免因为云井辰一时意气,而造成民不聊生。

云沧海终是点头,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四长老、五长老一起出发,朝小镇飞驰而来。

云井辰丝毫不知道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他正抱着残留着某个女人气息的锦被,躺在**睡得香甜。

第二日,倾盆大雨席卷小镇,一层层浓厚的乌云将天空占据,朦胧的灰色天空好似随时会倒塌下来一般。

凌若夕蹙眉站在红廊上,手掌轻轻抚上胸口,从昨夜开始,她心里就始终盘踞着一股不安,仿佛有什么事即将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