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28章 杀来的云族高手

第228章 杀来的云族高手

“少主!”云旭急匆匆捏着一张纸条从前院跑来,他甚至顾不得礼数,直接推开了卧房的大门。

云井辰揉着一双惺忪的睡眼,翻身坐起,锦被从他的肩头自然的滑落而下,“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少主,族里传来急报。”云旭忙将手中的纸条递到他面前,他浑身淌着雨水,衣衫早已湿透,竖起的青丝更是往下滴落着水珠,脚边已有一滩水迹出现。

云井辰眸光一闪,将纸条上的消息匆匆扫了一遍后,立即飞身而起,一边套弄着衣物,一边朝屋外走:“快,做好撤离的准备。”

该死!为什么突然间会发生这种变故?

想到族里的暗桩费尽心机传出的消息,云井辰脸上的神色愈发冷峻,甚至带着些许急迫,他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在别庄内寻找着凌若夕的方位,锁定了她的气息后,急忙飞奔而去,火红的衣诀在雨幕中张扬的翻飞,三千青丝朴散在身后,犹如群魔乱舞。

“恩?”凌若夕警觉的眯起了双眼,方才她好像感觉到了那个男人的气息,他在搞什么?

天空上,一抹红色的残影急速掠过,快如疾风,下一秒,云井辰已翩然落在了她的身侧,手掌用力握住她的手腕:“跟我走。”

凌若夕甚至来不及询问,见他神色有异,忙运起玄力,随他一起飞出别庄,朝城门的方向狂奔而去,身后,云旭抱着睡得昏昏沉沉的凌小白紧随而上,一行人踏空而行,顷刻间,已从出了城池。

夹杂着雨滴的凉风扑打在脸上,如同针扎般生疼,凌若夕飞行的速度不减,口中却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如果不是有异常情况发生,他不会这么急的带她离开。

“那帮该死的老头准备强行抓本尊回去。”若是他只有一人,尚且不惧,但他只怕一旦动手,会伤到她,云井辰不敢赌,也赌不起,人一旦有了在乎的东西,便有了弱点,而他的软肋,就是她。

闻言,凌若夕眸光一冷,“我早就说过,你会给我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Shit!那是他的族人,为什么连她也要跟着逃难?

云井辰似笑非笑的睨了她一眼,飞行的速度微微减缓,手臂圈住她的腰肢,凌空将人搂进了怀中,“就算是麻烦,本尊也不会放手了。”

她愕然抬头,却正好撞入他那双如同星辰般璀璨、深邃的凤目之中,心尖突地一颤,一股陌生的悸动,油然而生。

她甚至来不及分辨这股情绪究竟是因为什么泛起的,余光便瞥见了正前方疾行而来的两道影子,狮鹰庞大的身体遮天蔽日,即使距离尚远,已足够让她看清。

“人来了。”她用力挣脱出他的怀抱,收回体内翻腾不息的玄力,从空中落下,稳稳的站在官道柔软的泥土上,墨色的衣诀轻轻飞舞着,寒霜般的双眼危险的眯起。

“呵,速度真快啊,看来他们是不把本尊捉回去,不肯罢休了。”云井辰凉薄的牵起嘴角,但那双眼却冷得渗人。

爹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个决定?其中若是没有二弟一脉的挑拨,他绝不相信。

远眺着前方的小黑点,云井辰当即道:“你先和云旭一起带着小白离开,本尊垫后。”

“有把握么?”凌若夕反问道。

“若是连本尊也没把握,你留下来有什么用?”云井辰犀利的问了她一句,仿佛在嘲笑着她那刚步入紫阶的弱小实力,但他眉宇间却闪烁着完全相反的关切与担忧。

这两个长老的实力,单轮单打独斗,云井辰有必胜的把握,但若是他们联手,哪怕是他想要全身而退也要付出一点代价。

若她在这里,他势必会分心,那样的后果,云井辰不敢想象,为了孩子和她的平安,他只能这么做。

凌若夕微微抿住唇瓣,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尔后,什么话也没说,从云旭的怀里将刚醒来的凌小白接过,脚尖轻点地面,朝着南方飞奔而去,几个起落后,她冷漠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这朦胧的雨雾中。

“连一句告别的话也不肯说吗?真是狠心的女人。”云井辰莞尔一笑,嘴角勾起的弧线邪气肆意。

云旭嘴角一抖,他很想说,明明是埋怨的话,为什么少主却偏偏说得这般宠溺,这般深情?

就在二人谈话间,一路飞行而来的狮鹰已近在咫尺,巨大的翅膀遮挡住了头顶下落下的雨水,四长老与五长老居高临下的望着地上的二人,气势十足。

“本尊向来不喜欢仰着脖子看人。”云井辰幽幽叹息道,手指微微一动,两束玄力从他的指尖化作指刀,直逼长空。

“嘶——”狮鹰的腹部被击中,仰天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嘶吼,扑闪的翅膀抖落下几片羽毛。

四长老和五长老刚摆好的POSE,瞬间被摇晃得不成形状,两人狼狈的飞身跃下,马靴踩在水坑中,溅起无数的水花。

“少主,你这是什么意思?”五长老向来脾气火爆,被云井辰以这样的方式接待,哪里还忍得住?他虽然听人说过,云井辰在外的嚣张举动,却着实没有料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被这般对待,一双铜铃大眼当即圆瞪,怒目相视。

云井辰耸耸肩,故作无奈的笑道:“本尊不是说了吗?本尊很讨厌抬头看人。”

这是什么理由?五长老心里无名火顿起,好在被四长老及时拽住,“老五,现在不是和少主计较这种小事的时候。”

“哼。”五长老勉强克制住怒火,“少主,族长三番四次差人请你回族,为何你却迟迟不归?”

“本尊做事何时轮到你们质问了?”云井辰轻哼一声,一身傲然的气势瞬间暴涨,雄浑的威压,以他为轴心,朝四周扩散开去。

劲风将四人的衣诀吹得猎猎作响,青丝乱舞。

五长老是承受这股威压最重的人,他闷哼一声,体内的玄力破体而出,两股气浪在空中碰撞,空气好似被挤压到开始扭曲。

云旭忧心忡忡的看着正在对持的二人,面露一丝不安,少主虽然已经步入紫阶巅峰,但正面对上两名长老,仍是难以取胜啊。

更何况,他们都是云族人,如今却在此处内斗,这如何是好?

云井辰冷眼看着竭力强撑的五长老,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弧线,再度加重了威压。

“唔!”玄力的气浪被反噬回来,直直击中五长老的胸口,他被这股巨大的冲击力逼得后退数步,嘴角溢出了一丝殷虹的鲜血。

“老五!”四长老脸色骤变,急忙上前将他扶住,“少主,你未免做得太过了,就算老五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别忘了,他是你的长辈!”

“本尊还以为五长老是为了考校考校本尊的修为,所以才全力反击,没想到,五长老已经年事已高,不负当年的英勇,倒是本尊的错。”云井辰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但脸上那抹笑,怎么看怎么恶劣,“本尊应当尊老爱幼,不该全力出击的。”

他这分明是在讽刺五长老实力不如他。

“你!”五长老气得体内沸腾的血液险些喷出来,手掌颤抖的捂住胸口。

“老五。”四长老冲他连连摇头,示意他冷静。

五长老闭上眼,再也不愿去看眼前这个行事嚣张跋扈的男人一眼。

“少主,请不要为难我们,族长有令,今天不论用什么方法,我们也要把你带回去,请少主见谅。”四长老拱手说道,态度略显谦逊,仿佛忘记了他和云井辰上次见面时的剑拔弩张。

“若本尊不走呢?”云井辰挑起眉梢,邪笑着问道。

“那么,老夫二人也只能打败少主,将少主强行带走!”四长老一字一字沉声说道,体内的玄力蠢蠢欲动。

云井辰勾唇轻笑:“你们,一起上。”

他还想早点解决了这两个老头儿同他的娘子汇合呢。

身后不断传来的玄力波动,一次比一次强烈,即使已飞离了千米远,但凌若夕仍旧能够感受到,脚下地面的颤抖,她停下了步伐,转过身,透过这层层雨幕,望着远方。

灵敏的双耳时不时有打斗声传来,看来,他们已经动手了。

“娘亲?”凌小白揉着一双睡眼朦胧的眼睛,在她的怀中苏醒,小手轻轻扯着她的衣襟,撅着嘴,撒娇似的用脑袋蹭着她的胸口。

“醒了?”凌若夕敛去眸中的冰凉,拍了拍他的脸蛋。

“咱们这是在哪儿?讨厌鬼呢?”凌小白一脸茫然的抽了抽四周陌生的景色,脑袋上顶着一个巨大的问号,为毛他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他不是该在自己暖乎乎的床榻上熟睡吗?

“他……”凌若夕欲言又止,她的神色在瞬间转换了好几次,将云井辰一个人丢下,是权宜之计,云族的人已经杀来,而且显然是来者不善,若是她强留在他身边,势必会把儿子牵扯入战斗中,那样的结果是她不论如何也不愿意见到的,更何况,她才刚突破紫阶,若是连云井辰也觉得棘手的敌人,她留下来除了拖后腿,还能有什么用?

可是,明明她的理智是这么说着,但心里却总有一个声音,在催促着她,调头回去。

“娘亲?”凌小白可爱的歪着脑袋,灵动的双眼清澈见底,干净得好似凝聚了这世间所有的美好,璀璨、夺目。

凌若夕犹豫了一阵,什么话也没说,脚尖轻点地面,抱着儿子飞身跃起,直到飞到十里外的一座山峰之巅,找到一处隐秘的山洞,她这才道:“你在这里乖乖等我,懂么?”

“你要去哪儿?宝宝不要和娘亲分开。”许是母子的天性,凌小白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他总觉得娘亲似乎是要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

“小白,听话。”凌若夕重重拍了拍他的脑袋,强行将他拽住自己衣袖的手掰开,不顾他的苦苦哀求,利落的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绝尘而去。

“娘亲——”凌小白声嘶力竭呐喊的声音被她抛在脑后。

眼睁睁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远方,凌小白这才神色黯然的垂下头,“娘亲最坏了,居然把宝宝一个人丢在这儿。”

哼,他不要喜欢娘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