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29章 她没有丢下他

第229章 她没有丢下他

冰寒的雨水不间断的落在她冷峻的面颊上,飞行的速度快得肉眼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黑色残影,凌若夕几乎是运起了十成的玄力,一次次加速,只希望能再快一些,更快一些。

身侧的风景好似走马花灯,不停的变换,葱绿的树木急速倒退,她目不斜视,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

近了……

当战场的模样隐隐可见,她平静的心潮掀起了一丝激动,再度加快速度,身影化作闪电,蓦地直逼而去。

“砰!”手掌与手掌凌空对上,云井辰借着反噬回来的冲击力,顺势后退,还未落地,另一人的攻击已逼到了他的身后。

玄力带来的气浪,让他背脊发凉,身体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微微一转,五长老偷袭的攻击贴着他的身侧擦了过去。

“呼!呼!”云旭握住手中的长刀,阻拦在四长老面前,不愿他再加入这1VS2的不公平局面,他不断的喘着粗气,以蓝阶的修为想要阻止一个步入紫阶中期的高手,对他而言,难如登天。

“少主,好本事啊,数日不见,你的修为竟有了突破的迹象,不愧是族里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五长老不阴不阳的说道,身体站定在虚空中,俯瞰着下方的红衣男子。

“过奖,若是不趁着年轻拼命修炼,难道还要等到年纪大了,才去努力吗?”云井辰意有所指的说道,视线从五长老和四长老的身上一扫而过。

“哼,今日我若是不将你抓回去见族长,倒真让人以为我老五被安生日子给磨灭了身手!”五长老怒从心起,双手在空中结印,速度快得十指仿佛已化作了虚影。

云井辰瞳孔一紧,这是迷幻阵?

顾名思义,迷幻阵乃是用来对付玄力高手的结界,越是修为高深,越是容易迷失在其中。

云井辰下意识想要跳出阵法的笼罩圈,可他快,五长老的速度更快,最后一个印完成后,一道金色的璀璨光芒从他的掌心朝下而落,金色的光束,将云井辰包围在中央,形成了另一个空间。

他眼前的画面瞬间变换,倾盆大雨戛然而止,他仿佛置身在一片鸟语花香的田园中,两侧的良田里种着五颜六色的花朵,花香四溢。

忽然,一抹刻骨铭心的倩影缓缓从花丛中走来,踏碎这一地的温暖光晕,眸若秋水,肤若羊脂,没有了平日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多了一分柔情,她站在花圃中央的小石子道路上,一席墨色的长裙,裙摆拖曳及地,青丝梳成美丽的发髻,插着一支银白簪子,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那一眼,仿佛他是她的整个世界,专注且炽热。

云井辰呼吸一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无法再收回,“若夕……”

“靠!”一声粗鲁的叫骂如同惊雷炸响在他的耳畔,他伸出的手指在即将落入女人掌心时,停顿住,涣散迷离的瞳孔,逐渐恢复清明。

“云井辰,你特么的给我醒来。”凌若夕气红了双颊,不顾玄力反噬的危险,强行打破结界,冲到正准备抬手废掉自己丹田的男人身边,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去。

云井辰瞬间清醒,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他偏着头,青丝遮盖住了他脸上所有的神色,只隐隐能够从发丝间,见到他嘴角缓缓溢出的一缕血迹。

“你还真打啊。”他随手将嘴角的血渍抹去,笑得格外温柔。

方才若不是她突然出声,或许他真的会迷失在那虚无缥缈的幻境中。

“哼,不给你点教训,我怕你会继续自残。”凌若夕没好气的说道,这人是存心在考验她的心脏吗?她才走了多久?一转眼回头就见到他打算自虐的举动,吓得三魂七魄通通离体,还好,最后及时的阻止了他。

“到底怎么回事?”她与他并肩站在这破碎的结界之中,目光森冷注视着天空上的五长老,沉声问道。

他方才的表情似是失去了灵魂,犹如一具没有生气的木偶。

云井辰眸光微冷,“不过是被迷幻阵迷住了而已。”

迷幻阵,纵然不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但他现在还平安的站在自己身边,就已足够。

“不是让你带着小白离开吗?”云井辰斜睨着她,眉头微微一皱,“为什么还要特地跑回来?”

“我乐意。”凌若夕怎么可能说出真心话?双足在地面用力一蹬,人如炮弹,朝着五长老直冲而去,袖中的银针滑入指缝。

“咻咻。”两道银白色的光芒朝上飞射,五长老警觉的避开,衣袖轻挥,一股雄浑的玄力朝下击出,气浪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带着泰山压顶的气势,朝凌若夕的头顶落下。

浩瀚的威压将她的青丝吹得四处乱舞,凌若夕不退反进,“来得好!”

眼底战意汹涌,成直线而上的身躯被迫停在半空中,双手高举,一股玄力从掌心迸出,在她的头顶上形成一道屏障,硬生生扛下了来自上方的攻击。

“哼,不过是一个突破紫阶的黄毛丫头。”五长老先是一惊,尔后故作不屑的开口,企图用言语刺激凌若夕的心神,只要她露出空隙,他立即就会抓住机会将她就地斩杀。

“你在看什么地方?”忽然,一道邪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五长老瞳孔一缩,来不及回头,那股杀意已逼到了他的背部。

该死!少主他什么时候上来的?为什么他完全没有发现?五长老急忙从空中坠落,避开了后方袭来的攻击。

“轰!”紫阶巅峰的玄力如同核弹,在空中炸开,正在与四长老缠斗的云旭脚下一软,险些被他一掌拍中要害,吓得背脊上冒出了冷汗。

“给我死开。”凌若夕怒喝一声,双手艰难的朝上顶去,硬是将那‘如来神掌’撞飞,顶入了苍穹。

“可有受伤?”云井辰急切的飞身跃到她身旁,担忧的目光由上到下将她打量了一通,确定她没有受伤后,这才松了口气,“你什么时候能够别让本尊替你提心吊胆?”

“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凌若夕危险的眯起眼,看向下首身影略显狼狈的五长老,眼波一转,再看向不远处被四长老逼得节节败退的云旭。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合作?”凌若夕忽然提议道,森冷的眼眸直勾勾盯着身旁的红衣男子,这是她第一次向他提出要并肩作战的要求。

云井辰激动得险些失态,心头升起一股狂喜,若非场合不对,他真恨不得将她狠狠的抱到怀里,好好的亲吻一番。

她能够回来已经让他足够惊讶,如今,大敌当前,她没有选择逃避,没有选择丢下他,反而愿意同他一起为战!这个事实,让他欢喜得仿佛连灵魂也在颤抖。

嘴角缓缓扬起一抹绚烂的笑,他反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眸光深情:“好,夫妻同心协力断金。”

“……”她不该一时冲动的,凌若夕嘴角一抽,后悔得肠子也青了。

她怎么忘了,这男人只要稍稍给他一点甜头,他便会顺着杆子往上爬,脸皮厚得难以想象。

不去理会身旁又开始抽风的男人,凌若夕倾身向下,柳叶刀滑入掌心,以出类拔萃的近身战,缠住了五长老,她的一招一式,都带着要置人于死地的杀意,那仿佛从最黑暗的地狱中淬炼出的身手与杀意,让见多识广的五长老越打越心惊。

他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战意汹涌的女子,会是传说中文不能武不行的废物!若是连她都能称作废物,这世间的天才通通可以切腹去了。

“战斗的时候走神可不是一个高手该出现的纰漏。”云井辰鬼魅般的出现在他的左侧,手掌猝不及防的挥出,趁着五长老被凌若夕逼得难以招架时,偷袭得手。

“哇!”一口鲜血从五长老的唇中喷溅而出,肩骨咔嚓一声被玄力震碎,他痛苦的倒退了半米,单膝跪地。

凌若夕漫不经心旋转中手中的柳叶刀,森冷的刀刃倒影着她那张冷若冰霜的容颜,手臂微微一抖,刀锋划破空气,直逼五长老的咽喉。

“快躲开!”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右侧传来,凌若夕刚转头,却只来得及看见一抹黑影在眼前闪过,尔后,便是一阵浓浓的白雾毫无征兆的升起,视线变得模糊不清。

她抬起手臂,在第一时间掩住了口鼻,另一只手不停的在眼前挥动着,试图将白雾驱散。

“莫要吸入这些粉末!”云井辰略带冷怒的话语近在咫尺,可她却完全看不清他的方位。

“该死!”云井辰懊恼的低咒一声,他已明显感觉到丹田内丰盈的玄力正在冰冻,手臂猛地一挥,他强撑着最后一口气,释放出玄力的气浪,劲风将白雾吹散,他与凌若夕只隔着不足半米的距离。

还好,她没事……

他在心底庆幸的笑笑,膝盖一软,身体不自觉踉跄了几下后,便狼狈的屈膝于地,红润的面容逐渐变得苍白,甚至连眉梢,也迅速结了冰,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

“怎么回事?”凌若夕被这突然间的变故惊呆了,她刚想走过去,谁料,才刚迈开一步,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人抽空了一般,身体软若无骨,只能跌倒在地上。

“是你!”愤怒染红了他的双眼,即使无法动用玄力,无法提起一丝力气,但他身上所释放的骇人气势,却足以让人心惊肉跳。

夹杂着滔天怒火的眼眸,冷冷地盯着前方突然闯入战局的女子,任凭云井辰千算万算,终是算漏了一个人——云玲!

“少主,你不要怪罪属下,属下是为了少主好。”云玲扶起重伤的五长老,啪嗒一声,将他的肩胛骨重新接上,语调平平,完全听不出一丝挣扎,一丝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