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30章 彻彻底底的背叛

第230章 彻彻底底的背叛

为他好?

云井辰怒极反笑,邪肆的笑容此刻多了一分暴虐,“云玲,本尊当真后悔,当时不该心软,饶你一命,说!这无色无味的飘渺散,你到底是如何得到的?”

他的语调愈发虚弱,连说话的力气也快要失去,可他不甘心!明明胜局就在眼前,却只因为一个被他丢弃的女人,改变了一切。

凌若夕双手撑住地面,这才避免了自己狼狈跪下,她跌坐在地上,一边想要等到药效过去,一边竖着耳朵,听着他们的对话,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她的玄力会在一瞬间消失?为什么她浑身的力气会无法调动。

“少主,属下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少主回到云族,为了让少主从这条不归路上回头,少主可愿相信属下?”云玲紧张的盯着云井辰,哪怕他有一秒的迟疑,她也会高兴,只是,她所看到的,只有那双如同猛兽般骇人的猩红双眸。

在那双眼里,她所看见的,只有无边无际的寒冷与冰霜,毫无半分暖意。

心顿时大痛,利齿重重咬住唇瓣,她刷地一下转过头,凶神恶煞的瞪着此刻也是一身疲软无力的凌若夕,仿佛她是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云玲!!”云旭狼狈的趴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着想要站起身,但一次次吃力的爬起,又一次次软若无力的倒下,他愤怒的吼叫着,生平第一次这般失望,甚至有些心凉。

“哥,我没有选择,我不能看着少主一错再错。”云玲说得斩钉截铁,脚下的步伐缓缓迈开,朝着凌若夕走去。

“你若敢伤她分毫,本尊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云井辰眦目欲裂,双眼红得似要滴血,他骇人的眼刀,直直刺在云玲的身上,仿佛要在她身上扎出一个血洞。

云玲骤然停下了步伐,眸光微颤,“少主,这女人不知施展了什么妖术,竟让你对她如此死心塌地,若留下她,定会毁了少主的终身,哪怕从此恨我,恼我,属下也要替少主清除掉此人。”

“你敢!”他哑声怒喝道,声线略带颤抖,心里的不安与恐慌,让他整个人不自觉微微颤抖起来。

“啪。”五长老眼疾手快的闪身出现在云井辰的身后,手肘利落的劈在他的颈窝间,他眼前一黑,视野开始逐渐恍惚,不甘心的瞪大双眼,但终是堕入了黑暗。

“五长老!”云玲惊慌失措的惊呼一声,对他打伤云井辰的举动格外不满。

“哼,少主明显已被这女人迷得鬼迷心窍,你说再多,他也听不进去,只有这样做,才能一劳永逸。”五长老说得义正严词,丝毫没有犯上的愧疚,他眸光阴鸷的扫过被云玲紧紧抱在怀中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轻蔑,纵然他是族长钦点的继承人又如何?如今还不是一样倒在了自己的手下?

为了一个女子,做出不顾身份的举动,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云族的少主。

“云玲,杀了此女,留下她只会是一个祸根。”四长老虚弱的咳嗽两声,他容颜狰狞地瞪着地上的凌若夕,她前些日子不是很嚣张吗?如今还不是一样被自己踩在脚下。

凌若夕听着他们不停的议论着如何处死自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活下去!活得好好的,她还要去接小白。

虚弱的双眼似是被注入了极其强大的生命力,逐渐涣散的瞳孔,瞬间变得璀璨,宛如两颗经过雕琢与打磨的黑曜石,耀眼夺目。

她要活下去,不管用什么办法,她绝不能死在这里!

双眼不停的打量着四周,她试图寻找到一线生机,奈何此处荒无人烟,连一个路人也没有,她试图凝聚玄力,但体内的玄力仿佛被冰冻似的,经脉空荡,根本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她狼狈的坐在地上,胸口不停的起伏着,手指微微弯曲几下,哪怕只是这简单的动作,对于此刻的她而言,也是极其勉强,极其困难的。

“与其就这么杀了她,属下倒有一个更好的办法,两位长老不觉得简简单单杀掉一个人,太容易了些吗?”云玲冷眼看着凌若夕不肯认命的倔强模样,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激动的握紧了拳头。

“什么法子?”四长老与五长老同时出声,等待着她为自己解惑。

云玲眼底浮现了一丝诡异的暗光,她勾唇一笑,那笑带着说不出的凌厉与煞气:“两位长老可还记得百年前在西北方向突然出现的位面?”

她突然间提起这件事,让两位长老顿时愣了,脸上诡异的出现了一丝惧怕。

“你是说,把她扔去那地方?”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五长老悄悄咽了咽唾沫,脸色略显苍白,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

凌若夕偷偷听着,但心里却泛起了疑惑,纵然如此,她也不曾开口说过一个字,而是一边戒备,一边用余光搜寻着生路。

“不错,比起让她就这么轻易的死掉,那地方更适合她,两位长老觉得呢?”云玲阴恻恻的笑了,她仿佛已经看到凌若夕在那堪比人间地狱的可怕环境中,被慢慢的折磨,到最后从身体到心灵被完全摧残的画面。

只是想象,就已让她恨不得畅快的大笑出声。

“云玲,你怎么敢这么做!”云旭显然也是知道他们口中所提起的地方究竟是何处,他拧起眉头,冲云玲的背影咆哮道。

试图让她回心转意,进了那个地方,就算是决定的高手,只怕也会丢掉半条命,更何况是她?

云玲微微侧过头,眸光暗藏怨毒:“大哥,连你也被这狐狸精蒙蔽住了吗?”

“她是少主深爱的女人,云玲,你莫要……”云旭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完,后颈一疼,便堕入了黑暗之中。

四长老收回手臂,不屑的哼哼两声:“看来不止是少主,就连少主最忠心的暗卫也被这女人的魅力俘虏了,哼!果真是红颜祸水。”

听着他们一字一句的羞辱自己,凌若夕不仅没有动怒,甚至巴不得他们继续说下去,只有这样她才能够拖延时间,拖到这该死的药效消失。

这是她此生第二次体会到身为弱者的无力与悲哀,上一次是在面对轩辕勇近乎可怕的实力前,而这次,她却是败给了毒药。

凌若夕心有不甘,但她的神色却极其平静,丝毫没有身为阶下囚该有的狼狈与慌乱,平静得让人心里发毛。

“你不害怕吗?”云玲缓慢的挪动着步伐,在她的面前蹲下了身体,冰凉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望入她那双高深莫测的黑眸中,努力想要在里面找到与恐惧有关的情绪,但她却注定失望。

只因为从那双眼里,除了淡漠,除了平静,她什么也没能找到。

为什么!为什么到了这种地步,她还能这般冷静?难道她就不怕死?

“呵,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究竟能有多硬。”说罢,她运起玄力,砰地一掌重重拍在凌若夕的丹田上。

被药效冰冻的丹田,此刻遭受到外力的重创,冰块咔嚓咔嚓碎成了粉末,凌若夕只觉得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小腹升起,眉头猛地一皱,口中哇的喷出一束鲜血,却那么巧,刚好喷在了云玲的脸颊上。

就算她一无所有,就算她今日会死在这里,她也要给她的敌人添堵!

“找死!”云玲气得哇哇直叫,她胡乱的在脸蛋上抹了一把,将血水擦干净,脚掌不停的踹着凌若夕的身体,如同雨点般密集的攻击,落在她的身体各处,凌若夕想要反抗,但她身体里的力气仍是一片虚无,只能被动挨打。

她艰难的护住要害,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她就不怕将来没有报仇的机会。

身体佝偻着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凌乱的发丝遮挡住了她脸上一闪而过的骇人杀意,没有人知道,这一刻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更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她早已将眼前这三个羞她,辱她的人,记在了骨子里。

这点疼痛对她而言根本就微不足道,越是痛苦,她的大脑越是清醒。

云玲仅靠力气打了半天,可她幻想中的求饶声,却没有出现,她略微有些气喘,双手撑住膝盖,等到气息平定下来后,她才道:“走,咱们送她一程。”

“老夫先带少主回族。”五长老没有心情去看一个可悲的女人的下场,他扛起云井辰,飞上狮鹰的背部,先一步回去云族报信。

而四长老与凌若夕有私怨,自然乐意见她遭罪,乐呵呵的陪同云玲一起,看着她如同提小鸡般,将凌若夕的衣襟拽住,凌空飞行,嘴角弯起一抹得意的笑。

凛冽的寒风宛如刀子,凌若夕一边承受着这寒风的欺凌,还要忍受随时会窒息的痛苦,一张脸早已涨得铁青,连呼吸仿佛也被剥夺,空气稀薄得可怜。

当她几乎以为自己会因为窒息而死时,目的地终于到了,那是一处位于西北边境,龙华大陆尽头的一处万丈悬崖,陡峭的山壁下,白云环绕,完全看不清下方的一切,只能隐隐感觉到一束束寒气从下方飘出。

此处寸草不生,光秃秃的山壁高耸入云,看上去极为壮观。

“这里作为你的葬身之地再好不过。”云玲幸灾乐祸的笑了,随后将浑身虚弱的凌若夕扔到旁边,碎石割破了她的手臂,留下数道骇人的血痕。

“你最好……祈祷我不会有翻身之日……否则……我定要将你千刀万剐……”凌若夕强撑着一口气,说罢,不等云玲和四长老反应过来,手臂猛地用力,竟从悬崖边上,翻身而下。

“凌姑娘——”云旭从昏迷中醒来时,看见的,就是她纵身跳下这万丈悬崖的画面,心头一沉,双眼瞬间充血。

他猛地张开口,狠狠咬上四长老的肩膀,四长老吃痛的将他从自己的肩膀上摔下,口中喋喋不休的咒骂着,云旭顾不了那么多,他抓着地上的泥土,艰难挺进,最后,在云玲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尾随着凌若夕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