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35章 他肩负除狼的重任

第235章 他肩负除狼的重任

“之后,属下就安心养伤,想着等到属下伤势痊愈后,便出去四下寻找姑娘,没想到,属下还未来得及行动,姑娘就先找来了。”云旭越说越惭愧,他被少主派来保护凌姑娘,却反而让她费尽心思寻找自己的踪迹,这事绝对是他身为暗卫的污点。

“你听说过深渊地狱吗?”凌若夕口风一转,问起了这个她极其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深渊地狱?”云旭倒抽了一口凉气,虽说他在昏迷前,曾听云玲说过,要把她扔进这里来,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云玲真的敢这么做,心头不自觉溢出了一丝悲凉。

“看来你是知道的。”他的反应让凌若夕瞳孔一缩,“具体怎么回事?为何我从不曾听人提及过此处?”

“深渊地狱的由来已经很久,大约是在一百年前,一位突破神级的强者在划破位面时,突然突破,巨大的玄力导致大地崩裂,位于其它位面的存在也被这股力量拉扯入了龙华大陆,于是,就有了这深渊地狱一说。”云旭其实对此也是一知半解,毕竟是一百年前的秘闻,即使有传言,也少之又少,“深渊地狱被一道结界笼罩着,想要进入,只有一条路,从万丈悬崖一跃而下,若有幸活着,便能踏入此地,若不幸,则沦为白骨。”

凌若夕微微颔首,示意他继续。

“这道结界在外看无法察觉,是当日划破虚空的强者在离去时,为了避免这个从其它位面里被拉扯出的地方有异常情况发生影响龙华大陆的安宁,便用他的心头血画下了一道只可进不可出的防御结界,除非突破神级,否则,根本无法将结界打破。”

神级!

凌若夕吃了一惊,她如今便是想要恢复昔日的修为,已是难如登天,更别说突破神级,那不是白日做梦么?离开这里的希望,似乎愈发渺茫,但她却仍旧不死心,方法永远是人想出来的。

这世上只有想做和不想做,从来没有做不到。

“那这里面的人?”她想到深渊地狱中的这些怪人,面露一丝迟疑。

他们总不会都是从上面跳下来的吧?

“属下也是听说,似乎这个地方在降临时,里面就已居住了人。”

“你的意思是,他们通通是其它位面修炼者的后代?”只有这样似乎勉强能够说得通,突然间接收了这么庞大的消息,凌若夕只觉得头疼,她用力揉搓着眉心,“难怪他们一个比一个奇怪。”

“凌姑娘,属下从方才就发现了,您是不是带了玄铁手镯?”云旭紧抿着唇瓣,略带不安的问道。

当时云玲废掉她丹田时,云旭已被打晕,以至于根本没来得及看见发生了什么事,自然也就不清楚,她的修为不是被玄铁手镯掩盖住,而是彻彻底底被人废掉。

“不,只不过是一时不小心,导致丹田尽毁。”凌若夕没有说出实情,这笔血账,她会亲手还回去,云玲终究是他的妹妹,并非她不相信他,而是,她不愿意去衡量,亲情的重要性。

她不说,但并不代表云旭是傻瓜,好不容易恢复了丝丝血色的刚毅面容顿时惨白如纸,他浑身颤抖几下:“是她做的?”

凌若夕眸光一闪,没有出声。

“是云玲对不对?”他声嘶力竭的低吼道,神色似痛心,似悔恨,更似愤怒,“她怎么敢……怎么敢……”

“怎么了怎么了?”一直待在屋外的三人听到里面传出的动静急忙推门进来,却正好看见云旭红着眼睛悲戚哭诉的画面,而某个女人却一脸冷漠的坐在旁边,怎么看似乎都有一种痴情男子,负情女的架势。

老头笑得满脸的伤疤扭曲成了一团,他乐呵呵的说道:“你们继续,你们继续,不好意思打扰了。”

“木公子,稍等。”凌若夕忽然出声,唤住了准备随同老头离开的木尧梓,她悠悠然从床侧站起身,手掌轻拍身上褶皱的衣衫,“多谢木公子这些天照顾我的朋友。”

“是他自己命大,与我无关。”木尧梓说得很是冷漠,仿佛云旭的生死对他而言,根本无关紧要。

凌若夕嘴角一抽,默默的打消了准备同他握手的念头,她可不想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不管怎么样,你救了他,是事实,不过,我希望现在能够将他带走,由我照顾。”

“属下……”云旭挣扎着想要拒绝,他怎么可能让凌姑娘亲自照顾他?这不是让他折寿吗?

凌若夕蓦地转过头去,凌厉的眼刀狠狠扎在他的身上,示意他闭嘴。

云旭虽然心里藏着无数的反驳,但在她警告的目光下,也只能隐忍。

“木公子,你觉得呢?”凌若夕挑眉问道。

“只要他没意见,我无所谓。”木尧梓随手挥动着衣袖,踏着这满室的烛光,扬长而去。

“假神仙。”老头不屑的冲地上啐了口唾沫,“我说啊,你这突然弄个大活人回去,是专程给为师找的药人吗?”

“别动他,他是我的朋友。”凌若夕警告道,她可不想让重伤未愈的云旭体验一把她受过的痛苦。

似乎是从他们两人的谈话间听出了什么来,云旭看向老头的眼神很是不善,隐隐带着一股敌意与深深的戒备。

“哟,这人还不能下床,就给老头子我甩脸色看了啊。”老头不阴不阳的挑了挑眉毛,有些手痒,如今他同凌若夕也算是有了些感情,不怎么舍得折腾她,若是有别的药人,那可不是……他心里的歪主意才刚刚升起,立即就接收到了某人冰冷的眼刀。

老头悻悻的撅着嘴,虽然那满脸的伤疤让这本该可爱的表情看上去很是狰狞,但他却做得乐此不疲。

“别倚老卖老,小一,扶他回去。”凌若夕吩咐道,小一立即乐呵呵的走上前,准备搀扶云旭,却被他避开,双手尴尬的停滞在半空中,他略显委屈的眨了眨眼睛。

“大哥哥,我做错事了吗?”如同小鹿斑比般懵懂的表情,顿时让云旭产生了一种难以言状的负罪感,他立即向凌若夕投去求救的眼神。

“行了,让他扶着你跟我走,还是说,你更喜欢我亲自动手?”凌若夕冷冷的问道。

知道她动了怒,云旭只能妥协,向小一道谢后,便搭着他的肩膀,一瘸一拐的跟在她身后,离开了山谷,临走时,木尧梓没有现身,凌若夕也没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她总觉得这地方的人都透着一股怪异,一个鬼医也就罢了,如今又有一人让她难以捕捉到存在,这让凌若夕升起了一股危机感,仿佛自己一身所学通通没有了用武之地。

哪怕是在穿越之初,她也从不曾像现在这般不安过,好似真的变成了一个弱者,弱小到这里任何一个人都能将她捏死。

她浑身的气压成直线下降,老头眼尖的拉开了同她之间的距离,没有在这种时候不长眼的上前去捉弄她。

重新回到山谷,小一将小厮的工作完成得淋漓尽致,甚至还贴心将云旭扶上床,为他盖上被褥,然后跑到木屋外的露天小厨房,准备为他做饭。

“手给我。”凌若夕坐在木凳上,蹙眉说道。

云旭不知道她的打算,却相信她不会无的放矢,将左手缓缓伸出。

食指并中指按住他的脉搏,凌若夕仔细的分析着他的伤势,“内伤已在愈合,这几天避免剧烈运动,再过些日子就能痊愈。”

“凌姑娘,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诊脉?”云旭这下是真的惊住了,他们似乎也就半个月没见面吧?怎么一眨眼,她就学会了一身本事呢?

他未曾看到过凌若夕抱着书猛啃的模样,更不曾看到过,为了找到治疗丹田的药方,她费了多大的努力与汗水。

她的成就,从来不是一朝一夕达成的,那是建造在无数的辛苦与疲惫之上。

“只是略懂。”凌若夕对这个话题闭口不谈,她吩咐云旭好好歇息,自己则走出木屋,替他采药,准备一展所长。

一碗漆黑的药汤散发着浓浓的苦涩味道,从屋外飘入,云旭鼻尖一动,下意识拧起眉头。

“大哥哥,这是师姐特地给你采的药,你尝尝?”小一笑盈盈的说道,将盛满了黑色药汤的瓷碗递到他面前,那股苦涩的味道愈发加重,云旭很不想品尝,但一想到这是凌若夕的一番心意,他只能硬着头皮,一口气将药汤喝得一干二净。

胃液开始翻滚,他捂着嘴,喘了好一阵,才勉强将呕吐的yu望平息下去。

“你方才叫她师姐?”云旭擦了擦嘴唇,困惑的问道。

“是啊,师姐是师傅的徒弟,我年纪比她小,自然该叫她师姐。”小一笑得单纯,虽然他不清楚眼前的大哥哥究竟是什么人,但他是师姐的朋友,也就是他的朋友,“大哥哥,你能不能给我讲一讲师姐的事?”

云旭心里的警报立即拉响,虽然眼前的少年看上去年纪极轻,但他可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忽视掉他是雄性的事实!所有的敌人他都要为少主扼杀在摇篮中,尤其是少主不在凌姑娘身边的这段日子,他更要肩负起,除狼的重任。

“为什么你要问她的事?”他试探性的询问道,试图弄清楚这少年对凌若夕到底抱着怎样的想法。

“我想多了解师姐一点,总觉得,师姐好神秘,突然出现,又不太喜欢和我亲近,也不喜欢告诉我外面的事。”说着说着,小一的眼圈不自觉红了,他在这个地方,年纪最小,几乎没有什么同龄的朋友,好不容易生活中多出了一个关系亲切的师姐,他自然希望能够和她亲近。

云旭听着这话,总觉得有哪儿不对劲,他究竟是对凌姑娘仰慕呢,还是爱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