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36章 想念儿子

第236章 想念儿子

“大哥哥?”久久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小一有些急了,他害怕自己说错了话,惹得他不高兴,他若是不高兴,被师姐知道,那师姐一定也会不开心的。

若是云旭得知了他心里的想法,定会全力阻止他靠近凌若夕。

“凌姑娘的事,她若想告诉你,自会说,抱歉,我不能瞒着他告诉你。”云旭婉言拒绝了他的请求。

“哦。”小一失望的垂下了脑袋,他不过是想再多了解师姐一些,怎么就这么难呢?

入夜,晚风呼啸着从山谷外的小道刮入,凌若夕穿着粗布麻衣,斜躺在药田旁的石头上,青丝从后落下,拖曳及地,她把双手垫在脑后,当作枕头,头顶,是无垠的夜空,繁星璀璨,将整个夜幕点缀得极其绚烂。

山谷的夜晚总是这般安宁,没有虫鸣鸟叫声,没有打斗争执声,甚至连人声也很难听见,就像是一个彻底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祥和、宁静。

“混蛋,这么小的年纪学什么伤春悲秋?”老头疯癫的声音在凌若夕的耳畔炸响,她神色不变,仍旧保持着躺在石块上的姿势,甚至悠然的翘起了二郎腿。

“你不是女子吗?怎么这么不着调?”老头被她洒脱不羁的动作给怔住,结结巴巴的问道。

“本性如此。”凌若夕头也没回的抛出了四个字,理直气壮到让老头彻底语结。

他口中哼哼了两声,挨着她的身旁坐下:“你姓凌?”

“恩。”

“好歹我也救了你一命,还放任你看我的书,学我的本事,你居然连姓名也没有告诉我,我真是养了一匹白眼狼啊。”老头装腔作势的擦了擦眼角,似在拭泪。

凌若夕睨了他一眼,嘲笑道:“你不适合走这么悲情的路线,还有,要哭就别把辣椒水抹在眼睛上,太假了。”

演技被她洞穿,老头立即放下手,将刚打开的辣椒水重新用红布塞好,放入袖中。

“想要离开这里真的只有打破结界这一个选择?”凌若夕冷不丁问道,双眼静静的凝视着夜空,让人分不清她是随口一问,还是认真的。

老头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以为我会骗你吗?这里谁不想离开,谁不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我们出不去,木尧梓那假神仙你看到了吧?他的修为你猜有多高?”

“紫阶?”凌若夕保守的给出了一个答案,自从失去玄力后,除非对方的玄力波动极其明显,否则,她很难察觉到对方的品级。

“哼,就连二十号的混蛋也是紫阶中期,假神仙会只有紫阶?”老头挥挥手,眼神略带鄙夷,似乎在鄙视她的智商。

凌若夕彻底沉默,她很想说,捉弄她一个没有玄力的普通人,真的能让他满足吗?

“他早就达到了紫阶巅峰,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地玄,可是,就算是十个他一起上,也打不破深渊地狱上方的结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趁早死了这条心吧,离开这儿,除非你修炼到神级,可就你那毁掉的丹田,可能吗?”老头的话说得直白,且残忍,几乎是在凌若夕的伤口上撒盐。

但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是关心、劝慰的话,从他们的嘴里说出来,便透着一股冷嘲热讽的意味。

睫毛轻轻闪烁几下,她明亮的黑眸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从没有人离开过这里?”

“据我所知,没有。”

“可是,就算知道了这些又怎么样?”凌若夕蓦地坐起身来,背脊挺得笔直,犹如松柏,“你们出不去,不代表我也不行,不试试看,又怎么知道到底行不行?一天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一辈子!哪怕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也没办法离开这里半步,至少我试过,即使到了黄泉,我也对得起自己。”

一番话,她说得淡漠却又决绝。

老头彻底愣住了,他原以为在听到了自己所说的话后,她会有更加理智的选择,比如在这里扎根,好好的生活,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凌若夕会是这样的反应。

“你是疯了吗?”他愕然喃喃,眸光不停的闪烁着,似惊疑,似嘲讽,还有隐藏得极深极深的,如同萤火般的希望。

凌若夕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反正我不会放弃,早晚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

“为什么一定要走?你会从上面掉下来,还身受重伤,丹田尽毁,你一旦离开,势必还会受到这种危险。”老头冷静的说道,为什么她宁肯去面对外面的敌人,也不肯留在这里过太平日子?

凌若夕噗哧一笑,那笑带着三分柔软,七分感慨:“因为有人在等我。”

“谁?”老头还是头一次见到她这副模样,围绕在她身侧的冷漠气息仿佛消失了,只剩下春水般的柔和,犹若这天上月光。

“我最爱的人。”她血脉相连的儿子!凌若夕缓缓闭上了双眼,脑海中浮现的,是凌小白从小到大的每一幕成长画面。

她至今仍记得,挺着九个月的大肚子,突然临盆,在找不到产婆的情况下,只能孤身一人躺在**,硬是拼着一口气,生下儿子时的痛苦,以及抱着那渺小的小生命时的满足感。

她曾经以为自己孑然一身,上辈子,她有过同伴,有过朋友,只是最后,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背叛,她发誓不再相信任何人,就连她效忠的组织,最后也背叛了她,可是,在来到这里,她却有了一个第一次想要去保护,想要去为他撑起一片天的小东西。

她曾想过打掉孩子,但最终,或许是母爱的天性作祟,她终是没能舍得,否则,也不会有现在的凌小白。

“你想到了什么,笑得这么恶心。”甜美的回忆戛然而止,某个老头不识趣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凌若夕面色一冷,翻身从石头上跃下,居高临下的看着盘膝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的老头:“我在想什么关你屁事。”

“……”这女人,怎么如此粗鲁?老头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身影缓缓进入木屋,完全无法回神。

要不是亲耳听到,他简直无法想象,一个漂亮的女人,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如此粗俗,如此粗鄙,可是,却又该死的对他的胃口!

“嘿嘿嘿,混蛋丫头,你真的有决心和这结界杠上一辈子吗?那就做给我看吧,让我看看,奇迹究竟会不会出现。”老头一改往日的疯癫,眸光晦暗的盯着脚下的土地,喃喃自语道。

从这天起,凌若夕愈发疯狂的开始翻看书册,试图从中找到重造根基,修复丹田的药方,云旭的调理工作,被她交给了鬼医,鬼医白白得了一个药人,怎会不答应?他每日开始想方设法的用各种诡异的处方制造出毒性极其可怕的毒药,让云旭品尝。

一个大老爷们,硬是疼得几次晕厥,但每次醒来后,鬼医总会在他身边不动声色的嘀咕:“哎,你还是没混蛋丫头有韧性,想当初,她的痛苦可比这多十倍啊,你怎么连个女人也不如?”

云旭骨子里是刚强的,怎会轻易认输?尤其是输给未来的主母!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一次次晕厥,一次次再去接受酷刑,无限循环。

“师姐,这样下去大哥哥他会死掉的吧?”小一不安的扯了扯凌若夕的衣袖,听着从木屋里传出的,惨绝人寰的痛苦叫声,头皮阵阵发麻。

凌若夕一边翻看着书册,一边享受着日光浴,头也没抬的回了一句:“死不了人,老头他有分寸。”

分寸?师傅他真的会有这种东西吗?小一表示很怀疑,但既然师姐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可能反驳,师姐说的总不会有错,将心底的担忧压下,他侧身站在凌若夕身边,为她遮挡住头顶上斜射下的阳光。

午后的骄阳极其炽热,就连脚下这地,似乎也被烘烤得快要冒烟,小一站得昏昏欲睡,眼皮开始互相打架。

就在此时,一声张狂的大笑从木屋里传出,惊得他浑身一抖,瞌睡虫通通飞出了脑海。

凌若夕更是吓得将书册上的一页纸给撕扯下来,凌厉的眉梢顿时紧皱,她霍地抬起眼眸,带着一身冷冽的气场,朝木屋走去。

“师姐!师姐!”小一急忙抬脚跟上,完蛋了……要是师姐和师傅打起来,他该帮谁好呢?

许是跟着凌若夕屁股后边转了太久,连单纯的小一也潜移默化的染上了淡淡的黑。

凌若夕还没来得及踹门,木门就被人粗鲁的撞翻,门板迎面倒下。

“师姐小心。”小一忙不迭唤道,下意识想要上前护住她,眼前一抹黑影迅速闪过,他的后领就被人拽住,提着朝后方退去。

“哈哈哈,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浑身漆黑的老头疯疯癫癫的从木屋里冲了出来,一身朴素的长袍早就被炸毁,白色的亵衣变成了黑炭,那张布满疤痕的面颊,更是黑如锅底,他笑得震天动地,两排白牙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凌若夕松开了拽着小一衣领的手指,面含冷怒,瞪着眼前正在发疯的老头:“老头,你知道什么叫低调吗?”

无缘无故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做什么?

“混蛋丫头,你以为我是为了谁?”老头止了笑,双手叉腰,好不得意的说道。

“……”凌若夕完全没听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拍拍小一的肩膀,吩咐道:“带这疯子去沐浴,别让他在这儿污染空气。”

小一嘴角一抖,第一次发现师姐说话挺毒的,他不敢叫她失望,急忙点头,上前想要拽鬼医去洗漱。

“哼,别碰我。”鬼医傲娇的推开了他的手臂,黑漆漆的手掌缓缓伸出,一枚黑得发亮的药丸静静的躺在他的掌心:“知道这是什么吗?”

“你身上多年来囤积的污垢精华?”凌若夕毒舌的吐槽道。

“屁话!告诉你,这就是你心心念念想要找的灵药。”此言一出,凌若夕顿时愣了,瞳孔蓦地一紧,一个健步冲到了老头面前,顾不得他身上的狼狈,一把拽住他的手腕,“你说真的?”

这东西对她而言太过重要,她岂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