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37章 等价交换

第237章 等价交换

什么叫做从地狱到达天堂?凌若夕此时此刻的心情便是如此,她激动的紧握着这颗小小的药丸,指头略带颤抖。

“我从来不说假话,你爱信不信。”老头似乎被她方才的疑问给惹怒,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这混蛋究竟知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心血才弄出这玩意?不感激他也就算了,居然还质疑他的医术?

“我看你最近一直在寻找药方,哼,就你那点小本事想要炼出灵药修补你那完全被震碎的丹田,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啊,也就是心软,却没想到竟拿自己的热脸贴了你的冷屁股,你要是不想要,那就还来。”老头摊开手,准备把自己的心血给要回去。

凌若夕立即将药丸抛入嘴中,一口吞下,“多谢。”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却道尽了她此刻的心情,素来冷峻的面容,此刻多了一分柔软与感谢,倒是让习惯了和她斗嘴的鬼医有些不自在。

黑乎乎的面颊上迅速染着一层潮红,他咻地转头,拿后脑勺对着她:“少和我说这些,我帮你可不是没有原因的。”

“愿闻其详。”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这个道理,不管他在图谋什么,他费劲力气帮了她,是事实。

她向来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你说过会想尽一切办法离开这里,可对?”老头神色肃穆,紧紧地盯着她,目光极其锐利,似要将她看穿。

凌若夕微微颔首,正色道:“是。”

就算所有人都说这里只能进不能出,但即使是这样,她也要试一试,找到出去的方法。

“哪怕一辈子也不可能找到办法,你也不会放弃?”老头继续逼问道,口气一次比一次严肃。

小一总觉得他们两人似乎在谈一个很严重的话题,不自觉在一旁屏住了呼吸。

“放弃?这种事永远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语调平平,但难以掩饰的,却是她话里的坚定与不惜一切的决然。

“好,我只有一个要求,你离开之日,带我一起出去。”

“什么?师傅!你要走?”小一这下急了,眼圈迅速染红,一脸的不舍。

凌若夕心尖一动,听这话的意思,他是想跟着自己离开?

“好,不过我也有要求。”她一口答应下来,深沉的黑眸里有精芒闪烁。

“我就知道你这混蛋没安好心,哼,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过分,老头子我就答应你。”

“若是能成功出去,你要听命于我,做我的属下。”没等老头发飙,她继续道:“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也不需要你的忠诚,我只需要你在我有所需要的时候,替我做事。”

老头的身手高深莫测,一身炼药的技术更是登峰造极,凌若夕不是傻子,龙华大陆上有多少强敌环绕,她心里清楚得很,且不说她和北宁、轩辕、南诏之间的恩怨,就是她与云玲之间不死不休的大仇,她若毫无势力,毫无建树,只会被敌人欺压。

她必须要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势力,只有这样,她才能踩在敌人的尸骨上,将那些逼她,辱她,伤她的人,通通踩在脚下!

“不干!我不干,”老头哇哇直叫,指着凌若夕的鼻尖怒斥道:“你丫的连命都是我给救回来的,现在居然恩将仇报,想要我替你卖命?你这是要欺师灭祖啊。”

小一有些无奈的看了凌若夕一眼,虽然他觉得师姐的要求不算过分,但师傅说的似乎也有道理,纵然他们俩没有进行过极其郑重的拜师仪式,但这一个多月的相处,心里头早就认定了这层关系,要师傅屈居人下,而且这人还是他的徒弟,似乎不太靠谱。

凌若夕掏掏耳朵,揉了揉被鬼医大吼大叫的声音震得发痒的耳鼓,“我没说要你替我卖命,只是,你从没有在深渊地狱外的地方生活过,你能习惯外面的日子?万一你惹出了什么事,不还得我来给你收拾烂摊子么?我帮你,你也帮我,这是很合理的交换。”

她语调轻柔,丝毫没有要逼着老头答应的强势,对付这喜怒无常的老顽童,怀柔手段比强硬的压榨更有效果。

老头面露深思,时不时抬起眼皮,打量她几眼,似乎在权衡她的话。

“你慢慢考虑,反正一时半刻我也找不到办法,咱们多的是时间。”凌若夕含笑说道,但那笑容却带着莫名的笃定,似乎确定他最后会答应她的要求一般,尔后,便施施然抬脚,准备进屋,等待这药效的发挥。

“你说她刚才那笑是啥意思?”老头神色古怪的凝视着她悠然离去的背影,纠结的问道。

小一摇晃两下脑袋,师傅这么聪明都不明白师姐在想什么,他就更不清楚了。

“我怎么傻到问你呢?”老头悻悻的瘪了瘪嘴,挥挥手:“去屋外守着,这药威力极其霸道,你还是守着她去吧。”

至于其它的事,他需要一个人好好想想。

小一立即点头,乐呵呵的跑到木屋外,席地而坐,手掌轻轻托住下颚,两只耳朵高高竖起,听着里面的动静。

凌若夕刚进屋,嘴角便情不自禁的**了两下,这屋子是刚被台风袭击过吗?这一地的狼藉是在闹哪样啊?视线从地上的混乱杂物上扫过,最后落在中央的木桶内,漆黑的汤汁有淡淡的涟漪荡开,云旭只着了一身亵衣,有气无力的躺在其中,神色略显憔悴。

“你这样子倒真像刚被人给**过的。”凌若夕吐槽道。

云旭此时浑身乏力,肩头垂落的青丝早已被汗水打湿,他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小一。”凌若夕朝屋外唤了一声。

“哎,师姐,有什么吩咐?”小一一个鱼跃从地上窜起,连蹦带跳跑进了屋子里,笑盈盈的问道。

“把他带出去。”有旁人在此,她根本无法做到静心,即使那人是对她毫无威胁的云旭,也不例外。

小一急忙卷着袖口,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连人带桶推出了屋子,随后,他又将地上倒塌的木门扶起,用铁锤重新装上。

房间内突然安静下来,凌若夕盘膝坐在后方的木板**,将心底的思绪通通清空,脑无杂物,一片清明。

起初,她完全感觉不到药效的作用,丹田仍旧无法凝聚玄力,空荡荡的。

但凌若夕并不着急,虽然不清楚老头是用了什么办法炼制出能够修补好丹田的药丸,但对老头的炼药术,凌若夕却是信任的。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后,破碎的丹田里有一股热流突然窜起,那股气流来得迅速且凶猛,若不是凌若夕意志力惊人,只怕早就痛呼出声了。

那热流似是岩浆,在丹田旋转着,形成一个巨大的旋窝,尔后,又朝她的经脉流动而去,撕心裂肺的疼痛,从神经末梢传来,凌若夕死死咬住牙根,硬生生承受着这股可怕的疼痛。

冷汗顺着她的面颊一滴一滴落下,衣襟湿润,青丝粘稠,她根本没有心思去计较自己狼狈的形象,光是强忍痛苦,已经用尽了她一身的力气,一秒如同一年般漫长,那股灼热感流动的速度开始加剧,在如同刀绞的煎熬中,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破碎的丹田里,出现了一股熟悉的波动。

那是玄力!

紫阶初期的玄力波动!

平静的心潮立即泛起狂喜,她不敢妄动,只能慢慢的调动这丝比丝线还要细小的玄力,缓慢运转起来。

天色渐沉,云旭力竭的身体已恢复了生气,他换上一件简朴的长衫,与小一一道守护在木屋外,神色淡漠、沉稳,根本无法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不知道师姐现在怎么样了,怎么一整天也不见她出来?”小一忧心忡忡地嘀咕道,师傅的毒药有多厉害,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可是,为什么这么久师姐还没现身呢?

“不知道。”云旭摇摇头,目光越过他,看向身后的木屋,里面隐隐传出的玄力波动让他欣喜,但那波动根本不似一个紫阶强者的,太过微弱,太过弱小。

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变故吧?

不!那可是凌姑娘啊,她怎么会被这点事打败?他应该相信她才对。

云旭一次又一次在心底做着自我催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心头的焦急已染上了眉梢。

老头正弯着腰仔细的检查着药田里的草药,似乎并不担心凌若夕的情况,还有闲情逸致哼歌,他那堪比魔音绕耳的歌声,让本就被焦急与紧张折磨的云旭和小一,更加躁动,两双略显不善的目光齐齐落在了他的身上。

“你们干嘛?”老头心头一凝,粗声粗气的质问道。

“前辈,能劳烦您稍微安静一点吗?”云旭沉声请求,虽然心底对鬼医有所不满,但他还记得,这老头是自己和凌姑娘的恩人,态度还算恭敬。

“切,我的药不会有错,收起你们的担心吧,我保证,她绝不会有性命之忧。”老头说得振振有词,只可惜他平日里那些出人意料的怪异行径,早已在云旭和小一的心里根深蒂固,想要相信他,难!

就在三人谈话间,忽然,一束紫色的光芒从木屋内刺出,光晕大现,仿佛要将这天渲染成白昼。

三人不自觉抬起手臂挡住眼睛。

“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威压以木屋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如同一阵小型的龙卷风,在这劲风中,衣诀翻飞,落叶旋转,尘埃被掀得弥漫在半空。

云旭心头大喜,凌姑娘终于恢复了?

老头骄傲的挺了挺胸口,他就知道,他的药不会失败。

反倒是小一,一副既激动又诧异的样子,师姐她的实力,居然这么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