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38章 立战约

第238章 立战约

那束突然出现的紫光直冲云霄,整个深渊地狱中的人通通抬起头,面露一丝诧异,就算是突破紫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动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安静的夜,无数人开始**,有人披着衣衫走出山谷,顺着崎岖的山道,朝鬼医居住的地方走去,很快,荒无人烟的山道上,便齐聚了不少的人影,他们借着月光或走或飞,时不时还交头接耳的议论几句,话题总是围绕着方才的异状。

“你们说这是不是鬼医搞出来的动静?那老头或许又捣鼓了什么毒药。”有人猜测道,毕竟,鬼医古怪的行径又不是一两天,这里的人谁不清楚?

“我看不像,不是说他那儿住了两个外来者吗?倒有可能是他们弄出来的。”有人怀疑着,凌若夕和云旭的突然出现在深渊地狱中已不是秘密,不过一个是实力不强的蓝阶修为,一个是毫无品级的女人,没被这帮信奉弱肉强食的杀戮者放在眼里罢了。

在他们看来,云旭和凌若夕也就是撞了大运,才会有幸从悬崖上跳下来没死,捡回一条命,顶多没事的时候,把他们当作闲谈的话题,唠嗑几句,要说有多看重他们,那是不可能的,这二人弱小到他们一根手指头也能捏死,值得他们上心么?

“想那么多做什么?去看看不就一清二楚了吗?”有人没好气的说道,大刀阔斧向山谷挺进。

从远方传来的玄力波动,引起了云旭和鬼医的警觉,他下意识想要去握自己的武器,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为了每日的毒药淬炼,他把武器放在了屋子里,云旭面露一丝懊恼,为自己的大意感到惭愧。

“别想了,就你这点不够看的修为,还想和他们动手?”老头似乎猜到他的想法,不屑的冷哧了一声,“我是不知道你在外面的大陆中有多强,但在这儿,多的是人比你更强,省点力气吧。”

他这话听着像是嘲讽,但实则却是在提醒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云旭一脸惭愧,“多谢前辈指导。”

老头哼哼两声坦然的接受了他的感谢,“没事儿,我这人就喜欢调教后辈。”

云旭顿时语结,嘴角微微**两下,不再开口。

“鬼医,你这儿刚才在搞什么鬼?大半夜的闹出这么大动静?”忽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山路的尽头传来,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雄浑的玄力威压。

隐隐可以看见窄小的山道尽头,正成群走来的人影。

云旭暗自戒备,但脸上却不露分毫,他心里有些诧异,这些人的实力为何会如此强悍?最弱的也拥有蓝阶巅峰的修为,大部分则是紫阶中期。

“没什么,倒是你们不睡觉咋都跑来我这儿看热闹了?”老头明白着不愿多说,凌若夕恢复实力的事要是被他们知道,那还得了?这帮人的战斗yu望有多强烈,他还不清楚吗?在他们眼里没有男女之分,只有强弱。

“你这故弄玄虚的做什么?有什么事咱们不能知道吗?”居住在二十二号山谷里的男人穿着黑色背心,率先步入谷中,黝黑的面颊挂着一抹爽朗的笑,**的衣衫外的身躯,强劲有力,肌肉壮实,身上更是伤痕累累。

云旭心头一沉,这帮人一个个身上都带着可怕的杀意,那是只有在长年累月的生死存亡中,才会磨练出的气势。

“我说没事就没事。”老头的耐心宣告终结,别人怕他们,他可不怕,这深渊地狱里,就他一个大夫,没了他,谁给这帮战斗狂治病?

“那黄毛丫头呢?怎么没见她人?”曾与凌若夕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环视了一下四周,奇怪的问道,随即,所有人的目光通通聚集在了木屋上,他们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如何察觉不到里面传出的玄力波动?

云旭猛地握紧拳头,悄然挪动了一下步伐,身体挡在木门外。

“恩?小子,你这么紧张做什么?”男人战意涌动,蓝阶巅峰的威压直直朝云旭扑去。

他要紧牙关,胸口像是被一记重锤狠狠击中,口中发出一声闷哼,但身体却没有挪动半步,调动体内的玄力,与之艰难的抗衡着。

有趣。

男人玩味儿一笑,再度加大了威压的释放,排山倒海般的压迫感,让云旭浑身一僵,刚毅的面容凸起一条条青筋。

“闪开。”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云旭立即侧身一躲,面颊前一束劲风迅速擦过,比男人的威压还要雄厚的气浪,瞬间涌动,驱散了他所带来的压力。

“紫阶初期。”男人被逼得后退半步,面露一丝惊骇,这声音分明是鬼医身边那毫无实力的女人的,可她怎么会……

凌若夕凛然的身影缓缓从漆黑的木屋内走出,绝美的五官冷若冰霜,墨色的衣诀随着脚步的移动,轻轻摇曳着,萦绕在她身侧的气息,强悍且凌厉,不请自来的男人们,一个个愣了、惊了。

“鬼医,这女人是你前些日子救回来的人吗?”有人不可置信的惊呼道,他们明明记得,这女人是一个废物,是一个弱小的存在,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紫阶的高手?

“如假包换。”老头一脸自豪的说道,丑陋的容颜带着丝丝温柔,他就说嘛,他的药绝对有效,不管是什么样的病状,只要他出手,必定能药到病除。

“看来倒是我们看走了眼,喂,黄毛丫头,要不要比比看?”男人搓着手,汹涌的战意正在澎湃,双眼更是染上了丝丝血腥。

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他们唯一的爱好,就是战斗!无休止的疯狂战斗,如今突然多了一个高手,他们怎会放过?

“过几天,我自会上门讨教,我可不想每天住在这简陋的木屋里啊。”凌若夕敛去眸中的精芒,微笑着说道,态度不卑不亢。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前来,怀着满心的激动离开,等到那强悍的压迫感消失后,小一和云旭紧绷的神经这才勉强放松下来,他们方才真的担心,双方会马上动手。

云旭长长舒出一口气,抬眸看向凌若夕:“姑娘,你真的恢复了?”

“恩。”凌若夕心情大好,她终于摆脱了弱者的身份,双手用力握紧,拳头外涌现了一圈乳白色的光芒,“要比一比么?”

许是刚刚恢复实力,她心头战意汹涌,恨不得立马同人交手。

云旭急忙摇头,“不,属下不敢。”

他还不想死,更不想做人肉沙包,曾经,她以青阶的实力便能与自己斗成平手,更何况是现在?

“那算了。”凌若夕略感遗憾的耸了耸肩。

“你才刚恢复,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找死?”老头突然插了一句话进来,打断了两人的交谈,他不满的瞪着凌若夕,这混账胆子可真大啊,居然敢和这儿的人立下战约?“你要是想死,直接说,我有的是办法送你上西天。”

“老头,年纪大了别这么上火,小心短命。”凌若夕似笑非笑地调侃道,把老头子气得够呛。

他费心费力的为她找药方炼药,结果呢?她倒好,恢复了实力,就过河拆桥了。

“师傅不管怎么说,这人情我记下了,谢谢你。”凌若夕抬起手,重重拍了拍鬼医的肩膀,话说得并不响亮,但其中夹杂的真挚,却是极其真诚的。

深幽的黑眸璀璨如月,被她如此认真的盯着,老头别扭的歪过脑袋,难为情的嘀咕道:“谁要你感谢了?我只是随便炼炼,又不是专程替你炼药的。”

得,这老头又开始傲娇了,凌若夕在心底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没有揭穿他。

“师姐,师傅只是担心你,这些人真的很强,你和他们交手,一定会受伤的。”小一轻轻扯住她的衣袖,面露担忧。

在他的眼里,凌若夕是一个需要保护,需要守护的女子,那这帮人呢?却是习惯了打打杀杀,她哪儿会是他们的对手?

“可我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她迫切的想要变强,而这里,便是一个最适合她的场所,只有在一次又一次生与死的战斗中,她才能够尽快变得强大,仅仅只是紫阶初期的实力,将来离开此处,她要如何报仇?

她说过,她要护小白一生,为他撑起一片天,如今,群敌环绕,若是没有能够傲立众生的实力,她要怎么保护他?

“可是……”小一心有不甘,他是真的不希望凌若夕和人动手,更不希望她受伤流血。

“我自有分寸,相信我。”凌若夕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他的脸蛋,眸光出乎意料的坚定。

她决定的事,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劝说改变。

她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让她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只有变得更强大,她的胜算才会更多一分。

“你管她那么多做什么?她要找死,谁也拦不住。”老头讽刺道,但与之相反的,却是他眼底闪烁的欣慰之光。

或许这混账丫头实力勉强只能算中等,在这深渊地狱中,完全不够看,但她却拥有一颗强者之心,如果是她的话,或许真的能为这里带来奇迹。

不知为何,老头愈发坚信了这一点。

第二天,天气凉爽,和煦的微风伴着花香在空气里弥漫着,沁人心脾,凌若夕从入定中醒来,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身体,再细细的感受一下体内丰盈的玄力,面庞含笑的走出了屋子。

“师姐。”正在护理药草的小一乐呵呵的唤了一声,他一边将手上的污渍在长衫上擦拭掉,一边朝凌若夕跑来,“早饭我已经做好了,这会儿再热热就能吃了。”

“恩。”凌若夕笑着点头,小一还真的有家庭煮夫的潜能,将来若是把他一起带走,拉回去给自己当厨夫,应该会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小一完全猜不到在这一刻,他的贤惠,奠定了将来悲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