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39章 战,战,战!

第239章 战,战,战!

老头大清早也不知道出谷去哪儿晃悠去了,一顿早餐只有凌若夕三人安静的食用,期间,云旭时不时用余光偷瞄着她,好似她脸上长了花儿似的。

她慢吞吞放下碗筷,眉梢一挑,对上他的目光:“看够了吗?”

云旭被抓了个现行,尴尬的强笑一声,“属下只是觉得,姑娘今天的心情很好。”

岂止是好,完全可以称之为明媚了,自打现身,她脸上的笑意就没有消失过,这让习惯了她那副冷漠模样的云旭怎能不奇怪?

“是啊,马上就要活动筋骨,我怎会不高兴?”凌若夕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随口说道,但这话却让小一和云旭齐齐变了脸色。

“活动筋骨?”他们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凌若夕奇怪的眨了眨眼睛,“有问题?”

“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应该不会是他以为的那样吧,云旭悄悄咽了咽口水,希望一切只是他多心了。

“昨天不是和他们约定好,要比划比划么?”她可是很期待啊,和这些强者交手,内敛光华的黑眸里溢满了浓浓的战意。

果然……

云旭心头一沉,那丝不详的预感终于被证实。

“师姐,你真的要去啊?”小一满心的担忧,要不是他实力不行,真恨不得替师姐出战。

“恩,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变得更强。”她用力握紧拳头,一字字缓声说道,那想要变强的觉悟,坚定得让人动容。

云旭本想阻止,但看着这样的她,到了嘴边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凌姑娘为何想要变强,他怎会不知?这个女人的傲骨,比起男儿来毫不逊色,她不是被圈养在后院的四方天地里,只知道争宠、比拼心机的女人,而是一只蓝天下翱翔的雄鹰。

“属下愿陪姑娘一起。”云旭心思一转,打定主意要和她同行。

“你?你还是在山谷里好好养伤吧。”凌若夕从头到脚将他打量了一番,拒绝了他的提议。

“属下的伤势已经痊愈,姑娘想要变强,属下也想!请姑娘体谅。”云旭振振有词的说道,他的觉悟不比凌若夕少多少,在群敌环绕的此刻,仅仅只有蓝阶修为的他,若是再不努力,岂不是要拖她的后腿吗?

曾经,云旭乃是云族暗卫中杰出的佼佼者,可是现在,在见识过凌若夕的妖孽天分,以及她面对的强大敌人后,他却发现,自己曾引以为傲的东西,根本就不够看。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是他再不前进,有一天,将会连她的背影也无法再追逐,被她狠狠的抛弃在身后。

“随便你。”凌若夕最终没有忍心再拒绝他,默认了他的尾随,小一失落的坐在一边,他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氛围是他无法插足的,他不知道师姐的过去,更不知道她的曾经,现在想想,其实他对师姐似乎并不了解,只知道她重伤被打下悬崖,然后被师傅救活,别的,再一无所知。

“走了。”草草用过早餐,凌若夕便迫不及待的准备出发,她今天的目标是把现下居住的三十号山谷,改变到更往前的位置,既能改善居住的条件,又能和高手过招,简直是一箭双雕。

当她抵达二十九号山谷外的空地时,已有不少人围聚在旁侧,他们大多是得知了一个外来高手将来挑战的消息后,前来看热闹,顺道探探她的底。

当凌若夕带着小一和云旭出现时,人群中有片刻的**,他们朝着她指指点点,更是有人直接释放了威压。

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以她为中心一股强悍的气浪朝四周压去,吞噬掉了那股带着恶意的威压,凛冽的黑眸危险的眯起,她扭头看向那人:“这种试探还是省省吧,我现在只想挑战居住在这里的人。”

那人胸闷一疼,他的实力远比凌若夕低不少,她所释放的压迫感,让他脸色骤然变得苍白,捂着胸口倒退了一步,面露丝丝忌惮。

“啪啪啪。”突然间响起的鼓掌声,打破了这硝烟味十足的气氛,山谷的小道内,一道人影缓缓走出,“小丫头,够狂,够嚣张,我喜欢。”

那人穿着一件朴素的长袍,洗得泛白的衣袍在凉风中猎猎作响,肌肤黝黑,浓眉大眼,若不是那一身强悍的气势,看上去和普通的壮汉没什么两样。

“我知道在这里想要挑战前一号人需要立生死书。”凌若夕漠然启口。

“不错。”壮汉点点头。

“我意不在杀人,只要一方失去反抗能力就算分出胜负,如何?”她可不想一路杀到一号山谷去,毕竟,她还有别的打算。

“不行!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岂能因为你一句话就改变?”有人不依不饶的大声反驳。

“我是在同他商量,与你们何干?”这句话极其嚣张,却愣是把这帮只知道打打杀杀的男人震住,觉得她说得似乎也有道理。

“你怕死?”壮汉危险的眯起双眼,沉声问道。

“不,我只是讨厌杀戮。”再说,她还想培养自己的势力,这些人实力高强,若她能带着他们离开,将来绝对会是她的助力!

凌若夕的盘算绝不止磨练自己的身手这么简单,只是她从不曾说出口。

壮汉沉思了一秒,才答应下来:“好!不过,你不杀我,不代表我胜出不会杀了你。”

他的意思是,若他落败,随她处置,可若是失败的人是她,那么,他将按照这里的规矩,取走她的性命,这个规矩对凌若夕十分不利,云旭当即沉了脸色,想要为她打抱不平,却被她一把拦住。

“可以。”她无心要破坏深渊地狱百年来的规矩,也不在乎条件是否对自己不利,若不是有必胜的信念,她怎敢爽快的答应下来?这条件是压力,也是动力,逼迫她只能取胜。

话音刚落,壮汉便毫无征兆的攻了上来,人群立即朝后退开,将地方腾出,任由他们发挥。

两道人影在空中迅速碰撞,速度快得只能隐隐看到一个黑色的虚影,空气里,玄力的气浪一波比一波迅猛,掀起飞沙走石。

云旭护住没有修为的小一,双眼紧张的盯着空中正在交手的二人,一颗心砰砰直跳。

“师姐她不会有事吧?”小一无法看清究竟谁的实力更胜一筹,他紧张的握紧拳头,连眼也不敢眨一下,深怕会错过了什么。

“凌姑娘很强。”云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能给出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小一傻愣愣的点了点头,但心里的紧张与不安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减少多少。

凌若夕越战越勇,每一次出手,都在攻击着壮汉的要害,但她诡异的发现,此人根本不能按照常理推断,他甚至只攻不守!

健硕的身躯上很快就出现了无数血痕,长衫被鲜血浸湿,大片大片的血迹看上去很是可怕,但他的脸上浮现的却是一副激动、亢奋的表情。

凌若夕迅速后退,拉开了同他之间的距离,两人傲立在空中,身影挺拔如松,身侧杀机顿显。

“身手不错啊。”壮汉伸出舌头,将嘴角的血渍舔舐掉,双眼溢满了浓郁的杀意,似一匹孤狼,而凌若夕则是他看中的猎物!

她冷冷的勾起嘴角,手掌握住左肩,用力一提,咔嚓一声碎响,脱臼的肩骨立即接上,脚尖轻点地面,整个人如同炮弹,朝壮汉逼去。

“师姐她受伤了……”小一眼看着她干脆利落的动作,急得恨不得冲上去,但他自知自己没有本事,此刻只能在这里独自着急,双眼染上淡淡的水光,看上去宛如一只红眼小白兔。

云旭根本没有闲情逸致去安慰他,目光紧随着高空的人影,每一次见到凌若夕险些受伤,他的心跳便会啪嗒漏半拍。

他知道,他应该相信她的实力,可是,他却做不到无动于衷。

“打啊!打得好!”

“杀了她,攻击她的要害。”

……

围观的众人看得热血沸腾,他们手舞足蹈的叫嚣着,情绪极其亢奋。

小一狠狠的朝那正在叫嚣杀掉凌若夕的男人看去,目光极其不善:“不准你这么说!师姐她一定会取胜的。”

“小子,你说什么?”男人不悦的沉了脸色,被一个毫无修为的弱者反驳,他哪里受得了?“要不是因为你是鬼医的徒弟,就凭你刚才的话,信不信我就马上宰了你?”

他凶神恶煞的表情让小一顿时吓住,心里有些惧怕,但对凌若夕的维护之情,却很快便将这害怕取代,他挺了挺胸膛,毫不退缩的对上男人恶狠狠的目光:“总之,不准你这么说!”

“行了。”云旭冷冰冰的看了眼那恼羞成怒的男人,手臂勾住小一的肩膀,“随便他们怎么说,只要姑娘能够取胜就好。”

他就算争论赢了又能怎样?想要让人信服,靠的从来都不是口才,而是能力!

小一这才悻悻的闭了嘴,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天空上,就在此时,壮汉在打斗中开始出现玄力后继无力的迹象,凌若夕抓住这一空档,发起猛攻,五指成爪,紧紧筛住壮汉的肩胛骨,膝盖朝上一顶,她出类拔萃的近身战,此刻发挥到了极致。

“嘶!”有人为她强悍的动作倒抽了一口凉气。

云旭更是瞬间夹紧双腿,只觉得某个重要部位正在隐隐作痛。

这一下若是被她击中,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疼到原地打滚吧?

“啊——”壮汉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砰!”凝聚着雄厚玄力的手掌,拍在他的胸口,壮汉口吐鲜血从天空上掉落下来,狠狠的砸在了空地上,身下,一滩血泊正在流淌。

凌若夕居高临下的站在空中,眉目森寒。

壮汉轻轻抽搐几下四肢,最后终是无力的歪着头,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