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40章 绝杀

第240章 绝杀

第一次胜利后,凌若夕没有杀掉那名落败的对手,反而是让小一将他搀扶回了山谷,趁着他昏迷之际,完成了搬家的工作,让老头替他疗伤。

“我说,你是不是把我当成苦力了?”老头没好气的瞪着凌若夕,丫的,她去同人约战也就罢了,现在竟还把人给带了回来让自己医治,他出诊的诊金很贵的好不好!

“能者多劳。”一顶高帽直直叩在了老头的身上。

“我发现你最近说话越来越动听了。”老头听得心里美滋滋的,她现在的态度可比刚醒来前好不少,平常习惯了她的不温不火,突然间从她嘴里冒出一句好听话,格外的让他满足。

凌若夕嘴角一抖,难得理会这抽风的老头,转身走出了房间。

一连七日,她从靠近最末的山谷一直打到了十三号,居住的场所每日更换,从木屋到小宅,再到如今的大庄园,小一和云旭每日都在为她提心吊胆中度过,尤其是这一两天,她的战斗愈发艰难,即使是胜利,也是惨胜。

“师姐。”小一看着正在上药的女人,眼眶顿时红了,在她那长衫下,是一层层厚厚的纱带,白色的纱带血迹斑斑,看上去有些骇人。

“哭什么?我没事,只是一点小伤,过几日就会痊愈。”凌若夕满不在乎的说道,随手把卷起的袖口放下,脚边是刚刚更换下来的绷带。

“师姐,咱们别再打了好不好?”小一不安的咬住了唇瓣,他真的不想要看到她浴血奋战的样子,更不想看到她身上每日增加的伤痕。

对上他近乎祈求的目光,凌若夕脸上的冷意逐渐柔化,眼底浮现了一丝笑意:“小一,我真的没事,不要担心。”

她没有答应他的请求,因为她做不到。

这七日的苦战,让她刚踏入紫阶的修为,隐隐有增进的迹象。

见劝说无用,小一愈发失落,小脸一片黯然。

“凌姑娘。”房间外,云旭轻声唤道。

“进来。”

他这才缓缓将房门推开,与小一打了声招呼后,从袖中掏出了一个药瓶,“姑娘,这是鬼医前辈炼制的玉露丸,擦过后能将疤痕祛除。”

没有女人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凌若夕也不例外,“你有心了。”

“这是属下的分内事。”少主不在,他理应为少主照顾好她,若是让她身上留下伤痕,将来被少主得知,定会怪罪的,云旭在心里如是想到,忽略了心中某个角落里荡开的一丝疼惜。

“混蛋丫头,混蛋丫头!”正在两人谈话间,屋外便传来了老头一惊一乍的叫嚷声。

凌若夕眉头一蹙,立即闪身跃出房门。

“丫头,你这次可闯出大祸了……”老头伤痕累累的面颊扭曲成一团,眉头紧皱,口气带着说不出的急切与焦虑,他不安的在原地跳脚,呼吸急促极了。

“怎么了?”凌若夕一头雾水,她仔细回想着今天做过的事,似乎她今儿一直安分的待在山谷里包扎伤口,没有做别的啊。

“你还问!你知不知道你快大祸临头了……”老头焦急的抓了抓头发,甚至没留神扯下了几根,“啊!看看,老头我都快为你的事烦得秃头了。”

“……”那分明是他刚才自己拽下来的吧?凌若夕满头黑线,却识趣的没有说出口,否则他定会炸毛。

云旭和小一随后走出屋子,神情奇怪的看着老头在这儿大呼小叫。

“师傅,究竟怎么了?你倒是说啊。”小一被他咋咋呼呼的样子给吓得不轻。

“哼,她这几天大杀四方,现在好了,威名传遍整个深渊地狱,诺,你看,这是什么。”老头从衣袖中拿出一个铁质的黑色飞镖,飞镖样式单一,看上去并没什么特别。

“这是什么?”凌若夕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复读机,只因为她真的没弄明白老头一惊一乍的缘由。

“这是什么?你还好意思问?”老头脸蛋迅速涨红,冲她怒目相视,“这是绝杀的信物!每次他要动手前,都会留下这东西,他在向你发起挑战,你明不明白?”

绝杀?

凌若夕眸光一闪,“此人是谁?”

记忆中似乎没有这个名字的存在。

“师姐,绝杀是住在一号山谷里多年的高手,也是这里的老大。”小一脸色骤变,急忙向她解释,“这下该怎么办?绝杀为什么会忽然盯上师姐?”

深渊地狱中虽然常有激战发生,但从绝杀住进一号山谷后,十年间,再无任何人胆敢向他发起挑战,只因为每一个试图向他挑战之人,都被他碎尸!手段极其凶残,极其可怕。

他在这里,是当之无愧的霸主,是整个深渊地狱中人的忌惮。

他们畏惧着他,却又崇拜着他,若将这个地方比作国家,那么绝杀便是统治这里的黑暗君王。

气氛徒然变得沉重,云旭在听了小一的解释后,急忙扭头去看凌若夕,不出他所料,她脸上别说是害怕,就算半点恐惧也没有,而是一副战意澎湃的模样。

完了……

云旭嘴角一抖,在心里不住哀嚎,他就知道,凌姑娘不仅不会担心,反而会变成这个样子,她骨子里有多好战,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天,他还不清楚么?

“师姐……”为什么师姐的样子看上去这么奇怪?小一不安的咽了咽口水。

“如果我打败他,深渊地狱就该轮到我做主了?”凌若夕冷不防冒出一句话,让鬼医和小一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刚才说什么?她要打败绝杀?

“疯子,你这个疯子。”老头嘴唇颤抖的嘀咕道。

“师姐,你没事吧?”连小一也是一副我绝对听错了的表情,他完全无法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冒出来的。

“有什么问题?”凌若夕不认为她有理解错,既然绝杀是这里的大佬,她若能将他打败,自然可以取而代之。

“我真不知道该说你吃了雄心豹子胆,还是该说你愚蠢,你以为绝杀是什么人?是你想打败就能打败的?”老头没好气的说道,“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只是刚步入紫阶,你以为你的实力在绝杀面前够看吗?他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你。”

凌若夕面色不变,仍旧是那副古井无波的样子,身侧萦绕的澎湃战意,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愈发强烈。

“你不要白日做梦了,你不是他的对手,算了,这事交给我,好歹你也是住在我这儿,我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老头挥挥手,示意她不要去想这些有的没得,“虽然绝杀行事狠绝非常,但我想,他还是会卖我一个面子,放你一马的。”

“师傅你要去见绝杀?”小一双眼一亮,如果师傅肯出面替师姐求情,那事情应该还有转圜的余地。

“不然呢?难道要我看着她去送死吗?”老头越想越生气,但同时,他心里也泛起了疑惑,绝杀十年间鲜少再出手,更何况,这混蛋丫头还没杀入前十,为何他会主动发出挑战?这不符合常理啊。

在深渊地狱内,只有排名靠后的人,向前面的高手挑战,从没有过这些强者主动向比自己实力弱小的人约战,更何况,绝杀和凌若夕之间还隔着这么多的人。

“不用,既然他主动送来了信物,我应战又如何?”凌若夕自信一笑,丝毫没有因为在听闻了绝杀的事迹后,而有丝毫的退缩。

“战?你拿什么去和他对战?绝杀的修为就算是我也看不透,十年前他就已经达到了紫阶巅峰,十年后的今天,他的品级到底恐怖到什么地步,谁也不知道,你……”老头喋喋不休的斥责着凌若夕异想天开的想法,她这纯粹是自己找死!

“十年没有出手,你怎知道他的身手没有退步?”凌若夕直截了当的打断了他的话语,理所当然的问道。

就算修为增进,但十年间不曾出手,此人的身手究竟能不能将他的实力全部发挥出来还是一个未知之数,更何况,她若不应战,难道这事就能解决了?

“你这根本是在强词夺理。”老头被她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这个女人。

“我和他迟早会有一战。”更何况,他是这深渊地狱的霸主,对她来说,这主动送上门的挑战,未尝不是一个契机。

“你是不是在打别的主意?”鬼医见她那副精芒闪烁的狡诈表情,忙不迭问道。

凌若夕笑而不语,现在可不是主动把她的计划告知他的时候。

“你笑什么?你要是有别的主意,就快说啊。”笑笑笑,笑你妹!老头在心里愤愤的嘟嚷着。

“那是打败他之后的事。”凌若夕耸耸肩,避而不谈,“他此时在一号山谷?”

“你想干嘛?”老头警觉的问道。

“见见他,顺便商量战斗的时间。”既然决定了,那么她就不会改变主意,在这之前,或许她该主动前去拜访拜访这位霸主。

“你真的疯了。”老头很想撬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玩意儿。

她不躲也就罢了,居然还要主动去见绝杀?这女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师姐,要不你还是听师傅的吧,不要和绝杀打。”小一担心得连说话也不自觉结巴起来,双眼溢满了泪光。

凌若夕淡淡的睨了他一眼:“小一,我已经决定了。”

潜台词便是让他不要再游说自己。

面对着她太过坚决的态度,小一只能闭嘴,他失落的垂下头,再也忍不住无声的落下泪来。

老头开始还不肯说一号山谷的位置究竟在哪儿,但比耐心,凌若夕可不会输给任何人,她腻在老头身边,缠得他烦不胜烦。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的。”老头烦躁的拽着头发,怒声高喝道。

“我只是去见见下一场战斗的对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你要是真不愿意说,那我可就去问别人了啊。”凌若夕笑盈盈的说道,做出一副要出谷的架势。

见她来真的,老头哪里还顾得上心里的顾虑,一把将她的手臂拽住,咬着牙道:“你就是吃定了我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