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41章 地狱深渊的霸主

第241章 地狱深渊的霸主

手腕被他大力拽住,丝丝疼痛顺着血液传入神经末梢,凌若夕缓慢的垂下视线,扫过他的手掌,一股莫名的压力让老头赶紧松开手。

“其实你心里是知道的,不论我是否答应,和绝杀的这一战无法躲避。”她一字一字缓声说道,神情很是平静,她只是在说一个事实。

老头顿时哑然,他何尝不知道,只要她想离开这,想要变强,那么,她和绝杀之间必然会有一场激战,可知道归知道,那也不是这么快就发生啊。

“你大可以慢慢的杀到一号山谷,没必要现在就答应他的邀战。”老头据理力争,试图说服凌若夕放弃此时的想法。

路要一步一步走,才能不行差踏错。

凌若夕摇摇头,眸光微暗,“我不想再等了。”

是,她的确可以慢慢来,慢慢在一场场战斗中提升自己的修为,但,此时不知生死的凌小白等得起吗?她的儿子看似坚强,但实际上还是个依赖着她的小孩子,她想要尽快收复这里,建造起属于自己的势力,然后,找到离开的方法,赶回儿子的身边。

虽然理由她不曾说出来,但眉宇间的坚决却让老头再也无法说出阻止的话。

只能泄气的将一号山谷的方位告诉了她。

“师傅,你怎么就没拦住师姐啊。”小一见她出谷,急忙跑到房间里,瞪着鬼医,他拿凌若夕没法子,可这并不代表他不能迁怒老头。

“有你这么跟师傅说话的吗?我看你跟着这个混蛋丫头,别的没学会,倒是这胆子是一天比一天壮了。”老头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冷地盯着小一,愤愤不平的责备道。

小一立即愧疚的垂下头去,瓮声瓮气的说道:“我没有,我只是觉得师傅不该让师姐这么冲动的。”

那可是绝杀,师傅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她答应绝杀的邀战呢?

“我们谁也阻止不了一个做好觉悟,做好准备的人前进。”老头难得的说出了一句略带深意的话,神情肃穆,丝毫没有了平日的不着调。

小一张了张口,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是啊,师姐她的性子,他又不是不知道,她做出的决定,任何人都不能让她改变。

“她不是寻常人,走的自然也非寻常路,由她去吧。”老头意味深长的说道,手掌重重拍了拍小一的肩膀:“比起这个,今儿搭理药田的工作你都做好了?”

他冷不丁将话题转开,小一还沉浸在低迷中,突然间听到他这番话,顿时愣了。

“药田?”他茫然的眨巴几下眼睛。

“怎么,现在你心里就只有你师姐,没有我这个师傅了?我不是让你每天专心一意搭理药田吗?你不知道这些药草有多珍贵?要是没有日复一日的打理,弄坏了它们,你赔得起?”老头一边戳着小一的额头,一边严厉的教训道,这小鬼,不时时刻刻叮咛,他就会忘了他的责任。

成天跟在师姐的屁股后边乱晃,把他这个师傅的交代通通抛诸脑后,这样下去,还能行么?

云旭本是想进来问问鬼医,一号山谷的位置,当他看见这对师徒正在进行感情的交流时,脚下的步伐立即一转,算了,他还是去追凌姑娘吧。

离开山谷,走在崎岖泥泞的山道间,凌若夕一边欣赏着四周的景致,一边缓慢朝一号山谷前进,一路上,她不停的遇到深渊地狱中的人,有男有女,不少男人身边带着好些个女子,越是实力高强的,越是能享受到更多的权利。

“姑娘。”云旭快步从后方追了上来,毕恭毕敬地跟在她后边。

凌若夕也没拒绝他的追随,微微颔首。

“黄毛丫头,你这是带着情郎山间散步呢?”有好事者在一旁调侃道,神色暧昧。

云旭心尖一颤,赶紧垂头,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甚至还特地的将同凌若夕之间的距离拉大,防止误会发生。

“彼此彼此。”凌若夕似笑非笑的扫过那人身边娇小妩媚的美娇娘,意有所指。

“哈哈哈,放心吧,在我们这里可不讲究别的,你现在可是名声大噪,想要多少美男子就能有多少,别在意。”男人用力圈住女人的腰肢,放声大笑。

或许他们平日里表现得很冷酷,很嗜杀,但凌若夕却觉得这里的人,单纯得近乎可爱,他们之间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明争暗斗,信奉的只有一个真理,那就是弱肉强食,只要你足够强,不论你是女人还是男人,就可以享受到所有人的尊敬,享受到强者的荣誉与权利。

与此人谈笑几句后,凌若夕继续前行,可她明显感觉到,云旭那欲言又止的目光始终扎根在她的身上,眉头微微一拧:“你有话想说?”

一个大老爷们,能别这么扭扭捏捏的吗?有话直说不行么?

“姑娘,你方才应该解释清楚的。”云旭下意识忽视掉,她似是而非的回答让他心底某个角落传出的窃喜,一板一眼的说道。

“解释什么?你别这么严肃,不过是玩笑而已。”她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随口一说,谁想到,他居然会这么重视。

“可是,这样对姑娘的名誉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更者,她的回答让他颇有种愧对少主的内疚与歉意,“您是属下的主子,属下万万不能与您有别的关系,哪怕是误会,也不可。”

“……”凌若夕忍不住嘴角一抽,面对云旭的正经,她心里除了无奈,就是无奈,“你完全可以放心,在这里,没有人会有这么多的花花心思,这帮人都是直肠子,与其越描越黑,不如随他们去,人只需要行的端坐的正,就不怕任何非议。”

“但……”云旭还想再说,却被凌若夕抬手打断。

“我们已经到了,有什么话留在你肚子里。”她指了指山道下方的巨大山谷,提醒道,这座山谷与其它的迥然不同,一道天然的石壁作为保护屏障,将山谷与别的地方隔绝开来,中央用乱世砌成一个石雕门,门的两侧是被玄力的气浪刻画下的诗词,屏障内,高耸入云的殿宇大气磅礴,犹如一只庞大的野兽,带着一股难以言状的压迫感。

凌若夕纵身一跃,身影轻如飞燕,缓缓落在石门前,刚落地,她立即感觉到了一股玄力从屏障内漫出,如同一张厚实的密网,将她浑身笼罩着,对方似乎只为探探她的底细,这股力量虽然强悍,却不带一丝杀意与戾气,分外平和。

她只是瞬间的戒备后,便逼着自己放松下来。

“嘶,好深的功力。”云旭看着两侧的诗词,暗暗冷嘶。

字入石三寸,一笔一划刚劲有力,写下这诗词的人,必是高手,且蕴含霸气。

山河尽在,天下任逍遥,后来之者,可敢与我比天高。

“不愧是深渊地狱的霸主,够狂,够傲。”凌若夕眼底迅速隐过一丝激赏,对这只闻其恶名,未见其身影的绝杀有了一丝好感。

“姑娘,当真要进去?不再考虑考虑?”云旭试图做最后的劝说,希望她能够打消主动求见绝杀的想法。

“不了。”凌若夕果断拒绝,运起体内玄力,朗声道:“小辈凌若夕,求见绝杀,请现身一见。”

响亮清脆的声音穿透层层空气,从屏障外传入内部,余音达数千米,回音不绝于耳。

距离一号山谷最近的几个山谷内,不少高手耳廓一动,纷纷抬头朝此处望来。

“居然有人求见老大?”

“凌若夕?这不是最近名声大噪的女人吗?”

“她打算做什么?”

……

有人惊疑,有人错愕,他们立即更换衣物,离开山谷朝此处围聚而来。

“进。”一声雄浑的声音,飘渺且冰冷,凌若夕甚至完全感应不到对方的气息,话音刚落,那道厚重的石门便砰的一声打开,屏障内的景色清晰的映入眼帘,一方宽敞的青石地,地面灰白,两侧看似凌乱实则有序的摆放着地狱是把罗刹的石雕,雕塑栩栩如生,且双眼凛冽,将整个山谷衬托得阴森至极。

一条褐色的艾青石路从石门铺展至殿宇大门口,凌若夕迅速将四周的景象收入眼中,尔后,视线定格在一尊还未完全成型的石像后,那里正背对着她,蹲着一道人影。

灰色的长衫衣摆及地,随意束着的青丝间偶有几缕华发参杂,他正专心致志的用铁锤对着石像敲敲打打,犹如一个普通的雕刻石像的工人,完全察觉不到他身上有玄力的波动。

但凌若夕并没有因为他表现出的普通,而放松警戒,当修为达到一个境界,便可返璞归真,她想,此人或许正是如此,越是普通,越说明他的实力高深莫测。

云旭戒备的站在她身后,手掌悄然抚上腰间的佩刀,时刻做着出击的准备。

“我不喜欢有人在我家里动武。”男人没有回头,却像是背后长了一双眼睛般,温和的说道。

云旭浑身一僵,背脊蹭地窜起一股冰凉的寒气,直冲他的头皮。

这人好敏锐的探查力,他自以为自己的动作已经足够隐蔽,没想到还是被他发现,掌心无声渗出了些许冷汗。

“敢问阁下可是绝杀前辈?”凌若夕淡淡然睨了他一眼,尔后,沉声问道,态度不卑不亢。

“恩,我就是绝杀。”男人将手中的铁锤放在地上,拍着手起身。

他容貌平平,仙风鹤骨,犹如一个拥有佛心的人,乍一看,完全无法将他同小一口中的杀戮者联系起来。

凌若夕眼眸一闪,眼底划过一丝忌惮。

作为同类,她可以清晰的嗅到这个男人看似干净、飘渺的表象下,传出的那股浓郁而又骇人的黑暗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