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42章 挑衅,答应赌约

第242章 挑衅,答应赌约

“你就是凌若夕?”绝杀波澜不惊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眸光平和,不带一丝锐利,仿佛只是单纯的询问,但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他这看似温和的目光里,蕴藏着的压迫感究竟有多沉重。

凌若夕用力握紧拳头,掌心传来的疼痛将她的冷静唤回,在绝杀的打量下,她逼着自己镇定,凛然的气势瞬间暴涨,气场全开。

一个温和如仙,一个凌厉如魔,两人的气势在空中对撞,谁也不肯相让半分,但论气场而言,绝杀与凌若夕不相上下,两人都是手染无数生命的恶人,不论是杀意还是战斗经验,都是平手,但若论实力,凌若夕却远比不上他的修为。

很快,她脸上就渗出了一滴滴密集的冷汗,汗珠顺着她的面颊悄声滑落,浸湿了衣襟。

云旭在一旁看得心头焦急,恨不得马上冲上去顶替她。

“的确不错,作为女人,已是极好的了。”绝杀忽然开口,气势瞬间消失。

凌若夕身体一颤,心头长长松了口气,好险!要是再继续下去,只怕她今天就会真的狼狈了,虽然亲自体会了一把绝杀恐怖的实力,但凌若夕不仅没有退缩,反而愈发坚定想要打败他,想要与他交手的信念,只有和强者对战,只有在一次次生死战斗中,她才能够进步,能够尽快提升。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凌若夕心底的大石悄然落地,干脆利落的说道。

她的话让绝杀有些愕然,毕竟,从她进入深渊地狱后,尤其是这段时间以来所做的事,无一不透着狠绝与狂傲,但眼前这个不卑不亢的女子,竟会说出类似弱者的话,偏生那一身的气度却又不损分毫。

绝杀古井无波的双眼骤然浮现了一丝极淡的欣赏,“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女子。”

明明实力弱小,明明方才她险些支撑不住,但她所表现出的,却分明是强者才有的气魄,有趣,着实有趣。

“你来此所为何事?”绝杀淡漠的问道,嗓音平平让人难以听出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凌若夕抿唇笑道:“不知此物可是前辈的?”

那枚飞镖安静的躺在她的手心,绝杀连犹豫也不曾有,坦然点头:“不错,听闻你最近一直在向谷里的高手挑战,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主意,但一个外来者,我不会允许你在此处放肆。”

他飘渺的气势顿时大变,多了一分霸气,一分强势,这才是一个能够站在众多强者之巅,让他们打从心底尊敬、惧怕的霸主该有的气势。

凌若夕深沉的黑眸里迅速闪过一丝精芒,她傲然挺直背脊,在绝杀沉重的压迫感下,倔强、固执的不愿露出一丝退缩,单薄的身影挺拔如松,笔直的脊梁骨,好似能顶起一片天来。

“前辈,你一生滞留此处,就从未想过有一天离开这,看看外面的万里河山吗?”在短暂的犹豫后,凌若夕终是没有选择隐瞒,准备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她很明白,想要收复深渊地狱的人,摆平绝杀是必然,也是必须的。

绝杀面色一沉,眉宇间闪过一丝戾气,“你无需用这种话来引诱我,想要离开?就凭你?”

他毫不掩饰对凌若夕的轻蔑,那是一个强者对弱者的蔑视与不屑。

凌若夕不怒反笑,“没有试过前辈又怎知我做不到呢?”

“你无需把话说得这般好听,说出你的目的。”绝杀敷衍的挥挥手,示意她不用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决心。

离开?他何尝不想?年轻时,他也曾有过想要杀出此处,破除结界,去外边看看这个他完全不熟悉的大陆,可是,随着修为一年一年增强,但他仍旧拿那道结界毫无办法,想要离开的希望,愈发渺茫,以至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便放弃了,打消了这个念头。

若不是凌若夕今日突然提及,绝杀甚至忘记了,他也曾有过豪情万丈的过往。

“前辈,你可愿与我打一个赌?”凌若夕悠悠然笑道,眉眼带着一丝挑衅。

如此拙劣的激将法,但对绝杀而言,却分外有趣,打赌?一个论实力、论身手,都比他弱的女子,究竟从哪儿来的自信,敢在他的面前放肆?

说到底,绝杀外表上看来,似乎是一个不染凡尘俗世的上仙,但实际上,他骨子里却拥有着一个霸主该有的一切,强势、霸道、任性,当一个完全不符合他认知的女人出现时,他自然会生出不少兴趣,面上的戾气逐渐平静下来,他微微颔首:“你说来听听。”

鱼儿上钩了。

凌若夕心头一笑,看来她对这绝杀的第一印象是对的,这个男人根本禁不起挑衅,是一头易怒的雄狮,百兽之王。

“前辈不惜主动向我约战,怕也是为了此处的安宁,害怕我会为这里引来变故。”凌若夕施施然说道,眸光通透,仿佛看穿了绝杀心里在打着的主意。

他连面色也不曾变换过一秒,但心底却是暗暗吃了一惊。

“我呢,没想过要拒绝前辈的邀战,但若是我能侥幸胜出,我希望在找到出去的方法时,前辈能与我一道,成为我的助力,不知前辈可愿意赌上一赌?”她只提出让绝杀跟随她,只字不提深渊地狱里的其他人,毕竟,有些事不适合说得太早,需要循序渐进,更何况,若是绝杀点头,她收复其余的人自然会事半功倍。

绝杀面露一丝诧异,他虽然早有预感,这个女人心里打着别的主意,但他不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她居然会张狂到这种地步。

一声讥笑滑出唇角:“你的自信从何而来?”

他真的很好奇,还是说,外边的世界中,所有的女人都与她一样?这么不怕死么?

“如果连我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实力,又有谁会相信呢?”凌若夕说得云淡风轻,但没人会忽视掉她话里近乎笃定与决绝的自信。

绝杀微微拧起眉头,双眼紧紧地盯住她,似要将她看穿,看穿她这张笑脸下的心思。

凌若夕淡然站在原地,姿态落落大方,任由他打量。

气氛顿时变得沉重,围绕在他们二人之间的氛围,让一旁的云旭暗暗紧张,他还真怕凌若夕一时冲动的挑衅,惹怒了对方。

“你知道如何离开这里的法子?”绝杀收回了目光,再度问道。

“不知。”

“你有把握打败我?”

“没有。”

他毫不停顿的问话,得到的却是凌若夕似是而非的回答,双眼细细的眯起:“既然没有,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答应你这个滑稽的赌约?”

云旭不安的握紧拳头,一双眼紧紧盯着他们二人。

“资格这种东西,比起说,难道不应该前辈自己用眼睛看么?若是我输了,任凭前辈处置,按照这里的规矩,战死在前辈手下,我也没有一句怨言,若是无法找到离开此处的方法,赌约也可作废,怎么算,这个赌约对前辈而言也没什么坏处,还是说,前辈是担心会败给我这个实力卑微的小女子呢?”凌若夕笑靥嫣然的歪着脑袋,轻声说道。

这话是**裸的挑衅,比起方才,更加明显,更加放肆。

绝杀眸光一变,再度看向她时,明显多了一分冷怒,“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这么说话的人。”

话语阴鸷如魔,带着一丝让人胆寒的戾气。

凌若夕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其实我这人别的没有,但总喜欢把自己逼到绝路,只有绝境才能逢生,前辈,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个赌约对她而言,是压力也是动力,她相信只有在最艰难的环境中,人才能够一次次突破自身的极限。

既然和他的战斗避无可避,那么,在这个前提下,她又为什么不能给自己塑造一些利益呢?

绝杀深深的凝视了她许久,这才缓缓开口:“好,我便答应你,若你败在我手下,我必当场取你性命,决不食言。”

“好啊。”凌若夕好似未曾将他的威胁放在心上,仍旧是那副笑盈盈的表情。

“老大,你们在说什么?大老远就听见你杀气腾腾的声音了。”突然,天空上传来一道调侃的声音,住在附近的男人们飞身从半空中落下,他们的面容大多陌生,都是排名前十的高手,也是对绝杀最为尊敬,最为崇拜的一群人。

“咦?这不是最近把深渊闹得不可开交的小丫头吗?怎么跑老大这里来了?”住在二号山谷的暗水把玩着肩头垂落的一条辫子,似笑非笑的打趣道,但仔细看,便能发现,他眼底暗藏的精芒与审视。

虽说深渊地狱中的人,大多是直肠子,信奉武力、暴力,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中没有聪明人,只不过是平日里不需要动头脑罢了。

有时候凌若夕反而觉得此处居住的人,比起外边大千世界里的,要单纯许多,大概可以称之为大智若愚?

“你们来做什么?什么时候我这里成了你们聚会的地方?”绝杀素来喜静,突然间自己的空间里出现了这么大一帮人,他怎会有什么好脸色?

暗水也不觉得尴尬,似乎习惯了他的冷言冷语,颇有些厚脸皮的腻歪在绝杀身边,时不时同他打趣几句,但更多的时候,他却在拐着方儿的试图弄清楚绝杀和凌若夕之间究竟有什么纠葛。

“前辈,我就不打扰你了,若你决定了时间,可来通知我一声,到时,我定倾尽全力打败前辈。”凌若夕打算告辞,但临走时的这番话,却让刚赶到的众人听得傻了眼。

打败?她说她要全力打败他们的老大?

暗水手指一颤,竟不自觉用力拽了一把自己的小辫子,头皮传来一丝尖锐的疼痛,这才将他脑子里的理智给唤了回来。

他从上到下,从头到脚将凌若夕打量了一番,似乎她身上长了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