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43章 出现在山谷的小奶包

第243章 出现在山谷的小奶包

凌若夕眉心一跳,冷若冰霜的眼神缓缓从这帮人身上扫过,顿时,他们有种血液冰冻的错觉。

“好,三日后,山谷外。”绝杀微微颔首,立即给出了交战的时间地点,态度极其爽快。

“老大,你要和这小丫头交手?”暗水错愕的眨了眨眼睛,脸上调侃的微笑变得有些滑稽,“小丫头你居然还答应下来了?”

是他跟不上现在的年轻人心里的想法么?这世上竟有人故意想要找死?她和老大的实力悬殊如此之大,究竟有什么底气,敢答应下来?

这个问题不止是他,听明白他们谈话的众人也通通傻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嘲笑她的异想天开,还是该为她的勇气鼓掌。

“有什么问题吗?”凌若夕貌似纯良的歪着脑袋。

“不,并没有,三日后,我们可要好好睁大眼睛看看你是怎么尽全力打败老大的。”听着像是鼓励的话语,实则却暗藏嘲讽,暗水勾唇一笑,笑得邪气肆意。

凌若夕当作没有听见,她会用自己的实力和最后的战斗结果,来让他们信服。

头也不回的带着云旭离开山谷,还没走多远,便听见了后方传来的讥笑声,她神色不变,愣是像没听到一般,反倒是向来性子沉稳的云旭,眼底隐隐有怒火在燃烧。

“这些野蛮人简直太没有礼数了……”云旭咬着牙,愤愤不平的嘟嚷道。

在他看来,纵然凌若夕不是绝杀的对手,但就凭她这份敢打敢战的勇气,也值得人钦佩。

“实力是让人闭嘴的最好方法。”凌若夕漠然启口,“你不觉得让这些看不起我的人,到时候吓到双眼脱窗,是一件很让人兴奋的事吗?”

“……”有这种想法的她,果然是变态吧,云旭不由得在心里腹诽道,但脸上却是一副认同的表情。

“哎,要是少主在这里,定不会允许他们辱没姑娘半句的。:”云旭惆怅的叹息道,若是少主在这儿,定会立即用他强悍的身手,令这帮人闭嘴。

凌若夕背脊一僵,一瞬间的异常反应,却被云旭看在了眼里。

看来,凌姑娘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还是有少主的,否则,也不会失态了。

“姑娘,你莫要为少主担心,以少主的个性,就算被带回云族,也不会吃亏,更何况还有族长坐镇,那些豺狼虎豹,根本不是少主的对手。”他出声安慰道。

凌若夕淡漠的睨了他一眼:“我有说我担心他吗?自作多情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得改。”

这算是口是心非呢,还是恼羞成怒呢?

云旭含笑不语,没有揭穿凌若夕的谎言,就算她自己身在局中没能看清自己的真实心意,但在旁观者看来,她对少主的在乎,早已暗暗生出了。

“我现在只关注自己的事,至于他,不在我cao心的范围里。”凌若夕继续说道,语调冰冷,听起来似乎对云井辰并没有任何的青睐与重视。

“是,是属下失言。”云旭急忙请罪,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台阶。

凌若夕脸上的冷色这才逐渐散去,两人保持着尴尬的气氛,回到居住的山谷,刚穿过山路,就听见老头呵斥小一的声音。

“你看看你最近都疏忽了多少事?这些药材不能浇太多水,你是想让他们全都被溺死吗?”老头咋呼呼地站在药田旁,双手叉腰,指着小一的脑袋叫骂道,“你以前从来没有犯过这种错,现在是怎么了?魂被谁给勾走了?”

小一被他教训得双颊绯红,低垂着脑袋,如同一只小可怜,让人想要怜惜,想要安慰。

“哟,咱们伟大的勇气少女回来了啊。”老头敏锐的瞥见归来的凌若夕,见到她安然无恙时,他心里的大石头立即落地,但嘴上却不饶人。

小一霍地抬头,神情带着毫不掩饰的激动与欣慰,师姐她没事,真是太好了。

“在你面前,我哪里当得起伟大这两个字?”凌若夕牙尖嘴利的反驳道,“你吃火药了?今天怎么口气这么冲?”

“哼,要你管,我不仅吃了火药还吃了炸药!”老头傲娇的将脑袋转向一边,如同孩子般不服气的撅起嘴巴。

“那你继续发泄,我先进屋。”凌若夕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懒得同这抽风的老头斗嘴,她还要好好想想,三天后如何打败绝杀。

明显用正面对敌的手段起不了什么作用,想要得胜,似乎只能剑走偏锋了。

“喂,这是你对我这个师傅的态度吗?你先别走,给我好好说说,你和绝杀到底谈得怎么样?他有没有为难你?”老头越说神色越发严肃,大有要是她在绝杀那儿吃了亏,立马要冲去找人家算账的冲动。

凌若夕哭笑不得的摇摇脑袋,但心里却泛起了一丝暖流,虽然老头平时喜怒无常,做事只凭喜好,但他对自己,却是真心的好。

“他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要为难我?”凌若夕故作茫然的反问了一句。

“那还用说吗?就你那个性,谁知道会不怕死的说出什么话激怒了他。”老头理直气壮的说道,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麻烦携带体,走哪儿都会闯出祸来。

“我想,激怒人这种事应该不会有人比你更拿手了,咱们顶多也就是半斤八两。”凌若夕哼哼两声,眸光戏谑。

老头一时被气得哇哇直叫,夹杂着银丝的华发隐隐有竖起的迹象。

“鬼医前辈,姑娘她对绝杀极有礼貌,是不会做出故意惹怒对方这种事的。”云旭在一旁出声解释道,他选择性的遗忘掉了凌若夕后来的挑衅。

老头一脸的不信,“哼,她我还不了解吗?一句话就能把人给气到半死。”

“那要看对谁了。”凌若夕悠悠然开口。

二人就在这大宅前,你一句我一句斗起了嘴来。

天色渐沉,一号山谷后方不足五千米的距离,一座被白云环绕的断壁悬崖孤零零坐落在此处,站在下方眺望山巅,一眼望不到尽头,这座巍峨、庞大的山峰,正是凌若夕被云玲弄下来时的地方,而此时,本该是夜深人静的时辰,借着天空上隐隐约约的月光,似乎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缓慢的朝下移动。

一条牢固的绳索从山巅向悬崖下方抛下,虽然有百米长的长度,却难以抵达山脚,而是悬挂在半空中,绳索的中央,一道小小的人影正在吃力的朝下趴着,短短的双腿在这峭壁上小心翼翼的探索,寻找着能够下脚的空隙。

“呼!真累。”凌小白单手抓住峭壁上一个凸起的石块,另一只手迅速擦拭掉脸上的汗珠,红润的面颊,此刻多了一分狼狈,一分惨白。

越是往下,身侧的气温越是低得吓人,即使凌小白在出发前,特地给自己多添加了一件棉袄,但仍旧被这凉风给吹得四肢冰冷,唇齿打颤。

“吱吱吱!”趴在他肩头的黑狼,古怪的叫了两声,为他打气加油。

他们从昨天就开始朝悬崖下爬去,可这都快一天一夜了,却连下方的影子也看不到,只有白云缭绕。

“该死的,等小爷找到了娘亲,一定要让那帮混蛋付出代价,要不是他们,小爷干嘛大半夜不睡美容觉,跑到这里来寻人?”凌小白越想越生气,对云玲等人是彻底的恨上,连带着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云井辰,他也不自觉迁怒上了。

“吱吱!”要说狠话,还是等找到女魔头再说吧,黑狼挥了挥爪子,一巴掌拍到了凌小白的脸蛋上,然后,毛茸茸的爪子指指下方,似乎在告诉他,快点下去。

“真冷,手都冻僵了。”凌小白幽怨的看了眼自己红肿到有些发紫的双手上,尤其是指尖,早已被这陡峭的山壁磨出了许多细小的伤痕,看上去血迹斑斑,有些吓人。

黑狼人性化的拍拍他的肩膀,似乎在安慰他。

“你说娘亲真的在下面么?小爷怎么觉得这么不靠谱呢?”凌小白迟疑的嘟嚷道,要不是他当时放心不下娘亲,从山洞中赶到战斗现场,捕捉到云玲和四长老离开的身影,急忙让黑狼帮忙追上去,虽然跟丢了,但至少他弄清楚了云玲的目的,他赶到时,云玲已和四长老离开,这附近唯一能够伤害到娘亲性命的,似乎只有这地方。

凌小白之所以知道,正是因为他身边带着一只万事通的魔宠,虽然两人的种族跨越甚大,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交流,虽然多半是鸡同鸭讲。

黑狼当时载着凌小白飞上山巅,在地上,他敏锐的留意到了悬崖边缘的空地上,多出的类似爬行过后留下的痕迹,为了下到悬崖下边弄清楚凌若夕究竟在不在这里,凌小白极其不舍的拿出银子,买了这根强劲的绳索。

在短暂的休息过后,他这才慢悠悠地继续自己的攀岩大业,双手在这凛冽的寒风中,微微发抖,一个个血泡不间断的出现。

可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往日卖萌的小男孩,此刻仿佛浑身带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决然与坚定,一身气势,与平日完全不一样。

因为他知道,在娘亲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必须要做到坚强,要用尽方法,将他的娘亲给找回来,而不是一味的担惊受怕。

不得不说,凌若夕对他的培养绝对是成功的,不然,一个六岁不到的孩子,哪儿有勇气想出这种办法下来这深渊地狱?

“吱吱吱。”放心放心,没听说过祸害遗千年吗?女魔头现在百分百平安,黑狼不想见到他这副故作老成的模样,更不愿意见到他身上又增添出许多伤口。

其实凌小白完全可以勒令黑狼化出本体,驼他下去,但他却很清楚,就算是身为神兽的黑狼,想要带着自己,也很难做到安全降落,还不如先靠他自己,实在最后不行,在距离地面不远时,倒是可以拜托黑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