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44章 小白引起的轰动效应

第244章 小白引起的轰动效应

第二天一大早,绝杀正挑着扁担装着两桶水,准备亲自洗刷一下殿宇外的雕塑,可当他刚将水桶放下,卷起袖口打算开工时,忽然,耳廓微微一动,敏锐的感觉到从悬崖的方向传来的玄力波动,那波动与此处平日里四处荡漾开的玄力波动有细微的不同,甚至连气息,也完全不是人类该有的。

他古井无波的面容浮现了一丝错愕,一丝戒备,脚尖轻点地面,只是一秒,人已在原地消失不见,化作一道疾风般的残影,朝悬崖飞去。

“哎哟,小爷的屁股!好疼啊。”凌小白四脚朝天的趴在地上,嗷嗷叫着,在原地打滚。

丫的,着陆的方式似乎不对,居然害得他屁股开花。

晕染水汽的双眸恶狠狠瞪着一旁同样是一副人仰马翻模样的黑狼,要不是它莫名其妙在半空中缩小身体,他又怎么会摔得这么惨?

绳索无法直达地面,凌小白只能在半途被迫选择让黑狼恢复原型,驼他下来,可谁想到,开始还好端端的,但当距离这地面还有几十米时,它的身体像是碰到了什么肉眼无法看到的阵法,又或者是结界,竟诡异的缩小,玄力无法调动,一人一兽这才有了此刻的狼狈样子。

黑狼心里也冤啊,它也没想明白,怎么会突然失去玄力,本就窄小的双眼,此刻更是纠结的眯在了一起,它讨好似的挪动着毛茸茸的躯体,蹭到凌小白面前,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爪子蹭着他的手背,似在向他道歉,并且请求原谅。

“哼。”凌小白心底的火气立即消散了三分,但他仍旧没给黑狼好脸色看,一边揉着几乎快失去知觉的屁股,一边提着它的鬃毛从地上坐起来,吸吸鼻子,娘亲不在这儿,他才不要哭呢,他可是男子汉!要哭也只能哭给娘亲一个人看。

腮帮顿时一鼓,宛如一只小仓鼠,模样甚是可爱,只可惜,现在这里只有一只完全不同物种的黑狼,自然也就没人欣赏到凌小白可爱到爆的样子了。

“什么人?”突然,背后传来一道如同鬼魅般的声音。

凌小白顿时背脊一僵,下意识啊了一声。

黑狼更是从地上翻身跃起,四肢及地,身体拱成一个弧形,满脸戒备的盯着这个悄无声息出现的男人,这人是谁?神兽的强悍威压朝绝杀扑去,带着丝丝戾气。

“恩?魔宠?”绝杀略感意外的咦了一下,一个小孩子外加一只魔兽,居然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这儿?虽然身影狼狈,但却没有受到重大的伤害,他们是怎么下来的?

“叔叔,你是谁啊?”凌小白一脸迷茫的问道,看上去单纯极了,他从小就知道,在什么时候利用自己这张脸蛋,娘亲说过,合理利用自身的资源是聪明人的做法,他要做一个聪明的宝宝。

绝杀森冷的眼眸极快的掠过一道柔光,看着眼前单纯、可爱的小孩子,心里某个角落顿时软了,连带着,就连说话的声调似乎也放缓了许多:“我是这里的人,小孩子,告诉叔叔,你为什么会带着一只魔兽出现?这里不该是你来的地方。”

“可是,宝宝想找娘亲。”凌小白眼眶一红,泪眼婆娑的哽咽着,鼻子一抽一抽的,委屈得不得了,就连杀名在外的绝杀,此刻也不自觉散掉了一身的气势。

他此生没有子嗣,而这个地方,就算有小孩出世,从小也是要经过各种生死战斗的磨练,只有胜利者,强者,才有资格存活下来。

他哪儿见过如凌小白这般,可爱的孩子?弱小得让人想要去保护,像是一颗璀璨的宝石,光芒绚烂。

“娘亲?”绝杀第一时间脑海中闪过了凌若夕的身影,要说这个地方若有谁是外来者,且有可能是他要找的人的话,大概也就只有她符合这些条件了。

可是,那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八年华,这孩子至少有五六岁,可能么?

“你娘亲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你要跑到这里来寻找她?”绝杀不动声色的问道。

凌小白神色一暗,双肩似无力的耸搭了下去:“娘亲她被坏人追杀,宝宝偷偷跟在后边发现娘亲掉下来了,所以想尽办法想要来找娘亲,叔叔,你要是知道娘亲在哪儿,就告诉宝宝好不好?”

他撒娇似的轻轻扯住绝杀的衣袖,眸子里闪烁着三分期盼,三分不安,四分紧张。

黑狼无力的趴在地上,决定不再去看某个又开始忽悠人的小子,丫的,不愧是女魔头一手教导出来的种,糊弄人的手段简直是出神入化。

完全不了解凌小白真实个性的绝杀,被他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忽悠住,急忙道:“你先告诉叔叔,你的娘亲叫什么,叔叔才能帮你找到她。”

“可是,娘亲说过不能随便告诉陌生人的。”凌小白吸了吸鼻子,一副我很听话的乖巧表情。

绝杀心里的柔软愈发扩大,“那好,叔叔先带你回去洗漱,等你养好了精神,再去找你的娘亲,好吗?”

要是被山谷中那些敬畏着他的人看见他这副温柔的模样,定会吓到双眼脱窗。

一个手染无数鲜血,统领整个深渊地狱的霸主,居然会拿一个小孩子没辙?甚至还害怕着说话太大声而吓到他。

凌小白在心底比了一个耶的手势,但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羞涩,一丝难为情,“不会打扰叔叔吗?”

够了,简直是够了……黑狼嘴角抽搐的捂住自己的脸蛋,不愿再去看越演越过火的某小孩。

“不会。”绝杀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完全没有注意到凌小白眼里一闪而过的狡诈,他缓缓牵起他柔软的小手,带着凌小白朝自己的住所走去,一路上,细心的询问着有关他的事,神色极尽温柔。

“那个人,不会是老大吧?”山道上,暗水一行人不停的擦拭着自己的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下方正在和一个陌生的小男孩交谈甚欢的绝杀,目光惊滞的问道。

“好像真的是老大,那小孩是谁?老大的私生子?”有人猜测道,但随即,立马摇头将这个猜想拍飞,“不会,这些年老大根本不近女色,就算我上次送给老大的美娇娘也被他退了回来,还差点把人家的手臂给折断,哪儿会有孩子出现?”

“那,那小孩是打哪儿来的?”暗水脸上不羁的笑容彻底消失,要不是那两个人影就在他眼前,他都快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了。

在他身旁,五六个大男人整齐的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走,下去看看。”既然有事发生,怎么样他也要去弄弄清楚,最近这个地方可不太太平啊。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山谷走去,很快,深渊地狱中来了一名小孩和一只神兽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般,刮遍四处。

当老头乐呵呵的把这事当作笑谈告诉凌若夕时,她立即停下了正在用膳的筷子,眉梢猛地一挑,“孩子?魔兽?”

这种奇异的熟悉感……

她细细的眯起了双眼,将筷子放下。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异常,老头脸上咋呼呼的笑,顿时收敛了几分,他目不转睛盯着她一个劲的看,“你这是什么反应?难不成你还认识这突然冒出的人了?”

云旭更是一脸激动外加紧张的表情,他和凌若夕那出乎寻常的反应,就连小一也看出了一点苗头。

“师姐,难道真的是你认识的人吗?”他悄悄拉扯了一下凌若夕的衣袖,细声细气的问道。

“大概。”凌若夕也仅仅是怀疑,但她却不太敢相信,凌小白会带着黑狼出现在此处,他是怎么下了悬崖的?光是这一点,就足够她怀疑了,“我去看看。”

她拂袖起身,立马准备前往一号山谷去看看情况,如果不是他就罢了,如果真的是他……

深邃幽冷的黑眸里,一丝冷然迅速划过,云旭看着她那副气冲冲的样子,心头咯噔一下,暗暗祈祷,千万别真的是小少爷啊,否则,以凌姑娘的个性,只怕这次要下重手了。

他忙抬脚追了上去,二人一前一后迅速消失在屋外,徒留下老头和小一,茫然的坐在椅子上,相顾无言。

“师傅,这?”小一想追上去,可是又怕老头发飙,坐立难安的在椅子上轻轻扭动着身体。

“这什么这?吃饭!”被抛下的幽怨与委屈,让老头当即动怒,他才不是嫉妒那个能让混蛋丫头如此失态的小子,绝对不是!

“哦。”小一悻悻的闭了嘴,但双眼却始终偷偷看着屋外的动静,仿佛在等待着下一刻,那熟悉的身影会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凌若夕心中焦急,一改平日悠然的步行,踏空飞去,身轻如燕,影若疾风,身后的云旭几乎卯足了全力才勉强能看到她的身影。

当她的气息出现在那道熟悉的屏障外时,正坐在殿宇正厅中,看着暗水等人逗弄小孩的绝杀,当即正了脸色,“有客人来了。”

“又是她?难道她也是来看热闹的?”暗水略一感知,立即探查到了来人的身份,奇怪的嘀咕道。

“你们在说谁啊?”凌小白笑呵呵的问道,脖子、手腕挂满了金灿灿的饰品,整个人如同金童般璀璨发亮。

没想到这地方看起来落后,这里的人却一个个都是肥羊!

凌小白表示他真的爱上了这里,爱到已经快不愿意离开了。

对于一个财迷而言,还有什么,比金山银山更值得他动心的?

“我告诉你啊,咱们这儿可有一位出了名的战斗女狂人。”暗水拍拍胸口,临时充当万事通,准备给凌小白好好说说凌若夕的壮举。

好不容易来了个奶娃娃,他们一个个可新奇得很,哪儿舍得让他失望?

“呀?真的吗?那岂不是和娘亲一样?”灵动的大眼睛里划过一丝精光,他故作惊讶的看着暗水,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