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45章 母子关系曝光

第245章 母子关系曝光

“哦?原来我在你心里,竟是这么一个形象。一道熟悉得让凌小白刻骨铭心的冰凉声音从殿外传来,他含笑的小脸顿时一僵,出现了一丝激动又害怕的神情。

暗水蓦地抬头,朝殿外看去,那抹冷冽的身影不是凌若夕还能是谁?

“说曹操曹操就到。”他调笑一声,冲凌小白扬扬眉毛,指着凌若夕的身影道:“诺,战斗女狂人这不来了吗?”

凌小白讪讪的笑笑,心头却叫了一声,吾命休矣。

那股熟悉的气息越来越近,他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双手不安的扯着衣摆,妈蛋!为什么娘亲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

这和他预想中的重逢画面,完全不同啊喂!

绝杀冷眼旁观着凌小白的异状,眼底闪过一丝了然,看来他的猜测是对的,他想要寻找的娘亲,果然是这个女人。

黑狼同情的看了正在风中石化的某小奶包一眼,默默的在心里念了句,阿弥陀佛,自作孽不可活。

“怎么,有胆子说,现在却没胆子回头,恩?”嗓音带着丝丝危险,凌若夕迈入殿中,眸光冰冷的瞪着凌小白的背影,这鬼灵精,居然还真的敢一个人跑来这儿?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

“娘……娘亲……”凌小白机械的转过身,努力想要镇定下来,奈何,对上那双高深莫测的眼睛,他愣是心虚得手足无措。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子,竟是个结巴?”凌厉的眉梢朝上扬起,她似笑非笑地讽刺道。

凌小白被她给说得只想找个地缝把自己塞进去。

“你们认识?”暗水这才看明白眼前这一幕是怎么回事,联想到凌小白曾说过他的来意,他顿时愣了:“你就是他千辛万苦想要找的娘亲?”

喂!这么暴力的女人,怎么可能有一个如此可爱的儿子?这符合逻辑,符合常理吗?

凌若夕睨着凌小白,也不吭声,似乎在等着他自己表态。

凌小白摸摸鼻尖,傻笑道:“是啊,是啊,她就是宝宝最爱最爱的娘亲。”

他亲昵的说道,脸上殷勤的笑容怎么看似乎都透着几分刻意。

“这不科学!”暗水大叫一声,立即捂住自己的脸蛋,想要拒绝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

“我是他的娘亲这件事,让你很难接受?”凌若夕不满于他那副五雷轰顶的模样,当即问道。

暗水立马摇头,“不,我只是太惊讶。”

老大要战斗的对手,居然是和他相谈甚欢的孩子的娘亲,这是何等纠结、复杂的关系。

“娘亲,宝宝好想你。”为了防止凌若夕秋后算账,凌小白立马扑到她怀中,向她表达着这段时间以来的思念之情,“娘亲都不知道,宝宝有多害怕,宝宝还以为娘亲再也不会回来了。”

说到底,他再聪慧,再机智,也仅仅是一个不足六岁的孩子,突然间发现娘亲被人带走,一路追踪,却发现她掉下了万丈悬崖,凌小白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刻,他有多恐慌。

柔软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他咬住唇瓣,无声的落下泪来。

察觉到胸口的湿润,凌若夕冰霜般冷峻的容颜,顿时放柔,眼底浮现了一丝柔情,一丝疼爱,她弯下腰,反抱住凌小白,温热的手掌拍着他僵硬颤抖的背脊,“我在,就在这里,在你的面前,我永远不会抛下你。”

“说话算话,娘亲再也不准这么吓唬宝宝了。”凌小白瓮声瓮气的说道,小脸径直埋在她的怀中,曝露在外的耳朵,红得似要滴血。

“恩。”凌若夕郑重其事的应了一声。

等待凌小白情绪恢复平静,他这才擦拭掉脸上的泪珠,难为情的退出了她的怀抱,他是男子汉了,怎么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娘亲撒娇呢?实在是太丢脸了……

暗水等人看得是瞠目结舌,不仅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有围绕在他们身侧的,浓浓的温情。

对于习惯了打打杀杀日子的他们而言,这样的温情,就像是一团火,吸引着他们,可若是靠得太近,又会灼伤。

“没想到他真的是你的孩子。”绝杀略带感慨的一句话,让凌若夕瞬间打定主意,等到过会儿后才同凌小白秋后算账,她可没有在外人面前教训自己儿子的癖好。

不卑不亢的朝绝杀点点头:“多谢你收留他。”

“这同你无关,”绝杀说得极其淡漠:“我只是一时好心罢了。”

“嗯嗯,叔叔是个好人。”凌小白立即殷勤的向绝杀送上了一张好人卡。

云旭嘴角一抽,很想告诉他,他嘴里的好人,在后天会同他的娘亲决一死战。

大抵是头一回被人如此夸赞,绝杀脸上那副淡漠、飘渺的神情,变得古怪起来,似笑似怒。

“老大,你们慢慢聊,我们就先撤了啊。”暗水总觉得这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准备先行闪人。

“那我也就告辞了,两日后见。”凌若夕大力握住儿子的手腕,朝绝杀道别后,便率先走出殿宇,绝尘而去。

一路上,凌小白的心不安的在胸腔里上下跳动,他时不时用余光偷窥身旁的女人,欲言又止。

娘亲是不是在生他的气?不然,干嘛都不说话的?

黑狼慵懒的蜷缩在他的肩头,决定对这对母子之间诡异的氛围视若不见。

“娘亲……”凌小白打破了沉默,小心翼翼的扯住她的衣袖。

“我想你应该有很多话要对我解释,例如,你怎么会在这里,又例如,你是怎么从悬崖上下来的,对吗?”凌若夕眸光一转,神色看似波澜不惊,却又让人感觉到了一股背脊发凉的寒气。

凌小白尴尬的动了动嘴角,他就知道,娘亲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这是打算要秋后算账的节奏吗?求救的眼神咻地刺向云旭,使劲的挤弄着眼神。

“眼睛抽筋了?”凌若夕好笑的看着他那副贼眉鼠眼的模样。

“娘亲!”某个小奶包瞬间炸毛,但心底却是美滋滋的,娘亲还能同他斗嘴,看来还没气到很严重的地步。

这小子,难道以为她会没有发现他的庆幸么?

凌若夕缄默不语,只是在回到山谷后,立即抱着儿子飞身回到房间,甚至在经过小一和老头面前时,也不曾停顿过步伐。

“她搞什么鬼?”老头气呼呼地问道,这女人是当自己不存在吗?回来也不晓得打声招呼?

“前辈,凌姑娘她暂时有私事处理,您就多担待一些吧。”云旭继续干起了替凌若夕收拾残局的工作,为她说着好话。

“哼,说吧,刚才她抱着的人是谁?是不是绝杀那儿的小娃娃?”老头逼问道。

“那是凌姑娘的儿子,凌小白少爷。”云旭将凌小白的身份说了一半隐瞒了一半。

老头顿时双目圆瞪:“什么?儿子?”

小一一副五雷轰顶的惊诧模样,“师姐有儿子了?”

这个消息对他们而言,不可谓不大。

“是的。”云旭略带深意的看了小一一眼,这个少年究竟对凌姑娘抱着什么样的感情?爱慕?还是亲情?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替少主好好保护凌姑娘,阻止任何雄性生物觊觎她,隐患要扼杀在摇篮中才行。

“那,孩子的父亲是谁?”老头双眼一闪,拍桌起身,他倒想知道,哪家少年这么强悍,能把这混蛋丫头收复。

在鬼医的眼里,凌若夕根本没有女人该有的一切品性,她凶残、暴力、隐忍,完全不符合女子的美好品德,这样的女人,竟会为男人生儿育女?怎么听着这事如此玄幻呢?

“这……没有经过凌姑娘的首肯,属下不敢妄自议论,前辈若是好奇,大可去问问凌姑娘,若她愿意说,自会告知前辈。”这话说得完美至极,既表现了他对凌若夕的忠诚,又隐晦的告诉了他们二人,凌若夕身边有一个男人的事实。

小一听着听着,心里愈发不是滋味,一股苦涩的味道漫上喉咙,他失落的垂下脑袋,师姐有心爱的人了……

“我就知道跟在她身边的,就没一个好人。”老头见他避而不谈,立即一惊一乍的嘟嚷道,“不说就不说,我还就不稀罕了。”

说罢,他猛地挥动衣袖,抬脚就走,那背影怎么看似乎都带着一丝匆忙、急切。

“那人,对师姐好吗?”小一怔然的问道,神色极为复杂。

云旭心头一沉,他就猜到这少年对凌姑娘有不一样的想法,“好,非常好,少主曾说过溺水三千只取一瓢。”

少主对凌姑娘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好这个字来形容,他完全是将这女人捧在了心窝上,任由她踩在自己头上撒野。

云旭毫不怀疑,若是凌若夕在前方纵火,少主他定会在后方替她摆平一切。

“是吗?”小一既替她高兴,又有些失落,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让他的脸色愈发的黯淡,“那就好。”

“如果没别的事,属下暂且退下了。”云旭扶了扶袖,这才退出了房间,只留下小一一人,眸光空洞的看着桌上的茶杯,神色晦暗不明。

卧房里,凌若夕一席墨色长衫,正襟危坐在高首的木椅上,姿态慵懒且妖娆,却又带着一股让人望而生畏的冷冽气场。

凌小白乖乖的跪在地上,眼观鼻鼻观心,哪怕额头已有冷汗渗出,可他却连动也不敢动一下。

“知道错在哪儿吗?”凌若夕斜靠着椅背,低声问道。

“宝宝知道。”凌小白缓缓垂下了脑袋,语调带着说不出的委屈,他不该私自跟下来,更不该罔顾自己的安危,可是,这一切不就是因为他担心她吗?

“你不服?”凌若夕怎会感受不到他的失落与幽怨,眉梢一翘,再度问道。

凌小白大力摇头,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正面挑衅娘亲啊。

“口不对心,你的想法都已经写在脸上了。”凌若夕有些忍俊不禁,但她还没忘记今天的重要任务,她的儿子似乎越来越胆大包天,这次竟连万丈悬崖也敢下?还要不要命了?

“如果你嫌命长,我不介意亲手替你收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