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46章 熄灭的怒火

第246章 熄灭的怒火

滔天的怒火冲击着她的理智,凌若夕面色森冷,紧握的拳头凸起一条条骇人的青筋,越是在乎,就越是不愿他受伤,她害怕着,凌小白有一天会因为他的胆大妄为而丢掉的性命。

一想到他孤身一个人从那悬崖上下来,她的心急忍不住恐惧的一缩一紧。

凌小白根本不敢吭声,顶着从头顶上笼罩下的压迫感,呐呐的垂下脑袋,牙齿轻咬着唇瓣,一滴滴晶莹的泪珠,顺着他粉雕玉琢的脸蛋滑落而下。

“还有你。”手指凌空一勾,一股巨大的吸力让黑狼无以反抗的成抛物线,从凌小白的肩头落入她的掌心。

四肢悬空蹬踏,眯成一条小缝的双眼因害怕瞪大,“吱吱吱!”我错了,饶命啊。

“你竟也陪他胡闹?”凌小白用力戳着黑狼的脑门,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一个凌小白已够她头疼,现在又来一个无法无天的黑狼,还有什么事是这一人一兽不敢做的?

“吱吱!”我错了……小少爷救命啊!黑狼不停的惨叫着,如同小兽低吟的可怜叫声,徘徊在房间之中。

凌小白自身难保,哪儿还敢替它求情?他心里反倒想着,希望娘亲教训黑狼后,能够稍微平静一点,两个人承担她的怒火,总比他一个人来得好。

黑狼绝对想不到,他会如此没有同伴爱,还可怜巴巴的用眼神一个劲瞅着他,示意他替自己说话。

一整天,房间里不断传出凌若夕教训两人的咆哮声,偷听的老头被她那狠厉的声音吓得够呛。

“我觉得这混蛋丫头平时对我还算客气了。”他顿时欣慰的感慨道,有对比才有落差,比起凌小白的待遇,他真心觉得自己好太多了,至少没被她指着鼻子骂过。

“师傅。”小一偷偷拽了拽他的衣摆,“咱们还是别在这儿了,万一被师姐发现……”

偷听是不道德的,师姐这时是没功夫搭理他们,但难保待会儿不会被迁怒。

他一点也不想被师姐教训啊。

“你说的对,走走走。”老头被他这么一提醒,忙打了个机灵,挥着手臂,猫着步伐准备闪人。

看戏虽然重要,但性命更加重要,为了看戏而惹得大祸临头,绝对不行。

日落时分,整个山谷被晚霞旖旎的光辉笼罩,好似披上一层朦胧璀璨的薄纱,山谷外,时不时有打斗声传来,玄力的波动形成一道道劲风,花园中的树木枝桠在风中摇曳,落叶打着旋儿,缓缓飘落在地上,卧房紧闭的大门,总算是打开了,凌若夕一身冷冽,从里面抬脚走出,在她后边,凌小白单手捂住疼痛的屁股,脸上挂着还未风干的泪痕,可怜兮兮的跟上。

黑狼更是安静乖巧的趴在他的肩头,时不时委屈的抽抽鼻子。

“凌姑娘。”云旭在花园里与她撞了个正面,急忙抱拳行礼,担忧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向她身后的一人一兽,当他看见凌小白的动作时,嘴角一抖,小少爷这是被姑娘给好好教训了一顿么?

“你看什么看?”自觉太丢人的凌小白哇哇直叫,跺跺脚,但这动作却牵扯到他臀部的伤口,小脸疼得纠结成了一团,哎哟喂,他的小屁股,这下一定开花了。

“哼,活该。”凌若夕讥笑一声,“只有这样,我看你才会长些记性,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凌小白悻悻的瘪了瘪嘴,“娘亲,宝宝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娘亲你快别生宝宝的气,好不好?”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能别在惦记着这件事吗?在外人面前教育他,真的很丢脸好不好?

面对着他故意的讨好,凌若夕只能作罢,“不要再有下一次。”

她宁肯自己出事,也不愿意看到凌小白莽撞的拿自己的性命胡闹!

她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说明危机暂时解除了?凌小白心头暗喜,用力点着脑袋:“是!宝宝发誓,下一次绝对不会胡闹。”

晚膳时,凌小白一个劲的替凌若夕夹菜,碗里的食物堆积如山,全都是她最喜欢的口味。

“娘亲多吃点才能长好身体。”

“顾好你自己。”凌若夕拍拍他的脑袋,身侧围绕的冷气,有减弱的趋势。

老头咬住筷子,一双眼睛贼兮兮的盯着他们,“喂,混蛋丫头,不提我们介绍介绍吗?”

自从这小奶娃来了以后,他怎么觉得自己就跟个透明人一样了呢?完全没被她放在眼里有木有?

“我儿子,我家宠物。”凌若夕分别点了点面前的一人一兽,凌小白甜甜笑笑,一副矜持的模样,黑狼正趴在桌上埋头努力吃饭,闻言,挥挥爪子,算是打了招呼。

“这是魔宠?”老头滋溜一下双眼放光,伸出手就想去抓黑狼,后者察觉到一股危险之气,含住一块鸡腿肉,便蹦达下桌子,小小的身体躲藏在凌若夕后边,戒备的瞪着面前容貌狰狞的老头。

“吱吱吱!”你丫的要干嘛?

“混蛋丫头,把它交给我,咋样?”魔宠啊,要是能把它弄成药兽,他就不需要再耗费心机的找什么药人了,魔宠的身体承受力极强,可不是人类能够比拟的。

“吱吱吱吱——”黑狼的惨叫声愈发尖锐,看着他的目光犹如在看一个变态,这人该不会是第二个轩辕勇吧?

“不行,小爷不同意。”凌小白大声叫嚷着,一溜烟蹦下椅子,将黑狼紧紧抱在怀里。

“吱!”黑狼满意了,满足了,它千辛万苦卖萌卖命,总算努力没有白费,小少爷还知道疼爱它,保护它。

但心里升起的幸福感没能维持多久,下一秒,就彻底告破,只因它听见了凌小白理直气壮的话:“想要小爷把黑狼交给你,拿出合理的价码,小爷或许会考虑考虑。”

“吱吱!!”丫的,它不是等价交换的物品。

“小黑你乖乖的啊,等小爷弄到银子,将来请你吃好吃的。”凌小白抚了抚它竖起的绒毛,轻声安慰道。

黑狼气得恨不得在他的脸上刨几爪子,有他这么黑心的主子吗?居然想要卖掉自己,还好意思说是为了请它吃好吃的?它又不是吃货,怎么可能上当?

云旭抱着碗,默默的站在墙角,看着眼前这幅熟悉的画面,抿唇一笑,若是少主在此,就更完美了。

“行了,别胡闹,还有你,你要想缺炼药的人,等离开后,我替你找来便是,别打我家宠物的主意。”凌若夕淡漠的睨了老头一眼,警告地说道。

“吱吱!!”黑狼立即感动得快要泪流满面,不容易啊,能从女魔头嘴里听到一句维护,真心不容易。

“切,能不能出去还是一个未知之数,更何况,你有把握能在绝杀的手下保住一条命?”老头没好气的朝她翻了个白眼,对她的许诺,很是怀疑。

“什么绝杀?”凌小白茫然的歪着脑袋,没怎么听明白。

小一双眼一亮,要是这奶娃娃知道了师姐和绝杀要战斗的事,一定会全力阻止,师姐似乎很在乎他,那是不是就能让师姐回心转意,打消这个念头了?这么想着,他当即出声,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随后,期盼地盯着凌小白,希望他能开口阻止凌若夕找死的做法。

“娘亲,你怎么能这样?”凌小白果不其然,双眼一红,开始向凌若夕传达自己的怨念。

小一心头暗喜,紧张的握住拳头。

“就算要打架,也得先立下赌注啊,不说一万两银子,好歹也要有彩头,是不是?不然出人又出力,岂不是很亏吗?”凌小白循循善诱地问道,完全没有看见,小一等人那宛如五雷轰顶般石化的表情。

喂!比起彩头,难道不是更应该先关心她的人身安全吗?

“放心,我什么时候做过让自己吃亏的事?彩头有时候可不仅仅是银子。”凌若夕莞尔一笑,拍拍他的脑袋。

母子俩诡异至极的谈话,让小一正确的三观顿时轰塌,面色惊滞。

事情的发展为什么和他预想的完全不同?

吃过晚餐,小一明显还沉浸在打击中,没能回过神来,直到云旭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拍着他的肩膀道:“这种事习惯就好。”

“他难道不担心师姐吗?”无法理解,小一真的无法理解现在的小孩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或许你可以当作是小少爷对凌姑娘太有信心?”云旭迟疑地说道。

“可那是绝杀啊!”小一不安的跺跺脚,“师姐和绝杀战斗,怎么可能得胜?”

“娘亲说会胜利就一定会。”凌小白不知从哪个旮旯蹦了出来,斩钉截铁地说道,双眼迸射着一股极其强烈的信任,“娘亲从不说假话,你要相信娘亲。”

这是他的经验之谈。

“相信?”小一略显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可是,万一师姐败在绝杀手下,那……”

“到时候咱们就带着娘亲逃命呗。”凌小白说得云淡风轻。

他们的思维是在同一个频率上么?小一彻底被凌小白打败,他原本以为这小孩子会和自己抱着一样的想法,却殊不知,自幼被凌若夕一手调教出的小奶包,根本不能以常理看待。

他无奈的垂下头,满脸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