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47章 弥漫在深渊地狱上方的战火

第247章 弥漫在深渊地狱上方的战火

三日之期已到,大清早,山谷上方似有无声的硝烟正在凝聚、盘旋,凌若夕换上一席黑色劲装,衣摆凛凛,三千青丝被她扎成马尾在身后摇曳,素面朝天的容颜,精妙绝伦,眉宇间透着一丝凌厉,一丝冷冽。

马靴踏出房门,今日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万里阳光从苍穹直泄而下,笼罩在她看似单薄的身躯上,似为她加了一层朦胧的光辉。

“娘亲。”凌小白乐呵呵的从花园里跑来,腻歪在她身侧,灵动的大眼睛扑闪扑闪,似会说话。

云旭、小一、鬼医三人,并排站在花园中,神色或沉稳,或担忧,或傲娇。

“走吧。”衣袖利落的划破虚空,她牵着儿子,带领三人出发,朝一号山谷走去。

“师姐,你当真不再考虑一下?”小一偷偷的问道,现在退缩还来得及,不管怎么样,至少能保住一条命。

凌若夕淡淡然睨了他一眼,笑道:“你这是在教我临阵退缩?”

抱歉,这个词从来不存在在她的生命中。

更何况,她不认为自己会输。

闻言,小一只能悻悻的垂下脑袋。

“行了,再不济老头子我不会看着她丢了这条命。”鬼医一巴掌重重拍在小一的背部,就算他不相信这丫头,也该相信自己的本事不是?

他的安慰不仅没能让小一的心放下多少,反而愈发愁苦。

“哟,气势十足啊。”路上,有不少准备前去围观这场世界大战的人朝他们行着注目礼,有人打趣,有人嘲笑,没有任何一人,认定凌若夕今日会有胜算,即使有,那机率也小到完全可以忽视。

凌若夕目不斜视,身影挺立笔直,那无形间透露出的决然气势,让这帮调侃的男人纷纷哑然,一时间竟被她震慑住。

明明她的实力在这里只能算不错,但这一身凛然的气魄,却莫名的叫人心尖发凉。

“哼,你们就等着看娘亲旗开得胜吧。”凌小白古灵精怪的冲他们吐吐舌头,话说得自信满满,在他眼中,他的娘亲是最强的,这种信心来得毫无缘由,却又是这般根深蒂固。

云旭幽幽在心底叹了口气,紧了紧腰间的佩刀刀柄,不管怎么样,哪怕今儿豁出了这条命去,他也会保下凌姑娘的性命。

身后的队伍迅速壮大,凌若夕一马当先,与凌小白走在最前头,步伐坚定得犹如磐石,不参一丝的犹豫。

刚走下山坡,她一眼就看见了一席白衣孤身站在山谷的石壁外,犹如守护者般的绝杀,瞳孔蓦地一紧,胸前里战意汹涌澎湃,好似岩浆。

战!战!战!所有的感官此刻通通化作了豪气,脚下腾地升起一股压迫感十足的气势,瞬间朝绝杀扑去。

劲风呼啸而过,风声清晰可闻,绝杀神色不变,只微微挑了挑眉毛,便轻而易举的缓解了她的‘见面礼’。

“啧啧,这礼物也太吓人了,紫阶初期的威压啊。”暗水站在山谷上方的山道上,一边把玩着手里的辫子,一边看着正在无声交战的二人,似笑非笑地开口。

“她不是老大的对手。”身旁的弟兄斩钉截铁地说道,对绝杀,他们是打从心里敬畏着的,相信他不可能输给一个黄毛丫头。

“我反倒认为,这凌若夕不会束手就擒,且看看吧。”虽然双方实力的悬殊太过骇人,但暗水却莫名的觉得,这丫头或许会给他们带来惊喜。

收回外露的气势,凌若夕纵身一跃,轻飘飘从山坡上落下,衣诀翻飞,双足稳稳落地,站在绝杀对面,不足两米的距离,凛冽的黑眸与他那双古井无波的眼对上,话未说,气先到。

两人身侧的空气被玄力所扭曲,形成一道道飓风,掀起沙石漫天飞舞。

凌小白想要冲下去就近为他的娘亲摇旗呐喊,却被云旭抢先一步拽住了身体:“小少爷不要冲动。”

此刻,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踏入他们之中,否则,定会被他们的气势伤到。

“师傅,绝杀比师姐的实力究竟高多少?”小一轻声问道,双眼紧张的看着下方的动静,连呼吸也不自觉放缓。

“你问我我问谁?绝杀现在展现出来的修为,不过是紫阶,至于他真实的实力,没人晓得。”老头摇头晃脑的叹息一句,绝杀对玄力的控制,几乎是登峰造极,十多年前,他就已经踏入紫阶,至于他现在的修为,怕是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他的话让小一立即提高了心,身体不安的颤抖起来。

“放宽心,还没开打你激动个什么劲?”鬼医对他这副没见过大场面的样子很是不屑,他可是自己的徒弟,这么紧张怎么行?不是给他丢脸吗?

小一也很想做到如他们这般平静,但他就是做不到啊。

“气势不错。”绝杀冷不防冒出一句话,那两股僵持的威压,顿时消散开去。

凌若夕暗暗松了口气,这才惊觉,自己的背脊竟渗出了许多的冷汗,这人,竟只靠气势就让她竭尽全力,真是让人不爽。

“前辈也很不错,宝刀未老。”她淡漠的扬起唇角,可这话怎么听似乎都带着一丝讽刺。

一直竖起耳朵注意着他们二人的围观者,齐齐抽了一口冷气,这女人该不会是疯了吧?居然敢挑衅绝杀?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牙尖嘴利。”绝杀神色不变,仍是那番飘渺出尘的模样。

“前辈可记得三天前答应我的事?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凌若夕提醒了一句,示意他莫要忘记了和自己的赌约。

“等你打败我,再提此事为时不晚。”绝杀说得嗓音平平,没有轻蔑,没有看低,而是一种近乎漠然的狂妄!

或许在同龄人中,她的实力与身手已经是顶尖的,但对他而言,还不够看,甚至不够他重视。

“呵,那就请前辈接招。”话音刚落,她的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袖中柳叶刀滑入手掌,顷刻间出现在了绝杀的背后,锋利的刀刃直逼他的背脊要害。

“哇!”一阵惊呼声此起彼伏。

“好,就是这样!”凌小白激动的挥舞着拳头,双眼放光。

绝杀甚至连躲闪也没有,身体朝左侧一转,顺势避开她的攻击,手掌携带一股庞大的气流,拍向她的胸口。

“师姐小心!”小一看得是坐立难安,眼看着凌若夕偷袭失败,反而被反击,他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凌若夕怎会被他轻易击中?娇小的身躯滑如泥鳅,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朝下弯去,避开他的攻击,尔后脚尖点住地面,袖中两根染了毒汁的银针刺破空气,射向他的丹田。

这一击要是得手,任凭绝杀修为再强,也只能成为祖上鱼肉,任她拿捏。

衣袖轻轻一挥,一道肉眼无法洞穿的屏障徒然出现。

“叮当”

“叮当”

银针撞上屏障,无力的从空中落下,那泛着黑色斑点的针尖,在阳光下极为刺眼。

“好卑鄙的手段。”绝杀瞳孔一缩,霍地抬头,气势再度暴涨,这次他不再故意隐忍自己的修为,那浩瀚如深海的威压,宛如一记重锤,迅速扑向凌若夕。

她只觉胸口生闷,五脏六腑似是受过挤压般,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天玄巅峰!”暗水吓得手指一抖,险些把自己的小辫子从头上扯下来。

“老大果然好强。”有人悄悄咽了咽唾沫,看向绝杀的目光,带着一股近乎恐怖的狂热崇拜。

相对于他们的激动,鬼医等人却是脸色骤然惨白。

天玄!他居然是天玄修为!

哪怕是居住在二号山谷的暗水,也不过地玄巅峰,可他却足足比其高出一个品阶。

云旭更是吓得身体一颤,他觉得自己的认知似乎被残忍的现实撞击上,正在摇摇欲坠。

龙华大陆最顶尖的高手,便是他的族长云沧海,但其也不过才刚入地玄,已是世间第一人,可是现在,在他的眼前,竟出现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强者。

“姑娘她只怕这次……危险了。”舌尖轻轻舔舐过唇瓣,他干巴巴的吐出了一句话。

凌小白搞不懂他们的担心从何而来,但当他看见凌若夕好似被炮弹击中,身体迅速倒退并且口吐鲜血时,哪里还能镇定下来?

“小黑,现出本体,咱们上去帮忙。”他一把扯下肩头的黑狼,冷声命令道。

粉雕玉琢的面颊上,再没有了平日的可爱与乖巧,只剩下浑然天成的高贵与冰冷。

“小少爷,不可!”云旭赶紧出声,试图阻止他,可他快,黑狼的速度更快,小得可怜的身体凌空飞起,现出了自己的真身,孤狼的身体遮天蔽日,属于神兽的强悍威压,迅速席卷整个山谷,那沉重的,带着杀意的威压,让不少实力卑微的人纷纷跪地。

劲风呼啸,黑狼俯身朝下冲来,一口咬住凌小白的衣襟,脑袋一甩,将人扔到了自己的背上。

“黑狼!不行啊。”云旭急出了一身的冷汗,仰天大吼道。

但黑狼却充耳不闻,哼哼哼,想它堂堂云族神兽,难道还不能救下女魔头吗?

“快,快阻止他。”凌小白指着下方的绝杀,咬牙切齿的说道,“丫的,敢伤害小爷的娘亲,小爷要和他拼命!”

凌若夕随手擦拭掉嘴角的血渍,忍下肝脏传来的剧痛,蓦地抬起头,凌厉的眼神宛如刀刃,狠狠盯着正和凌小白同流合污的黑狼。

“退下去!”一声怒喝拔地而起。

黑狼正准备冲向绝杀的身体立即停止在半空,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古怪的眨了眨,它扭头看看背后的凌小白,再看看下面的女人,顿时纠结了。

它是听谁的呢?

“娘亲!”凌小白趴在它背上,不甘心的叫嚷道。

“退下!不要让我说第三次,这是我的战斗。”凌若夕冷声呵斥着,身影傲然站定在原地,即使方才被打伤,但她的气势却不减分毫。

凌小白愤愤不平的咬住唇瓣,神色颇为挣扎。

“小少爷,你可别做傻事。”云旭急忙飞身而上,一把搂住凌小白的肩膀,还好来得及,这么想着,他刚毅的脸颊出现了一丝庆幸。

要真让凌小白莽撞的进入战场,哪怕有黑狼在旁保护,也难保他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