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48章 这叫兵不厌诈

第248章 这叫兵不厌诈

“呼。”眼看着凌小白被云旭带走,凌若夕这才在心底暗暗松了口气,余光悄然扫过一米外,静静驻足的绝杀,眸光微微一闪,他居然没有趁机偷袭自己?该不会……

一个诡异的念头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但她脸上却不露分毫,反倒是略带歉意的笑笑:“抱歉,孩子不懂事,我们继续。”

“你不是我的对手。”绝杀用着一副平缓的口气,陈述着这个事实。

“那又如何?”言罢,身体犹如炮弹,腾地跃起,在半空中,忽然转身朝下,双足重重凌空一蹬,借力向下而落,摊开的手掌凝聚着两团淡紫色的光芒,强悍的玄力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意,直逼绝杀的天灵盖。

他不躲也不闪,仿佛在等候着她的攻击,当凌若夕的手掌与他的青丝只相隔不足半寸的距离时,手臂迅速抬起,顺势将她掌心的玄力卸掉。

深沉的黑眸骤然一冷,她明显感觉到这个男人想要废了她的手!

“娘亲!”凌小白不安的唤道,身体紧张的僵直在山道上的观众群中,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战场的动静。

不止是他,四周的所有人,此刻全部的注意力通通集中在了他们二人的身上,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绝杀五指一紧,大力握住她的手腕,尔后,手肘朝内弯折,想要断掉她的一臂。

“送给你!”凌若夕咬着牙大喝一声,没等绝杀动手,任由手掌被他紧紧握住,身体却在空中九十度旋转,肩骨在这诡异的动作下,咔嚓一声,彻底脱臼了,尖锐的疼痛没能让她皱过一下眉头,双眼猩红如残血,反手握住他箍住自己手腕的臂膀,脚掌用力一踹。

“唔!”绝杀在一时动弹不得的情况下,被她击中胸口,嘴里漫出一声低不可闻的闷哼声。

就是现在!

凌若夕抓住他此刻露出的空隙,顾不得调整姿势,带着手臂断裂的危险,再度逼近他的面前,姿势极其怪异,极其扭曲,仿佛一只蹲在他肩头的鹦鹉!

完整无缺的左手重重朝下拍去。

“哇!”暗水吓了一跳:“这女人是打疯了吗?”

这种自损一千,伤敌八百的行为,怎么可能是一个女子有勇气做得出的?就算被她得手,老大也不过是轻伤,可她却会残掉一只臂膀啊。

话虽如此,但暗水心里却不自觉升起一丝钦佩。

一个人究竟要抱着怎样必胜的觉悟,才能做到这一步?

她或许打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老大之间的差距,所以,只能用比之更强的信念,豁出一切,来打这一仗!

绝杀深邃的眸子浮现了一丝波澜,脚下的空气迅速扭曲,一圈肉眼可见到的旋窝以他为轴心,朝上升起。

“砰!”手掌宛如撞上了一面厚实的墙壁,攻击被迫停止,就停在距离他身体极其靠近的位置,再也无法靠近半分。

见一击不中,凌若夕立马朝后闪开,身体凌空滑去,轻如飞燕,拉开了同绝杀之间的距离。

“好险。”有人悄悄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轻声嘀咕道。

“好可惜。”云旭无奈的摇摇头,他怎么可能看不出刚才是能够重伤绝杀的最好的机会。

“实力的悬殊太大了,就算丫头愿意拼着一死,怕也难重伤绝杀。”老头看得真切,虽然对凌若夕的勇气很是青睐,但绝杀所展现出的实力,却让他更为忌惮,也愈发担心起她此时此刻的处境。

全力施展出的攻势,被他轻描淡写的解除,对于她而言,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落地后,凌若夕冷眼扫了一下自己脱臼的肩膀,利落的将肩胛骨接上,那细碎的声响,却听得人头皮发麻。

两道人影从空地上一路战到半空中,速度快得众人的眼睛已无法跟上,只看见漫天的血珠不断的落下,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不断的在空气里弥漫着,玄力的波动愈发强烈,一股股飓风从山坡下刮来。

“到底怎么样了?”凌小白不安的在原地跺脚,没办法看清楚战况,他怎么可能不着急?

“不知道。”云旭暗暗摇头,即使是他,也无法跟上他们二人的速度。

“混蛋丫头分明是在找死。”老头能看清些许,他没好气的咒骂道。

这丫头难道真的不打算活命了?瞧瞧她的攻击,分明是横冲直撞,甚至连躲闪也没有。

手掌凌空撞上,紫阶初期与天玄巅峰的力量排山倒海般的撞击着,凌若夕被一股巨大的玄力反噬,逼得在空中倒退半丈,这才勉强化解了他的威压,受创的五脏六腑,似是要撕裂了一般,一股股鲜血漫上喉咙,口腔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

她的眉峰紧锁着,随手擦掉嘴角淌下的血迹,脸色白得透明,一席黑色的长衫,支离破碎,甚至半只衣袖,也被撕毁,露出里面白色的亵衣,青丝凌乱,随着这凉风不停的扑闪着,飞扬着。

“咳咳咳。”她痛苦的弯下腰,一口口鲜血源源不断喷出嘴唇。

云旭不忍的移开了眼睛,这样的她,在和轩辕勇交手后,何时出现过?狼狈如斯。

“你输了。”绝杀漠然启口,冷眼看着她那副后继无力的模样,“你身上至少有两处内伤,束手就擒吧,兴许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既然接下战约,按照深渊地狱的规矩,失败者,将会丢掉性命,绝杀纵然和她没有恩怨,但这个原则,他必须要遵守。

杀凌若夕,势在必行!

“谁说的?”她凉凉的讽刺了一句,明明连站立也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但她的眼里涌动着的,却是滔天的战意,是对这残酷现实的不甘与倔强。

想要她束手就擒?做梦!

她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个词语。

“冥顽不灵。”绝杀显然失去了耐心,第一次主动发起攻击,白色的人影当即消失在原地,如同鬼魅,出现在凌若夕的面前,那张飘渺的容颜,近在咫尺,凌若夕感觉到背脊上窜起一股让她毛骨悚然的寒意。

危险!

她运起玄力想要闪开,但天玄巅峰的威压,却宛如一张密网将她整个人牢牢的锁定在其中,别说是躲闪,就连动一动手指头,她也做不到。

手臂在她紧缩的瞳孔中缓慢举起,手掌摊开,迅速朝她的胸口挥来,一股凌厉呼啸的风声,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耳畔,凌若夕想要动,想要挣扎,却根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带着十成力量的玄力,越逼越近。

凌小白吓得在下方捂住了眼睛,黑狼更是拱起身体,试图再次幻化出原型,云旭悄然握住腰间的佩刀,打算出手。

“轰!”

胸口像是被炸弹淹没,巨大的轰炸将凌若夕打下地面,硬生生砸出一个深坑,尘埃漫天飞舞,众人的视野,已是一片朦胧,完全看不清楚地面的一切。

“她死了?”有人惊疑不定的问道。

“应该死了吧,老大看上去没有留手。”有人咽了咽唾沫,结结巴巴的猜想着。

绝杀衣诀凛凛,傲然站定在半空,身躯沐浴在璀璨的阳光里,如同神祗降临,不怒而威。

他微微眯起眼睛,注视着尘埃。

“娘亲——”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后,凌小白骑着早已幻化出本体的黑狼快速从山坡上飞下,冲入了这漫天的尘屑里。

云旭拔刀出鞘,刀刃迎头坎向绝杀的天灵盖:“去死啊。”

含着沉重杀意的刀锋,刺破空气,绝杀却连头也没回,手臂轻轻举起,指缝精准的夹住了那片刀刃。

“叮……”刀身嗡嗡的颤动了几下,细碎的嗡鸣声,好似无助的哀鸣,随后,再也无法支撑住天玄品阶强者的力量,咔嚓一声,从中间断裂,刀尖咻地插入地面的泥土里。

“今日我的对手只是她一个。”绝杀淡漠的扫了眼偷袭自己的男人,沉声说道。

“胆敢伤害凌姑娘,我要你……”云旭咬牙切齿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完,忽然,绝杀脸色骤变大变,他铁青着面色,手掌轻抚胸口。

怎么回事?为什么他在体内感觉到了一股蚂蚁般啃食着疼痛感?丹田里丰盈的玄力,似是正在被一个黑洞吸走,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云旭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看着突然间气势减弱的绝杀,脑子里一团雾水。

“你做了什么?”绝杀一边吃力的试图缓解玄力被抽空的感受,一边咬牙问道。

他此刻出现的反常反应,绝对同她脱离不了干系!

浓浓的尘埃逐渐散去,被凌小白扶着坐在坑中,靠着儿子,急促喘气的女人,嘴角缓慢扬起一抹极其得意的浅笑,“我早就知道……硬碰硬,我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此时,就连说话,对她来说也是一件颇为费力的事,身体没有一处是不痛的,像是被人用刀子一刀一刀割着皮肉,就连呼吸,也会牵扯到肝脏里的重伤,疼痛感一波接着一波从她的神经末梢传来,但与之相反的,却是她那副稳操胜券的表情。

云旭傻了眼,他瞅瞅坑中姿态狼狈的女人,再看看脸色已变作了酱紫色的绝杀,头顶上的问号愈发扩大。

绝杀不是傻子,他也是从一场场战斗中成长、历练,最后坐稳深渊地狱最强者的位置,只是短暂的错愕后,他便惊呼:“你下毒?”

凌若夕脸上的笑意顿时加深,“不错。”

既然计划已经成功,她也没有需要隐瞒的理由。

“卑鄙!不敢和我堂堂正正的决一胜负,居然用这么可恶的手段,暗下毒手?”绝杀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胸口更是剧烈的起伏着,连身下的衣摆也因为他的愤怒,不住摇曳。

凌小白曲着腿,坐在地上,将浑身除了疼,再也没有其它感官的女人抱在怀里,以自己弱小的身躯,作为保护,支撑着她。

面对绝杀的质问,凌若夕莞尔一笑,褪去了杀虐与冷漠的笑容,极其清浅,却又分外美丽。

“我这叫做兵不厌诈,邀战时,不知前辈可有说过不许利用其他手段?输了就是输了,前辈难道还想反悔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