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49章 无毒不丈夫,不毒不女子

第249章 无毒不丈夫,不毒不女子

绝杀被她太过理直气壮的态度气得够呛,体内澎湃的玄力加速沸腾,双手垂落在身侧,隐隐发抖,也不知是疼的还是气的。

“这女人,好无耻。”有人指着凌若夕怒声叫骂道,对于他们来说,战斗是神圣的,哪怕战死在对手的手下,也断做不出这么无耻的行为。

要战,就该光明正大,而不是利用肮脏的手段来换取胜利。

只可惜,显然凌若夕的三观与他们不符,在她眼中,胜利,就该不择手段,通过各种方法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就足够了。

“噗。”经脉被毒药吞噬,一口黑血蓦地从绝杀的嘴里喷溅出来,他脚下一软,浑身的力气正在被逐渐抽空,玄力如同泡沫,正在一点一点消失。

凌若夕勉强平复了一下体内的内伤,从衣袖中掏出一粒药丸,丢入嘴里,那是她在这几天让老头偷偷炼制的灵药,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伤势好转。

对于专攻毒术的鬼医而言,炼制出这种药轻而易举,而绝杀此时身中剧毒,同样也是他的杰作。

“这样的胜利,你竟丝毫不觉得羞耻吗?”绝杀咬着牙,怒声问道,喉咙里不断有鲜血漫出,但他却强忍着,波澜不惊的瞳眸,此刻只剩下滔天的怒火。

骇人的杀意围绕在他的身侧,犹如一只盛怒的猛兽,此刻正紧紧的盯着他的猎物。

凌若夕缓缓从地上站起,拍拍身上的尘屑,莞尔一笑,“前辈,我自问实力不如你,却也不愿就这么轻易的放弃,在动手前,你并没有提出不允许用些小手段啊,我只是在合理的条件下,充分的利用了外力,仅此而已。”

凌小白跟着她起身,担忧的视线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了一番,确定人没什么大碍后,才放下心来,附和道:“就是就是,谁会管过程是怎么样的,反正最后的结局是,你输给了娘亲。”

无耻!这对母子简直是无耻至极!

在场没人能接受凌若夕的做法,他们认为,她侮辱了神圣的战斗。

“这不算!卑鄙的对老大下毒,害得老大落败,这根本不能算数。”

“就是说啊,没办法堂堂正正的打败老大,就想到用这种阴毒的手段,简直太无耻了。”

……

指责声此起彼伏,凌若夕仿佛成为了众矢之的,从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斥责目光,如同银针,扎在她的身上,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大概她此刻早已被万箭穿心了。

凌小白听得火冒三丈,丫的!什么叫阴毒?什么叫卑鄙?明明是他们自己太傻好不好!

“你们都给小爷闭嘴啦,不许这么说娘亲!谁说战斗就该光明正大,谁说的!输了还想赖账,明明是你们更无耻有木有!”他双手插在腰间,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瞬间瞪圆,龇牙咧嘴的回视着这帮愤愤不平的男人,口气极其坦然,底气十足。

“哼,在深渊地狱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只有你们这种外来者,才会如此无耻。”人群中,传出一句尖锐的指责。

凌若夕眸光骤然一冷,视线敏锐的从浩浩荡荡的人群里找到了那名煽风点火的男人。

“兵不厌诈,这只是战斗中必须用到的计谋,与其说我太无耻,倒不如说是你们太刚直,谁规定,不能利用毒药进行战斗?”她牙尖嘴利的反驳道,浑身带着一股强悍的气场,高傲得犹如女王。

“这……”众人顿时语结,不错,的确没人说过不许用小手段来获取胜利,但一般人谁会这么做?他们不认可凌若夕的做法,却又找不到合理的理由反驳他,只能讪讪的闭上嘴,用眼神试图杀死她。

冰冷的眸光从人群中扫过,所到之处,众人莫不是觉得心底升起一丝不安,好些人甚至扭过脑袋,不肯与她对视。

最后,视线定格在另一个主角身上,她眉目森冷,气场十足的问道:“前辈,愿赌服输。”

“你早就想好要用这种手段打败我?这就是你充满信心的理由?”绝杀此刻已是浑身疲软,不过是一口气强撑着,从他摇摇欲坠的身形就能看出,他此刻有多狼狈。

凌若夕微微颔首,姿态极其坦然:“是。”

她自问不是君子,只要能够取胜,不论是什么样的手段,她都能利用上。

她所信奉的,是不择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就算被人指责她是小人又如何?她可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英雄啊。

绝杀面部的肌肉忍不住抖动几下,这女人不仅无耻,还无耻得这般理所当然,当真是让人无语。

“前辈?”凌若夕再度唤道,眉眼弯弯,露出一抹清浅的笑:“不知前辈可愿意愿赌服输?”

她这是在逼着绝杀表态,她相信,一个不愿趁虚而入,偷袭她的男人,哪怕吃了暗亏,也定会服输。

不得不说,凌若夕早就将绝杀的个性摸得一清二楚,这人就是个看似狠辣,但实则仍旧三观刚正的汉子!以至于她的那些小手段,才会施展得如此顺利。

“你故意诱我下杀手,将毒药藏在胸口?”绝杀紧抿着唇瓣,沉声问道,脸色逐渐显现出一丝青紫,毒素已从他的血液开始朝肝脏蔓延。

“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故意将毒药藏在怀中,只要他动了杀机,攻击她的要害,必定会被毒药所伤,这样的方法,对她来说未尝没有危险,但她还是做了。

先前不要命的攻击,都只是为了能够让他失去戒心的佯攻。

“……好一个心机深沉的女子。”绝杀沉默一秒后,才咬牙切齿的咒骂道。

“前辈,无毒不丈夫,不毒不女人,前辈过赞了。”凌若夕神色不变,仍旧是那副含笑的模样,根本没把他的咒骂放在心上,反而当作是夸奖接受下来。

绝杀胸口一疼,气得血液沸腾,牙根紧咬着,甚至能听到咯咯的碎响。

“你赢了,我技不如人,甘拜下风。”这番话似是从他的牙齿缝里挤出来一般,一字一字都透着一股咬牙的意味。

凌若夕满意的笑了,眼底闪过一丝敬佩,拱手道:“前辈果真是大丈夫,我凌若夕自愧不如。”

若换做是她,怕是根本不会顾忌什么风骨,什么赌约,而是会拼着一口气,哪怕是死,也不肯认输。

细长的睫毛轻轻扑闪着,在她的眼角周围投射出一圈淡淡的暗色。

诡异的结局让旁观的众人纷纷惊呆了。

“老大,你怎么可以认输?这分明是她用了诡计,应该重新比过!”

“对啊,老大,你不能中了她的奸计啊。”

不断有人提出抗议,他们的老大怎么可以败在一个无耻的女人手中?而且还是被这种阴毒的手段打败。

绝杀眉头一蹙,深邃如海的黑眸缓缓扫过四周满脸不甘的男人,沉声道:“输就是输了。”

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却让众人满腹的怨言通通消失在了舌尖,当事人已经做出决定,就算他们再不忿,也只能妥协。

但那一双双不善的眼睛,却恶狠狠瞪着凌若夕,好似要将她千刀万剐。

“那么,希望前辈能信守承诺,待他日,我找到离开此处的方法,随我一同离去。”凌若夕微微一笑,缓缓丢出了一个炸弹,炸得这帮人头晕目眩,半响没能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她和老大之间居然还有这种约定?

“开玩笑吧。”暗水一脸惊愕,狠狠掐了恰自己的脸蛋,尖锐的疼痛正在清楚的告诉他,他并非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哼,我非你,断做不出背信弃义的事。”说罢,绝杀凉凉的轻哼一声,再不去看凌若夕一眼,“鬼医,解药呢?”

老头讪讪的摸了摸鼻尖,扭着老腰,从山坡上纵身跃下,笑呵呵的道:“绝杀啊,你可别怪我,我也是被这混蛋丫头给逼的。”

他可不想被绝杀记恨上,赶紧撇清关系。

“一丘之貉。”简短的四个字,却让老头脸上的笑容蓦地一僵,瘪瘪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药瓶,扔向他。

绝杀随手接过,从药瓶中倒出一枚药丸,扔进嘴中。

很快,体内作祟的毒药便被稀释得一干二净,涣散的玄力迅速回归,疲软的四肢也重新恢复了力气。

“想要我替你卖命,等你找到出去的方法再说不迟。”抛下这么一句话后,他飞身而起,身影迅速滑过屏障,离开了战场,跃入山谷中。

没过多久,一阵阵地动山摇的巨响从山谷里传了出来,凌若夕茫然的眨眨眼睛。

发生了什么事?

山谷上方,尘嚣在轰然巨响中窜起,飞沙走石中,绝杀的身影再一次出现,他手里提着一个包袱,漠然道:“今日你赢了,此处从此便是你的居所。”

凌若夕心尖一动,顿时肃然起敬。

或许对于这个男人,她终究是低估了他的风骨,此人绝对是世间少有的君子,哪怕有关于他狠厉、血腥的传言颇多,也掩盖不了,他一身刚正、直爽、拿得起放得下的本质。

凌若夕鲜少佩服谁,但此刻,她却真的对绝杀生出了一丝佩服。

这时候若谦虚的说什么不肯搬进去,那是对他的羞辱。

她正色道:“多谢前辈。”

绝杀微微颔首,再没多说半句话,飞身离开了。

亲眼见到这连番变故的众人,此刻仍是一脸的惊滞,他们料想过各种各样的结局,甚至幻想着凌若夕一旦被打败,将会被绝杀用怎样的酷刑折磨,但他们怎么也没有料到,结果会是这样!

“暗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有人轻声问道,在这里除了绝杀,也就只有暗水说话能算得上数。

“先去找老大。”暗水眸光复杂的看了凌若夕一眼,当即转身,追着绝杀离去。

目送围观的众人一一离开,凌若夕这才抬脚,朝一号山谷内走去,穿过那道天然形成的巍峨山壁,刚进去,她便难得的吃了一惊。

那宽敞的石地上,由绝杀亲手雕刻出的石像,如今已倾述化作了断壁残骸,碎石凌乱的洒落在地上,几乎没有任何一尊是完好无缺的。

“这绝杀,还是这般决绝……”老头看着眼前狼藉的场景,幽幽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