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50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250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他是个君子,当之无愧的大丈夫。”凌若夕真心实意的夸赞道,绝杀所表现出的正直,让她愈发想要将此人纳入自己的手下,不是碍于赌约,而是得到他发自内心的忠诚。

“我说啊,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居然敢和绝杀立下这种赌约?”老头忽然间想起她方才和绝杀的谈话,顿时伸出手,戳着她的脑门,阴恻恻的教训着她,“绝杀是什么人?这次要不是你侥幸得胜,你以为你能打败他?”

“如果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我怎么可能拿自己的性命胡闹?”凌若夕扭过头,避开他的手指,女人的头就和男人的腰一样,不能碰。

“你还有理了?知不知道我瞒着所有人悄悄给你炼制无色无味,还要克制他修为的毒药,有多难?还不快谢谢我?”老头骄傲的挺起胸口,要不是靠着他的毒药,她能这么容易打败绝杀么?他才是这次战斗中最大的功臣有木有?

回应他的,是凌若夕向殿宇走去的背影,老头气得直跳脚:“喂!你这是什么态度?想要过河拆桥吗?”

“娘亲,他好吵。”凌小白撅着嘴,一边牵着凌若夕的手腕,一边瞪着后方追来的老头。

“这是更年期的症状,年纪大了难免的。”凌若夕悠悠然说道,虽然不清楚这更年期是个什么意思,但怎么听也不像是好话。

“混账!你这个欺师灭祖,不尊老的混账!”老头气得不断发出噗哧噗哧的喘息,想他鬼医纵横深渊这么多年,啥时候吃过这种瘪?

“师傅,师姐她就是这样的性子,您就多担待担待,别跟师姐斗气。”小一典型的帮亲不帮理,到现在还在替凌若夕说话。

殊不知,他的做法不仅没让鬼医消火,反而愈发气上心头。

“连你也帮她?老头我尽心尽力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谁啊?我就要她一句谢谢有这么困难吗?”老头说得委屈极了,布满伤疤的容颜幽怨的纠结在了一起。

小一尴尬的笑笑,不敢顶嘴。

另一边,绝杀带着自己唯一的行李住进了鬼医的山谷,他刚进入厅中,将包袱放下,空中数道人影齐齐降落。

“老大!”暗水抬脚走入厅内,那条细小的辫子在他的背后左右摇摆,“你现在还有心情喝茶?”

他双目圆瞪,难以相信发生了这种事后,绝杀居然还有闲情逸致饮茶。

他难道不生气,不恼怒吗?

被一个女人这般算计,不仅丢了第一的位置,甚至颜面尽失,就连自己这个旁观者都快看不过去了。

“不然呢?”绝杀看着他的眼神,像在看一个蠢逼,“老二,有多久了,没有见到一个如此特别的女人。”

喂!这种话怎么听着那么奇怪呢?这种时候老大他不是该想方设法的把这次失败的耻辱洗刷掉吗?为什么他还会夸赞那个女人啊!

“她说,她会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绝杀低垂下眼睑,轻声说道,平静的语调让人无法听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暗水明显愣了一秒,尔后,不屑的笑道:“老大,你还真的相信这种话吗?就连你,即使突破了天玄,不也拿这结界毫无办法?更何况还是一个刚踏入紫阶的弱小女人。”

是,他承认,在这个地方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们早就腻了,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可是,这世上不是拥有美好梦想的人,都会成功,一天天的失望,一年年的止步不前,他们累了,也妥协了,甚至就连有人说出要找到离开办法的话时,第一反应也是去讽刺对方的异想天开。

“暗水,她和我们是不一样的,这个女人她拥有比我们更为坚定的觉悟。”绝杀缓声反驳了一句,“否则,你以为鬼医为什么会不留余力,甚至不惜冒着得罪我的风险,助她一臂之力?”

能够统领整个深渊地狱,绝杀必然不只是身手出众这么简单,他的洞察人心的能力,更是出类拔萃。

暗水冷哧道:“老大,别告诉我,连你也被她那些好听的话忽悠住了,就算她有觉悟又怎么样,咱们这些个弟兄谁不是在这儿出生,谁不是一步也不曾踏离过这里?我们的祖祖辈辈付出的努力难道还少吗?可他们成功了么?老大,放弃吧,不要因为一个女人一两句动听的话,就被她诱惑住,她不可能成功,我们世世代代都将被困在这里,永远无法离开。”

“暗水……”站在他身后的众人皆是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他口中所说的,何尝不是他们心里的一根刺?

“自从百年前,这片山谷被人从第二位面强行拖拽到这个大陆,就已经处于封印之中,我们的祖祖辈辈花了那么多年,依旧拿那结界毫无办法,如今就凭一个女人,可能吗?”暗水讥笑道,但神色却是一片惨淡,但凡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何尝不想竭尽全力去尝试?尝试从这个地方离开,可是,他早已看不到任何一丝希望的曙光,他早就认命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既然她说得笃定,为何不试试?我和她的赌约,只会在离开这里后,才会生效,对我而言,没有任何的损失。”绝杀淡漠的说着,虽然这次他败在了凌若夕的诡计下,但只要她无法找到破解结界的方法,他们之间的赌约就做不得数。

若她真的是那个能为深渊地狱带来曙光,给他们带来自由的人,奉上他的忠诚又如何?

暗水张了张口,却终究没有再多说什么,怀着沉重的心情,告别了绝杀。

这一天,深渊地狱内,始终徘徊着一股惆怅、黯然的情绪,就连每日都会发生的打斗,今日也难得的没有出现,安静得近乎诡异。

入夜,盘膝坐在卧房的床榻上,闭目修炼的凌若夕忽然间敏锐的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杀意,双眼蓦地睁开,手握银针,飞身从床榻上跃起,一把泛着寒芒的刀刃,哐当刺入床榻,棉絮的碎片哗啦啦在半空中飞扬着。

“哇!”凌小白被这声巨响惊醒,眼看着那把插在被褥上的刀锋就停在他脑袋旁,口中不自觉惊呼一声。

“找死!”凌若夕眸光森冷,迅速向来人逼去,招招狠辣,毫不留情。

两人从屋内打到屋外,拳脚相加声,惊醒了居住在不远处的鬼医,他带着同样听到声响冲出房间的云旭和小一,忙朝这方赶来。

宽敞的院落中,两道黑色的人影打得不可开交,刀刃在空中碰撞出无数火花。

“是凌姑娘。”云旭当即拔刀出鞘,脚尖用力在地面一蹬,飞身而上准备出手助她一把。

“那人不是……”老头眼眸一闪,认出了那道正与凌若夕缠斗在一起的人影,面露一丝惊诧。

“砰!”脚掌重重踹在黑衣人的膝盖上,五指成爪,凌厉的扣住他的咽喉,两人瞬间从空中掉落,一声巨响后,黑衣人已被凌若夕死死的按倒在花园中,脖颈被她冰凉的手指金箍着,双眼隐隐翻白,黑巾下的面颊更是浮现了快要断气的青紫色。

“丫头,快住手,他是暗水!”老头见看要出事,急忙出声,揭穿了这深夜前来妄想杀害凌若夕的人的身份。

凌若夕动作不变,膝盖仍旧死死的抵住他的胸膛,但那双遏制住他咽喉的手掌,却松开了几分。

“为什么来杀我?”她沉声问道,眼底汹涌的杀意凝聚成一团,好似只要他的答案不能让她满意,她同样会出手宰了他似的。

暗水痛苦的咳嗽几声,急急喘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恢复过来,他扬起嘴角,哑声道:“我绝对不会让你再挑起大家沉寂的心的,绝不!”

什么意思?

小一等人听得是一头雾水,难道她又做了什么冲动的事?

“所以你就想杀了我?永绝后患?”凌若夕眸光一闪,似是明了了他今夜的举动,艳艳红唇朝上扬起一抹略显凉薄的讥笑,“你们自己放弃了离开这里的机会,放弃了去看外面风光的念头,如今,却害怕会因为我,将你们早已泯灭的微弱希望重新点燃,害怕再一次失望,所以,想要将我除掉?”

她的话极为绕口,却让暗水浑身一震,虽然他没有出声,但他的反应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我说对了?”凌若夕嘴角的笑愈发加深了几分,眼眸中透着的讽刺,让暗水心尖大痛。

她懂什么?一个外来者,怎么可能理解他们心里的想法?一次次失望,一次次打击,他们除了妥协,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你们认命了,可我没有,哪怕用尽一生的时间,我也不会放弃寻找离开这里的出路,向命运低头这种事,从来不存在于我凌若夕的生命里。”说罢,她优雅的拍着手从地上站起,深邃的黑眸似是被注入了庞大的力量,眸子熠熠生辉:“我不管你们是否甘愿终其一生被埋没于此处,可我做不到,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会想尽办法找到出路,哪怕是逆天又如何?”

话铿锵有力,如同一记重锤狠狠的敲打在暗水的心窝上,他仰着头,愕然看着眼前的女人。

明明是那么单薄的身影,明明是那么弱小的人儿。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的心居然会因为她的一番话,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