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51章 天上不行,改走地下

第251章 天上不行,改走地下

暗水走了,带着满心的犹豫与蠢蠢欲动离开了。

一连多日,不断有人徘徊在一号山谷外,他们都听说了凌若夕的想法,有人嗤之以鼻,有人冷眼旁观,竟无任何一个人出声附议她的想法,他们迟疑着,挣扎着,抱着想要相信,却又不敢相信的心情,每日看着她出入山谷,看着她在那道万丈悬崖下出没。

“怎么样?”凌若夕衣衫凛凛,站在黑狼的背部,黑狼庞大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中,这是它所能够飞行的最高位置,再往上,便会触碰到那层结界,所有的玄力将会在瞬间被抽空,根本无法施展,更不可能爬上这座悬崖峭壁。

云旭已观察了这道结界多日,眉头一日比一日紧皱,“这种结界属下闻所未闻。”

“连你也没见过吗?”凌若夕懊恼的拧起眉头,他是云族的护法,又是云井辰身边的隐卫,若是连他也拿这结界毫无办法,难道她真的要在这里困死一辈子?

这个念头刚滑过脑海,就被凌若夕拍飞,不!她绝不会就这么认命。

“说说看你调查后了解到的情况。”她挥袖坐下,手掌轻拍着黑狼的背脊,示意它先下去。

云旭抿唇道:“这道结界是防御结界,对外毫无任何影响,可以说任何人都能够穿过它,进入此处。”

“继续。”

“它的作用是为了防止山谷内的人离开,这道结界的力量太强,只怕世间少有人能够打破,至少在属下所听所闻所见的人中,无人能够做到这一点。”说着,云旭惭愧的低下头,他肩负着少主委托的重任,保护姑娘和小少爷的安危,可是如今,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困死在这道结界中,他心里怎会好受?

凌若夕面露深思,修长的手指轻轻托住下颚,“若是多人同时出手,打破它的几率有多大?”

不是说众人拾柴火焰高么?一个人不行,那么十个,一百个呢?

“这个法子或许可行。”云旭自己心里也没有任何的把握,毕竟,这种办法闻所未闻,而打破这道结界需要多强的力量,他也不清楚。

“总归要试一试。”打定主意后,凌若夕当即带着人前去拜访绝杀,想要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他,利用他在深渊地狱中的话语权,发动人力,一起出手。

当听完她的计划后,绝杀摇摇头:“很久以前,已有人尝试过你口中所说的办法,只可惜,无用。”

眉头再度紧锁,凌若夕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吗?看来还得要想别的法子。”

“或许如暗水所说,想要离开这里,不过是你一个人在痴人说梦。”绝杀提醒道,话语略显犀利,似在讽刺她做的无用功。

他的心情与谷里的其他人很相似,既希望她能够成功,又害怕希望越大,将来的失望就会越大。

“那又怎么样?人若是连做梦也不敢,那么,永远不会有成功的一天。”凌若夕微微一笑,眸光一如既往的坚定,仿佛没有任何事可以摧毁她心头的信念与觉悟。

绝杀心尖一颤,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他的胸腔里扎根。

或许那是名为希望的种子,又或许,那是又一次绝望的开端。

“打扰你了,若我有别的办法,再与你详谈。”既然这个计划宣告终结,凌若夕也没有闲心继续留下,她缓缓从椅子上站起,准备告辞。

“你真的认为自己会成功?”绝杀幽幽地话语从身后传来。

她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头也不回的说道:“是,我坚信。”

如果连她自己也怀疑这一点,她将永远也不可能找到办法,或许在他们眼里,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力的,可是,与其认命,与其放弃,她宁肯迎难而上。

单薄的身影一步一步走出正厅,明媚的阳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笼罩在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看上去犹如散发着万丈光芒似的,贵不可攀。

“希望之光吗?”绝杀低声呢喃一句,神色略显复杂。

回到一号山谷,凌若夕便将自己关进了卧房内,就连凌小白和黑狼也被她扔了出来,她坐在书桌后边,用毛笔迅速描绘出了整个深渊地狱的地形图,然后根据这些天来的观察,计算着这道结界所能覆盖的空间距离。

“啧,天上不行,只能从地下着手吗?”她不停的旋转着指尖的毛病,专注地看着图纸,不停的分析着有可能离开的方法。

显然,想要从悬崖上方离开已是一条死路,完全不通,可若是从地面挖掘出一道通往外界的地道,或许可行,但这个方法必须建立在地下不存于结界覆盖的范围内,否则也是空谈。

夜已深,房间里的烛光仍旧闪烁不停,她的剪影被光晕投射在纸糊窗户上,屋外,以老头为首的几人正静静地围聚在一起,小一端着刚热好的饭菜,焦虑的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你别晃了行吗?我看得头疼。”老头不禁抬起手,揉了揉胀疼的太阳穴,呵斥道。

“可是,师姐她今天一整天也没吃什么东西,在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抗不住的,自从了绝杀前辈过招后,师姐受到的伤势就没痊愈,现在又日夜操劳,想着出谷的方法,身体能不垮么?”小一撅着嘴,一脸的不高兴,是,他承认离开这里的确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再怎样,也没有她的身体来得要紧啊。

“小爷去吧。”凌小白咻地一下从他手里将托盘抢了过来,鼓起勇气,敲响了房门,身后数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

当凌若夕打开门,眉头不禁一皱:“大半夜你们不睡觉聚集在这里做什么?”

“娘亲,咱们先吃东西,有事待会儿再说。”凌小白卖着乖,一手托住托盘,一手拽住她,往桌椅边上走去。

“是啊,姑娘,想要找到出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还是身体要紧。”云旭也走了进来,沉声提醒道。

“咦?你这画的是什么玩意儿?”老头刚进屋就被书桌下方一团团皱起的白纸吸引了注意力,打开一看,只觉得完全看不明白,像是鬼画符,不是折现就是曲线,而且上面还标注着极其陌生的符号,若是有现代人在此,定会认出,那分明是计算的工程式。

凌若夕刚想说话,手里就被凌小白塞入了一双筷子,他愤愤的抬起头,瞪着鬼医:“能不能先等娘亲吃完饭再说话啊?”

“嘿!我说你这小子,和长辈说话什么态度啊。”大的也就罢了,怎么连小的对他也是这副德性?难道果真应了那句,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

“哼,你们都不关心娘亲的身体健康,小爷干嘛还要对你们好?”凌小白振振有词的说道,那态度让鬼医顿时气也不是怒也不是,只能用眼刀狠狠地刮着他。

“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计较。”

吃过夜宵,凌若夕这才将一张完善的地形图递给他们,“这是我刚才画出的线路图,你们看看。”

老头一把抢了过来,仔仔细细看了好久,“这是什么?上面写的都是什么鬼东西?”

手指戳戳方程式,在他眼中,这完全是一串不存在在他认知中的符号。

凌若夕这才恍然,拍拍脑袋,替他们解释道:“我有个想法,既然天上这条路走不通,我们干脆就放弃它,改走地下,山谷内的地形极其复杂,在三十号山谷后,几乎全是柔软的泥巴地,岩石颇少,如果从那儿开凿,应该是最为省力的,若能成功挖掘出一条通往外界的地道,我们就可直接绕过结界,离开这里。”

她说得浅显易懂,听得老头双眼放光,一巴掌重重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过这个办法?”

“那是因为你智商太拙计。”凌小白在一旁默默的吐槽道。

“不过,这只是初步计划,想要施行,还需要做很多的准备,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确认结界对地下的笼罩区域究竟有多深,多广。”她坚信,就算布下这结界的人,已经突破神级,但他终究是人,而不是传说中的神仙,只要是人,就会有瓶颈,这个结界也是如此,它所能施展的区域,一定会有限度,绝不能是完完全全将这个空间彻底隔绝的,只要能够掌握结界所能施展的极限,他们就可以针对这一点,开凿地道。

老头听得一愣一愣,虽然这些字每一个他都能听懂,但连在一起,怎么就听得他一头雾水呢?

“不仅如此,想要成功离开这里,还要做好在地下行路的准备。”普通人若是深入地底太多,定会出现身体不适的反应,越是贴近地下,空气就会愈发稀薄,这还不算地底的沼气以及各种有毒气体。

当她将自己的顾虑完完整整说出来后,回应她的,是数双茫然、懵懂的眼睛。

“什么是沼气?”

“地下怎么可能有有毒的气体?难道是谁投了毒?”

“师姐,你懂得可真多啊。”

……

除了小一外,剩下的两人尽是对她话里某些不懂的名词的怀疑与揣测,凌若夕无力的揉了揉眉心,她难道要充当一回科学家,向他们解释这些专业术语么?

“娘亲,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知识决定大局观?”凌小白偷偷扯了扯她的衣袖,眼带迷茫的问道。

“……大概是吧。”凌若夕嘴角一抽,回答得极为无力,“总之,你们只需要知道,想要进行这个计划,还有很多的难题需要我们克服,不管怎么样,明天起,先确定能不能从地底下离开吧。”

她大手一挥,阻止了他们继续询问的念头,开始布置工作。

“云旭,这里只有你对结界最为了解,你先行调查地下是否也在结界的包围区域中,其范围有多大,多深。”

“老头,明天你和小一一起去泥巴地,进行现场考察。”

“那我呢?”凌小白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有关于自个儿的工作安排,急忙出声,打算主动请缨。

凌若夕缓缓垂下眸子,看了他一眼:“你?陪我去找绝杀,不管怎么说,要办事还得先通知他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