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52章 由她一手掀起的轰动效应

第252章 由她一手掀起的轰动效应

“什么?”正厅内,绝杀面露惊愕的从椅子上站起,他向来自持冷静,可此时,却再也无法保持住任何的平静,“你是说,你找到办法了?”

心激动得砰砰直跳,他努力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但突然间惊闻了一个天大的喜讯,饶是他,也无法在短暂的时间内做到心如止水。

“恩,不过我需要大家的帮助。”凌若夕微微颔首,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果然,把一个沉着冷静的人挑拨到炸毛,真的让人很有成就感。

“你说,只要你能做到带我们离开,能帮上忙的地方,我们绝不会推辞。”绝杀的态度很明白,只要她能做到,他就会助她一臂之力。

凌若夕要的就是他这句话,“那么,等我想好了完全的方法好,再来与前辈商谈,再这期间,希望前辈能出面,把此事告知谷里的所有人,也好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你的目的不止这么一点吧。”绝杀狐疑地问道,在他的眼中,凌若夕分明是一个心机深沉,却也果断狠厉的人,要说她特地跑来只为了告诉他这么两句话,怎么想似乎都说不过去。

“前辈果然英明,”一顶高帽偷偷往绝杀的头顶上盖去,“我只是希望在为大家找到出路时,得到相对的酬劳而已。”

她要的从来都不是口头上的感谢,她说过,她希望收复这个地方,让这些可爱、正直的愣头青为她所用,成为她离开这里后,重返龙华大陆的助力!

“你想先放出消息,然后让他们动心,用在对我身上使用过的办法,妄想收复他们为你所用?”绝杀一点一点分析着凌若夕的计划,几乎将她心头的打算全部猜中。

“是啊。”凌若夕态度极其坦然,“我的计划若能成功,深渊地狱中的人都将得到自由,难道我不该为自己要一点好处吗?”

“他们不会替你卖命的。”绝杀眸光骤然一冷,警告道,若她以为施舍些小恩小惠,就能将所有人驯服,利用他们达到她的目的,她绝不会成功。

而他,更不会助纣为虐。

“我需要的不仅仅是他们替我卖命,前辈,你难道以为从未踏足过这片大陆的你们,突然间出现,可以毫无任何间隙的融入其中么?我打听过,你们的祖先本就不是这片大陆中的人,而是来自别的位面,我想,若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替你们做指引,你们就算离开此处,出现在龙华大陆中,将来也会遭受到诸多困难,毕竟,在外面如我这般心机深沉,喜爱玩小手段的人,可是数不胜数呢。”她说得漫不经心,但这番话却让绝杀不得不放在心上。

她所说的一切,何尝不是他所担心的?何尝不是未来极有可能出现的局面?

“哼,这算是警告吗?”他眼底的冷光愈发暴涨,犹如实质般,扎根在凌若夕的身上。

她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摇晃几下:“不,这只是我好心的提醒。”

至于他们如何选择,本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不过,她想,有绝杀这么一个不傻的统治者,最后的结局应该不会让她失望才对。

“现在谈及这些还为时尚早,前辈有不少的时间可以慢慢考虑,我所能说的只有一点,若是愿意同我并肩作战,我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中,给予他们足够的自由与保障。”这是她的承诺,一诺千金。

绝杀没有吭声,但周身围绕的冷气,却消散了不少,显然已把她的话听了进去。

离开山谷后,凌若夕在外边的空地上,见到了正在同黑狼玩闹的儿子,他脸上黑乎乎的,染上了不少泥巴。

“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德性?”捻住袖口,她用力擦拭着儿子的脸蛋,“他胡闹,你也跟着黑闹吗?”

凌厉的眼刀刷地刺在黑狼的身上,后者立即委屈的叫了一声,身体软绵绵趴在了地上。

他也很无辜有木有!为毛每次被教训的都是它啊?

“娘亲,事情谈完了吗?”凌小白舔着脸,露齿一笑,两排茭白的牙齿,璀璨发亮。

“恩。”她淡淡的应了一声。

“结果咋样?他是不是答应替娘亲办事了?”凌小白立即问道,这儿的人都好有钱,要是娘亲能够收复他们,那那些银子,岂不是就属于他们母子了吗?这么想着,他灵动的双眼,瞬间变成了铜钱的形状,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看得凌若夕满头的黑线。

“你怎么猜到的?”她似乎并没有在他的面前提及过这件事,双眼紧紧地盯着凌小白的一举一动,试图从他这张卖萌乖巧的面颊上,看出点别的。

“哼哼哼,宝宝是谁?宝宝是娘亲的儿子,母子连心,怎么可能猜不到?”他才不会说其实他能猜到,只是因为娘亲从来不做无用功,更不做损己利人的原则呢。

要是凌若夕知晓真实的原因,大概会好好教训他一番吧?

黑狼朝天翻了个白眼,小少爷这自卖自夸顺带向女魔头大献殷勤的行为,会不会太无耻了一点?

当天下午,烈日高照,深渊地狱中,一则消息宛如长了翅膀般,迅速传扬开去,这几日一直在寻找出谷方法的凌若夕,真的找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

那些冷眼旁观的人,一个个顿时激动万分,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消息的真假,无数人聚集在一号山谷外的空地上,高呼着要见凌若夕。

“喂,黄毛丫头,你快出来把事情给咱们说清楚啊,你到底找到了什么法子?”

“就是啊,是真是假你倒是给个准信,别耍着咱们玩。”

……

高呼声一波接着一波,就连嘴里说着早已认命的暗水,此刻也加入其中,但他却没有开口,而是站在人群外,冷眼看着这些既激动又不安的同伴。

看吧,他就知道,一旦希望之光被点燃,他们早已沉寂的心,将会又一次复苏。

可是,若希望再次破灭,大家又该有多失望?

这一刻,他竟有些后悔那夜没有杀掉凌若夕,而是被她的话说得动摇,以至于这些天不曾阻止她胡闹的举动,反而造成了此时此刻这让人难以收拾的局面。

“你们说,这件事会是真的吗?”叫了半天也没见到人,有人开始坐不住了,拼命的向周围的同伴寻求着答案。

“应该是真的吧?这几天那凌若夕不是一直在找出路吗?说不定还真的被她给找到了。”有人迟疑地说道,但话里却带着几分心虚,几分迷茫。

“够了!”暗水听着这些如同潮水般的猜测,听着他们自欺欺人的相信,当即怒上心头。

地玄初期的威压排山倒海般,席卷整块空地,原本吵闹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他们齐齐回过头去,将目光放置在他的身上。

面对着这些或不安,或紧张,或担心的面孔,暗水的心隐隐疼了起来。

“这么多年,这么多代人的努力,也没有找到办法,你们真的认为,她一个外来者会成功吗?”他咬着牙,一字一字沉声说道,他想要亲手将他们的美梦打破,只有这样,将来失败后,他们才不会绝望。

长痛不如短痛!

“暗水,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万一她真的找到方法了呢?”有人不肯相信,更不愿放弃,哪怕这种可能极其渺茫。

暗水冷冷的扬起嘴角,讥笑道:“万一?难道你们还没有吸取教训吗?我们永远无法离开这里,这是我们的命!”

话如同惊雷,轰然炸响在众人的耳畔,炸得他们肝胆俱裂,头晕目眩。

整块空地此刻静悄悄的,只有他们愈发急促的呼吸声在耳畔环绕,他们很想质疑暗水的话,可是,这些年来的努力与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他们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去反驳。

眸中好不容易点燃的光芒,逐渐黯淡。

气氛骤然间变得沉重。

“命?我现在给你们逆天改命的机会,如何?”一道冷峻的声音带着近乎张狂的自信从山谷内传出。

已经想要放弃的众人猛地转过头去,看着那扇缓缓打开的石门内,静静站立的女人。

一席墨色的长衫,三千青丝被缎带扎成马尾,身影傲然且笔挺,沐浴在阳光下,嘴角微微朝上弯起,笑容清浅,却又带着一股摄人魂魄的魔力,她的身影那般单薄,可不知道为什么,好似散发着一股不可直视的光芒,如同初升的旭日,光芒万丈。

“我的确想到了一个可能离开这里的办法,至于成功的机率,还需要计算,需要进行反复实验。”

“呵,所以呢?我们就该因为你完全不知道能否成功的办法,整日提心吊胆?”暗水神色讥诮,毫不留情的驳斥道。

“不然呢?还是说比起抓住这有可能成功的机会,你们更喜欢提前退缩?连尝试一番的勇气也没有?”凌若夕犀利如刀的眼神,一个挨着一个,缓缓从众人的脸上扫过,所到之处,一股让人胸闷的压迫感瞬间逼去。

有人悄然握紧拳头,有人惭愧的垂下脑袋,更有人双眼迸射出极其炽热的亮光。

“信我,或许还有一丝可能,不信,便是连千万分之一的机会,也不会有。”她说得极其淡漠,铿锵有力的话语如同一记强心针,狠狠地刺入众人的心窝,扎在他们心底的最深处。

是啊,若是连相信的勇气也没有,他们这辈子还谈什么离开?还谈什么自由?

“黄毛丫头,老子我相信你!就算最后失败又怎么样?大不了又恢复到以前的生活,没什么大不了的。”曾与凌若夕交过手的壮汉,第一个出声,拳头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胸口,“我敢赌就敢输!”

有人出头,自然有无数人纷纷响应。

“凌姑娘,你说到底要怎么做,咱们也参与进来,替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