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53章 开凿地下隧道

第253章 开凿地下隧道

凌若夕三言两语就将深渊地狱中的人心中暗藏的希望点燃,看着这些双眼放光,仿佛重获新生的男人,她微微一笑,“诸位,具体的事宜我会同绝杀前辈详细商讨,该怎么做到时候,他自会告知诸位,还请诸位莫要太过激动,有任何不解的问题,可以去问问前辈,我想,他定会为诸位解答疑惑。

黑!真黑!

趴在凌小白肩头的黑狼默默的在心底鄙视着某个女人当起甩手掌柜的行为,明明这事是她挑起的,偏偏又把麻烦丢给绝杀,让他来应付这么多人的疑问,黑狼忽然间有些同情被凌若夕阴了一把的某霸主。

“好,我这就去问问老大。”众人爽快的离开了山谷,准备前去询问绝杀,所谓出谷的方法究竟是什么。

黑压压的一片人到最后如数散去,竟只剩下暗水一个,形单影只的站在空地上,他神情复杂的看着凌若夕,眉宇间有杀意也有动摇。

“不准看小爷的娘亲。”凌小白护犊子的挡在凌若夕面前。

暗水根本没心思同他玩闹,视线越过他,落在凌若夕的身上:“你真的有把握吗?”

“这种事试试看不就知道了,我说得天花乱坠,你可会轻易相信?”要说这些人中,若不容易糊弄的,大概就只有暗水和绝杀两人,凌若夕冷笑一声:“一味的给他们灌输消极的想法,这不叫保护,而叫懦弱的逃避!”

暗水身体一晃,好似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般,面露一丝惊滞,一丝错愕。

凌若夕懒得去理会他心里复杂的想法,该说的她已经说了,有些事点到为止就好,利落的转过身,牵着凌小白,准备回去。

徒留下暗水一人,傻乎乎站在原地,半响后,他才喃喃道:“我真的错了吗?”

夕阳西下,整片山谷出现了一层厚重的雾霾,云旭在半路上偶遇了同样打算回来的鬼医与小一,三人结伴回到山谷。

“怎么样?”凌若夕稳坐在木椅上,轻轻抿了口茶水,问道。

“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这结界不曾深入地底,它的力量只针对地面。”云旭一身污泥向凌若夕禀报道,神色略显激动。

他特地打破了地面,从裂缝中,深入地下,调查结界的存在,其结果,便是这道结界根本不曾深入地底,也就是说,她的计划是可行的!

若是能成功开凿出一条通往外界的地道,他们就可以离开此处了!

“真的?”老头激动的一爪按住云旭的肩膀,眉开眼笑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是。”在他暗藏不安的目光下,云旭重重点头。

“好啊,太好了!我们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走出去看一看了。”鬼医仰天长笑,甚至顾不得向凌若夕汇报今日的调查结果,飞身跃出山谷,那得意、畅快的笑声混杂了玄力,不断的徘徊在深渊地狱上空,绕梁不绝。

“师傅……”小一还是头一次见到他这般喜怒形于色的模样,面色有些怔然。

“随他去吧,一辈子待在这里,如今总算是看到了曙光,他的心情我能理解。”凌若夕慢悠悠地感慨道,没有被束缚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自由对于他们而言,是何等重要的存在。

小一莫名的觉得,现在世界看上去有些落寞,有些悲伤,可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她究竟是怎么了,只能悻悻的闭上嘴,生怕自己说错了话,惹得她伤怀。

凌若夕的晃神不过一瞬,下一秒,围绕在她身侧的落寞,便全数散去,仍旧是那副冷峭森寒的模样。

“姑娘,你打算什么时候动工?”云旭沉声问道,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回到龙华大陆,不知道少主如今怎么样,更不知道云族是否有发生什么变故,还有南诏国的事。

“明日,有高手加入,想来开凿工程应该会事半功倍。”她所担心的,只是深入地底后的,空气问题,必须要想个法子,让他们能够安全的从地底深处通过。

尤其是毫无玄力的凌小白以及小一等人。

这么想着,她刚提升的心情,不自觉又沉了几分,空气的问题不容忽视,必须要尽快解决才行。

“娘亲?”凌小白糯糯地唤了一声,粉雕玉琢的小脸浮现了一丝困惑,娘亲干嘛这么看着他?他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小手轻轻在脸颊上拍了几下。

“小白,明天起,我要亲自训练你的闭气能力。”她眸光一闪,已想到了一个或许可行的办法。

口气并非询问,而是明晃晃的宣告。

凌小白傻乎乎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

“恩,如果你想跟着我一起离开,就必须要挺过这一关。”凌若夕抬起手掌,轻轻揉了揉他头顶上柔顺的黑发,淡漠的说道。

凌小白闻言,立即挺起胸口:“宝宝不会让娘亲失望的!”

“乖。”冷峻的眸光染上了淡淡的柔色,宛如冰雪消融般的柔和,在她的眼底深处绽放。

云旭只看了一眼,急忙垂下脑袋,眉头深锁,只因为他方才竟会心跳加速!难道他对凌姑娘……不,这不可能!将那抹不易察觉的悸动死死的按捺住,直到心绪重归平静,他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眼眸微微一转,突然间看到,小一正一副痴迷的模样,傻兮兮的盯着凌若夕一个劲的猛看。

嘴角蓦地一抽,心头警铃大响,“姑娘,时辰不早了,还请早些休息。”

说罢,他粗鲁的拽住小一的衣襟,抓着人就往屋外拖走。

凌若夕古怪的看了看厅外的天色,貌似现在才落日时分吧,这算很晚吗?

从这天起,深渊地狱中的每一个人通通行动起来,实力高强的,被凌若夕派去开凿土地,轰隆隆的巨响在这山谷内绵延不绝,就连数百米外,也能感觉到大地的震动。

“啊啊啊,吵死了,吵死了!”正在进行闭气训练的凌小白烦躁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特郁闷的哀嚎两声。

不知道他需要安静的空间吗?不知道专心做事时,不能受到打扰吗?

“吱吱!”黑狼叫了两声,试图安抚他太过暴躁的情绪。

“丫的,凭什么就小爷一个人在这里训练?你这家伙却可以安生的在这儿吃糕点?”他一把夺走黑狼爪子上的甜点,猛地塞入自己的口中,也不计较那份糕点曾被它咬去一块。

“吱吱!”过分,你太过分了!黑狼咻地窜上他的肩膀,小爪子不停的挠着他纤细的颈窝。

“哈哈哈,好痒,别挠,别挠。”凌小白一个劲的扭动着身体,试图躲闪开它毫无攻击力的爪子。

忽然,黑狼停下了动作,竖起的绒毛纷纷垂下,乖巧的趴在他的肩膀上,一副懂事听话的样子。

凌小白奇怪的眨了眨眼睛,“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了?”

白痴,没看见女魔头来抽查了吗?黑狼在心底腹诽道,幸灾乐祸的打算看凌小白被收拾。

“小白,你训练完了?”一道冷冽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凌小白脸上明媚的笑容蓦地一僵,机械的转过身去,当他看见站在山道上那抹熟悉的人影时,立马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为毛每次他分心偷懒,都会被娘亲抓住,运气未免也太差了吧?

“娘亲……”他不安的垂下脑袋,小脸愧疚的纠结成了一团。

“还是说你更想留在这里,一生无法离开?”凌若夕轻轻颔首,一副他若要留下,自己绝不强求的表情。

纵然知道她不会真的把自己抛下,但凌小白仍是慌了,赶紧摇头:“不不不,娘亲去哪儿,宝宝就去哪儿,宝宝不要和娘亲分开。”

“哼,别光说不做。”凌若夕倒也没有过多的责备他,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这种事,她早就做得轻车熟路。

凌小白这下安分了,乖乖的在空地上做着闭气练习。

“师姐,”小一见她从前方回来,急忙把刚做好的糕点递到她面前去。

“小白他这是在干什么?”他好奇的问道,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凌小白会做这么奇怪的训练。

“想要安全通过地下隧道,以他现在的身体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没有玄力支撑,他过不了多久就会因为窒息,导致严重的后果。”凌若夕抓起一块糕点,一边咀嚼着,一边解释道。

“是这样吗?”小一手指一紧,捏住盘子的指骨隐隐泛起了一阵青白,“师姐,师傅他们都会跟着你一起走吗?”

“恩。”那些人是她看中的人才,既然有法子将他们带走,她又怎么会放弃呢?这可是现有的资源啊。

“那……那我呢?”小一终是吞吞吐吐的问出了心头的困惑,“我也没有修为,要是想跟着师姐一起走,是不是也要和小白一样,做这种练习?”

凌若夕眸光一顿,淡漠的睨着他。

她那高深莫测的眼神,让小一的心愈发不安,却固执的不肯退让,“师姐,我虽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可你和师傅都要离开这儿,我也不想留下,师姐,带上我好不好?”

与其说是商量,他的话更像是央求。

“我有说过要丢下你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吗?”凌若夕开始回想,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让他误会到这个地步。

“可是,你也没说要带上我啊。”小一面颊绯红,难为情的嘟嚷道,他只是看凌小白在这儿做着闭气训练,可自己却被排除在外,这才一下子想太多,钻了牛角尖。

“不论是师傅还是我,都不会让你留下来的,如果你没事,倒也可以和小白一起练习。”虽然,这闭气训练只是以防万一,她已经在和老头商量,看看能不能炼制出克制地下毒气的灵药。

话音刚落,小一立马丢掉了手里的盘子,“我这就去!”

他那副欢天喜地的模样,让凌若夕顿时哑然,摇摇头,也就随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