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54章 离开,属于她的力量

第254章 离开,属于她的力量

深渊地狱的开凿工作整整进行了十天,才勉强凿出一道崎岖的隧道来,从三十号山谷外的空地作为洞口,往下延伸进五十米,一路朝前方的悬崖底下蜿蜒延伸,长达一千八百米,宽度却仅仅只能让两人并排通过。

大清早,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后,泥土留香,早已经在昨天夜里收拾好行李的众人以绝杀为首,站在洞口外围,男男女女黑压压一大片。

“想要离开的就是这些人吗?”凌若夕随意的扫了眼打算同自己一起离开的近两百余人,再看看站在更远的地方,双手空空的几十人,“其它的都不愿意走?”

“虽然此处远离尘世,但他们早已经过惯了这样的日子,这里好歹是他们的故乡。”绝杀解释道,他只不过是按照凌若夕的话,放出风声,让想要离开的人做好准备,至于那些不愿走的,则并未勉强。

愿意离开的,大多是实力高强的高手,而剩下的,实力大多徘徊在蓝阶,他们害怕着外面的生活,害怕着离开这片早已熟悉的土地。

凌若夕不置可否的耸耸肩:“人各有志,我能理解。”

道不同不相为谋,没有觉悟的人,即使跟随她,也不会成为她的助力。

“你们考虑好了?我丑话说在前头,一旦离开这里,你们将会唯我之命是从,同样的,我会给你们熟悉外界的时间与机会,你们付出力量与忠诚,我为你们提供展翅高飞的契机。”她漠然启口,话语里带着庞大的压迫感,这是警告,也是提醒。

“我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绝杀率先表态,并觉得丝毫勉强,这是他早就答应下来的事,她做到了,他自然也不会反悔。

凌若夕满意的笑笑,尔后,看向他身后的众人,等待着他们的表态。

“虽然我没有料到你真的能够做到这件事,但老大都点头了,我的答案也同老大一样。”暗水似是想通了,一改前几日的针锋相对,第二个附议。

有两大高手前后表态,剩下的人,自然以他们马首是瞻,这些人或许手段残忍,杀戮无数,但他们的心,却是刚正不阿的,他们很清楚,是凌若夕为他们带来了自由,归顺她,他们心甘情愿。

“好!”心底一股豪气顿时升起,她傲然微笑:“从今日起,你我皆为兄弟,有我凌若夕一日,必许你们一方天地。”

“是,主子!”两百余人整齐的应答,直冲云霄,震得人双耳隐隐发麻。

凌若夕莞尔一笑:“还是叫我姑娘吧,我们并非主仆,而是并肩同行的同伴。”

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怎样换取旁人的信任,更何况,她没有霸主的野心,而是真心实意的对这帮人有所好感,对于值得的人,她不介意交心。

坦诚是信任的第一步。

显然,她这番话得到了极其满意的效果,从他们释放出的善意便能看出来。

“这是鬼医准备的灵药,可以避免地下的毒气,为了以防万一,你们还是服用一颗为好。”凌若夕利用鬼医的灵药,开始收买人心。

老头在一旁特鄙夷的瘪瘪嘴,“虚伪!小人!”

那分明是他辛辛苦苦炼制出来的灵药,该感谢的,也是他这个炼药师不是么?可偏偏看看这一个个的,居然真的被她这收买人心的举动给感动,傻透了。

“娘亲果然是最棒的。”凌小白一脸与有荣焉的说道,用力点了点脑袋。

等到众人服下解药后,凌若夕这才下令出发,她率先跳下洞口,黑漆漆的通道,几乎没有任何的光亮,一股潮湿的霉气扑鼻而来,她一把将凌小白紧抱在怀里,护着他,在前方为众人开道。

云旭紧随而其后,手掌戒备的握住刀柄。

一行人缓慢的在这碎石遍布的隧道中行走着,从未离开过这片土地的众人,激动万分的议论着外面的世界,幻想着将来美好的生活。

“有力气说话,不如把精力留着,待会儿空气会越来越少,做好准备。”凌若夕冷眼扫过后方情绪激昂的众人,提醒道。

她可不希望他们因为激动,到时候没力气走完这条隧道。

“是这样么?反正我没觉得身体有哪儿不舒服的,姑娘,你太小心了吧。”后方传来一声戏谑的调侃。

凌若夕没有反驳,只是冷冷的扯了扯嘴角,希望到时候他们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队伍行进的速度并不快,远离洞口后,他们几乎只能靠着直觉摸索前进。

“哎呀!”

“嘶!我的腿!”

“大家注意脚下的石子。”

……

不断有人被崎岖的道路扭伤脚踝,哀嚎声,痛呼声,徘徊在众人的耳畔。

“自己小心,放慢速度。”凌若夕眸光微冷,或许她高估了这帮人的适应能力。

“姑娘,你没事吧?”云旭担忧的问道,这道路实在是太过曲折,又毫无光亮,饶是他,也走得异常小心。

“这种难题,我早就面对过无数次,比起我,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在前世,再漆黑的空间,她也独自闯过,面对过,早已练就了一身敏锐的直觉,即使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场所,她也能安然的走出去。

凌小白害怕的闭着双眼,将脑袋深埋在她的颈窝间,小手用力拽住她的衣襟。

“害怕了?”凌若夕冷冽的声音,染上淡淡的关切。

凌小白身体一僵,口是心非的反驳道:“谁说的?宝宝才不怕呢。”

不怕你干嘛抱女魔头抱得这么紧?他肩头的黑狼在心中吐槽道。

“那就好。”凌若夕没有揭穿他的谎言,单手紧搂住他僵硬如石的身躯,另一只手抚摸着石壁,缓慢前进。

身后,众人手拉着手,避免再被石子撂倒。

在一团漆黑中,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远,又走了多久,只是隐隐觉得,这条路,仿佛没有尽头。

最折磨人的,便是看不到希望的心理压力,凌若夕明显感觉到,后方众人的情绪比起刚下来时,低迷了许多。

她饶有兴味的笑笑,继续前进,没有说一句话安抚他们。

能够跟在她身边的人,怎么可以连这样的小难关也挺不过去?

“师姐,咱们到底还要走多久啊?”小一第一个挺不住,他气喘吁吁的问道,豆大的凉汗一颗颗顺着他的面颊滑落下来,他不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狼狈,但他却能感觉到,这双腿已经开始发抖。

凌若夕头也没回的说道:“快了。”

“再坚持一下。”云旭拍拍他的肩膀,为他加油打气,这话不止是说给小一一个人听的,同样也是说给身后的众人听的。

“我们等了多少年,终于等到这次的机会,我们是不会在半路放弃的。”暗水咬着牙,斩钉截铁的说道,漆黑中,他那双闪烁着决绝光芒的双眼,璀璨且明亮。

“就是!姑娘,咱们不会掉队,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往前走。”

“兄弟们,加把劲!别让姑娘看了咱们的笑话去。”

……

士气瞬间大涨,听着后方传来的加油打气声,凌若夕满意的笑了,这样的人,才是她想要的同伴!

半个时辰后,通道愈发窄小,已无法让两人同时通过,空气逐渐变得稀薄,每一次呼吸,都好似要用尽浑身的力气一般,不少人的脸色开始浮现青紫,但他们却咬紧牙根,不肯露出任何一丝的脆弱。

只因为,那冲在最前方的女人,还在继续前进,作为男人,作为要追随她的兄弟,他们怎么可以停下步伐?

硬撑着又走了近百米,一堵厚实的墙壁挡在了通道的前方,凌若夕停下步伐,轻轻将凌小白放下,凑在他的耳边,低声道:“闭气。”

凌小白立即猛吸口气,捏住自己的鼻尖,腮帮鼓得圆圆的。

“绝杀,交给你了。”凌若夕侧开身体,让身后的绝杀上前。

这条通道只能抵达此处,他们需要一个人轰开地面,而此人非绝杀莫属,谁让他是所有人里实力最高强的呢?能者多劳嘛。

“好。”绝杀一口应下。

凌若夕开始指挥着众人退后,避免被碎石所伤。

这条隧道一直延伸到万丈悬崖之下,她通过计算,勉强算出了悬崖的周长,而此处,若无意外,应当是位于悬崖另一面的安全地带,只要能够打穿地面,他们便能够重获自由。

绝杀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此时激动中带着些许紧张的心情,双手朝上顶住地面,口中发出一声低喝,天玄巅峰的玄力如同浩瀚的海浪,从手掌窜入岩石之中。

“嗡嗡嗡……”

脚下的大地开始震动,头顶上,一块块碎石源源不断的落下,凌若夕护住凌小白,抬起手臂,将掉落的石子拍开。

“大家小心。”她一边维持着身形,一边提醒道。

“我的天!差点被砸中。”有人心有余悸的说道。

“喂喂喂,这里应该不会塌陷吧。”有人被这地动山摇的震感弄得心头惴惴不安,话刚说出口,他立马接收到了来自同伴的冷眼。

或许这世上真的有乌鸦嘴一说,当玄力震破地皮,一缕曙光从百米之上的地面投射下来时,凌若夕还没来得及放下的心,再度一紧。

“快,冲出去,这里要塌了!”

随着她的话语,摇摇欲坠的岩石,迅速龟裂,一条条巨大的裂口,伴随着无数的碎石,轰隆隆降落在地道之中。

整条隧道在几秒内轰然倒塌,凌若夕搂住凌小白,迅速飞身跃起,身影快如闪电,她不敢低头,不敢去看下方倒塌的通道,双眼所注视着的,唯有头顶上那洒落下阳光的洞口。

“呼!”一道黑影从地面的裂痕冲破土而出,紧接着,又有无数道人影追随而上,好似流星,划过苍穹。

“这也太刺激了。”暗水一脸后怕的悬空站定,看着下方被碎石淹没的通道,以及地面上那一道道深达数米的裂痕,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