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55章 重获自由

第255章 重获自由

凌若夕斜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问道:“那你还想再来一次吗?”

“免了。”暗水急忙摇头,他可不想再体会一把这种心惊肉跳的滋味。

“这里就是外面的世界吗?”有人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入眼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葱绿森林,他们常年生活在山谷中,哪儿见到过这般壮观的场景?一个个看得目光惊滞,嘴里不断发出惊奇的惊呼,仿佛一帮刚从乡下来到城市的愣头青。

就连沉稳的绝杀与寡言少语的木尧梓,此刻也一反常态的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先清点一下伤亡人数。”凌若夕蹙眉提醒道,比起欣赏风景,先算清是否有人员伤亡才是最主要的。

“对对对。”暗水忙不迭点头。

众人从空中落地,开始清算同伴的人数,万幸的是虽然隧道的轰塌太过突然,但好在他们没有一人死亡,顶多受了点轻伤。

凌若夕大手一挥,让老头为伤员进行伤口包扎,自己则绕着森林走了一阵,开始观察地形。

“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对这森林极其陌生,更是从未来过。

“应该是悬崖的另一面,具体是哪儿,属下也不清楚。”云旭也是一脸的茫然。

“你在这里看管他们,我去探路。”凌若夕指了指后方正聚集在一起,兴奋讨论这片森林的众人,吩咐道。

“姑娘,还是让属下去吧。”这种跑腿的事,根本无需她亲自出面。

“你的腿,不疼吗?”她戏谑的目光缓缓扫过云旭的左腿,被碎石割破的裤子内,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她不说云旭还未留意到,“这只是小伤,不碍事。”

“我可没有让伤员替我办事的想法,就这么说定了。”她的态度极其坚决,云旭拗不过她,只能目送她跃入丛林,前去探路。

看着她的背影迅速消失在林间,他平静的心潮竟不由自主的滑过一丝暖流。

凌姑娘平时看上去不近人情,其实,她真的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啊。

等等!

云旭立马将自己的想法掐断,他只是一个下属,怎么可以去感慨主子的性子呢?

“喂,你在这儿干嘛?”凌小白奇怪的绕着云旭转了一圈,不明白他干嘛好端端的,站在这儿发呆,还一副可怕的表情。

“娘亲呢?”他眨巴眨巴灵动的大眼睛,出声问道。

“姑娘探路去了。”云旭一板一眼的回答着,将心里所有的情绪通通压下,他不断的进行自我催眠,不断的提醒着自己,他的身份,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那该死的悸动清除。

“哦。”凌小白乖巧的点点头,转身朝大部队走去,他还是去给这帮人科普一下常识好了,省得他们将来给娘亲丢脸。

在凌小白的眼里,既然这帮人已经是自己人,他就得好好爱护,好好照顾他们。

渺小的嫩芽,只有经过悉心的呵护,才能成长为参天大树,换言之,他需要更多的收买人心,然后呢,才能让他们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和娘亲。

说到底,这丫的根本就是一只黑心的小狼。

“外面的世界真精彩,连空气也比谷里舒服不少。”暗水吧唧一下平躺在了地上,优哉游哉地翘起了二郎腿,活脱脱一副闲适自在的模样。

“老大,你说这片大陆的人是什么样的?”他睨着孤身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绝杀,笑盈盈的问道。

“不知。”绝杀秉着少言寡语的个性,扔出了两个字。

“哎,以后咱们就得靠凌姑娘吃饭咯。”暗水乐呵乐呵笑了两声,对于凌若夕,他从一开始的反感,到此刻已成了敬佩,这个女人,拥有他从未见过的风骨,坚强、狠绝,甚至是霸道!却偏偏让人无法生出任何的厌恶,反而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她所影响,被她同化。

“离开这片森林后,记住莫要惹事,不要平添麻烦。”绝杀警告道,他太清楚这帮兄弟的个性,绝对的火爆,绝对的凶残,在不了解龙华大陆的生存法则前,他们必须要学会低调行事,否则,只会惹祸上身。

众人齐齐点头,对绝杀的话很是认同。

凌小白偷听了半响,总算是看出来,这帮人中,能够发号施令的,也就绝杀一个,看来他今后是否有银子,就得靠他了!

嘴角缓缓咧开一抹明媚的笑,他挪动着步伐,蹭到了绝杀身边,小手轻轻拉拽着他的衣袍:“叔叔,大叔叔。”

“恩?”绝杀缓缓垂下眼睑,眸光略显柔和,面对这个小孩子,他很难做到支撑住那副冷漠的面色。

“大叔叔,今后你们是不是就同宝宝生活在一起了?”凌小白貌似纯良的歪着脑袋,但眼里却闪烁着狐狸般狡诈的精光。

绝杀迟疑了一秒,这才点头。

“啊!那咱们就该算算你们的日常开销,生活费、伙食费、房屋居住费……”一个接一个的费用名称从他的嘴中蹦出,有好些是绝杀闻所未闻,听所未听的。

他惊滞的眨了眨眼睛,“你到底想说什么?”

为什么他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叔叔,娘亲说过占人便宜是不对的,虽然咱们今后会是自己人,可是,亲兄弟明算账啊,大不了,看在叔叔救过宝宝的份儿上,宝宝给你打个三折,再去掉零头,就算你四千五百两银子,你看怎么样?这个价格,童叟无欺,绝对是最低的。”凌小白俨然一副他占了极大便宜的神情,可这番话,却听得绝杀面部的肌肉一抽一抽,满头的黑线。

如果他没有记错,似乎在离开山谷时,曾有人许诺过他,会替他们撑起一方天地吧?这些费用难道不该包含在里面吗?

凌若夕回来时,就看见凌小白正在敲诈自己未来的同伴,面色一黑,一把拽住他的衣襟,将人拖到了自己身后,冷声警告道:“不要胡闹。”

凌小白挨了批,委屈的低下脑袋,眼圈微微泛起了一圈红晕来,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着实让绝杀等人看得心头一疼。

“小孩子都是这样,你又何必责备他呢?”绝杀不自觉出声替凌小白求情,顿时,换来了他感激的眼神。

冷峭的面容骤然柔化,他轻轻颔首,视线凌空与凌小白撞上。

黑狼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这男人,又是一个被这对黑心的母子联手忽悠的可怜人。

道行不够啊,也难怪没能看穿他们俩一唱一和的本性。

“我方才观察过,在距离这片森林千里外,有一处小镇,我们今日可在那里落脚。”凌若夕正色道,说起了正事。

“这里你比我们熟悉,你拿主意就可。”绝杀直接将话语权送到她手中,态度少了一分倨傲,多了一分随和。

凌若夕挑了挑眉,视线幽幽扫过面前或站,或坐的众人,无声的询问着他们的意见。

虽然这些人已做好归顺她的准备,但她所表露出的公平以及谦逊态度,让他们心里又更加了不少的好感。

没有人不希望被人尊重,尤其是这帮习惯了打打杀杀的愣头青。

“姑娘,老大说的对,你替咱们决定就行了,咱们以你马首是瞻。”立马有人出声,跟随着绝杀捧凌若夕做他们的领头人。

“那我便却之不恭了。”凌若夕没有推辞,这样的结果在她的预料之中。

一行人在森林里短暂的歇息后,便启程赶赴小镇,为了让他们尽快适应龙华大陆这个陌生的地方,一路上,凌若夕交代云旭,替他们科普,这片大陆的局势,以及风土人情。

“两个国家?你们这儿最强的难道不是神族吗?”

神族?

突然间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词语,凌若夕疑惑的挑起眉梢,看向绝杀,希望他能为自己解惑。

“神族是我们祖祖辈辈传流下的古书里记载的最高存在,位于第二位面,他们只是惊讶,在这里没有神族的信徒而已。”绝杀淡然解释道。

第二位面最至高无上的存在么?

凌若夕点点头,没有再去询问有关这神族的消息,毕竟,那样的存在距离此时的她,太过遥远,就算问了又能怎样?或许她终其一生,也不会离开这片大陆,既然如此,知道或是不知道,又有什么必要呢?

众人谈笑风生的行走在森林间崎岖、蜿蜒的山路上,时不时他们会冲着草坪中未曾见过的花朵惊呼,时不时,会在看见森林里出没的野兽,战意汹涌。

凌若夕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底,倒不觉得他们有多大惊小怪,她能理解他们刚刚得到自由后喜悦的心情,更能理解,对于他们而言,这里的一切有多新奇。

为了方便他们观赏这天然的景色,凌若夕故意放缓了脚程,约莫半个时辰后,众人才抵达小镇的城门口,巍峨的城墙上,南诏的旌旗在风中扑扑摇曳,一批正在换防的士兵在高塔上来回走动。

“这就是城镇?好多人啊。”刚进入城里,这帮人再也坐不住,在得到凌若夕的示意后,他们一拥而散,开始在各条街道上游玩、观赏。

“不和他们一起去吗?”凌若夕淡淡地看了眼身旁的绝杀,再看看后方,同样纹丝不动的木尧梓,嘴角微微一抖,这两人从血缘上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这神同步的冷漠表情,以及相同的选择,实在是让她很难确信,他们俩并无任何的血缘关系。

像,实在是太像了,年轻的木尧梓就好似绝杀的翻版。

“比起四周观察,我更希望能够尽快找到住所。”绝杀没有玩闹的想法,顶多也只是对这片未知的大陆,心生好奇罢了,他远做不出如这帮打了鸡血的弟兄般,兴奋的左看看右瞅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