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56章 凶残的汉子

第256章 凶残的汉子

“这里有比较大的客栈方便落脚么?”凌若夕出声询问道,语调平平。

对于龙华大陆最为了解的,必定是云族人,他们掌握着这片大陆上所有的情报,哪怕是再偏僻,再荒芜的城镇,他们也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从城镇的历史由来,到风土人情,再到衙门内的明争暗斗,所以凌若夕才会询问云旭,希望他能临时充当他们的导游。

“姑娘,此处城镇位于南诏国的西北面,常年少有外人经过,所以镇中的客栈实在不多,不过姑娘若要找个大屋子方便绝杀前辈等人落脚,或许可以去少主麾下东方家所开的悦来酒楼。”相信只要她一句话,便能将整个酒楼包下,到时候,何愁没有居住的地方?

云旭说得头头是道,不留余力的试图将云井辰在凌若夕心里的地位提高,让她对他刮目相看。

“你觉得,若是我们入住悦来客栈,南宫玉会得不到消息?”在她被云玲偷袭打伤前,南诏已和云族闹得不死不休,云井辰的身份曝光,而他麾下所暴露出的全国连锁酒楼,势必会受到南宫玉的迁怒,生意大损,或者还会被官府勒令停业。

“姑娘,你有所不知,南宫玉已下过圣旨,将云族所有产业拔除南诏,悦来客栈也在其中。”

“那你刚才……”凌若夕顿时有种被人戏弄的错觉,难道连最沉稳的云旭,也被凌小白传染上了捉弄人的恶趣味吗?

“属下只是建议姑娘可以带着他们同去悦来客栈,就算停业,但客栈内负责的掌柜,不会私自离去,至于南宫玉,想来,他必定不会猜到,我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住进了最危险的地方。”云旭循循善诱地解释道。

“行,你来做主。”对此处完全不了解的凌若夕,并没有要拽紧手中的话语权,反而是坦然的将做决策的权利,亲手交给云旭。

云旭心里有细微的感动,她的温柔,从来都是隐藏在这副看似生人勿进的冷脸下的,只有被她放在心上在乎的人,才会得到她的另眼相看。

确定了落脚的地点后,凌若夕刚打算告知此刻正玩得热火朝天的众人,谁料,后方忽然传来一声高傲的呵斥:“劣等人,给本少爷滚开。”

一名身穿锦缎华服的少年,带领三名小厮,正站在街尾一家店铺门前,冲深渊地狱的人大呼小叫道,态度极其倨傲,甚至有些目中无人。

比起他身上名贵的衣物,凌若夕这边的人,则显得极为不起眼,浑身灰扑扑的,好似刚从某个旮旯里跻身出来一般,自然也不可能让他高看一眼。

“你这人不要太过分了,明明是你自己走路没长眼睛,再说了,这条路是你的吗?只许你通过,不许我们通过了?”那人不依不饶的问道,全然没有留意到公子哥一阵青一阵白的可怕脸色。

“在这里,还从没有人敢和我小霸王叫嚣,哼,你们一起上,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劣等人,给本少爷抓起来,本少爷要让他知道,讽刺本少爷,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是!”站在他身后的三名小厮立即涌出,将公子哥牢牢的护在中央,避免他被战斗牵扯到。

“想要动手?好啊!老子正愁好多天没酣畅淋漓的打一场了。”曾与凌若夕交过手的壮汉,立即卷起袖口,露出了那纹理分明的壮实肌肉。

他浑身上下盘旋着的杀意,几乎达到了快要实质化的地步。

公子哥当即被吓了一跳,这人,难道是什么十恶不赦之徒不成?但眼见四周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话已经说出口,即使现在害怕,他也不能临阵退缩,传出去,他这小霸王的颜面往哪儿搁啊。

定了定神,公子哥气焰嚣张的开口:“别以为你说两句狠话就能吓唬人,告诉你,我小霸王可不是被吓大的,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上?”

大手一挥,三名人高马大的小厮立即冲上前来,将壮汉团团围住。

“哈,太弱了!”身影蓦地从原地消失,下一秒,三名小厮已整齐的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声哀嚎。

“……”目睹了整件事的凌若夕,忽然间有些头疼,她无力的揉揉眉心,从人群中走出,“够了。”

已闪身移动到公子哥身前,正打算动手的壮汉蓦地停下了拳头,拳风擦着那名富家公子的面颊咻地滑过,发丝飞扬,他害怕得竟连躲闪也来不及,惊滞的眨眨眼睛,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拳头,下意识吞了口口水。

妈呀!他刚才是不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凌姑娘?”壮汉神情困惑的转过头,不明白凌若夕为何要阻止他,“他向我发出挑战,按照规定,我可以随意处置他。”

“这里不是你的故乡。”凌若夕眉头一蹙,她发现想要让这帮人融入龙华大陆,或许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困难。

壮汉一脸惋惜的放下了拳头,“既然姑娘这么说,那我就饶他一次。”

“还不走?真想把命留在这儿吗?”冷冽的目光犹如刀子,猛地从公子哥身上扫过。

他战战兢兢的靠着墙壁缓慢挪动着步伐,直到确定这人再不会出手后,这才连滚带爬的往街尾跑去,临走时,还不忘抛下一句话:“你们给我等着。”

眼见闹剧散场,百姓纷纷疏散,密密麻麻的人群,在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地上受伤的家丁,也互相搀扶着从此处逃走,唯恐壮汉后悔,真要了他们的性命。

“我不该放走他的。”壮汉后悔不已,“姑娘,你刚才有听见他说的话吗?他一定不会罢休,下次说不定就会带更多人来讨回场子了。”

“又或许这只是他一时的嘴硬,不管怎么样,在没有完全了解这片大陆的生存法则前,不要树敌。”凌若夕漠然说道,“若是此人当真嫌自己的命太长,下次,随你怎么办。”

有一没有二,对于这种喜欢自寻死路的人,她没有过多的同情心。

壮汉顿时满意的笑了:“好,那我就等着他找上门来。”

解决了这场骚乱后,在云旭的带领下,众人绕过街道,抵达了早已停业的悦来酒楼,木板门紧紧锁着,上方的横梁甚至挂满了蜘蛛网,一张停业的告示,贴在圆柱上,木门前,被官府贴上了封条。

“你确定这里能住人?”凌若夕眸光一闪,出声问道。

“是。”云旭应了一声,尔后,悄悄将木门推开,一股刺鼻的霉气味道扑鼻而来,布满桌椅的大堂,灰尘皑皑,显然已有不少时日未曾有人打扫。

“你们自己找房间住下。”凌若夕吩咐道。

“好,兄弟们,走咯。”众人连蹦带跳的顺着木梯抵达二楼,寻找着符合自己心意的房间。

大堂内,顿时安静下来,凌小白乖巧的站在她的身旁,一双大眼睛从整个大堂内扫过,“这里好脏啊。”

“我要尽快知道现下的局势。”凌若夕眸光森冷,沉声交代着,她已经有近两个月未曾得知龙华大陆的消息,现在局面究竟发展到了怎样的地步,她根本一无所知,云族和南诏之间的战争,化解了吗?北宁和轩辕家族是否还在追杀她,而南宫玉,又在做什么?

这一切,她迫切的想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掌握。

若是无法得到充足的情报,她将寸步难行。

“是。”云旭重重点头,趁着他们歇脚时,离开了酒楼,准备为她打探消息。

凌若夕随便挑了一间房间,位于二楼走廊的正中央,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拂过,立即滑出一道痕迹,她嘴角一抽,无奈的叹息道:“看来要先做清洁工作了。”

否则,这个地方根本就不能住人。

“娘亲,这种小事交给宝宝来解决。”凌小白骄傲的拍着胸口,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要是拒绝你,岂不是会打击你的干劲?”凌若夕面色一软,含笑说道。

凌小白嘿嘿的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随后,他便跑到后院里,吃力的从深井中打出一桶清水,拧着毛巾,准备干活。

小一也陪着他,为他打着下手。

两人干得是不亦乐乎,时不时还能听到他们俩的谈笑声,从房间里传出。

绝杀也发动了深渊地狱的人,开始着手清理这间酒楼,他们携带的女眷,已前往厨房,准备为众人洗手做饭,所有人劲头十足,做得有声有色。

反倒是凌若夕,显得无所事事,索性坐在大堂的椅子上,悠然倚靠窗口,漠然看着下方街道上来回走动的行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今天的事,我很抱歉。”突然,桌边走来一道峻拔的身影,绝杀平缓的声音,传入凌若夕的耳膜。

她轻轻转了转眼眸,“我能理解,毕竟,让他们一时半刻改掉多年来的习惯,是不可能的。”

她的宽容让绝杀暗暗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她如今可是他们的主子,今日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她没有放在心上,是最好不过了。

“这几天我们留在此处,让他们慢慢习惯龙华大陆的生活。”这是凌若夕在思考后想出的办法,在这个较为偏远的城镇中,给他们灌输最基本的生活模式,至于其它的,可以慢慢来。

“我以为,你会急着办你的事。”绝杀眸光一闪,撩袍在她的对面坐下,“在谷里你就表现得很着急,想要尽快回到这个地方,如今,却故意拖延脚步,为什么?”

“我的事一时半刻解决不了,比起这些,我现在更看重他们尽快熟悉这里。”她淡淡然解释道。

不论是云族亦或是北宁、南诏、轩辕世家,都远不是可以在一天两天能够击垮的存在。

云井辰被强行带回族里,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而这座城镇中的百姓生活有条不紊,并没有大战打响该有的紧张与不安,由此可以推断,南诏国目前国内是安宁的,是平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