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57章 诡异莫测的局势

第257章 诡异莫测的局势

“娘亲,喝茶。凌小白忙完了家务事后,又亲手洗刷过茶壶,为凌若夕泡了一壶朴素的菊花茶,递到她面前。

“忙完了?”她素来冷峻的容颜,此刻泛着淡淡的柔色,那股可怕的压迫感,似乎也从她的身上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凌小白用力点头:“恩!不过是收拾房间而已,宝宝说了就一定会干好。”

“乖。”凌若夕宠溺的拍拍他的脑袋,虽然他所做的只是一件小事,但对于五岁大不足六岁的孩子而言,已经是很不错的。

就在他们母子俩详谈甚欢时,云旭的身影急匆匆从屋外走来,步伐停顿在木桌边,他隐晦的看了绝杀一眼,似在无声的下达逐客令。

绝杀也不是看不懂形势的人,摆明了云旭有私事要同凌若夕单独谈,他顺从的转身,缓缓踏上木梯,上了二楼。

凌若夕拍拍凌小白的脑袋,让他坐下,随后,才轻轻抬起眼皮,看向云旭:“怎么样?”

“属下已打探清楚,如今南诏已在半个月前对北宁宣战!”云旭透露出的消息,让凌若夕顿时愣住。

南诏和北宁开战?

“南宫玉不是向云族发出挑衅了吗?轩辕世家不是在暗中帮助他吗?为什么他会突然转变矛头,攻打北宁?”食指轻轻扣打着桌面,清脆的碎响不断的在安静的大堂内徘徊着,她面露一丝深思,眉头不自觉紧皱起来,不管她怎么想,也猜不到南宫玉心里的想法和计划,他根本没有理由做出这种事啊。

“这一点百姓们众说纷纭,属下也不得而知。”云旭面露一丝惭愧,如今云族的情报地点已从明处改变为暗处,他两个月不曾在南诏活动,根本无法得知,如何与族中人联系的方法,只能依靠从百姓嘴里打探消息,来了解现下的局面,所以能打听到的事,极少。

“两国交战了么?”凌若夕一针见血的问道。

她必须要知道,所谓的开战,到底是一场戏,还是认真的。

“这一个月,南诏已屯兵边境,与北宁国的士兵发出了多起小规模的厮杀,万幸的是,死伤并不惨重,而南诏国内的城池,也未曾受到殃及。”说到这里,云旭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犹豫,有些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一并说了,扭扭捏捏做什么?”凌若夕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斥责道。

一个大男人,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出口的?

“属下方才还听说了一个消息,但这消息是真是假,属下无法判断。”云旭急忙解释道。

凌若夕意外的挑高了眉梢:“说来听听。”

“坊间有传言,南宫玉的修为在月前大涨,已踏入高手的行列,不仅如此,他也是在一个月前突然下令屯兵,朝中不少忠臣进言阻止,却被他当场杀害,血染朝堂。”

深沉的黑眸蓦地一紧,凌若夕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听到了什么?南宫玉居然会斩杀忠良?甚至主动挑起两国战火?

记忆里,那个少年曾经是那般的单纯,那般的善良,就连为帝该有的霸气与杀戮果断,也有她在旁提点,虽说最后,她同南宫玉闹翻,甚至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但凌若夕怎么样也无法想象,不过是快一两个月的时间,他竟会变成这副模样。

“还有呢?”她沉默了半响,这才再度问道。

“暂时只有这么多,若是姑娘想要知道具体的,请给属下多一点时间。”云旭不愿让她失望,拱手请求道。

“云族那边毫无动静?”她眸光微闪,想到了被云玲带走的某个邪肆、妖孽的男人,平静的心潮,荡开一层细腻的涟漪,一丝悸动,在她的胸腔里徘徊着,荡漾着。

手掌黯然握紧,她克制着心底突然窜起的情绪,佯装出一副平淡冷漠的样子。

“属下暂时无法联系云族的暗桩,”云旭面色一暗,长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少主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他会不会因为云玲的所作所为,而在醒来后,对她横加处罚?甚至在一怒之下,要了她的性命?

纵然云旭对云玲失望透顶,但那毕竟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仅剩的血亲,一边是亲人,一边是他发誓要效忠的主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伤了哪一个,他都会痛苦。

刚毅的面容渐渐变得颓败,他的双肩似无法承受这残忍的现实,无力的耸搭下去。

“他?”凌若夕故作讥讽的扬起嘴角,“放心,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死了,他也会活得好好的。”

那男人,绝不是可以被轻易打倒的存在。

这一点从第一次见到他时,凌若夕就明了于心了。

“他是云族的少主,就算做错了事,也不会有人敢伤到他的性命。”这话,也不知她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游说云旭。

云旭机械的动了动嘴角,“姑娘怕是不清楚族里的情况吧。”

否则,她也不会轻易的说出这番话来了。

“什么情况?”

“其实少主继承人的身份,一直被二少爷觊觎着,二少爷与少主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从小就喜爱与少主争斗,这次少主犯了大错,甚至族长三催四请,也不肯回族,被云玲带回去后,定不会罢休,届时,若二少爷的党羽在从旁煽风点火,只怕,少主的处境会变得很艰难。”云旭一五一十的将云族内两极分化的局面,告知了凌若夕。

对于云井寒,凌若夕早就知道,不过,她不认为一个这么多年也未曾打败云井辰的人,会是他的对手。

“他能够稳坐继承人的身份,自然不缺少手段,他的好弟弟想要动手,也要掂量掂量他有没有这个资格。”话语里透着一股坚定的信任,话音刚落,云旭愕然抬头。

听姑娘这话的意思,似乎很了解少主,也很信任少主?

他故意忽略掉在这个认知下,隐隐作痛的心脏,朝凌若夕用力点头:“姑娘说得没错,少主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二少爷从小就不是他的对手,如今,族长出关,必定会是少主的一大助力,少主他断不会有事的。”

或许是她的安慰起了作用,云旭紧绷的神经缓缓放松下来。

“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凌若夕难得去听他那番陈词滥调般的恭维,在她的眼中,云井辰就是一个死皮赖脸的无耻男人,什么文韬武略,她完全没有看到,那男人除了精虫上脑,成天调戏自己,还有别的吗?

“继续调查南诏国和北宁国之间的事,尤其是南宫玉。”她必须要知道,他突然间改变的手段,究竟是源于什么。

“姑娘,南诏若和北宁打得不可开交,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战斗中,谁还会在意凌若夕这个红杏出墙的皇后?

这有利于她在南诏国内部活动,毕竟,搜捕她的人手锐减,即使她不用乔装打扮,也不需要担心会被人围捕住了。

他所能想到的,凌若夕怎会想不明白,眉梢微微扬起,她似笑非笑地说道:“看不出来,你这张正直的面容下,居然也有一肚子坏水啊。”

她还以为他同绝杀一样,一身风骨,看不起那些小算盘呢。

“娘亲,这是不是就叫近墨者黑?”凌小白忽然扯住她的衣袖,嗓音糯糯地问道。

“……”这是完全不知道作何反应的云旭。

“……”这是听得嘴角抽搐的凌若夕,她啪地一声,一个爆栗狠狠的敲打在凌小白的脑门上,疼得他当即掉下眼泪来,在原地不断跳脚。

“不会说话就不要勉强,连成语也不会用,以后定会给我丢人。”凌若夕冷哧一声,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股磅礴的气场,瞬间席卷大堂,安静摆放在其中的桌椅,在威压的逼迫下,在石地上蹦踏,发出哐当哐当的清脆响声。

凌小白唯有的撅着嘴,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说错,云旭明明是在娘亲的调教下,才变得这么负有心机。

再继续让他跟在娘亲身边,只怕他会被彻底玩坏吧。

“好啦,娘亲,宝宝以后再也不敢这么说了。“凌小白拍着胸口许下了承诺,但从小到大,他说过的话太多,但他能做到的又少之又少。

“相信你的嘴,还不如相信这世上有鬼。”凌若夕冷声吐槽着,对凌小白的许诺不置一词。

“嘿嘿,娘亲,咱们不能搞封建迷信。”见风波过去,凌小白又恢复了自己卖萌的本领。

“……”面对一个时时刻刻在向自己卖蠢的孩子,凌若夕表示各种无力,她慵懒的斜靠在木椅上,姿态极其傲然,气场全开,墨色的长衫略点松垮的垂下在她身上,那道雪白的脖颈,似是在散发着一股诱人的美丽,“不是近墨者黑,而是近朱者赤,小白,有空你得把四书五经好好看上一遍,我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变成一个文盲。”

他不就说出了真相吗?这念头,真话永远都是无法被说出来的。

凌小白不敢再同她顶罪,怀着满肚子的怨言,垂下了脑袋,一个劲的在心里腹诽着凌若夕的坏话,头顶上那戳呆毛,更是恹恹的耸搭下来,看上去毫无生气。

“先弄清楚南宫玉为什么突然出兵攻打北宁,还有,他的实力究竟增涨到了什么地步。”她从未忘记过,在离开皇宫的那段期间,南宫玉所表现出来的霸道与决绝。

在她身处深渊地狱的这段期间,他的实力当真精进了?若是这个消息是真的,对她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云旭立即点头:“是!”

刚谈完话,负责准备膳食的女人们便捧着菜肴从后院的厨房里走了过来,婀娜多姿的身影成排走来,如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凌小白蹭地抬起头,双眼放光的盯着这帮身姿曼妙的女子,活脱脱一副色迷迷的模样。

凌若夕嘴角一抖,无力的扶额,她的儿子难道在成为了财迷后,还要演变出风流的癖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