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58章 训练一支铁血雄狮

第258章 训练一支铁血雄狮

南诏国御书房,阿大手捧一份刚八百里加急送到宫里来的奏折,步入房中。

“皇上,有皇后娘娘的消息了。”

“快呈上来。”南宫玉咻地扔掉手里的朱笔,一把夺过折子,神色激动万分,他一目十行般的将内容翻阅一遍,俊美的容颜浮现了一丝难得的笑:“好!她终于肯现身了。”

七十二天,她离开他的身边已有整整七十二天,这些日子,南宫玉每日每夜都在思念着她,加重的思念如同毒草,疯狂的折磨着他的心灵,折磨着他的灵魂。

“传令下去,宫中所有大小事务交由丞相卫斯理代为监管,立即准备快马,朕要微服出宫。”他连多一秒也不愿等待,好不容易才有了她的行踪,他怎能放过?

“皇上!”阿大心头一惊,面色略带为难:“皇上您如今是南诏的顶梁柱,若是私自离宫,万一有什么不测,那……”

“够了!”他狠厉的打断了阿大的话语,“你是让朕眼睁睁看着她再次消失不见吗?”

阿大顿时语结,他有千万个理由,但如今的皇上还能听得进去么?自从皇后娘娘与云族少主离开后,皇上就彻底变了,他甚至不惜罔顾南诏的江山,公然发布皇榜要与云族宣战,一个月来,更是不知服用了什么灵药,导致实力增涨,并且性格喜怒无常,朝中大大小小的官员稍微行差踏错一步,便会被他处斩,如今的朝堂,人人自危,他甚至因为北宁国三王爷离去时,对皇后娘娘表露出的不满,而下令发兵攻打北宁,五十万大军屯兵边境,小型战役屡屡发生,边境的百姓怨声载道,可这一切,皇上他通通不在乎。

阿大一脸颓唐的在心底长叹口气,“是,奴才这就下去准备。”

“要快。”南宫玉嘱咐道。

他再度拿起折子,将上面所呈报的内容仔细翻阅,那是一封从小镇送来的密信,由当地的地方官亲自书写,清楚的写明在前日,有与宫中发布到各地方的画像人物相似的人出没,且身边跟着一名五六岁大的小男孩,以及一名侍卫,还有一只通体黑色的宠物仓鼠。

这些特点让南宫玉确定,那人必定是凌若夕无疑。

他终于找到她了,这一次,不论用什么方法,他也要让她回来,回到自己身边。

隽秀的脸庞闪烁着不惜一切的决然,他紧紧捏住奏折的手指,已隐隐泛起了青色,蓝阶巅峰的玄力,在他峻拔的身躯四周环绕,气息阴鸷至极。

第二天清晨,浓浓的白雾降临皇城,一辆奢华的马车,在百名身披银色战甲的士兵护送中,离城而去。

“今儿天色不错。”凌若夕从入定中醒来,披着一件黑色大氅,素手推开窗户,淡淡的感慨道。

下方是热闹的集市,不断有百姓在街头巷尾走动,叫卖的小贩大声吆喝着,不少妇女正提着竹篮,购买食材。

这样的场景熟悉却又陌生,习惯了深渊地狱中的寡淡日子,面对着这些,她倒是生出不少感叹。

屋外,有吵杂的人声隐隐传来,凌若夕眉头微蹙,抬脚走出了房门,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她一眼就看见了大堂里叽叽喳喳议论着的众人。

“哎呀,这是什么?好奇怪的水果,你们见过吗?”

“好像是西瓜?还是番茄?”

“没见过。”

……

众人围聚在木桌旁,桌面上是女眷们刚从集市上买来的奇异水果,他们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这新奇的东西,猜测着它到底是什么,就连绝杀也参与其中。

“你们这些笨蛋,这哪里像番茄了?哪里像西瓜?别随便给它取名字啊!”凌小白双手叉腰,一脸同情的为他们薄弱的认知默哀,就连三岁的小孩都能认出这玩意儿好么?他们要不要这么LOW?

“那小少爷你说说看,它到底是啥玩意?”暗水轻扯着辫子,含笑问道。

小少爷这个称呼是他们从云旭嘴里听到的,既然他们已归顺凌姑娘,自然也得尊重她唯一的子嗣。

凌小白哼哼两声,骄傲的昂着头,“告诉你们啊,这可是火龙果,不过味道不咋滴,很一般。”

“火龙果?没听说过。”

“火龙?是传说中能够御空飞行的龙吗?”

喂喂喂,他们到底理解到哪儿去了?凌小白嘴角一抽,对这帮没见过市面的男人各种无语。

“只是一种很普通的水果,没必要感到惊讶。”凌若夕平淡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众人齐齐抬头,目光落在了那抹倚靠在走廊护栏旁的人影上。

“姑娘,早上好。”

“姑娘怎么不多睡会儿?”

“姑娘,咱们今天有什么行程安排?”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层出不穷,对于刚抵达这片大陆的他们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是闻所未闻的,他们迫切的想要了解龙华大陆的一切,群情亢奋,一双双闪烁着期待的眼睛,刺得凌若夕默默的将脑袋瞥向一旁。

她怎么有种自己接手了一个大麻烦的感觉?

“你们今天自由活动。”她挥挥手,示意他们自己到城镇中去体会体会风土人情。

众人激动的一拥而散,一大帮人顷刻间消失在了酒楼门外,不见了踪影。

“跑得比兔子还快,有这么着急么?”凌小白悻悻的瘪了瘪嘴,“娘亲,宝宝也想去逛街。”

这些日子在深渊地狱中,他无聊得都快发疯了好么?

“去吧。”凌若夕没有阻止他,小孩子嘛,偶尔需要放养。

“混蛋丫头,这儿哪里有药草?”老头乐呵呵的问道。

“云旭,他们交给你了。”凌若夕直接将这导游的任务交到云旭手中。

“姑娘……”云旭微微一愣,她就这么当甩手掌柜,真的可以么?

“费用自理,所有的开销让他们自己承担。”凌若夕抛下这么一句话,便转身打算进屋,她还需要好好考虑接下来的计划。

“可是。”云旭欲言又止,他的任务不是替她打听消息吗?为什么会忽然演变成带这些人逛街外加解答各种疑惑啊!

他是护法,不是保姆好么?

只可惜,他的反驳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回应他的,是卧房缓缓合上的房门。

云旭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认命的带着鬼医和小一,准备出发前去药铺,让他见识见识龙华大陆上的草药。

回到房间,凌若夕侧身坐在木椅上,指腹轻轻揉着眉心。

要让这帮人尽快适应龙华大陆上的生活,短时间内想来是不可能的。

她该如何安排他们呢?

想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敌人,想到自己将要报仇的对象,眉峰微微一蹙,深沉的黑眸里,极快的滑过一丝精芒。

等到云旭带着鬼医再度返回悦来酒楼,他的双手提着满满的货物,整个人累得气喘吁吁的,趴在桌上,狠狠往嘴里灌了几杯凉茶,又歇息了一会儿,这才勉强恢复了一些力气。

“现在的年轻人啊,身体还真不行。”老头一脸的感慨的叹息道,那口气带着几分轻蔑几分嘲弄。

云旭眉心一跳,很想提醒他,这些重物,通通是由他一个人给拎回来的,他能不累么?偏偏罪魁祸首还在这儿说风凉话,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云旭,你上来一趟。”混杂了玄力的声音从二楼传来,云旭立即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这才走上木梯,轻轻敲响房门,得到回应后,才推门而入。

“凌姑娘。”他恭敬的唤道。

“坐,”凌若夕随手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示意他坐下,云旭也没矫情,将房门重新关上后,便拘谨的落座。

他不知道她特意命他进来所为何事,但他很清楚,如果不是有要事,她断不会特地下这种吩咐的,双腿微微并拢,坐姿极其严谨。

“我刚才想过了,这帮人没有户籍,没有身份,若是让他们长时间居住在一个地方,只怕是不可行的,必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与猜疑。”凌若夕神色淡漠的说道,“我一开始也没打算把他们带出来后,让他们做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姑娘的意思是?”云旭疑惑的问道,她会说出这番话,难道是有所计划了?

“我的敌人太多,不仅是北宁,还有轩辕世家,如今再加上一个南诏,呵,”凌若夕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不知不觉,她竟得罪了整个龙华大陆上,所有庞大的势力,这还真叫人讽刺。

“如果我的行踪暴露,恐怕会引来不少敌人,我想在敌人还未察觉前,先做好准备,毕竟,如今的局势,要么是我藏身一辈子,要么,正面交锋。”话铿锵有力,带着一丝决然,“隐姓埋名,永远不能以真面目示人,那不是我的选择。”

与其苟活,她宁肯选择杀出一条血路。

若是他们不肯放过她,她又何必退让?要战,就战斗到底!

在她的字典里,从来没有退缩与害怕这两个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眉宇间闪过一丝冰冷的嗜血之气,她略微平复下心头汹涌的杀意,沉声道:“找个安全的地方,我想把他们组织成一支铁血军队,人数不用太多,但必须要有严格的军规约束,另外,在暗中联系小丫,我离开前,曾吩咐她秘密寻人,若是她那边有可以信任的人,我希望训练他们,加入这支军队,为我所用。”

即使她未曾将这支军队的作用说得太过清楚,但云旭仍旧能够从她的话里,感受到那风雨欲袭来的血腥与危险。

他正色道:“是。”

“去办吧。”凌若夕满意的点点头,时间紧迫,她必须要在行踪暴露前,做好一切充足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