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61章 基地,军队

第261章 基地,军队

面对这宛如地狱般血腥的场景,凌若夕神色不变,甚至连眸光也不曾出现丝毫波动。

小一捂着嘴,难受得想要干呕,即使他早就在深渊地狱中,见惯了各种各样的死状,但如此大的残忍杀戮,仍旧让他有些难受。

“没办法接受?”凌若夕余光瞥见他苍白的脸色,漠然问道。

“不是,我只是还没适应。”小一赶紧摇头,他只是突然间面对这么血腥的画面,身体出现了反应。

“那就好。”她可不想身边带着一个悲天悯人的同伴。

解决了这帮不长眼的山贼,为了不留下后患,凌若夕便向老头嘱咐道:“能把尸体处理干净么?”

这是问他要毒药来了。

鬼医咧开嘴,脸上的伤疤拧成了一团,“包在我身上,只要是毒药,我这儿应有尽有。”

刚巧,他前些日子炼制出了化尸粉,可以用来练练手。

从袖中掏出一个白色的药瓶,他拧开木塞,冲着地上凌乱的尸体倾洒了一些,很快,尸体便化作了粉末,在空中消失,只留下遍地的血泊。

“走,我们去寨子里看看。”凌若夕冷眼旁观着这惨绝人寰的场景,等到处理完后,她才交代道。

一行人临时改道,朝北面的群山进发。

“娘亲,咱们是去洗劫山寨吗?”凌小白藏好怀里的银子,眨巴着眼睛,略显激动的问道。

听听,这话像是一个单纯的小孩说出来的吗?

“算是。”她只是突然间发现了一个能够安顿这帮人的绝好场所而已。

凌小白顿时咧开嘴笑了,哟西!他最喜欢的就是打劫了。

众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朝山寨走去,从峦叠嶂的山峰绵延万里,深山中,野兽出没,位于山巅,静静坐落着一座简朴的小寨,站在山脚,便能看见山顶上随风摇曳的旗帜。

“就是这儿吗?”暗水好奇的朝四周打量了几眼,“环境还不错。”

“喜欢的话,可以长时间居住在这里。”凌若夕淡淡然说道,双眼迅速将四周的地形观察了一番,这里地势险要,山路崎岖,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用来做山贼的寨子,实在是有些可惜。

他们优哉游哉的顺着山路缓慢上行,仿佛在向上面寨子里的人,大摇大摆的说着‘我们来了’。

“站住,你们是谁?”简陋的高塔上,一个佩刀的山贼大声呵斥道,戒备的看着下方浩浩荡荡的众人。

“能否见一见你们这儿做得了主的管事?”凌若夕彬彬有礼的问道。

“你们先报上名来,是哪路人马?来这里做什么?”那人不依不饶的逼问着,戒备心极强,在他身后有一个巨大的铁钟,只要用力敲响,钟声就会传遍整个山寨,引来他的同伴。

“姑娘,同他说这么多做什么?直接杀上去吧。”壮汉搓着手掌,战意汹涌,他这两天可是闷极了,连个练手的人也没有,习惯了打打杀杀的日子,突然间安定下来,反倒是叫他有些不习惯,如今,有了送上门的敌人,他哪儿还坐得住?

体内的玄力正在蠢蠢欲动,一双野兽般凶狠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上方的男人,只要凌若夕点头,他立马就会做开路先锋。

不止是他,这帮人哪一个不是眼冒红光?

就等着凌若夕一句话了。

“这位小哥,当真不肯通传?”凌若夕再度问道,打算来一招先礼后兵。

只可惜她难得的好意,却被对方果断拒绝,“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们说来就能来的吗?”

“动手吧。”她挥挥手,话音刚落,百道人影拔地而起,壮汉一掌将那守卫的人从高塔上打下,其余人则一拥而上,朝着山寨里杀去。

厮杀声,不绝于耳,很快,汨汨的血泊布满整片大地,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里弥漫着,凌若夕牵着凌小白,慢悠悠抵达山寨,简陋的栅栏内,横躺着无数尸体,刀剑凌乱的掉落在血泊里,说是人间地狱也不为过。

墙上、地上、横梁上、圆柱上,通通染上了鲜血。

她踏着血泊前进,衣诀凛凛,神色淡漠。

进入大堂,刺目的阳光从左右两侧的窗户外投射而入,波澜不惊的目光扫过满屋子情绪兴奋的众人,最后在上首铺着白老虎皮的椅子上坐下。

“一共一百七十八人,全部斩杀,无一活口。”绝杀一边擦拭着手掌上的血珠,一边向她汇报着战况。

只是一帮毫无玄力的山贼,对于他们而言,就和砍白菜没什么两样。

凌若夕轻轻颔首:“收拾一下,从今往后,这里就作为你们的根据地。”

“姑娘的意思是,让咱们在这儿定居?”暗水眸光一闪,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

“不错。”凌若夕坦然承认,“你们需要安全的地方驻扎,这里是一个很合适的场所。”

“姑娘,事到如今,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们,你究竟想要咱们做什么?”暗水笑着问道,他早就看出,凌若夕带他们离开深渊地狱,绝不是因为她心善,而是别有目的,她未曾想要隐瞒,只是,现在大家既然是一条船上的人,有些事,是不是也该向他们说一说了?

比如,她的目的,比如,她的计划。

众人齐齐点头,目光紧紧盯住高首的女人,等待着她的答复。

凌小白坐在一旁,歪着脑袋,盘算着山寨里有没有藏宝物的地方,对眼前这略显严肃的氛围视而不见。

“也是时候告诉你们了,不论是我的身份,还是我的目的。”凌若夕微微一笑,“不过,你们不觉得应该先把这里处理一下吗?”

她指了指地上横放的尸体,在这么血腥的环境中谈正事,真的很诡异有木有?

闻言,众人尴尬的笑笑,齐心协力,开始动手清理现场,一具具死状各异的尸体被扔出大堂,堆放在外边的空地上,清水刷拉拉浇着地面,如水柱般的红色鲜血漫出门缝。

清理干净后,他们再度回到大堂,准备听凌若夕说她的计划。

“这片大陆有两个国家,一是北宁,二是南诏,”凌若夕慵懒的靠着椅子,将龙华大陆的势力分部给他们科普了一遍,众人听得专注,努力吸收着她的话。

“我是北宁的人,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得罪了皇室,遭到追杀。”

“姑娘的意思是,你希望我们帮忙对付这个国家?”暗水轻声问道。

“不止这么简单,或者说,我的敌人不仅仅是北宁国。”凌若夕摇摇头,口气显得有些云淡风轻,“还有南诏以及第二世家。”

“……”现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他们真的很想问,她究竟做了什么,居然引来两国追杀,其中还有第二世家。

她拉仇恨的能力,是不是要逆天了?

一般人,谁能做到这个地步?

“姑娘,你果然很强。”暗水嘴角一抖,意味深长的夸奖了一句。

“娘亲本来就很强。”凌小白骄傲的挺起胸口,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凌若夕无语的睨了他一眼,他难道没听出这话不是单纯的称赞么?

“所以,姑娘是想让咱们帮助你,打败这些敌人?”暗水再度问道。

“是。”凌若夕点点头,不再隐瞒,如果说是单打独斗,凌若夕根本无惧,但她如今面对的是两个国家外加一个世家的追击,仅仅只靠自身,根本不可能与之为敌。

“你希望我们怎么做?”绝杀一直保持着沉默,直到此刻,他才一针见血的问道。

“我要将你们编成一支军队,只属于我一人的军队,我不会束缚你们的所作所为,但我只要求你们的绝对忠诚。”深邃的眼眸迸射出一道凛冽的冷光,这一刻,她单薄、娇小的身躯,仿佛散发着一股强者的霸气!让人望而生畏。

没有人出声,没有人开口,他们沉默的对视一眼,最后,由绝杀出面表态:“在我败在你的手下时,我就已是你的属下,我会助你,替你扫平前方一切阻挠,不过,我只代表我个人。”

他的意思是,若其他人不愿成为她的助力,他不会勉强。

凌若夕微微一愣,随即笑了:“当然,我支持自主,绝不勉强。”

话虽如此,但若是有人想要返回,脱离她的身边……

细长的睫毛轻轻垂下,遮挡住了眸子里闪烁的寒光。

“姑娘,咱们可是早就说好的,我们今后会跟着你,这时候反悔,那还能算是爷们吗?爷们一言九鼎,管它什么国家不国家,总之,姑娘有事,咱们一定鼎力相助。”

“就是啊,姑娘,你可别小看我们,我们全力支持你到底。”

一个接一个豪情万丈的声音响彻在大堂中,看着下方那一张张义气、激动的容颜,凌若夕平静的心潮不自觉滑过一丝暖流。

她早就知道,这帮人的个性,但,听着他们表态,看着他们坚定的态度,她仍是免不了一阵动容,持平的嘴角缓缓扬起一抹温暖的浅笑,她眸光颤动的看着下方黑压压的人群,心里说不出的欢喜。

将事情说开后,凌若夕的态度明显比以前更加柔和,她吩咐众人将屋外的尸体焚烧掉,尔后,开始改建这座山寨。

“这边多加一些栅栏,用来防御外敌,木桩一定要结实,绳索若是不够,去附近的城镇里添购。”

“这里加建一个哨塔,夜里安排人每一个时辰换岗站哨,进行巡逻。”

“女眷住进后方的小院,后勤的事务通通交给她们。”

“将半山坡的空地凿开,那里我要建造一个训练场。”

……

一道道指令有序的下达,她难得大方的敞开了自己的钱袋,开始改建工作,每日花费的银子如同流水,看得凌小白阵阵肉疼。

小脸纠结的拧成了一团,面色一日比一日幽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