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62章 势力雏形

第262章 势力雏形

凌若夕巡视完改建工程的进行工作,满意的回到山寨,一只脚刚跨入大堂,凌小白便猛扑上来,双手紧紧搂住她的腰肢,“娘亲。”

糯糯的嗓音带着丝丝委屈,传入耳畔。

“谁欺负你了?”凌若夕扯了扯他头顶上的呆毛,好奇的问道,这些天他很安分,也很安静,怎么这会儿却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凌小白用脑袋蹭蹭她的胸口,撅着嘴道:“人家伤心。”

“……”她很怀疑,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真的知道伤心是怎么一回事么?嘴角猛地一抽:“哦?那你继续。”

手臂用力拽开他的小手,她残忍的将儿子推开,抬脚准备闪人。

“娘亲,你怎么可以这样?”凌小白不甘心的跺跺脚,这节奏完全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她不是应该温柔的询问自己在伤心什么吗?

“不然呢?”凌若夕侧过脸蛋,斜睨着他,“你抽风难道要我跟着一起?”

“哼,娘亲一点也不懂宝宝的心。”凌小白愈发委屈了,难道现在想要得到一句安慰就这么难么?

“给你一分钟,说来我听听,你到底在伤心什么。”她优雅的在木椅上坐下,手掌轻托下颚,沉声说道。

凌小白蹬蹬的跑到了她的身旁,小手用力拽住她的衣袖,“娘亲,咱们能不能稍微节省一点?你难道就没发现,最近咱们的小金库快要空了吗?”

黑狼懒懒的在他的肩头打了个哈欠,两只爪子用力捂住耳朵,它一点也不想听小少爷如同女子般,抱怨这种小事。

“有吗?”凌若夕反问道。

“有!”凌若夕坚定的点头,最近,他们的小金库每日都会流失出好大一笔开支,再这样下去,就算是金山也会被掏空的。

想到源源不断落入商家手里的银子,他立即捂住胸口,只觉得一颗心隐隐作痛。

“银子要用在该用的地方。”凌若夕解释道,“别计较这么小钱。”

“小钱!?”凌小白愕然惊呼,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双眼突地瞪圆。

“前天咱们拿出了一万三千两,昨天又给了后院的女人们一千两,今天,又因为要改建训练基地,拿出了三万两购买工具……”凌小白掰着手指头,开始细数这些天来的所有开销,小到几个铜板,大到上万两银子,他算得一清二楚,如数家珍。

“好了,现在的投入是为了将来翻倍收回,这叫投资。”凌若夕打断了他的话,她无法理解,这小子平时的精力都放在了什么事上,成天关注开销这种小事,有意义么?“你这两天的训练是不是间断了?”

话锋突然改变,凌小白顿时愣了,他茫然的眨了眨眼睛:“训练?”

凌若夕微微勾起嘴角:“需要我提醒你,你每天的日常任务是什么吗?”

略带危险的声音将凌小白从痛失银子的痛苦中揪了回来,他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貌似真的有好几天没有做基础训练了。

脸上的幽怨骤然化作了尴尬,他讪讪的笑了两声:“那什么,这两天宝宝不是在替娘亲监督改建工作吗?”

“是监督所有的开销吧。”凌若夕直截了当的戳穿了他的谎言,“有时间在这里和我算账,不如把心思放在训练上,你拖欠的训练任务,两天内补回来。”

凌小白不甘不愿的嘟着嘴,想要反驳。

“不准讨价还价,否则,加倍!”她果断的将他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语堵了回去,态度尤其坚决。

凌小白只能把满肚子的委屈往心里塞,他明明是来算账的,为什么最后却落了一身骚?这不公平。

将凌小白打发走后,凌若夕这才松了口气,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似乎被调教过了头,对银子太过在乎。

用过午膳后,凌若夕特地留下了绝杀,将一封刚写好的信,交到他手里:“劳烦前辈替我将这封信送到京师清风明月楼的小丫手中。”

“好。”绝杀没有询问理由,点头答应下来。

“前辈快去快回,毕竟这里还有不少地方需要前辈。”凌若夕微微一笑,即使他们自愿归顺她,但她却从不曾摆出主子的姿态,而是以平辈与他们相交。

绝杀点点头,将信往怀里一塞,纵身飞上高空,绝尘而去。

到底是世间少有的高手,不过一夜时间,他便已来回往返了一次,回来时,手里还提着一个女人,步入正厅后,他随手将人扔在了凌若夕的面前。

“哎哟。”小丫吃痛的发出一声惨叫,作为罪魁祸首的绝杀不仅没有任何的动容,甚至连一个正眼也不曾投向她。

“姑娘,人已带到。”他向凌若夕禀报后,便自觉的转身离开,至于身后那双控诉的目光,直接被他无视掉。

小丫愤愤的瞪着绝杀冷漠的背影,不满的嘀咕道:“是高手了不起啊,没见过这么没有风度的男人。”

“他向来如此,若是你见过他杀人的样子,就该欣慰,他只是摔了你一下,而不是直接抹了你的脖子。”凌若夕悠然斜靠着木椅,打趣道。

小丫蹭地抬起头,“夫人。”

她激动的唤道,蹬蹬的跑到了她的面前,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一番,“夫人,你最近好不好?为什么一点消息也没有?”

“有事脱不开身。”凌若夕敷衍道,“不过你的日子看来过得不错,长胖了。”

戏谑的目光从小丫多了一个游泳圈的腰肢扫过,她饶有兴味的挑起眉梢。

“夫人!”女人的腰就和男人的头一样,不能说,更不能提,小丫跺跺脚,很是不乐意她的话。

“说正事,”凌若夕打住了调侃她的念头,神色变得严肃。

“是。”小丫也急忙敛去了面上的调笑,低眉顺目站在她身前。

“这段时间京城里情况怎样?”

小丫就猜到她会问这件事,急忙从衣袖中掏出了一份早就准备好的信,上面记录着在凌若夕消失的这段时间里,京城所发生的一切。

她迅速浏览了一番,眉头当即紧皱:“南宫玉实力大增的消息是真的?”

“对,有人给了他一瓶提升修为的灵药,一夜之间,他的实力便突破蓝阶,达到了蓝阶巅峰。”小丫重重点头,“不过这个人是谁,我还没能查到。”

“来历、身份、背景,这些通通调查不出?”凌若夕的脸色略显暗沉,眼眸中暗光忽闪。

到底是谁,居然出手帮助南宫玉,让他在短时间内,将实力提升到了蓝阶巅峰。

“查不到,只知道这人是突然出现在宫里,而且留下灵药后,便再也没有现身过。”小丫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这还是她第一次无法查到一个人的来历,不仅如此,就连此人是男是女,她也完全调查不清楚。

“看来,南诏国的局势是越来越混乱了。”一个查不到背景的神秘人物,为什么会帮南宫玉提升实力?凌若夕怎么想,都觉得这其中必定有缘由,或许是多年来在生死关头历练中练就的第六感,对这个神秘人,她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不安。

“你好好说说。”她敛去眸中的深思,挥挥手,示意小丫亲口把这两个月来的一切说一遍。

“是,在夫人消失的这段期间,南宫玉他性格大变,不仅处罚了跟随他多年的侍卫,甚至还因为朝廷官员一两句不好听的话,而将其斩首,被百姓们称之为暴君。”

暴君吗?

凌若夕微微眯起眼,记忆里,这个词可与他完全搭不上边啊,那样一个单纯到近乎懦弱的天子,为什么会性格大变?

“还有呢?”她按捺住内心的疑惑,再度问道。

“还有,南诏与北宁宣战,并且在边境已打了好几场仗。”

“这件事我已知道,别的没有了么?”凌若夕随手将信放入袖中。

小丫仔细想了想,随即才摇头:“别的没什么了。”

若是连这么大的几件事,也没能让夫人放在心上,那别的,什么官员的丑闻,官宦府宅内的妻妾争斗,就更不够看了。

“我走后,他可有为难你?”凌若夕轻声问道,双眼紧紧盯着她,大有若是南宫玉为难她,就会替她报仇的架势。

小丫心头一暖,笑道:“夫人,你走时引起了这么大的**,并且还故意警告南宫玉,他又怎会傻到为难我呢?”

或许是她那晚血洗士兵的行径太过可怕,总之,自那天起,朝廷再未刁难过清风明月楼。

以至于如今,虽说也有不少眼红清风明月楼生意的商人,开起了许多青楼,但仍旧抵挡不住清风明月楼在京城里的口碑与人脉,生意如火如荼,一日比一日好。

“对了夫人,这是这些天赚的银子,一共是十万五千两,您点点。”小丫从怀里掏出一大叠银票,递到凌若夕面前。

“你拿去吧,我如今不缺钱,若是有闲钱,你考虑考虑开一间分店,毕竟,只有一家青楼,产业太小,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凌若夕没有接过她递来的银票,比起拿分红,趁热打铁开第二家分店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见她不肯收下,小丫也没有勉强,“是,回去后,我会马上探查位置,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清风明月楼开遍整个南诏,成为夫人最骄傲的势力。”

她的雄心壮志让凌若夕满意的笑了:“好,那我就等着你亲手建造出一个情报王国的那天到来。”

“请夫人放心。”小丫振振有词的说道,手掌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态度极为自信。

“我让你找的人,可有进展?”凌若夕口风一转,问起了离开前,自己曾嘱咐她办的事。

既然要建造自己的势力,那么培养打手与侍卫这种事,势在必行。

“有,夫人不提我还险些忘了这事。”小丫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有些难为情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