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65章 赶赴边关

第265章 赶赴边关

南诏国突然发出开战的指令,震傻了全国的百姓,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上向北宁正式发兵?他这是疯了吗?

凌若夕身在荒山野岭,根本不清楚外界的消息,云旭回归云族,至今没有音讯传来,她每日观看着尖刀部队的训练,时不时从旁指点几句,那副优哉游哉的模样,让身处水深火热的众人,恨得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娘亲,他们的眼神好可怕。”凌小白轻轻拉拽了一下她的衣袖,糯糯地说道。

在下方的训练场地上,正在进行障碍物跨越训练连,背着装满石头的包袱,这些大老爷们一个个汗流浃背的拼死前进,但那双闪烁着羡慕与嫉妒的眼睛,却直勾勾盯着山坡上的女人。

凭什么他们在这儿千辛万苦的训练,她却在那儿独领**?

“这叫羡慕嫉妒恨。”凌若夕微微一笑,混杂着玄力的声音,传入每一个人耳中。

身体的摧残,外加精神上的打击,这帮人双目充血,恨不得把她拽下来,和他们一起训练。

“这做人啊,要懂得见好就收,太过火,小心把自己给玩进去。”老头抱着一堆草药从山路下方缓缓走来,经过凌若夕身侧时,幽幽抛出了这么一句话。

“老头,你什么时候成哲学家了?”凌若夕似笑非笑的睨了他一眼,“我这是在磨练他们的意志品质,懂么?”

你确定不是在故意挑衅?

鬼医懒得同她斗嘴,嘴里哼哼两声,便抬脚离开了。

看了半响,凌若夕脚下步伐一转,准备前去看看那帮乞儿的训练进程,凌小白连蹦带跳的跟在她身边。

母子二人迎着阳光缓缓走向另一块训练场地,那帮由小丫挑选出的娃娃军,此刻正在训练场上扎马步,他们面色大多枯黄,但精神却极好,那是只有在经历过各种磨难与现实的打击后,才会展现出的傲骨。

“很不错。”凌若夕难得的夸奖了一句,顿时惹来凌小白愤愤的白眼。

“那宝宝呢?”

“你?一个只知道偷懒的家伙,好意思同他们比么?”手指戳戳他的脑门,话虽是责备,但她的眼里浮现的却是一片纵容。

凌小白摸了摸泛红的额头,悻悻的瘪了瘪嘴,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训练,他三岁时就已经能独立完成了好么?

“姑娘,”暗水疾步从山寨的方向走来,衣诀飞舞,他走到凌若夕面前,将手里的一只信鸽交给她:“这是刚收到的。”

手指迅速将竹筒里的信笺取下,打开一看,她含笑的眸子顿时冷得一片冰霜,身侧的气压成直线骤降,仿佛一块移动的冰川,寒气逼人。

凌小白踮着脚,想要看清楚上面到底写了什么,只可惜,他那还不到一米的身高,实在很难看清楚。

五指用力握紧,纸张在她的掌心被玄力震成碎末,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姑娘?”暗水一脸的奇怪,她此刻的神色实在有些不寻常,似怒,似笑,诡异极了。

“我没事。”勉强将心底翻腾不息的怒火克制住,凌若夕勉强勾起嘴角,只是那笑,不达眼底。

她这个样子,不论怎么样,也不像是没事。

暗水心头略感担忧,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带一队人,马上收拾行李,准备同我出去。”凌若夕冷声吩咐道,她必须要去一趟边境看看情况是否如小丫传回的消息一致,那个少年,是不是真的疯了!

“是。”暗水当即点头,立马开始着手准备派小分队尾随她离开山寨的事宜。

“娘亲,宝宝也要去。”凌小白死皮赖脸的缠在她身边,希望能磨着她答应带上自己,一路从山寨外,跟到大厅内,凌若夕仍然没有松口。

“娘亲!”他不甘心的跺跺脚,心里怨气横生,双眼更是染上了淡淡的红潮,似随时都会哭出来。

“不要在这个时候任性。”凌若夕冷冷的抬起眼皮,话并不重,却让凌小白再不敢说出一句请求的话来。

黑狼吱吱的在他的肩膀上一阵乱叫,似在安慰他受伤的心灵。

很快,由木尧梓率领的二十人小分队聚集在山寨外,他们穿着统一的黑色劲装,浑身杀气腾腾,与其说是军队,更像是一群饿狼,气势骇人。

凌若夕挥别凌小白等人,飞身轻点地面,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哼,娘亲最讨厌了。”目送她的背影缓缓消失在苍穹下,凌小白这才不满的嘀咕一句。

“小少爷,姑娘她或许有要事要处理。”暗水在一旁轻声安慰道,为凌若夕说着好话。

“这种事你不说小爷也知道。”可知道归知道,这种被人抛下的滋味,仍是让他有些难过,一整天,凌小白都显得恹恹的,蹲在地上,谁和他说话他也不理,浑身释放着生人勿进的冷气,就连黑狼似乎也看出了他心里的难受,难得乖巧的静静趴在他的脚边,陪着他一起,在山寨外的空地上,等候凌若夕归来。

一路疾行,衣诀被劲风吹得猎猎作响,墨发在身后翻飞,凌若夕用上了十成的力量,飞行的速度快得惊人,肉眼只能隐隐看见一道模糊的黑色残影。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木尧梓追上她,与她并肩同行,出声问道。

这是从离开深渊地狱后,他第一次与凌若夕交流。

“去边境。”她必须要知道,南宫玉是认真的,还是在图谋别的,和北宁正式宣战,他脑子被门夹了吗?还有,他写在皇榜上的话是什么?什么叫北宁私藏他的皇后,所以他才派兵攻打。

她和北宁的一切关系,早就割断,就算有,剩下的,也不过是彼此敌视,不死不休的局面。

他根本是在为这场战争寻常借口!

妄想将一切推到她的身上?做梦!

木尧梓眼底划过一丝惊讶,他转过头,看向身旁面色森冷的女人,她在想什么?为什么气息会这般可怕?

没日没夜的赶路,在天亮时分,一行人总算抵达了距离边境不足五百里的城镇,他们一身尘土,衣衫褶皱非常,凌若夕还好,她的修为已达到紫阶,如此凶猛的赶路,只是让她体内的玄力有些后继无力,但她所带的这支小分队中,却又不少人,面如白纸,刚落地,双腿就立即软了,噗通一声跌坐在这官道旁的空地上,豆大的汗珠一颗接着一颗砸落在身侧。

“呼……”

“呼……”

急促的喘息声,此起彼伏,他们莫不是口干舌燥,一个个吐着舌头,累得够呛。

“在这里歇息一阵,再行赶路。”凌若夕大手一挥,示意原地休息,疲惫的身体轻轻靠住白杨树的树干,她趁着这空闲的时间,开始调整内息。

“那是什么?”突然,有人指着官道不远处,正徐徐走来的黑影,诧异的问道。

凌若夕刷地睁开眼,眸光冷冽如冰峰,警惕的盯着那渐行渐近的人影。

“好像是个老太婆。”

“她背上还有一个孩子。”

缓缓走来的,是满头白发的老奶奶,她身躯佝偻,每一步似乎都走得极为吃力,在她的背上,还背着一个浑身染血的小孩,小孩脸上毫无血色,夹住老人腰间的双腿,更是被什么利器割得血肉模糊。

老奶奶每走一步,身后就会多出一个血脚印。

没有人吭声,没有人说话,他们只是挺直了背脊,坐在地上,默默的看着老奶奶和小孩从眼前经过。

“啊!你们是什么人?山贼?土匪?”直到距离部队不足二十米时,老奶奶才终于看清了他们,这些汉子大多长得凶神恶煞,脸上、身上大多带着伤疤,怎么看似乎也和好人搭不上边。

凌若夕眉头一蹙,一个箭步冲到老人面前:“这位婆婆,敢问你是从哪儿来?边境吗?”

“是是是,各位大人还请手下留情,我老太婆身上真的没几个银子,你们看我这孙子又受了重伤,请各位大人慈悲,老身给各位大人磕头了。”老奶奶吓得直哆嗦,她的儿子、儿媳,通通惨死,就留下这么一个独苗苗,就算豁出她这条老命,也得安全的把孙子带到相对安宁的城镇,远离这个战火连天的地方。

凌若夕侧身避开,“婆婆你不必如此,我们不是山贼,只是想要向你打听一些事。”

老人家闻言,迟疑的看了他们一阵,直到看出凌若夕等人当真没有要打劫他们的念头后,才猛地松了口气,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呐呐的点头:“你们想问什么,老身一定实话实说。”

“你这孙子?”凌若夕淡淡的睨了眼小孩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尤其是双腿,几乎被刀剑伤到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深可见骨。

“哎,都是命啊,现在这年头我们这些贫苦的老百姓快要活不下去了。”老奶奶苦从心来,语带哽咽。

凌若夕耐心的询问了半响,才总算是听明白他们的遭遇。

这对婆孙,是原本生活在边境小镇的老百姓,原本是幸福的一家四口,三代同堂,日子虽说不太富裕,但好歹能混个温饱,有一亩良田,每年还能存些银子。

但就在这两个月,边关烽火狼烟,每日都会发生大大小小的战役,南诏国军马充足,总会在边关滋事,那些官兵仗着天高皇帝远,每每在打了胜仗后,便让他们这些老百姓拿出家里的食物,供奉将士,久而久之,百姓们苦不堪言,又不愿离开故乡,于是强忍着,希望朝廷能够尽快平息战火,还他们安宁。

“那现在?”若事情如他们所说,这其中必定发生了什么大的变故,才会促使这对婆孙无奈之下被逼离开故土。

“就前天,也不知那些大军发的什么疯,居然开始强攻北宁,死了好多人,地上到处都是血。”老奶奶想到那堪比人间地狱的场景,顿时落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