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66章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第266章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见她情绪悲切,凌若夕向来冷硬的心房忍不住泛起一丝怜悯,她挥挥手,示意木尧梓等人帮忙替小孩把伤口包扎一下。

“谢谢姑娘,谢谢各位大人,你们都是好人啊。”老婆婆哇的一声嚎啕大哭,噗通跪倒在凌若夕面前,朝着她不住磕头,“老身什么也没有,只能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姑娘的大恩大德了。”

凌若夕赶紧将人扶起,“老人家,这只是举手之劳,您不必如此。”

木尧梓奇怪的看了凌若夕一眼,这女人竟也有这般善良的一面?居然会对老妇人生出同情?

谁让她平日里表现出的狠辣太过深入民心,以至于此刻,她忽然间生出善心,反倒是让人难以相信。

“婆婆,你接着说。”凌若夕轻轻拍了拍老人的后背,语调略带安抚。

轻缓的声音似三月里的春风,奇异的将老人心里的悲伤抚平,她擦掉脸上的泪痕,忙点头:“好,原本这两国打仗同我们这些百姓毫不相干,可谁想到,两天前那场大战后,我朝旗开得胜,这本是好事啊。”

不错,能够重创北宁,打个开门红,的确震荡士气。

凌若夕微微颔首,示意她继续。

“我还记得那天,镇上所有人通通跑去城门口,夹道欢迎,那场面可热闹啦。”老人泛着泪花的双眼浮现了些许迷离,好似回到了那欢天喜地的日子,但随即,她立马清醒过来,泪眼婆娑的哭泣道:“可那帮人!那帮该死的将士,他们居然让我们拿出好酒好菜为他们办庆功宴。”

凌若夕面色一沉,眼底掀起极其冰寒的冷光。

“这也就罢了,可谁知道他们在喝过酒水后,竟……竟……”老人说到这里已无力再继续说下去,老泪纵横。

悲怆的哽咽声从她颤抖的嘴唇里支离破碎的流淌出来,她不安得浑身颤抖。

“那些人是禽兽啊,他们见镇上姑娘年轻貌美,居然借着酒意……我那儿子一时气愤,上前去阻止,可谁想到……”

回忆起后半夜的事,老人的心犹如刀绞。

“我眼睁睁看着儿子和儿媳妇倒下,怕得要命,我这孙儿当场就疯了,冲上去咬人,却被……”

她的陈述断断续续的,但便是这些只言片语,已足够将整件事还原。

对于百姓而言,最苦的,不是烽火狼烟,不是敌国铁骑兵临城下,而是被他们心头所信仰的军队背叛,被那些无情的战士欺凌。

凌若夕紧抿着唇瓣,眉宇间闪过一丝冷怒,眸光森冷,“老人家,你现在打算去往何方?”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如今,我只想带着孙子找个安宁的地儿,安安生生的过下去。”老人吸了吸鼻子,苦笑道。

在为孩子包扎好伤口后,凌若夕拿出了一些碎银子,塞到老人手中。

老奶奶感恩戴德的向她磕头,不住的说着感激的话,随后,才重新背起孙子,踉跄着蹒跚走远。

“姑娘,没看出来你还挺善良的。”小分队中的一个队员乐呵呵的冲凌若夕竖起大拇指,他们见惯了她狠绝、毒辣的一面,乍一看到她如此温情,的确有些不太适应。

“善良?”凌若夕冷哧了一声,若是让他们知道,这些百姓此时此刻的苦难,有她的一份功劳在里面,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说出这种话。

“对我来说这种事只是举手之劳。”她敛去眸中的情绪,故作淡漠的说道。

“是是是。”队员们敷衍的点头附和,但心里却暗暗偷笑,姑娘原来也有口是心非的一面啊。

“现在还要继续赶路么?”木尧梓神色淡漠,似乎方才的所见所闻,未让他有丝毫的动容。

“都休息够了?继续启程。”凌若夕大手一挥,率先凌空跃起,身影轻如飞燕,直奔边境。

日夜兼程的赶路,总算在第二天夜里,众人抵达边关的小镇,飞身从苍穹落下,藏身在边关的关卡外,趁着这无垠的眼色,看着眼前这片易守难攻的城池,在城池外,有一片乱石岗,灰白的石头被鲜血覆盖,一具具尸体横挺地上,羽箭、刀剑、随处可见,甚至还有乌鸦扑闪着翅膀,不停的啄着腐肉。

整个画面看上去极为阴森,那一声声泣血的鸟鸣,合着这浓郁的血腥味,更是为这气氛增添了些许凄凉。

“人死了不超过三天。”木尧梓随意的检查过脚边的一具尸骸,陈述道。

“他们居然任由尸体堆放在此处,当真不怕引来瘟疫么?”凌若夕讥笑一声,远眺着不远处巍峨的城池,城头,一排排耀眼的火光闪烁不停,夜幕下,依稀能看到来回走动的巡防士兵。

“姑娘,要进去吗?”木尧梓沉声问道,说实话,到现在他也没弄明白凌若夕的打算,为何会突然从山寨来到这里?是想阻止战火?还是有别的主意?

不得而知,他完全猜不到她的心思。

“偷偷潜入城中,不要引起的骚乱。”她必须要去城里看看,事实是否如那老人家说的那般,如果是……眼睑缓缓垂下,遮挡住了眼底一闪而过的怜悯。

她自问自己不是什么好人,更没有多好的心肠,但这场战火因她而起,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她会尽力做些事,来弥补这些无辜的百姓。

数十道人影迅速跃过城墙,速度快得守城的将士们只感觉到一股冷风擦过面颊。

“咦?怎么会忽然刮起大风?”

“你喝高了吧?什么大风?做梦呢你。”

身后传来几道调笑声,凌若夕充耳不闻,进入城镇里,她却愕然发现,这哪里是一座城镇?分明已被改建为一个巨大的军营,民居破破烂烂,到处是囤积的蒙古包,在大街小巷中驻扎,她敏捷的躲开不远处巡逻的一列军队,身影紧靠住暗巷的灰墙。

眉头微微一皱:“你们去打探情报,弄清楚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照那老人家所说,这座城中应当还有不少的百姓,可现在来看,她完全没有发现百姓生活过的痕迹。

众人当即领命,朝四周扩散开去,凌若夕单枪匹马在城镇中寻找着大军统帅的营帐,她的身影快如鬼魅,挨着一间间蒙古包搜索而去,终于,在城镇中央的一座巨大营帐里,找到了睡得昏天暗地的将军。

厚重的盔甲悬挂在床榻旁的衣架上,一把弯刀,放在他的枕边,凌若夕在南诏国皇宫时,曾了解过这个国家的官员制度,以这身盔甲的样式以及头顶的戴花来看,是正二品的武将!

“不要出声。”手指蓦地箍住将军的咽喉,她警告道,冰凉的声音蕴藏杀意。

将军刚从梦中惊醒,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要害就已落入她的手中,只能瞪大一双眼睛,大力点头,表示自己会听话。

“告诉我,南宫玉到底向大军下了什么旨意?为什么会突然发兵?”她俯下身,凑近将军的耳畔,沉声问道,嗓音故意压沉,听上去让人难以分辨雌雄,带着丝丝中性的沙哑。

将军面色一僵,闭上嘴不再吭声,他是朝廷的大将,怎可泄漏皇上的旨意?

“不说?”手指瞬间缩紧,捏住了那纤细、脆弱的颈骨,只要她再稍稍用力,立马能送这将军去见佛祖。

“额……”脸颊因窒息迅速涨红,将军痛苦的发出一声呻吟,手指颤抖的在被褥下妄想去摸自己的武器,他自以为隐蔽的动作怎么可能逃过凌若夕的眼睛?

眼底一抹锐气迅速闪过,脚掌快速踹出。

“哐当。”弯刀连着刀鞘狠狠被踹上一旁的墙壁,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响。

“告诉我,他的旨意到底是什么!”凌若夕的耐心濒临消失,口气愈发不耐,她身上弥漫的杀意,浓郁得让这位武将浑身的寒毛一根根竖起。

会死的!他如果不说真的会死的!

他呜呜的叫了两声,手指用力想要掰开她的桎梏。

凌若夕不屑的轻哼道:“别和我玩花样,我只想知道他的旨意,若你敢轻举妄动,你该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

将军浑身僵硬地点头,他还没有傻到听不出她的话是真是假。

五指缓缓松开,脖颈得到自由后,武将立马翻身坐起,捂住喉咙不住干咳,充血的眸子警惕的盯着床侧站在黑暗里的人影,似审视,似戒备。

“现在你可以说了。”凌若夕挑起眉梢,漠然问道。

“敢问阁下究竟是什么来路?”将军沙哑着声音,妄想得知她的身份,究竟是敌是友。

“如果你只是想说废话,大可不必,告诉我,他究竟下了什么口谕。”她逼问道,不愿与这名大将寒暄磨叽。

没有人不怕死,早在南宫玉一次次残暴的斩杀朝廷忠良时,他的臣子们已纷纷寒了心,武将在权衡了半响后,终是咬着牙,将一封密信从袖中取出,递到凌若夕面前。

当她伸手刚打算接过,谁料,信笺下竟暗藏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刺她的心脏而来。

“去死吧——”武将用尽浑身力气,试图一击将凌若夕杀死。

只可惜他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同样也低估了她的武力,只见她轻轻侧转身体,泛着森冷白光的刀锋贴着她的衣袖刺过,下一秒,夹杂着凛冽玄力的掌风,击中武将的胸口,他噗的喷出一口鲜血。

面色瞬间惨白,五脏六腑宛如火烧般,疼得揪心。

“哼,不自量力。”深邃的黑眸里闪过一丝不屑,她看也没看倒在床榻上气若游丝的将军,弯腰,从地上将信笺捡起,轻轻一抖,上面沾染的尘土簌簌的落在地上。

熟悉的笔迹映入眼帘。

这的确是南宫玉的亲笔信!

只是,比起曾经的清雅,落笔多了几分刚硬的霸道与阴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