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67章 战争因她而起

第267章 战争因她而起

在仔细将密信上的内容翻阅一通后,凌若夕漆黑如夜的眸子顿时猛缩,捏着信笺一角的手指隐隐泛起了青白。

居然是这样……

他之所以出兵攻打北宁,竟只是为了让自己现身?

“呵。”一声听不出情绪的低沉笑声滑出唇齿,凌若夕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能成为两国战祸掀起的重要原因,还是该气愤,他的自以为是,她以为那份皇榜只是他的障眼法,可她真的没有想到,密信上竟特别提出,若她现身,要大军立即放弃交战,将自己捕获,带回京师。

这个男人,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他凭什么认为一旦北宁遭到战火袭击,自己就会现身?他又凭什么认为,天下百姓的兴亡,自己会在乎?

隐没在阴影中的面颊神色不明,似嘲弄,似讥讽。

凌若夕收好信笺,未曾理会床榻上已重伤断气的武将,抬脚走出营帐。

木尧梓等人在暗处与她汇合,他们已经找到了城中幸存的百姓。

“女人都被关押在东边的营帐里,有严密的守卫,至于其它的男人,被关押在旁边的营帐。”木尧梓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在灰白的墙壁上画出一幅简单的营帐分布图,并且注明了关押百姓的两个营帐的位置。

凌若夕双手环在胸前,下颚轻抬,“你们说,若是将这些百姓放出,可行?”

知道了南宫玉的打算后,她心底一直憋着一团火,他想用战争来威胁自己?那么,她便在暗处,给他的大军添堵!

一抹暗光从她的眼底迅速滑过,嘴角弯起一丝带着恶趣味的奸笑,看得木尧梓等人背脊一寒,心头更是警铃大作。

她想到了什么?为毛笑得这么猥琐?

“十人为一队,将百姓从营帐内解救出来,记住,不要暴露了你们的行踪。”她沉声吩咐道。

众人立即领命,他们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她说的话只需要照办就够了。

“你不是悲天悯人的人。”木尧梓走在最后,在离开时,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暗巷中神色晦暗不明的女人。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南诏国不是她的敌人么?

“我也从没有这么说过。”凌若夕耸耸肩:“只是,你不觉得给敌人添堵,是一件很爽的事么?”

“你还有别的打算?”木尧梓总觉得她话里有话,仅仅是释放这帮无辜的百姓,能算得上是添堵?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凌若夕没有明说,只是笑得尤为狡诈。

木尧梓面色一沉,当即飞身离开,这女人通常笑得这般古怪,绝对是什么好事。

半个时辰后,军营里出现了巨大的**,关押百姓的两个营帐竟被人摧毁,守卫全数惨死,百姓逃了出来,此刻正举着武器,一边朝城门狂奔,一边与士兵对持,前去通传的将士,愕然发现,他们的统帅竟悄无声息的死在营帐之中,气息全无。

这下子,南诏国军营彻底乱了,将士们纷纷离开温暖的床被,手忙脚乱的搜捕敌人的行踪,安静的城镇人声鼎沸,到处是凌乱的脚步声。

忽然,南方粮仓传来一束冲天的红光,跳跃的火焰将整片天空映得绯红。

“糟了!粮仓着火啦!”

“快快快,快去救火啊。”

“水呢?派人去打水啊。”

……

骤然间,没人顾得上抓捕逃离的百姓,大批士兵提着水桶,朝粮仓狂奔过去。

凌若夕孤身站在人去楼空的城头,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下方骚乱的场景,嘴角扬起一抹清冷的笑。

她大手一挥,下令收队。

清晨,八百里加急文书从边关送达朝廷,早朝时,由兵部尚书呈献给南宫玉,满朝文武纷纷屏气,用余光偷偷看着龙椅上气色暗沉的少年天子,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不安极了。

“哈哈哈。”一阵大笑在这安静的朝殿中响起。

兵部尚书一脸活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南宫玉。

皇上这是被气傻了?边关告急,大军统帅无故身死,他不仅没发怒,反而还笑了?

笑声持续了半响,才戛然而止,“加强兵力,调动天下兵马攻打北宁,卫斯理,朕命你为军师,率武将立即赶赴边关坐镇。”

一道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旨意,让文武百官纷纷傻了眼。

退朝后,他们立即将兵部尚书团团围住,想要知道这折子上究竟写了什么,能让连日来阴云密布的天子龙颜大悦。

兵部尚书也是一脸的茫然,他哪儿知道皇上这是抽的哪门子疯。

“皇上,还要继续派兵吗?这样下去,国库会支撑不住的。”阿二快步紧跟在南宫玉身后,神色略显急切。

“那又如何?”镶着金丝边线的马靴停在长廊中,他微微侧身,理直气壮的反问道:“钱不够,就加大税收,这场战争,不论如何朕也不会停止。”

他的态度出人预料的坚定。

“可是……”阿二还想再劝。

“她出现了。”言简意赅的四个字,暗藏着激动与雀跃,瞬间堵住了阿二的嘴。

他微微一愣,她?难道是……

“皇上是说皇后娘娘?”阿大急忙问道。

“不错,朕就知道,她不会坐视不管,哪怕北宁追杀她,对她不利,可那毕竟是她的故乡,如今两国刚刚开战,她就已现身边境,你们说,朕有什么理由停止这场战斗?”南宫玉轻扯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他想不出除了她以外,还有谁有这个能耐,胆敢擅闯军营,在千军万马中,将三军统帅秘密暗杀,并且一手制造这场骚乱。

私放囚俘,火烧粮仓,这些事,天底下只有她敢做的出来。

阿大和阿二愕然对视一眼,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失踪了多天的皇后娘娘当真现身了?而皇上为了逼她主动出现,还要加大兵力?

“传旨下去,边关附近所有城镇全城戒严,各地府衙秘密搜捕酒楼、客栈、民居,只要发现她的行踪,即刻将人抓捕,记住,不要伤及她的性命。”他沉声命令道,只要能够将她抓回来,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也愿意。

京城的动向被小丫飞鸽传书传到凌若夕手里,她此刻正带队返回山寨,接到密信后,眉头暗自一皱。

南宫玉这是打算逼她现身么?

“哼,既然是这样,若我还隐藏行踪,岂不是对不起你的一番心意了?”凉薄的嘴角缓缓朝上扬起,一抹似嘲似讽的笑绽放在她绝美的脸蛋上,五指一紧,手中密信化作粉末,从指缝间洒落在地上。

“先不回去了,咱们有临时任务。”

“姑娘,那咱们现在做什么?”小分队中的队员摩拳擦掌的问道。

“做山贼,打劫军队。”眼中精芒突闪,她笑盈盈的说道。

他不是派丞相卫斯理做监军军师,赶赴边关支援么?那么,她就为他送上一份大礼,希望他这些天有好好的锻炼他的心理素质,可别被她的礼物吓傻了。

眼见她露出极其猥琐的笑容,众人立马打了个寒颤。

在前往边关的必经道路上,大军的先锋部队正缓缓从官道的尽头行来,飘舞的南诏国旌旗,在风声摇曳,卫斯理一席一品文官朝服,在人高马大的士兵护送下,骑着骏马,傲然行走在队伍前列。

在这批士兵中,有二十多人的气势与其他人有些不同,他们穿着黑色的劲装,面带黑巾,健硕的身躯围绕着一股只有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才会有的杀意。

这些人守卫在卫斯理的四周,目光警惕的环视四周的动静,忽然,脚下的步伐猛地一顿。

“刷刷刷!”

腰间锋利的刀刃立即出鞘,明媚的阳光下,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有情况?”卫斯理当即勒令队伍停下,戒备的握紧缰绳。

“有敌人的气息。”一名黑衣人双眼紧紧盯住前方三百米处的白杨林,沉声说道。

或许在普通人眼里,没能看出任何的不妥,但他们可是经受过最严苛的训练,怎会察觉不到,那股似有似无的杀意?

众人瞬间戒备,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卫斯理牢牢护在中央。

“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卫斯理朗声说道。

话音刚落,森林中立即跃出数道人影,当他在看见那抹熟悉的人影时,脱口而出一句话:“皇后娘娘?”

“什么?”人群立即**,士兵们错愕的看向那一身黑色劲装,气势凛然的女子。

她是皇后?

引起两国交战的皇后?一手除掉前摄政王,辅佐皇上稳坐龙椅的皇后?

单从外表来看,凌若夕的模样实在是有些娇弱,但没人会因此而小看她半分。

“哟,好久不见。”她邪笑着,冲卫斯理挥了挥爪子,但那笑却不达眼底,浑身释放的沉重压迫感,排山倒海般朝大军涌去。

“唔!”闷哼声乍现,不少毫无修为的士兵纷纷痛苦的捂住胸口,神色已是一片惨白。

卫斯理惊愕的看着上千前锋部队在她的威压下,显露出颓势,心头一惊,急忙道:“娘娘,这些都是南诏的将士,请娘娘手下留情。”

他原以为不管怎么样,凌若夕到底是南诏曾经的皇后,会为这些子民着想,但谁想到,她竟歪着头,故作茫然的问道:“这与我何干?”

理直气壮的反问让向来能言善辩的卫斯理顿时语结,他只能焦急的坐在马上,看着自己所率领的士兵一个个被威压逼得弯下背脊,狼狈跪倒在地上。

“教官……”相比于卫斯理的吃惊,站在他四周的黑衣人却更加惊讶,他们脱口而出的称呼,立马吸引了凌若夕的目光。

仔仔细细将这二十多人打量了一番,她这才恍然,这批人不正是她曾经秘密替南宫玉培养出的死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