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68章 最后的机会

第268章 最后的机会

凌若夕顿时有种挖坑把自己给埋了的悲催感,早知道是这样,她当初就不该让这帮人奉南宫玉为主,如今也不会有他们的倒戈。

她亲手培养出来的人,她怎会不了解?这些人被她灌输的,是只听命主子的思想,哪怕是她这个曾经的主子,在他们的心里,也不再是他们需要贡献忠诚的对象,除了南宫玉,他们不会听命于任何人。

妈蛋!

指腹无力的揉揉眉心,面对这样的场景,凌若夕极其无语。

“教官?”卫斯理仔细琢磨着这个新奇的词语,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它所代表的含义,只是,他看得出,这批皇上亲自交代,保护自己安全的死士,似乎与皇后娘娘有某种关系。

“娘娘,”他极快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神色恭敬:“皇上这些日子一直在寻找娘娘,请娘娘随微臣回宫。”

这场战争是因为什么,天下无人不知,那则皇榜惊了多少眼球?

卫斯理相信,只要她愿意回宫,战争定能平息。

“打住,”凌若夕抬起手臂,打断了他的话:“我已经不是你们的皇后。”

“……”卫斯理顿时语结,见她态度坚定,心头不禁有些着急,“娘娘,既然如此,请恕微臣无理,立即将娘娘拿下。”

一声令下,二十名死士立即扑向凌若夕,他们来势汹涌,气势更是杀意凛然。

“切,当着我们的面还想抓住凌姑娘?”尖刀部队的男人们一个个面露不屑,他们扭头看向凌若夕,待到她点头后,迅速出手,迎上那批死士。

黑色的影子在空中交缠,拳脚相加声不断回荡在耳畔。

死士被抵挡住,一时间难以从小分队手下突围,刀光剑影,玄力的波动掀起一道道飓风,凌若夕看也没看打得不可开交的战场,眉梢微微挑起,“卫斯理,回去告诉南宫玉,让他放弃吧。”

“娘娘,这番话请您亲口告诉皇上。”卫斯理婉言拒绝了替她转达的要求,如今能够让皇上停手的,除了她,在没有第二人。

“冥顽不灵。”凌若夕不悦的轻哼一声,身影蓦地在原地消失,下一秒,她已然杀到卫斯理身后,双足稳稳的踩在马背上,指尖一根银针,紧贴他的后颈。

“都给我住手!”冰冷的低喝让交手的双方立即收手,浑身伤痕累累的死士从半空中落下,他们警惕的站在半米外,戒备的看着马匹上的女人。

“谁若再轻举妄动,小心你们的丞相丢掉小命哦。”凌若夕故意说得轻挑,但那双眼却是冷的,冰的,漆黑的眼眸似夜空般清冷无情,深处,暗藏几分血腥的杀伐之气。

“快放了丞相!”士兵紧了紧手中的刀剑,底气不足的呵斥道。

放人?她难道长得像傻子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她会不知道?被凌若夕用一种近乎挑剔、怜悯的视线盯着,士兵心头一凝,莫名的有些心虚,仿佛自己在她的眼中,是一只毫无常识的猪。

“皇后娘娘,你当真要动手?”卫斯理先是一惊,随后立即镇定下来,他在赌,赌凌若夕不会杀了他。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南宫玉增强兵马支援边关为的是什么。”银针尖锐的针头轻轻摩擦着他的肌肤,让人毛骨悚然的危险感始终环绕在卫斯理的心窝里。

他身体微僵,神色略显复杂,似苦涩,似无奈。

“我有很多的办法可以让他的打算胎死腹中,不过,我没有那么做,知道为什么吗?”凌若夕缓缓说道,在这气氛僵持的氛围中,也只有她能做到闲适悠然,仿佛在同卫斯理说着悄悄话。

唇瓣紧抿住,卫斯理老实的摇摇头:“微臣不知,还请娘娘解惑。”

不错,正如她所说,若她当真想要阻止皇上的疯狂举动,多的是办法,为何却要秘密在半路截住自己?

“我只是不想做得太狠,不希望这片江山毁在他的手中。”她没有忘记过,在自己走投无路时,南宫玉答应让南诏成为她的后盾,虽然作为代价,她要为他除掉摄政王南宫归海,但人情就是人情,不会因为他现在的背信弃义,而有丝毫改变。

凌若夕轻轻收回银针,飞身跃下马背,身影轻巧的落在地面,“回去告诉他,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他还是不肯放弃,还要用这种方法妄想逼我妥协,妄想逼我回宫,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她本就是傲立在黑暗世界巅峰的存在,一双深沉的黑眸暗藏着无尽的压迫感,缓缓扫过在场的众人,最后定格在卫斯理的身上。

那一眼,让南诏国前锋部队,心头不自觉升起一股凉气,他们甚至有种错觉,好像在她的眼中,他们与死人没什么两样。

有人悄然咽了咽口水,有人额头渗出冷汗。

“除了丞相外,其他人,一个不留!”凌若夕命令道,语调淡漠得近乎残忍。

“不……”要,后面一个字甚至来不及吐出,前一秒还站立在原地的士兵,已尸首分家,脖颈被锋利的刀刃割开一道血痕,鲜血犹如水柱,无情的喷洒出来,染红了卫斯理的视野。

尖刀部队是凌若夕一手调教出的,且个个是玄力高强的高手,卫斯理所带的这批人马哪儿会是他们的对手?甚至毫无抵抗之力,如同大白菜般,悄无声息的惨死,连一声哀嚎也没能叫出。

凌若夕淡淡的看了眼地上死状各异的尸体,嘴角轻扯出一抹满意的笑,“丞相大人,你知道回去该怎么说了吧。”

卫斯理身体一软,整个人吓得险些从马背上摔下,颤抖的眸光挨个扫过血泊中的尸骸,他一时间有些口干舌燥。

死了,通通死了,不论是精锐士兵,还是皇上特派的死士,此刻全死在了她的人手里。

“走了。”凌若夕懒得理会他那副惊诧、呆愣的样子,罢罢手,带领着小分队扬长而去,只留下这遍地的尸山血海,见证着方才发生的一切。

回到山寨时,已是日落时分,被晚霞映红的云朵漂浮在苍穹上,将整片天空点缀得色彩斑斓。

凌若夕刚穿过栅栏,一眼就看见了蹲在山寨外的空地上,无聊的数着蚂蚁的凌小白。

“你们先进去。”她朝身后的众人吩咐一句,便抬脚走到凌小白跟前。

黑色的马靴映入他的眼帘,熟悉的清淡体香扑鼻而来,凌小白鼻尖一动,惊喜的抬头:“娘亲!”

柔软的身体撞入她的怀里,将人紧紧搂住,这两天可想死他了!

“在这里干什么?”凌若夕总觉得身上有一股血腥味,不着痕迹的将儿子从怀里扯出,握住他的小手,柔声问道。

“等娘亲回家啊。”凌小白糯糯地说道。

等她回家么?

这个回答让她冷硬的心窝有暖流滑过,冷峻的五官在瞬间放柔了不少,那双蕴藏杀伐暴虐的双眼,此刻只剩下淡淡的笑意:“今天的训练全都完成了?”

“娘亲放心吧,就算你不在,宝宝也不会荒废训练的。”凌小白拍着胸口,说得振振有词。

“最好是这样。”她牵着儿子一边往大堂里走,一边询问着这两天他的日常生活,璀璨的夕阳之光从头顶上落下,两人一长一短的黑色影子,拖曳在地板上,温馨、祥和。

刚回来不久,得到消息的绝杀等人便离开训练基地,赶到正厅与木尧梓汇合,嗅着他们身上还未散尽的血腥味,看着他们脸上杀戮后残留的激动与满足,暗水悻悻的瘪了瘪嘴,随手将辫子抛到背后,“你们杀人了?哼,真好命啊,第一次和凌姑娘出去,就能这么满足。”

要是不了解他们的人听到这番话,大概还以为凌若夕带着这帮大男人去干什么十八禁的事儿了。

她刚走到门外,就听见暗水愤愤不平的嘀咕声,嘴角猛地一抖,颇有些无语。

“凌姑娘。”绝杀眼尖的发现了她的身影,沉沉唤道。

十支小分队的队长此刻都在大堂中,峻拔的人影胡乱站立着,却又识趣的没有靠近上首那把某人专属的白老虎皮椅子。

凌若夕轻轻颔首,抬脚步入正厅:“这两天寨子里有没有什么异常?”

“姑娘身边一直跟随的男人回来了,这事算不算?”暗水略带殷勤的问道。

前进的脚步猛地顿住,“你是说云旭?”

“好像他是叫这名儿吧?”暗水有些迟疑,虽然云旭也算是他的同伴,但之前,他一直对凌若夕有所不满,连带着对她身边的人也未曾上心,离开深渊地狱后,本该是好好交流交流感情的时机,谁想到,云旭又返回了云族,这才使得他同这帮人有些不太熟悉。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对凌若夕而言不可谓不是一个好消息,她的脸色染上淡淡的欢喜。

“就在今天早晨。”暗水老老实实的说道。

“你们先聊,我过去看看他。”凌若夕立即改变了决定,打算先去见云旭,凌小白本是想同她一道的,却被她抛下。

小脸顿时出现了委屈的神色,他站在厅中,幽怨的看着凌若夕离开的背影,心里头别提有多伤心了。

“难道宝宝现在在娘亲的心目中,就连云旭也比不上了吗?”他黯然神伤的喃喃道。

白痴!

黑狼朝天翻了个白眼,小小的身体吧唧一声,从他的肩膀上一跃而下,打算远离这个如同怨妇般大放怨气的笨蛋,免得把自己也给传染了,拉低了自己的智商。

“小黑,连你也要抛弃宝宝?”凌小白泪眼汪汪的盯着地上的黑狼,一副受了天大的打击的神色。

黑狼浑身的绒毛一根根竖起,鸡皮疙瘩险些没掉下来。

丫的,小少爷最近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吗?要不要这么玻璃心?

它吱吱叫了两声,算是安抚。

凌小白立马蹲下身,一把将它抱住:“还是你最好了。”

目睹了一切的尖刀部队队长们一个个嘴角抽搐的站在原地,神色有些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