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69章 大夫人的线索

第269章 大夫人的线索

凌若夕释放出威压,紫阶巅峰的玄力将整个山巅笼罩在内,开始捕捉云旭的气息。

在那儿!

紧闭的双眼蓦地睁开,她穿过长廊,朝后院的客房走去,步伐略显急切。

“见过凌姑娘。”有正打算前去厨房做饭的女眷与她撞了个正面,向她恭敬的问好。

凌若夕微微颔首,脚下的脚步不停。

“凌姑娘什么时候回来的?”女眷们等到她走后,才出声议论道,对于她们来说,凌若夕的存在就像是高不可攀的君主,只能仰望,只能崇拜。

“不清楚,算了别想了,咱们还是快点去厨房准备晚膳,免得待会儿把大家饿坏了。”

“恩,走吧。”

她们谈笑着,很快便把有关于凌若夕的讨论抛诸脑后。

她步伐匆匆抵达客房外,轻轻敲响房门。

“姑娘。”云旭刚打开门,见到是她,刚毅的面颊上出现了一丝错愕。

“你回来了?”凌若夕双手环抱在胸前,锐利的目光如同雷达,将他从头到脚扫视了一圈,看上去没有外伤,也没有内伤,脸色还算红润,分析过他的身体情况后,凌若夕这才松了口气,越过他,走入房间。

她如同主人般在房间中央的椅子上落座,尔后,才道:“云族里没出事吧。”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那个男人是否遇到了什么难题。

但她实在很不愿意主动问起那人,只能用这种充满内涵的话语询问。

“没有。”云旭眼眸微沉,极快的回答道。

“你确定?”他太过急切的答复,不仅没让凌若夕相信,反而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双眼细细的眯起,紧紧盯着他脸上的神色,不放过任何的表情变化。

在她那双锐利、通透的眼眸中,云旭有些如坐针毡,他心虚的将目光转开,不敢直视她。

有古怪……

凌若夕眸光一冷,手掌轻轻搁在木椅的扶手上:“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你以为,我连真话和假话也分辨不出吗?”

他就知道满不了凌姑娘,云旭泄气的叹息一声,“姑娘,这事属下拿不定主意,还是等少主调查清楚后,再告诉姑娘吧。”

“到底什么事?”凌若夕不悦的问道,语调微微加重。

他越是躲躲闪闪,她越是想要弄清楚,他的反应摆明了他想要说的事与自己有关。

可想来想去,云族里除了云井辰外,似乎别的人与她毫不相干,她实在想不出,能有什么事让他如此难以启口。

“姑娘,你这分明是在为难属下啊。”云旭无力的摇摇头。

“你要么就不要露出马脚,要么就坦白到底。”凌若夕冷哧一声,“这件事与我有关?”

云旭打定主意不肯多说,毕竟,这事事关重大,且还未调查清楚,以他对凌若夕的了解,她若是知道,恐怕会立马杀上云族,然后搅得云族天翻地覆。

见他不肯说,凌若夕心底的疑惑犹如雪球,越滚越大,她眸光微闪,主动将话题转开:“云井辰为什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或许连她自己也没有主意,她这番话透露出的意思有多暧昧,一个回,将她还未察觉到的心思,表达得淋漓尽致。

云旭心头窃喜,这还是凌姑娘第一次主动关心少主呢,他忽略掉了心脏某个地方传来的苦涩与隐痛,出声道:“少主他还有要事,需要留在族里解决。”

说罢,他赶紧从袖中掏出一封信来,递到凌若夕面前:“这是属下离开时,少主交代属下给凌姑娘的。”

“信?”凌若夕有些不愿去接,总觉得,这封信里的内容绝对不会是她想要知道的。

以她对云井辰那厮的了解,该不会……

见她迟迟不肯接受,云旭又往前递近了几分:“姑娘?”

“你直接念给我听吧。”食指轻轻抵住眉骨,她吩咐道。

云旭嘴角一抽,有些无奈的将信打开,迅速扫过一遍后,小麦色的肤色顿时红潮漫天,他啪嗒一声,将信丢到凌若夕肘边的木桌上,略带羞涩的开口:“姑娘,还是您自己看吧。”

这种信,打死他,他也念不出口。

“……”果然!她方才的预感是对的,这还真是一封情书,否则,云旭不会表现得这般害羞,凌若夕无力的叹了口气,“你家少主成天闲得无聊吗?”

她连看也懒得看,直接吐槽道。

“少主他最近一直在族里忙着事务。”云旭觉得自己有责任为少主洗清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将他在凌若夕心里的印象给扭转回来。

“你正经过头了。”凌若夕愈发感到无力,这对主仆,一个放浪形骸,一个正儿八经,简直像是两个极端。

云旭听不出她这话是夸奖多一些,还是讽刺多一些,索性也不接口,“姑娘,这信是少主百忙之中用心写的,您好歹还是看看吧,这可是少主的一番心意。”

面对他的请求,凌若夕终是拿起信,迅速看了一遍,她的脸色从正常到涨红,再到铁青,最后定格为酱紫色,面部的线条不住**,她真的很想知道,云井辰脑子里究竟装了什么东西。

“如隔三秋?牵肠挂肚?他除了这些词儿,就没别的了?春天还没到,就开始**?”啪地一声随手将信扔回桌上,凌若夕满脸鄙夷的说道。

但云旭却敏锐的看见了,她微微泛红的耳垂。

或许凌姑娘根本不如表面上表现出的这般气愤,又或许,她是害羞了?

“咻!”一道凌厉的玄力贴着他的耳垂飞过,云旭吓出一身的冷汗,茫然抬起头,却惊讶的发现,此刻的凌若夕,已是满脸怒容。

他头顶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完全不明白,她的怒火从而何来,也根本不知道,刚才他竟不知不觉的把心里话说出了口。

“把你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什么叫害羞?”凌若夕笑盈盈的问道,指尖把玩着一支泛着银光的长针,她笑得眉眼弯弯,却让云旭心底不自觉升起了一股寒气。

双腿微微抖了抖,战战兢兢的道:“属下失言,请姑娘息怒。”

他怎么就傻到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就算那是事实,也说不得啊。

云旭懊恼得只想给自己一巴掌,满脸羞愧。

凌若夕冷哼一声,将银针收回袖中,“祸从口出的道理,我想你不需要我提醒,也该知道。”

他乖乖的点头,哪儿敢反驳?

“至于你隐瞒我的事……”拖长的尾音,蕴藏丝丝危险。

云旭浑身的神经为之一紧,不敢抬头,唯恐泄漏了自己的心思。

“我不强求你说,不过,你最好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说罢,她带着一身冷气,从云旭的身旁走过。

一只脚刚踏出门槛,身后,便传来了他的声音:“姑娘,请等等。”

嘴角弯起一抹满意的浅笑,她停下步伐,没有转身,似是在等待他主动坦白。

云旭迟疑再三后,终是咬着牙说道:“其实,少主在回到族里后,偶然间发现了一件事。”

不知为何,凌若夕心头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她蓦地转身,静静地凝视着他,等待着他的后言。

云旭的神色略显纠结,“不知道姑娘是否还记得丞相府失踪的尸体。”

“你说什么?”她一个箭步逼近云旭的面前,单手揪住他的衣襟,“什么尸体?你说大夫人的尸体?”

云旭只是有些奇怪她竟称自己的娘亲为大夫人,见她神情激动,忙道:“是。”

“说清楚。”凌若夕用力克制住心头的惊涛骇浪,松开手,退后两步,“把你知道的事给我原原本本说出来,不要妄想隐瞒。”

她在刚穿越时,就发过誓,她会接手这具身体的一切,同样也包括那因前身而无故惨死的亲身母亲。

在刚回到凌府时,她也曾想要调查出大夫人的尸体究竟在什么地方,但不论她如何调查,始终没能找到蛛丝马迹,只知道,尸体在灵堂中不翼而飞。

她怀疑过轩辕家,怀疑过二夫人,怀疑过凌丞相,但却一无所获。

而现在,在她几乎要忘掉这件事的时候,云旭竟主动提起了这件事,这让她怎能不惊讶?

大夫人怎么会和云族扯上关系?凌若夕心里有无数的疑惑得不到答案。

她拧着眉头,眸光极其复杂。

云旭整理了一下被她抓出褶皱的衣襟,抿唇道:“姑娘,这事少主也是怀疑。”

“你直说。”凌若夕罢罢手,不愿听这些废话,她只想知道,他所说的事,究竟与大夫人有何关系。

云旭沉默了几秒,才道:“少主发现在大长老的旧宅中有一条密道,密道下是一个无人所知的秘密暗房,房间里发现了一块玉佩。”

“然后?”凌若夕对他说一点停一下的速度很是不满,眉头愈发深皱。

“那块玉佩并非云族之物,少主在让人调查后,得知,是北宁国皇帝曾赐予凌丞相原配的物件。”云旭硬着头皮一口气说完,随后闭上嘴,沉默的站在原地。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大夫人的玉佩,会莫名其妙出现在云族么?”凌若夕眸光一闪,沉声问道。

“属下不知。”云旭老实的摇摇头,他也弄不清楚,为何这位与云族毫无关联的大夫人所佩戴的物件会出现在大长老的暗房里。

“你是想告诉我,大夫人的尸体曾被带进云族,并且被这所谓的大长老私藏,还是想告诉我,大长老拿走的仅仅是一枚玉佩?”这两个可能代表着的,是完全不同的结果。

锐利的目光如同密网,将云旭包围在内。

“属下不知。”云旭羞愧的垂下脑袋。

“呵,事情可真是让人意外啊。”凌若夕凉薄的嘴角微微上扬,滑出一抹极致冰冷的笑,“我这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娘亲,竟会同第一世家牵扯上关系。”

她努力想要在脑中抽调出有关大夫人的记忆,试图找到蛛丝马迹,只可惜,前身残留的记忆实在是少得可怜。

指腹轻柔眉心,她稍微平缓了一下心头的复杂情绪,继续问道:“那云井辰可有调查出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