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70章 他对云玲难道还念着旧情?

第270章 他对云玲难道还念着旧情?

“少主至今未曾查出任何蛛丝马迹,毕竟大长老已死,而他身边熟知的人,对这个暗房根本就不清楚,所以……”云旭遗憾的冲她摇摇头。

“你的意思是,这个暗房云族里无人知晓?”凌若夕微微一愣,神情略显古怪,堂堂第一世家的大本营,竟被人弄出一个暗房来,也无人察觉到,这是何等讽刺?

兴许是看出她眼眸中暗藏的深意,云旭嘴角一抽,无法反驳什么,这件事在云族引起了轰动,族长云沧海更是气得怒发冲冠,勒令人搜索全族,调查所有门内弟子、长老的住所,坚决不让类似的事再度发生。

“这就是云井辰没有及时离开云族的理由?”凌若夕也没再继续讽刺,口风一转,漠然问道。

云旭点点头,“是,少主说事关凌姑娘,他必须要调查清楚。”

“谁要他多管闲事?”凌若夕没好气的说道,或许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在她的话语中蕴藏着的不易察觉的羞恼。

云旭这次学乖了,没有在心头腹诽她的口是心非,以防再一次祸从口出。

“那云玲呢?”她将对云井辰自作主张的不满压制在心底,问起了偷袭得手,将云井辰强行带回云族的罪魁祸首,冰冷的双眼染上一抹凌厉的杀意,她可没有忘记,这个女人曾对她所做的一切。

那抹杀意来得快去得更快,但云旭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他只能在心底连连苦笑,看来,凌姑娘是记恨上云玲了,也对,以她瑕疵必报的个性,此番被云玲如此羞辱,如此折磨,甚至险些命丧黄泉,又怎会放过她?

“云玲被少主关入地牢,废掉了一身修为。”云旭低垂下眼睑,波澜不惊的禀报道,仿佛他口中所说的,并非是骨肉相连的亲妹妹,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背叛者。

但只有他自己清楚,想到云玲时,他的心有多疼,多痛。

但忠义自古无法两全,在他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始终是他的少主,他别无选择。

“呵,云井辰居然饶了她一命?”那男人该不会惦记着多年的主仆情分,舍不得下手吧,凌若夕凉凉的笑了,只是那笑,不达眼底。

云旭赶紧替云井辰解释,他可不希望让她误会:“不,少主本是想杀了云玲的,却被族长阻止,族长说,云玲是奉他之命,按命办事,罪不至死,所以少主才网开一面。”

“你不恨他?”凌若夕故作惊讶的看着他,但双眼却闪烁着淡淡的戏谑与挑衅。

云旭黯然握紧拳头,“不恨,属下的存在意义,只为了少主,更何况,此事是云玲有错在先,就算是一死,她也无法洗清她所犯下的重罪。”

凌若夕能听出他话里的痛心,但更多的,却是决然。

这个男人对云井辰倒是忠心耿耿。

“要表忠心你别冲着我说,把这些话留给他去听吧。”她挥挥手,调笑道,随后,便打算告辞。

临走前,她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事,再度转过身来:“对了,如果有云族传来的消息,记住告诉我。”

不管大夫人和云族究竟有怎样隐秘的过往,她都要调查得一清二楚!

若那所谓的大长老仅仅是拿走了那块玉佩倒还好,但若是大夫人的尸体曾出现在云族中……

深邃如海的黑眸里,极快地隐过一道寒光。

既然她接手了这具身体,她就有义务为前身做点什么,在前身短暂的生命里,大夫人是她唯一的温暖,唯一真心实意爱护她的存在,既然是这样,那么,她就必须要将大夫人的尸体找回来,好好安葬,这是她的责任!

“是。”云旭用力点头。

离开客房后,凌若夕周身的气压低得刺骨,她冷漠的脸庞上,清楚的写着‘我很不高兴’五个大字,时不时有女眷从她身旁经过,却愣是不敢靠近她,唯恐被那股冷气击伤。

“娘亲?”凌小白刚见她回来,还没来得及迎上去好好表达表达内心的委屈,却愕然发现,凌若夕似是没看到他的存在般,绕过他,朝卧房走去。

他不甘心的撅起嘴唇,愤愤的在原地跺脚。

“吱吱!”活该!黑狼幸灾乐祸的叫了两声,它早就对凌小白低龄的卖萌手段不满了,好歹也是少主的血脉,怎么能只知道卖萌耍蠢呢?

凌小白虽然听不懂它在说什么,但它的表情,他却是看得明白的,肉嘟嘟的手指用力戳着黑狼的额头:“丫的,你敢嘲笑小爷?”

“吱吱吱!”黑狼一溜烟从他肩头蹦下,动作迅速的四处逃窜,企图避开他施暴的手指。

“你给小爷站住,有种别跑。”

“吱吱!”不跑是傻瓜。

“丫的,被小爷抓到你,一定要把你红烧,清蒸,大卸八块。”

……

一人一兽满院子你追我赶,看上去快乐极了,不少忙完手里杂活的女眷,站在不远处,偷偷围观着他们的快乐。

卫斯理一骑单骑回到京城,他跪在御书房外,身体略显踉跄,脸色更是透着一种近乎绝望的惨白,没能带回皇后娘娘,还让跟随他前去边关的将士们死在半路,他不敢去想自己将面临怎样可怕的现场,更不敢想象,眼前这扇紧闭的房门里,那位喜怒无常的少年天子,此刻心里涌动着怎样的滔天怒火!

“丞相大人,你还是先起身吧,再这样跪下去,你的腿会废掉的。”阿大心有不忍的说道。

卫斯理到底是一介毫无武力值的文官,身子骨比不上武将硬朗,继续下去,他怎会熬得住?他已从早朝跪到了现在,可皇上却只在匆匆见他一面后,便将所有人赶了出来。

想到屋内毫无动静的沉静,阿大背脊一寒,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多谢大人体桖,还是让本官跪着吧,没能将娘娘带回来,本官于心有愧。”卫斯理将所有的过错通通揽到自己身上,在他看来,他低估了凌若夕的能耐,也高估了自己的本事,这才导致如今的结果发生。

阿大无奈的摇摇头,对他的固执很是无力。

“吱嘎——”紧闭的红漆大门缓缓开启,那道金色的人影一步一步从屋内走出,白皙的面颊清秀俊美,但那一身阴鸷的气息,却让人害怕。

守在屋外的阿大和阿二急忙垂头,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朝他屈膝行礼。

“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南宫玉看也没看两侧的侍卫,他孤身站在台阶之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下方身影狼狈的丞相。

“若你不是朕与她一起发现的良才,朕今日定要了你的狗命。”仿佛是从牙齿缝里挤出的话,生硬、阴凉。

卫斯理一脸惭愧的垂下脑袋,不敢说出一句不满。

“丞相办事不力,罚两年俸禄,念在其对朝廷有功,朕特许,戴罪立功,朕给你一次机会,记住,若这次你再让朕失望,不仅是你,你的家人,全都会为你丧命。”这是威胁,也是警告。

卫斯理心头一紧,只希望他的条件莫要太过苛刻,否则,他或许该早做好满门抄斩的准备了。

“朕给你一支精锐,你即刻再赴边关,若她现身,朕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也要把她给朕带回来,懂吗?”南宫玉如是命令道,双眼蕴藏着叫人胆寒的危险气息。

卫斯理错愕的抬起头,无法相信,皇上他居然还要派人前往边境,这不是把人送到皇后娘娘面前,让她杀吗?

他哪里清楚,南宫玉本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才会一次又一次试图挑起两国战火。

只要凌若夕在乎此事,他就有法子将她引出来。

他最怕的,是她从此音讯全无,与之相比,区区白条人命又算得了什么?只要她高兴,别说是这帮奴才,就算是整个南诏,他也能双手奉上。

南宫玉早就疯了,这世界,不疯魔不成活,他永远也忘不了有她在身边的那段日子,永远也忘不了,她凤冠霞帔与自己比肩时的身影。

他想要她,不仅仅是她的人,还有她的心!

为了得到,他可以不惜任何的代价。

阴鸷的双眼涌动着毁天灭地般的决绝,一股逼人的冷气以他为轴心,迅速朝四周扩散开去。

整个御花园仿佛被这股可怕的压迫感所笼罩着,没有人敢吭声,他们恐惧着眼前性格大变的帝王,甚至连直视他也做不到。

南宫玉拂袖转身,萦绕着冷气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花园的尽头,直到他离开后,卫斯理才踉跄着从地上站起身,他苦笑地眺望眼前这满园的风景,嘴里漫出一声叹息。

“难道南诏真的要因为一个女子,走向灭亡吗?”

没有人回答他,没有人能够为他解惑。

拖着不断抽痛的双腿,他一步一步走出了皇宫,当夜,效仿凌若夕的训练手段,由南宫玉亲自培养出的一批死士出现在了丞相府外,人数近五百,个个身手矫健,神色肃杀,一看便是从死人堆里爬出的。

卫斯理当夜便领了圣旨,率人赶赴边关,只是比起上一次,这次他明显提高了戒备,但奇怪的是,他原本以为这次凌若夕会再度横加阻挠,却出乎他的预料,一行人畅通无阻的抵达了边关。

直到虎符送到他的手里,他也没能从这古怪的局势中回过神来。

难道皇后娘娘已不愿再插手两国的战事?打算任由其发展了吗?

他怎会猜到,对于如今的凌若夕而言,还有比这更让她上心的事,例如,大夫人不翼而飞的尸体,例如,云族与大夫人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