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76章 谈崩

第276章 谈崩

“凌若夕,这时候是谈论你娘亲的时间吗?”凌克清怒声质问道,近乎咆哮的声音,让凌若夕吓了一跳,瞬间从深思中回过神来。

浅薄的眼皮缓缓抬起,“不然呢?”

对她而言,天大的事也比不过她在乎的人。

凌克清气得够呛,却也清楚,若他的态度太过强硬,那么,想要说服她几乎是不可能的!深深吸了口气,他这才道:“我知道在你心里一直记挂着大夫人的死,你是不是认为是凌府的人逼死了她?所以才会用这种方法来报复?”

凌若夕很想说他想得太多,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凌克清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就当是为父的错,为父不该忽视你,不该因为六年前发生的变故,而忽略大夫人的心情,导致她自缢,更不该因为她的死,而心智恍惚,以至于让贼人有机可趁,偷走了她的尸体。”

一番话说得大气也不喘,根本不给任何人插嘴的机会:“可是,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为父不奢望你忘记,但你不该将心里的怒气发泄在北宁国千千万万的老百姓身上!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个国家因为你而遭受到了什么!看着那么多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看着他们被迫离开故乡,你的心难道就不痛吗?”

他的指责与质问,让凌若夕眼底的寒芒暴涨,嘴角扬起一抹讥笑:“抱歉,我真的没有你所说的这种感觉,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身边的人,至于天下人,与我何干?”

话语冷漠至极,凌克清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难以相信她竟会如斯冷血。

这人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他说了这么多,她却连半分的动容也不曾有?

“你这么激动,到底是为了你口中的老百姓,还是为了你的仕途,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凌若夕揭开了他心头那些小算盘,更是将他的心思,说得明明白白。

凌克清有些心虚,但随即,便气恼的冷哼一声:“不要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冷血!”

“狡辩也没有用,这只会让你显得更加心虚而已。”她凉薄的笑笑,既然没能从他这里得到有关大夫人的讯息,她也没有必要再久留下去。

双脚缓缓迈开,朝房门口挪步过去。

就在她刚打开门的刹那,忽然,一抹狠厉的寒光自她的眼底闪过。

“我就说你千方百计设了这么大的局想要引我现身,怎么会没有准备,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啊。”她慵懒的斜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翘起了嘴角,她能够感觉到,在这间安静的客栈外,正屏气聚集的芸芸高手。

根据气息来看,应该有二十一人,且个个身负玄力,且修为都是蓝阶!

“难道轩辕勇没有告诉过你,再多的蓝阶高手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吗?”她再度问道,似乎并未将客栈外的人放在眼中。

暗水偷偷搓了搓手掌,脸上浮现了澎湃的战意。

哟西,他就知道跟着凌姑娘出来,绝对不会缺少动手的机会!果然是这样啊。

暗水在心里为自己的远见暗自窃喜,“姑娘,这帮人就交给我吧。”

余光瞥见他蠢蠢欲动的样子,凌若夕微微颔首,暗水立即飞跃从窗户跃出,很快,下方就传来了一声声此起彼伏的惨叫与哀嚎。

那些宛如地狱厉鬼般可怕的叫声,徘徊在这间客房中,凌克清脸色顿时一白,一个箭步冲到窗沿,脑袋朝外探去,当他看见下方街道上的场景时,本就苍白的脸色不自觉多了丝丝青紫。

血……

到处都是还未干涸的血泊,残肢断胲随处可见,说是人间地狱也不为过。

这些人,可都是离京前,北宁帝特地调派给他的高手啊,如今却连这逆女身旁一个侍卫也抵挡不住,凌克清心里又急又怕。

他终于开始正视一个事实,他自以为还可以拿捏住的大女儿,其实早就不再是昔日的她了,她不在乎外界的眼光,不在乎天下的言论,更不在乎所谓的亲情。

怎么办……

他到底该怎么办?

想到自己失败后,回到京师有可能面临的处境,凌克清急得快要抓狂。

“哇,暗水叔叔好厉害。”凌小白咻地蹭到窗沿边上,双腿悬空,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目不转睛看着下方的战场,时不时还未暗水加油打气。

比起一旁害怕得快要吐出来的凌克清,他的反应反而显得诡异。

当最后一人被暗水残忍的拧断脖子,他这才擦拭掉双手沾染到的鲜血,飞身回到房间。

“姑娘,二十一人已一个不留。”

“干得不错。”凌若夕赞许的夸奖了一句,手掌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身上斑斑的血迹视而不见。

那是整整二十一条人命,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剥夺,可她却表现得如斯冷漠,怎能不让人害怕?凌克清惊恐不安的望着她,面色不停的变换着。

“这次只是警告,回去告诉北宁帝,两国战争同我一介女子毫不相干,他若再有妄想把我扯入战事的想法,我不介意,这北宁国的天下换一个皇帝来坐。”说罢,衣袖凌空挥下,她只留下一抹冷漠的背影,转眼,就消失在了房间外。

凌克清愣愣的站在原地,目光惊滞。

她刚才是在警告皇上?

缓慢苏醒的理智,让他猛地回过神来,牙根用力咬紧:“逆女!我当初就不该让你出世!”

如果不是她,天下便不该是这番局面;

如果不是她,如今他也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心回去后会被帝王怎样责备;

如果不是她,他更不会被轩辕世家迁怒。

凌克清几乎把所有的错通通推到了凌若夕的身上,甚至于,就连曾同他多年夫妻的大夫人,也被他一并迁怒。

一张脸,因怒火与痛恨生生狰狞成了一团,昏暗的烛光下,缓慢飘逸的血腥味道之中,他孤零零站在客房中央,双眼阴鸷、凶狠,甚至隐隐透着些许杀意。

运着玄力一路飞奔离开小镇,凌若夕的速度快如疾风,墨色的身影与这无垠的夜空似融合成了一体。

“云旭,你家少主可有消息传来?”自从云井辰利用信鸽给她传递情书后,凌若夕就放弃了亲自看他所写书信的权利,将其交给云旭,这才有此一问。

趴在她怀中,双手紧紧搂住她腰肢的凌小白闻言,立马高高竖起了耳朵,只要是有关于云井辰的事,他都要知道,绝对不能让那个男人有任何机会接近娘亲。

凌若夕可不知道怀里的小奶包此刻在想什么。

“有。”云旭在官道上一棵参天的大树上翩然降落,面色有些尴尬,手指作势要往袖中探去。

他不太寻常的表情让凌若夕立即警觉,忙出声喝止了他的动作:“行了,我不想看。”

光看他的模样就能猜到,云井辰送来的信上,绝对没有她想要知道的内容,为了不污染她的眼睛,她还是省省吧。

云旭刚伸入衣袖的手指蓦地一顿,“姑娘真的不看吗?”

“我要看的不是那些废话!”凌若夕没好气的说道,看什么?看他写得肉麻情书?抱歉,她还没有这种自虐的癖好,有时候凌若夕真的无法理解,他究竟是怎么把那些肉麻兮兮的话给写出来的?难道就不觉得难为情,又或者是恶寒吗?

对于云井辰的行为,凌若夕表示各种无法理解,更无法接受。

她下意识忽略掉,在知道他的情书未曾间断过时,心底某个角落荡开的喜悦,冷着一张脸,朝山寨飞去。

此时,云族。

本该是安静的熟睡之夜,却因为几名客人的到访,而显得危险、诡异。

云井辰一席红衣,浑身染血傲立在云雾缭绕的山巅,三千墨发在他的背后如张牙舞爪的野兽般,疯狂飞舞,他手中紧握一把长剑,森寒的剑尖,有血珠正在流淌。

在他的对面静静站着一队一身雪白打扮的女人,她们面覆纱巾,白衣裹身,气息飘渺宛如九天上的仙女。

“云井辰,神殿看上你,是你八辈子休来的福气,你若再冥顽不灵,今日便是你云族消失之日。”一个女子怒声说道,未曾将云井辰一身快要突破地玄的威压放在眼中。

“想要动本尊的地方,就凭你们也配?”手臂一抖,长剑发出一声嗡嗡的鸣叫,他挑起眉梢,不屑的开口。

“是吗?”忽然,一道飘渺如烟的声音传入耳膜,云井辰心头顿时升起一丝骇然。

是谁?为何他居然连来人何时近身也未曾注意到?

锐利的双眼霍地转向身后,却在看清身后的画面时,瞳孔顿时一紧,身侧杀意暴涨,“你找死!”

信步走来的白衣女子手提着一个血人,朦胧的白纱下,隐隐能够窥视到她绝美的五官,面对云井辰暴虐的气势,她轻轻一笑:“如今你还要反抗吗?你若再妄动一下,我敢保证,他必死。”

清脆悦耳的声音带着的却是与之相反的得意与张狂。

云井辰顿时面色一黑,额角一根根青筋凸凸的蹦出,握着刀柄的手,更是泛起了青白色。

峻拔的身影四周,那股残暴如魔的气息疯狂的涌动着澎湃着,许久后,他才艰难的松开手指,长剑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本尊同你走便是。”

白衣女子满意的笑了,随手将已重伤晕厥的云沧海扔在了地上,手指轻轻一弹,以玄力凝聚而成的指刀,咻地点中云井辰周身大穴,让他难以动弹,更难调动一身玄力。

“早这样不就好了吗?放心吧,今日随我们前往神殿,将会是你人生中最荣耀,最正确的决定。”

云井辰无法出声,俊朗的面容浮现了一丝讥笑,对她的话,以不合作的态度进行反驳。

女人轻挥衣袖,平缓的空气骤然出现一个透明的旋窝,它扭曲着,旋转着,很快,便将一行人的身影吞没,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所有人便在这山巅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