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77章 自作主张的尖刀部队

第277章 自作主张的尖刀部队

云井辰的信在那一天后戛然而止,一连多日,再未有过任何音讯,云旭心里觉得不对劲,却又因为如今两国针对凌若夕的风言风语,而无法抽身离开,只能暗自着急。

“姑娘,少主他已有十天不曾送信来了,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这已经是云旭这些天来第N次问起这件事。

凌若夕眉头一蹙,正在巡视训练基地的脚步骤然停下,“你没有和云族中的人联系吗?”

“属下有联系过,可是,还是一无所获。”这才是云旭最担心的,按理说,少主如果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怎么会停止送信的举动?而且,他送回族里的书信,如同石沉大海,这几天未得到任何的回应。

“或许你该回去看看。”凌若夕抿住唇瓣,沉声说道,深邃的双眸里有一丝不安迅速闪过。

“可是,如今两国局势变幻莫测,若属下再随便离去,万一……”云旭有一秒的动摇,却在下一刻将这个念头拍飞,“属下还是留在姑娘身边,过些日子再回去吧。”

“我?”凌若夕嗤笑一声,“比起担心我,云井辰那边才是更该让你担心的。”

她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自从那日见过凌克清后,有关她自私无情的传言,在两国涌动,北宁国的百姓将心头的怨气转移到她的身上,认为如今南诏兵临城下都是她的错,而南诏国的百姓,则将她视作红颜祸水。

可以说,如今的凌若夕已然成为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喊杀。

她时而也在思考,自己究竟做了什么,竟惹得天下怨气蜂拥而来。

“少主交代过,让属下寸步不离守护在凌姑娘身边,属下不能违背少主的命令。”云旭再次拒绝了她的好意,这种时候,他怎么可能离开?

见他态度坚决,凌若夕也只能耸耸肩:“随便你,只要你将来不会因为现在的决定后悔就行。”

她没有要强行干涉旁人想法的意思,他的决定,她会尊重。

又过了三日,民间流言已然变得不受控制,凌克清无法劝说凌若夕的事,惹得北宁帝震怒,更是让南宫玉也跟着动了肝火,他竟下令让边城的将士将凌克清拿下,要治他的罪。

这则消息刚传出,立即引起了轰动,就连收到小丫通风报信的凌若夕也是愣了。

“南宫玉这是疯了么?”他居然要在边关杀了凌克清祭旗?只因为他没能说服自己?这个理由会不会太可笑了一点?她仔仔细细将这封密信来回看了好几遍,确定上面的内容是她所理解的含义后,顿时笑了,只是那笑无端的让人头皮发麻。

“丫头,这凌克清到底是你的父亲,如果他因此而死,你的名誉只怕也会扫地。”鬼医难得正经的说道,坐在山寨的大堂里,与尖刀部队的分队队长们,一起商谈着这次的事。

凌若夕随手将信函放到一旁,娇小的身躯轻靠在木椅上,柔软的白老虎皮,将她整个人包裹成一团,姿态闲适自在,从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真实情绪。

“我看啊,不如将这什么南宫玉宰了得了。”暗水似笑非笑的建议道,“免得他没事就搞出这些事儿。”

这法子倒是一劳永逸,对于习惯了杀戮的众人而言,却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不少人急忙出声附议,甚至自动请缨,想要潜入南诏皇宫,将南宫玉的人头带回来,送给凌若夕作为礼物。

“行了。”她被这吵吵闹闹的声音弄得有些头疼,“杀南宫玉不难,可难的是,杀了他以后的事。”

南宫玉若是死在她的手里,一切与她有关系的人,只怕都将受到南诏国的无尽追杀,北宁国绝不会作壁上观,除非她有与天下人为敌的觉悟,在无数的追捕、截击中有把握能够护住她所在意的人,否则,她绝不会动杀南宫玉的念头。

“那人再怎么说也是一国皇帝,他如果在现下出事,第一个被怀疑的想必就是姑娘。”绝杀到底比这些人多了点脑子,冷静的分析道:“一朝天子被杀,祸首必定会满门受到牵连,姑娘恐怕是担心这一点吧。”

“不错。”若她孑然一身,她根本无需畏首畏尾的建立什么势力,但她现在并非一个人,深幽的目光迅速从屋外空地上正背对着他们扎着马步的凌小白身上扫过,冷冽的瞳眸浮现了一丝柔软,但下一秒,便被纯正的黑吞噬掉。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任由他们为所欲为?污蔑姑娘的清誉?”暗水急得直挠头。

“我再想想吧。”凌若夕纠结的拧起眉头,说实话,她不在乎天下人如何看待她,但似乎,他们却很在意。

似是看出她的无奈,众人没有再多说什么,从厅中鱼贯而出。

绝杀先行与他们分开,与鬼医一道前去观察那帮乞丐的修炼进程,剩下的队长们面色难看的从山寨里走出,突然,一队队长暴躁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不行!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那些人居然敢如此诋毁姑娘,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你想做什么?”暗水心头咯噔一下,警惕的问道。

“替姑娘解决麻烦,你们不是害怕那什么凌克清一旦出事,会让姑娘的名誉再次受损吗?我去把他给救出来不就行了?”他双眼放光,越说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说不定等到他回来后,还能得到姑娘的夸奖呢。

暗水狠狠皱起眉头:“你别冲动,姑娘没让咱们轻举妄动。”

“我觉得一队说得有道理。”三队的队长举手赞成这个提议,当即,有四五名队长出声附议。

众志成城,暗水一时间也犹豫了,他们的提议并非不可行,若是能够将凌克清救出来,又让人不知道是谁干的,就算他们怀疑姑娘,也没有证据啊。

“老二,没什么好犹豫的,大不了咱们到时候做得干脆一点,不让人怀疑姑娘不就行了?”一队长神秘兮兮的说道,凑到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在他看来,救出人后,他们只要伪装身份,告诉那些人,不就没人会怀疑凌若夕了吗?

暗水挣扎了许久,最后终是缓缓点头:“好,就按你们说的办。”

下午,暗水敲开鬼医的房门,不知同他谈了些什么,离开时,他脸上的笑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得意。

凌若夕用过晚膳便回到房间里准备静心修炼,她刚翻身坐上床榻,宽敞的衣袖内,忽然间有一截信纸落下,摇曳着掉落在她的脚边,弯下腰将信纸捡起。

熟悉的笔迹顿时映入她的眼帘。

这封信什么时候被她放在身上的?凌若夕的神色有些古怪,用力将写满密密麻麻情话的信纸揉成一团,刚要扔掉,又不知想到了什么,放下了手臂。

“再怎么说也是他的一番心意,算了,还是留在这里,将来见到他,也好同他算账。”凌若夕嘀咕一句后,便将纸团重新打开,拂去上面的褶皱痕迹,将‘情书’放到了房间的书架中,随后,她重新进入修炼状态。

入夜,几道鬼鬼祟祟的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凌若夕的房门外,屋子里门窗紧闭,里面更是静悄悄的,未曾有任何的声响传出。

“怎么样?药效是不是发挥作用了?”一身黑色夜行衣的一队队长略带紧张的问道,谁让他们的姑娘警觉心那么高,想要偷偷从她的眼皮子底下离开,除了下药,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这迷药是暗水下午强行从鬼医那儿求来的,无色无味,如果是一般人,哪怕无意服下,也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但若是修为高强的人,便会陷入沉睡,实力越高,药效所发挥的作用也就越大。

这些日子凌若夕日日夜夜与这帮人待在一起,心里的戒备比起以前减低了许多,以至于根本没有发现,有人在她的晚膳中下了毒,才会被他们得手。

暗水轻轻将房门推开,从那窄小的缝隙外朝里面张望着,当他看见床榻上侧身熟睡的人影时,心头这才常常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重新将房门合上,他朝着身后的队长们点点头,嘴角扯出一抹象征‘大功告成’的笑。

“好!这下,咱们的计划成功了一大半了。”

“都准备好了吗?”暗水沉声问道。

“二哥你放心,咱们早就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动身。”一名队长激动万分的开口,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发。

“走。”暗水一声令下,七道人影当即从山寨上方飞过,朝着北宁国边境的城镇扬长而去。

后院一间寂静无声的院落内,绝杀一席藏青色长衫,安静的眺望着融入夜幕中的那一道道熟悉的人影,神色淡漠得让人难以摸清他内心的想法。

“你不去阻止他们?”木尧梓披着白色锦缎,如同谪仙般缓缓从他身后走出。

他们两人早在用膳时,就察觉出了菜肴里加了不该有的东西,这才逃过被下药的悲催下场。

“没有必要,这些人不吃亏是不会知道用脑的。”绝杀漠然启口。

“呵,你真的不怕他们闯祸?”木尧梓难得的轻笑一声,说是笑,其实也不过是微微扬了扬嘴角,弧度极其微弱。

“正好这也是个让我们见证她的时机。”绝杀意味深长的说道,话里有话。

若他们能够平安完成任务,安全回来,那是最好的。

可若是出事,不也正好是可以让他们检验凌若夕曾许下的承诺的最好机会吗?

她说,她带他们出来并非将他们看作一般的下属,而是当作同伴。

这句话虽然听上去动人,但绝杀却想要亲眼看看,她眼里的同伴,究竟是什么样的,又能让她为之付出多少。

这世上任何的感情都需要得到对方的回应,如今深渊地狱的人早已被凌若夕收复,心甘情愿为她办事,但她呢?在她的心里,可在乎他们半分?

绝杀不敢赌,也不敢轻易相信,想要让他完完全全奉上自己的忠心,前提是,她必须是那个值得他这么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