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78章 全军覆没

第278章 全军覆没

这样的想法对于深渊地狱中的人来说,都有,他们想要付出,却又害怕凌若夕仅仅只是为了收复他们才会说出那些话,不安着又期待着。

“她明日醒来定会动怒。”木尧梓一针见血的说道。

“与我们无关,不是吗?”绝杀淡漠的瞳眸隐过一丝戏谑,这丫的也是一个腹黑的主。

木尧梓顿时语结,他明白,这是绝杀的试探,一旦经过他的试探,那么凌若夕将得到的,便是来自深渊地狱中所有人从心底发出的尊敬,以及他们的满腔忠诚。

他们这些人是直肠子,也是一根筋,一旦选择相信,便会倾尽所有。

一缕璀璨的阳光划破天际,浓雾渐散,凌若夕紧闭的双眸蓦地睁开,眼眸中的迷茫在一秒后,化作滔天的怒火。

“鬼医——”一声几乎要将房顶给掀翻的怒吼,从房间里传出,正在摆弄药草的鬼医浑身一僵,顿时有种脚底抹油立马逃跑的冲动。

半个时辰后,山寨大厅,气氛凝重得让人害怕,凌若夕一席黑色锦缎,面目森冷坐在椅子上,暗藏冷怒的目光缓缓扫过下方的绝杀等人,随即,冷笑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对我下药?”

鬼医缩了缩脑袋,很没骨气的往绝杀身后蹭了蹭,试图躲开她的怒火。

“药是你提供的?”如刀般锐利的目光直直落在他的身上。

鬼医就算想摇头,也不可能,整个山寨只有他有这个能耐炼制出能让凌若夕也中招的迷药,他根本无法洗清自己的清白。

“他们人呢?”凭着出类拔萃的自制力,凌若夕勉强克制住心头的愤怒,咬牙问道。

被自己相信的人暗算,这滋味,绝不好受。

凌小白和云旭站在厅外,根本不敢进去,他们俩谁也没有勇气去挑战凌若夕的怒火。

鬼医戳戳绝杀的手臂,示意他说话。

“昨夜已经出发了。”绝杀淡漠的话语宛如点燃她心底气愤的导火索,源源不断的愤怒自她胸腔里传出。

“出发?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她用力握住椅子的扶手,一个字一个字从牙齿缝隙中往外蹦着。

完蛋了,混蛋丫头看上去好生可怕。

这是鬼医第一次见到凌若夕这般愤怒,他极力想要把自己的存在感减弱,心头惴惴的,不安极了。

绝杀抬眸直直望入她那双蕴藏冷怒的瞳眸里,那并非被暗算后的怒火,而是对他们自作主张的愤慨,在那愤怒的视线深处,暗藏着的,是不易察觉的担忧与急切。

这个女人是真心的在关心着他们。

这个认知,让绝杀有些感动,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

他们离开深渊地狱,跟随在她身边,承受着每日刻苦的训练,只是因为他们答应过她,但要想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忠诚,这还远远不够。

他低垂下眼睑,敛去了眸中的精光,沉声道:“暗水带着他们去了边关,营救凌克清。”

‘咔嚓’

一声碎响从凌若夕的掌心下方传来,结实的木椅,竟被她硬生生掰掉了扶手的一截,她随手将掉落的木块扔到地上,怒极反笑:“谁让他们去的?谁让他们自作主张!!”

凌小白吓得脸色一白,小手不安的拽紧了身旁云旭的衣袖,悄悄咽了咽口水,这样的娘亲真的好吓人。

就连见惯了大场面的云旭,此刻同样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说实话,自打被云井辰安排留在凌若夕身边,除了南宫玉对清风明月楼动手时,她有过这般的愤怒外,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她这个样子。

厅中静悄悄的,只有她愈发急促的呼吸声不断蔓延。

绝杀沉默了几秒,才道:“他们只是不希望让姑娘你的名誉受到损伤。”

“放屁!”粗鲁的两个字脱口而出,凌小白愕然瞪大了眼睛,卧槽!他长这么大听到娘亲爆粗口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可她今儿个居然当着旁人的面破功了?

心里对绝杀的崇拜如同那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绝杀也是一愣,随即,眉角隐隐**了几下。

“一帮白痴,谁要他们多管闲事?”难道他们看不出这是一个局吗?再说,就算南宫玉真杀了凌克清又如何?那是南诏与北宁之间的事,与她何干?天下人如何看待她,她根本不在乎!话虽如此,但凌若夕心头澎湃的怒火,却莫名的消散了不少,甚至隐隐有些感动。

“去了多少人?”她用力深吸口气,这才勉强恢复了冷静。

“七名队长同道出发的。”绝杀一五一十的说道。

“你为什么没有阻止他们胡闹?”凌若夕紧紧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绝杀轻轻眨眨眼睛:“我为何要阻止?阻止他们是你的工作,你并没有让我监视他们,也不曾下令任何人不得私自离开山寨。”

他的理由直白到让凌若夕无从反驳,一时语结。

他的口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居然能把自己说到无语?

“你的账待会儿再算。”凌若夕恶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后,立马让还在训练基地中训练的各分队队员集合,从中挑选出了几名身手高强,修为高深的人,勒令他们马上动身前往边关打探情报。

虽然暗水他们的实力高深莫测,非寻常人能够与之为敌,但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他们常年居住在与世隔绝的山谷,不论是心机还是手段,远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就算有高超的实力又如何?没有与之对等的大脑,很容易中计。

目送队员离开后,凌若夕这才抬手,用力揉了揉酸疼的太阳穴,这特么叫什么事?

“娘亲。”凌小白战战兢兢的走到她身边,“你在生气吗?”

“我不该生气吗?”凌若夕冷冷的睨了他一眼,口气有些冲,心头的怒火还未完全消失,就连凌小白也难从她这儿得到任何的好脸色。

他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踮着脚,老成的拍拍她的后背,似想要抚平她心里的火气。

“娘亲乖,不生气,气坏了身体可不行。”

他轻言细语的安抚,让凌若夕心里的火不自觉熄灭下去,她闭上眼,叹息道:“这帮白痴……”

明明嘴里这般痛骂着,但她的脸色却出乎预料的温柔。

凌小白头顶一个巨大的问号,完全不明白,她怎么忽然间笑了?不是在生气吗?

前去打探消息的探子在落日时分回到山寨,刚从半空中落下,下盘一软,整个人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听到动静,凌若夕急忙飞身跃出大堂,当她见到探子身上那些血肉模糊的伤口时,心头顿时一紧。

出事了!

“快,替他包扎。”她一把拽住鬼医的衣领,把人扔到了探子身边,语调略显急迫。

闻风而来的绝杀等人也在一旁静静守候。

鬼医蹲在地上,迅速抽出银针,扎住伤者的穴道,为他止血后,又用上等的伤药替他涂抹伤口,再用纱带一圈圈缠绕好。

“情况怎么样?”凌若夕蹙眉问道,她能看得出此人身上的伤大多是被冷兵器所伤,但她不确定他是否有肉眼无法看出的内伤,这才有此一问。

“死不了。”鬼医哼哼两声,“身上一共十八道伤口,好在我医术高超,放心,他的性命暂时没有危险。”

闻言,凌若夕悄悄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她的面色便不自觉沉了:“他什么时候会醒?”

她必须要知道边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还不简单吗?”鬼医乐呵呵的笑笑,将一枚银针唰的刺入此人的天灵盖。

他紧闭的双眸瞬间睁大,一口鲜血哇的从气管里逼出口腔。

“凌姑娘。”当他好不容易缓过气来,一眼就看见了凌若夕,忙出声唤道。

“我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蹲下身,握住他血迹斑斑的手腕,双眼危险的眯起,打探着情报。

“队长他们……出事了……”探子有气无力的一句话,让凌若夕的心沉入了谷底。

果然!她就知道要出事!

那帮人虽说身手很强,但都是一群莽夫,不出事才怪!

“把话说清楚。”一股庞大的玄力从她的掌心涌入队员的身体,顺着他浑身的经脉,缓慢游走。

队员苍白的面容逐渐恢复了红润,精神似乎也好转了不少,他当即将自己前去打探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告知了凌若夕。

上午他从山寨出发,一路飞奔,总算是在半天后抵达了边关,当时和他同行的还有另外三名队员,他们进入城镇时,便打听到,昨夜有人潜入关押重犯的牢房,却因为南诏国将军们提前布下的天罗地网,而被寒铁做成的铁笼子困住,拼命杀出来后,又被偷袭中了软筋散,导致实力骤减,最后在近一万士兵的围攻下,狼狈被捕。

“当时,我们打听到这件事,立即决定先救出队长们,可谁想到……”他说着说着眼眶顿时红了。

去的时候是四人,可回来的却只有他一个,且身受重伤,期间发生了什么,凌若夕用脚丫子想也能想得出来,必定是他们在决定救人时,也遭受到伏击,拼死杀出重围,却只有他一人能够回来。

“他们人呢?是死还是活?”凌若馨一字一字缓声问道,深沉的黑眸里,有杀意正在凝聚。

“死了,都死了!原本我们有机会逃出来的,可是,那些人竟敢辱骂姑娘你,他们一时忍耐不住,便掉头回去,以至于……”似是想到了那悲壮的场景,他捂着脸,无助的哽咽起来。

凌若夕心尖一疼,一种完全陌生的情绪正在她的胸腔里翻腾。

只因为有人辱骂了她,所以莽撞到丢掉了性命?

这种行为,简直傻到不能再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觉得既愤怒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