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79章 救回那帮白痴

第279章 救回那帮白痴

凌若夕深吸口气,她不愿理会心头翻滚的情绪到底是什么,拂袖起身,墨色的衣诀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把他带回房间好好照顾。

“好的,师姐。”小一急忙点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人从地上驾了起来,往房间里扶去。

“混蛋丫头,你打算怎么办?”鬼医正儿八经的问道,神色难得的严肃。

黑沉深幽的双眸,此刻凉若悬月,“带五十人过来,我们马上出发。”

大概是她的脸色太过严厉,鬼医有些结结巴巴的问道:“做……做什么?”

“救回那帮白痴。”

一盏茶后,五十名尖刀部队的队员并排站在山寨前方的空地上,他们穿着同款的黑色劲装,眸光坚定,脸上有战意正在发酵。

凌若夕检查过身上携带的武器,确定没有遗漏后,抬脚走出房间,凌小白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挺着胸口,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她眼眸微转,从云旭身上一扫而过,吩咐道:“你留在山寨中保护小白。”

“姑娘……”云旭当即一怔。

“宝宝不要!”凌小白更是反应强烈,撅着嘴试图反抗,凭什么他不能跟着去?娘亲这是歧视未成年人。

“听我的话,不要在这种时候胡闹。”语调勃然加重,太过凌厉的眼神,让凌小白略显害怕的缩了缩脖子,不去就不去,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停下步伐,面露一丝悻悻的幽怨。

凌若夕没功夫安抚他受伤的心灵,朝云旭轻轻颔首:“他的安危我就交给你了。”

她说得郑重,仿佛是将自己的生命交托到他的手里。

云旭即使有些不太情愿,但面对她严肃的托付,他只能重重点头,答应下来:“是!请姑娘放心,属下定会拼死保护好小少爷,绝不会让姑娘失望。”

“那就好。”得到答复,凌若夕满意的笑了,走出山寨正门,她望着眼前的众人,沉声道:“你们的队长自作主张前往边关,如今被人设计困于牢房,你们可敢同我一道前去营救?”

铿锵有力的嗓音,夹杂着玄力,清晰的涌入众人的耳中。

心顿时一震,一股难以言状的豪气在血液中腾升而起,“愿随姑娘。”

“愿随姑娘。”齐声的高吼震耳欲聋,仿佛就连这脚下的大地,也为之颤抖。

凌若夕细细的眯起双眼,眼眸中有熠熠的光晕乍现。

“出发!”素手轻挥,衣诀咻地划破空气,双足在地面用力一蹬,整个人宛如发射而出的炮弹,砰地直逼长空。

黑影窜上仓空,很快便化作了天边的一道残影,消失不见,山寨里,尖刀部队所有队长、以及身手敏捷的五十名队员通通随她离去,剩下的人特郁闷的被留下,眼看着自己的同伴声势浩大的启程,心头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

“哎,我也好想和凌姑娘一起并肩作战。”

“同上,我也想。”

“他们真是好命啊。”

……

一道道幽怨的声音在平坦宽敞的训练基地中响起,这些个大老爷们此刻却宛如心有不甘的闺房媳妇儿,神情一个比一个委屈,一个比一个嫉妒。

“小黑,你说娘亲她为什么不肯带宝宝一起呢?”凌小白戳戳肩头正乖巧的趴着,打算睡个回笼觉的黑狼,低声嘀咕道。

废话,就你这实力一起去不是给女魔头添麻烦吗?黑狼朝他翻了个白眼,以此来表达心里的不屑与怨气。

它是强大的神兽好不好?女魔头居然也把它给留下,难道是自己装宠物装得太久,以至于让她遗忘掉了,自己的本领吗?

“你看不起小爷。”凌小白敏锐的发现了黑狼的不屑,气得哇哇直叫。

“吱吱吱。”看不起你,就是看不起你,黑狼咻地跳下他的肩膀,一溜烟消失在了空地上,凌小白嗷嗷叫了两声,挥舞着小拳头,追赶在它身后。

他不能拿娘亲怎么样,难道还不能教训这只小小的仓鼠吗?

云旭无奈的看着一人一兽相互追逐的画面,太阳穴有些抽抽的痛,没有凌姑娘坐镇,他们就像是出笼的猛虎,彻底被解放了。

凌若夕一路疾奔,紫阶巅峰的飞行速度被她提升到极致,从面颊两侧呼啸而过的凉风,好似刀刃,割得她双颊隐隐作痛。

整齐的马尾早已在飞行中变得蓬松、散乱,青丝在身后飞舞。

半日后,边关乱石成林的关卡清晰的映入她的眼帘,四面灰墙围成的城池,也渐渐变得清晰可见。

“是这儿吗?”她的身影凌空落下,孤身站定在一块大石上,衣诀凛凛,细长的双眼眺望着约莫两里外的城镇,轻声呢喃道。

“姑娘,咱们直接杀进去吗?”一名队长难掩激动,敢动他们的同伴,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先隐秘进城,不要引起**。”凌若夕果断的阻止了他们预备杀进去的莽撞念头,冷声吩咐道。

众人有些失望,却没有对她的命令生出任何的抗拒,乖乖的点点头,身影化作黑色的鬼影,迅速从城墙上方一跃而入,速度快得几乎没有一人发现。

守城的士兵还以为是忽然刮了一阵大风,根本没有想到,竟有人胆敢在青天白日明晃晃闯入镇中。

“是不是要入秋了?今儿的风可真大。”有士兵站在城头的旌旗下方,徐眯着一双眼睛,瞅瞅天色。

晚霞的余晖已渐渐散去,天色逐渐变作青紫,这是即将入夜的征兆。

“大概吧,这两天天色变化得有些快,别管它了,快点巡逻。”他身旁的同伴敷衍的说道,两人有说有笑的继续在城头巡视。

城镇里,各家民居灯火俱息,街道上凌乱丢弃的杂物遍地可见,凌若夕藏身在一条暗巷中,嗅着空气里残留的血腥味,面色微微冷了下来。

这座城镇的遭遇与她曾见到的小镇如出一辙,她完全无法感觉到除了将士与少数幸存的百姓外,还有别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只怕这些老百姓在破城之日,就已被南诏国的铁骑踏碎了躯体,与这片故土,融为一体了。

“姑娘,咱们接下来要怎么做?”队员们低声问道,等待着她的指令。

凌若夕没有出声,余光瞥见一列士兵正从巷口外的街头穿梭而过,似乎是在巡视街道的安全。

披盔戴甲的士兵威风凛凛的从她的面前走过,就在队列即将离开时,忽然,漆黑的暗巷内,伸出一只手臂,猛地捂住走在队伍最末首位置上的士兵的口鼻,将人拖入巷子中。

“呜呜呜!”士兵吓得肝胆欲裂,不停的挣扎着,双手用力去掰捂住他口鼻的手掌。

“你要再动一下,小心你的小命。”如同死神般冰冷的警告让士兵吓得三魂没了俩,他能够感觉到这人是认真的,小命被对方拿捏在手中,他为了活命,只能拼命点头,示意自己绝对会很乖,很听话。

“啧,没用的男人。”有队员不屑的冷哧道,对这种胆小如鼠的男人最是看不上眼,在他们眼里,人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躺着活。

凌若夕可不在意他们心里的那些想法,确定巡逻的士兵走远后,她才猛地松开手,咔嚓咔嚓几声,卸下了士兵四肢关节,清脆的碎响在这安静的暗巷中显得极其诡异。

不少队员浑身一抖,被她利落的手段吓了一跳,面不改色卸人关节什么的,大概也只有他们的凌姑娘能做得这么熟练。

瞧瞧那动作,那狠辣的劲头,绝不是一朝一夕练就的。

士兵疼的张口就要哀嚎,却被凌若夕点住哑穴,嘴巴一张一合,脸上更是爬满了泪渍,模样看上去可怜极了,他吃痛的满地打滚,却又诡异的没有一丝声音传出。

凌若夕目光冷峻,站在巷口,冷眼旁观着士兵狼狈的模样,低声斥责道:“要么你马上安静,要么,我亲手为你摆脱痛苦,二选一。”

士兵泪眼婆娑的摇头,嘴里呜呜叫着,他选一,选一!

“很好,我喜欢聪明人。”凌若夕淡漠的夸奖道,“我现在解开你的穴道,你如果敢大声叫一下,这把刀就会立马割破你的咽喉。”

她轻轻摇晃了一下藏在指缝间的柳叶刀,泛着寒气的刀刃紧贴着士兵的面颊,吓得他浑身的寒毛一根根竖起,又惊又恐的大力点头,哪儿敢和她唱反调?

凌若夕满意的解开了他的穴道,喉咙得到自由,士兵连滚带爬,连哭带吼的说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小的家有八十老母,还有三岁幼儿,请大人别杀了小人。”

“闭嘴!”一道白光擦过他的耳垂,咻地刺入他身后的灰墙中。

士兵急忙闭上嘴唇,目光惊滞,他机械的转过头去,只见在他后方的墙壁上,一把柳叶刀入墙三寸,明晃晃直挺挺的竖在那里。

这刀如果刚才是冲着他来的,那他岂不是……

与死亡擦身而过的恐惧,让他脸上刷拉拉滑落无数冷汗,他悄声吞咽了一下口水,再也不敢随便说话,就怕那小刀会不长眼的割破他的喉咙。

“我问你,昨夜是否有人前来闹事?”凌若夕冷声质问道,眸光锐利。

士兵惊恐的点头,“有。”

“他们被捕了?”

“是。”

“人可安然?”

“这……”士兵略显为难的迟疑了几秒,凌若夕故意晃了晃手里的柳叶刀,他脑袋一缩,忙道:“大人并非小人不肯说,而是小人真的不知道啊,那些人是由将军亲自守卫,如今是生是死,我们这些小兵哪儿会知道?”

他的回答让凌若夕的脸色有些难看,“人在何处?”

她已懒得四处搜寻,这个小镇上,她能够感觉到不少高手的气息,只怕她一旦释放威压,就会被人探查到行踪。

“小人不知,小人真的不知道,将军没告诉我们啊。”士兵急得都快哭了,深怕凌若夕不相信他的话。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手起刀落,一颗新鲜的人头血淋淋的掉落在地上,无头的尸体微微摇晃几下后,终是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