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80章 绝杀出手

第280章 绝杀出手

凌若夕抖了抖刀刃上的血珠,将其擦拭掉后,便抬眸看向绝杀:“你有把握避开城里所有人,搜寻到他们的下落吗?”

绝杀天玄的修为是所有人中最强悍的,若是他,说不定可以隐藏过城中那些高手的感官,将队长们的方位给精确无误的找到。

“可以。”绝杀漠然点头。

“好,你来搜人,其他人,准备随时营救。”凌若夕立即命令道,今天说什么她也要把自己的人给救出去,至于凌克清,抱歉,她实在没那份闲心去搭救他。

说她冷血也好,说她无情也行,比起一个从未正眼看待过这具身体的亲人,她却觉得那些傻到会为了替自己解决麻烦而自作主张的白痴重要许多。

绝杀缓缓闭上眼,一股庞大的气浪自他脚下腾升而起,尔后,身体猛地一震,气浪瞬间朝四周扩散开去,如同一道肉眼无法看见的结界,将整座城池笼罩在内。

他的感官遍布城池的各个角落,只要是活着的生物,都无法逃开他的感应,他发现了藏身在城池内的青阶、蓝阶、紫阶高手,人数虽然不多,但却个个身泛杀意,绝杀的感官没有惊动任何人,天玄的精神力岂是一般人能够察觉到的?

他犹如雷达般将整个区域扫视了一周,最后,在东方地下百米处,找到了那几抹熟悉的气息。

紧闭的双眼再度睁开,“找到了。”

凌若夕立即根据他所描述的方位,撕扯掉袖袍的布料,在上面描绘出一幅简易的分布图。

手指点了点用用白色的圆圈标注出来的地方:“他们就在这里,距离我们大概六百米,在地下,四周必定有机关,还有十多名高手守卫,以及上千士兵严密把守。”

众人听得目不转睛,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战前会议,他们只知道,凌姑娘怎么交代,他们就怎么做。

如果说把他们比作一只蜘蛛,那无疑,凌若夕就是脑,而他们便是那一只只脚。

“木尧梓,四周的高手交给你,你带十人作为先锋部队,为我们开路。”凌若夕深沉的眸子霍地转向打从出发后,就始终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的某位谪仙。

他只微微颔首,算是听见了。

凌若夕也不计较他的举动,反正这人的个性她早就摸透。

“等到他们成功突入,其余人负责牵制四周的士兵,为我们争取时间,我和绝杀带十人进去,救出暗水等人,一旦得手,立即撤离,记住不能恋战。”丑话她必须得要说在前面,否则,谁敢保证这帮战斗分子到时候杀红了眼,会做出什么事来。

“是,姑娘!”众人急忙出声,表示自己绝对会听命行事。

“很好,马上行动。”凌若夕大手一挥,当即率人朝关押暗水的地方狂奔而去,黑色的身影与无垠的苍穹融为一体,如同鬼魅般,竟没能引来任何人的注意。

尖刀部队的队员们,这些日子接受的是凌若夕惨绝人寰的训练,收敛气息,不过是其中之一。

悄然接近东面,那是一个巨大的别庄,灰墙布满青苔,墙灰簌簌的落下,显然已上了些年月。

凌若夕背靠墙外一棵大树,隐匿住自己的行踪,一队巡逻的士兵并排走来,她在暗中做了个手势,木尧梓立即现身,身影似闪电般迅速从士兵群中闪过,下一秒,这帮士兵一个个惊骇的瞪大双眼,被震碎心脏,倒在了地上,到死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干的。

“上。”凌若夕看也不看眼前一地的血泊,轻挥衣袖,五十人分作三路,一路负责解决别庄内院子里藏身的高手,一路则负责牵制住四周巡逻的千名士兵,最后一路,由凌若夕亲自带队,趁着他们引开所有人注意时,秘密潜入宅子,负责救人。

数道人影从高墙外飞身而入,没过多久,一声声凄凉的惨叫便从里面传出。

“什么声音?”

“从前院传来的,快去看看。”

士兵们听到动静,急忙朝着前院赶来,却在半路上,被人截住。

“抱歉啊,此路不通。”尖刀部队的队员阴恻恻的笑着,看着眼前这帮浩浩荡荡的士兵,只觉得血液在燃烧。

战斗!战斗!战斗!

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拼命叫嚣,拼命沸腾。

他们冲入士兵群里,犹如被释放的饿狼,一个个杀红了眼,鲜血喷射在身上,墨色的劲装早已是血迹斑斑,但他们却格外的兴奋,一招一式,都带着要将敌人斩杀的狠厉与毒辣。

很快,士兵们的尸体便一具接一具倒在了尖刀部队队员的脚边,堆积如山,脚下更是血流成河。

凌若夕借着所有人都被他们吸引了注意力的空档,带着绝杀与另外十人队员迅速闯入别庄。

“在哪间屋子?”她隐藏住自己的身影,跃上房梁,沉声问道。

“那里。”绝杀指了指不远处的僻静院子,话音刚落,凌若夕已整个人率先飞了过去,下方是血腥可怕的战场,上方是无垠的夜幕,她紧抿着唇瓣,迅速靠近那座院子,刚落地,一道凌厉的掌风便从左侧传来。

“让开。”凌若夕还未来得及出手,耳畔便响起了一道冷漠的声音,她当即以左脚为轴心,侧过身去,同时也避开了那道猝不及防的攻击。

眼前一抹黑影飞快闪过,绝杀率先出手,与那人对上。

“走。”凌若夕只看了一眼,便转身继续前进,既然绝杀要帮忙,她没有理由阻止,更何况,那人不是他的对手。

“他们被关押在屋内的地板下。”绝杀传音入密,将暗水等人的坐标告诉了凌若夕。

她眸光微闪,朝身后挥挥手,尔后,一脚踹开那扇紧闭的房门,傲然的身影站定在房外,深邃如海的双眸迅速扫过里面每一处角落。

与其说这是一个房间,倒不如是一个空荡的库房,除了光滑的地板,四周再没有任何的摆设。

“咦?怎么会这样?”她身后跟来的队员们,惊愕的看着屋内的动静,脑子有些不太够用。

不是说队长们在这里吗?

“姑娘,咱们进去看看?”一名队员低声问道。

“你们在这里稍等,我去探路。”说罢,凌若夕头也没回跃入房中,双足在每一块地板砖上轻点,速度极快,也极轻。

“砰砰砰。”原本白花花的墙壁忽然有巨响传出,墙砖朝上咻的升起,一把把弓弩对准这空荡的房间,几乎没有任何死角。

凌若夕在地面借力跃起,脚尖刚触及地面,一道淬了毒的羽箭,便破空朝她袭来,好在她的速度比这弓箭还要快少些许,脚掌踏在羽箭之上,飞身跃出房间。

“呼!”见她安然无恙的出来,众人齐齐舒了口气,妈蛋!看得他们紧张死了。

“果然有机关。”凌若夕眉目冷峭,神情似乎并不意外。

既然他们将暗水等人抓住,又怎么会只留下外边这些人守卫呢?她早就猜到,房间里定别有准备,看来,被她猜中了。

“这些机关,咱们要怎么闯?”队员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全是一头雾水。

赤手空拳的战斗,他们是好手,但闯机关,这不是他们的强项啊。

“回去后,我会针对机关,给你们加练。”凌若夕眸光一闪,当即说道。

这话才刚说出口,立即引来众人的哀怨:“不是吧?还来!?”

丫的,不知道他们每天的任务已经多如牛毛,她这样造真的好吗?

凌若夕直接无视掉身后一双双幽怨的眼睛,锐利的目光冷冷扫过房间内凌乱插着的羽箭,既然绝杀探查到暗水等人就在这间房子下,里面必定有机关,就是不知道机关被安置在什么地方了。

眉头微微一蹙,她扫过墙壁中镶嵌的弓弩,唇瓣紧抿着,远方传来的厮杀声仍在继续,留给她的时间可不多了。

“听我的吩咐,待会儿一起动手,将这些弓弩全部卸掉。”既然硬闯不行,那就只有这个法子了,凌若夕沉声交代道。

众人急忙点头,摩拳擦掌准备行动。

“动手。”她一声令下,一波、波动荡的玄力瞬间爆发,十多道人影整齐的冲入房间,朝四周飞去,掌风凌厉,强悍的气浪不断的徘徊在屋子内。

‘砰砰砰’

巨大的撞击声从屋内传出,弓弩被这一股股可怕的气浪击中,哗啦啦震碎成碎片,掉落在地板上。

凌若夕一人解决掉三把弓弩,刚落地,还未来得及高兴,忽然,耳边一道破空之声传来,她警觉的侧开身体,手臂凌空一握,当她看清手中握着的东西时,嘴角蓦地一抖,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有弓箭偷袭她?

手掌猛地用力,竟硬生生将羽箭掰成了两半,随手扔到地上。

“嘿嘿,姑娘,我这是头一回做这种事,难免失手,抱歉啊。”壮汉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笑得讪讪的。

还好姑娘没有出事,否则,他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小心一点。”凌若夕没有计较,转眼就把这事给抛在了脑后。

只是意外而已,她没必要放在心上。

解决掉房间里的机关,她便绕着四周开始踱步,一双凌厉的瞳眸,仔细的检查过各个角落,试图找出开启地下的机关设备来。

众人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她的动作,不敢贸然出声打扰。

手指顺着墙壁敲过,按照她的设想,机关最有可能藏匿的地点,要么是地下,要么是墙上。

“你们敲敲地板,看看有没有任何的异常。”她蹙眉说道,光靠她一个人太浪费时间了。

“是。”

众人蹲地的蹲地,趴墙的趴墙,姿势要多古怪有多古怪,看得凌若夕嘴角直抽。

他们这么滑稽,父母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