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81章 破结界

第281章 破结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别庄中的打斗很快引起了城中士兵们的注意,无数士兵朝别庄齐聚。

凌若夕等人滞留在房间内,仔细的寻找着机关的所在。

“啊,姑娘,你快过来看看。”忽然,一个队员略显激动的叫嚷了一声,指着墙角的一块地砖,说道。

凌若夕立即飞身过去,蹲下身体,食指微微弯曲,敲敲地面,细碎的声响比起四周多了些空旷,如果不注意,很容易忽视掉。

应该是这里,没错。

她眼眸顿时一闪,顺着地砖的缝隙开始摸索,但找来找去,也没能找到开启它的按钮。

眉头猛地皱紧,耐心正在一点一点消失,最后她一咬牙,挥手示意众人后退,眼看着她那副要释放大招的模样,队员们立马退到屋外,一点也不想被误伤。

手掌轻轻抵住地面,体内运转的玄力源源不断从掌心输入,强劲的气浪,将她的衣诀吹得扑扑作响,墨发翻飞。

“轰隆!”一声好似爆炸般的巨响后,地面砰砰被炸开,一个漆黑的通道,在尘埃散去后,映入众人的眼帘。

“走。”凌若夕率先跳下洞口,一路飞奔,顺着漆黑的通道往下行进。

越靠近地下,她越能感觉到暗水等人熟悉的气息。

他们一定就在下面。

飞行的速度再次加快,在这深不见底的通道内,她敏锐得好似一只猫。

忽然,身体警觉的顿住,一声细碎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

“姑娘?”身后追来的队员们,奇怪的看着突然驻足的凌若夕,不明白她这又是怎么了。

布满寒芒的双眼猛地一缩,她当即道:“有机关,大家小心。”

话音刚落,那由远及近的声音愈发清晰,凌若夕紧握住拳头,脚下玄力的威压蠢蠢欲动,她紧紧盯着前方漆黑的通道,浑身戒备。

约莫十多秒后,一个巨大的铁球,从前方滚来,铁球几乎占据了通道内所有的空间,每一次滚动,都能引起脚下地面的震荡。

“卧槽!又是机关。”有队员愕然惊呼,他们今儿可算是大开眼界了,以往在深渊地狱里,啥时候见到过这种事?

面对着愈发逼近的铁球,凌若夕神色不变,运起体内丰盈的玄力,猛地击出手掌。

强悍的气浪让她身侧的空气也跟着扭曲,掌风轰地撞击上铁球,让人双耳发聩的巨大声响,在通道中炸开,无数碎石迎面扑来,凌若夕抬起衣袖,以她为轴心撑开一个透明的保护罩,碎石撞击上罩面,就像是受到了阻碍般,乒乓乒乓掉落在地上。

危机解除后,她才挥手扯下防御。

冷眼扫过一地狼藉,嘴角滑开一抹讥笑,就只有这种本事么?

她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论机关术,她上辈子就已见识过无数次,现代防卫系统的红外线警报,与现下的机关比起来,不知道先进多少,她孤身一人都能闯过去,更何况是如今?

解决了拦路石后,凌若夕再度迈开步伐,一路上,各种机关层出不穷,稍稍有一丝怠慢,她绝对会交代在这里。

好不容易闯过最后一道关卡,众人已是一身狼藉,火把的微光从前方直刺而来,凌若夕加快了脚步。

通道的尽头是一扇厚重的铁门,有队员刚想伸手去推,却被凌若夕喝止:“等一下。”

她满脸戒备,目光朝铁门下方扫过,“这里有结界。”

在铁门内侧,可以清楚的看到看似毫无规律摆放的石子,凌若夕吃过好几次结界的亏,没事时,曾在山寨中询问过云旭有关这方面的认识,所以,她一眼就看出,这些石子分明是支撑起结界的阵眼!

“又是结界?”对于深渊地狱的人而言,结界这玩意儿可是让他们深恶痛疾,他们半辈子受够了结界的折磨,如今再听到这个词,自然免不了一阵迁怒。

“怎么办?”一双双充满信任的目光落在凌若夕的身上,他们或许没有发现自己潜移默化的改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已经习惯了有难题,就找她,好似只要她在,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是能够难倒他们的。

凌若夕深深蹙起了眉头,她伸出一根手指,缓慢靠近铁门。

“滋滋。”指尖传来一阵剧痛,似有电流滑过。

“姑娘!!”众人齐声惊呼,愕然看着她已被电到焦黑的手指头,那名刚才莽撞的险些触碰铁门的队员,心里一阵后怕,妈呀,要是刚才他真的动了手,岂不是被电击伤,成为一块焦炭了?

他心有余悸的抖了抖身体,对凌若夕愈发的感激了。

“好厉害的结界。”凌若夕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这结界的威力会如此巨大。

但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她看也不看被灼伤的手指,目光从铁门的缝隙中,朝内看去,里面是一间密封的房间,有些像是暗房,墙壁上只一把火把滋滋的燃烧着,释放出照明的光线。

在正前方的一堵宽大墙壁上,暗水等人被人钉住琵琶骨,血淋淋的被铁钉固定在墙上,脑袋低垂着,犹如一个血娃娃。

“二哥!”

“队长!”

担忧的呼唤从队员嘴里吐出,这些人是他们的同伴啊,如今却……

在他们看来,暗水等人几乎是无敌的,他们怎么也没有料到,竟会见到这样一幕,心头似被针刺中了一般,生生的疼,担忧过后,紧接着便是滔天的怒火与杀意勃然升起。

他们绝不会放过那些伤害了他们同伴的人,绝不!

“想要报仇,先把人救出来再说。”凌若夕冷眼扫过后方大方杀气的众人,提醒道。

她毫无温度的话语,让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队员们猛地清醒过来,他们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堪堪做到冷静,但双眼却闪烁着猩红的狠厉光芒。

“姑娘你说,我们该怎么做。”他们咬牙切齿的问道。

凌若夕略显纠结的拧着眉头,说实话,她真的对结界没有太多的了解,第一次她有些后悔,出门没有带上云旭,若是有他在,至少能知道这道结界该如何破除。

指腹用力揉了揉眉心,她道:“试试再说。”

她这是打算用蛮力破开结界了。

手掌蓦地伸出,紫阶巅峰的玄力轰然扩散,如同一枚炮弹,猛地撞上结界的保护罩。

“轰!”

地动山摇般的巨响,震得众人耳朵发麻,两股巨大的力量相互碰撞着,交缠着,竟连脚下的地面,也开始动荡起来。

凌若夕咬紧牙关,她所承受的压力远不止看上去这般简单,输出的玄力被眼前这厚实的保护罩阻绝住,如同面对一块巨大的海绵,将其吸收、容纳。

冷峻的五官愈发紧绷,随着玄力源源不断的输出,她的面色也变得愈发苍白。

队员们看得心头顿时涌现一股不安,却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能在原地急得跳脚。

冷汗顺着她的面颊一滴滴滑落而下,红润的唇瓣,此刻已完全失去了血色,苍白至极。

放置在结界上的手掌掌心,被巨大的反击力量震出一道道可怕的裂口,殷虹的血珠簌簌滴落在她的脚边。

队员们不自觉红了眼眶,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心里涌动的情绪究竟是什么。

“砰!”当最后一丝玄力被抽空,牢固的结界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凌若夕双眼一亮,立马咬紧牙根,从筋脉中强行抽调玄力,试图趁势将它攻破。

“姑娘!”一名队员看着她强撑的样子,不自觉忧心忡忡的唤道,眼看着结界开始颤动,甚至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痕,他们仿佛见到了希望的曙光,凌若夕背脊僵硬,要不是一口气在撑着,此刻只怕她早就放弃了。

不能放弃,这个词永远不会存在在她的字典当中!

玄力的输送持续加大,体内窄小的筋脉,被强行扩大,那宛如撕扯般的剧痛,让凌若夕的容颜有些扭曲。

“轰轰轰!”一束金色的刺目光晕后,排山倒海般的玄力威压瞬间扩散,从结界中朝四周射出。

凌若夕胸口一疼,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人踉跄着摇晃了几下,被结界破碎的气浪撞飞,后背重重撞击上冰冷的墙面。

几名队员立即释放出玄力,守卫在她面前,联手制造出一个巨大的保护罩,将她保护在内。

他们是没什么用,除了一身修为,什么也不懂,但是,他们不会放任她一个人独自作战!这是他们唯一所能做到的。

一双双坚毅、固执、倔强的眸子,此刻璀璨如日。

凌若夕虚弱的瘫软在地上,但神色却莫名的带着一丝清浅的笑,笑得格外温暖。

爆炸的威力散去后,这帮队员们一个个汗流浃背,累得够呛。

“姑娘,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他们第一时间关心起凌若夕的身体情况。

“我很好,先救人。”她缓慢的从地上站起,拒绝了他们的搀扶,她有她的骄傲,就算是同伴,是自己人,她也不愿露出半分脆弱。

这是属于她的尊严!

队员们急忙点头,一把撞飞铁门,冲入了牢笼中。

暗水等人气若游丝的被固定在墙壁上,浑身伤痕累累,尤其是琵琶骨上刺穿的铁环,看上去分外可怕。

“队长!”

“二哥。”

队员们一个劲的呼唤着他们的名字,想要把人给放下,但他们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也难撼动那固定在墙壁上,又从后贯穿了七人骨头的铁环。

人高马大的男人们,此刻忍不住红了眼眶。

“让开。”凌若夕虚弱的迈开步伐,走上前来,双眼扫过那血迹斑斑的铁环,眼底有一抹冷色迅速闪过。

低不可闻的命令,却让众人立即乖乖的退开,让出一条道路,让她安然通过,宛如士兵在迎接着他们的将军。